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钱从天降

这天,董事长气色很好,他告诉席先生:有人给他介绍了一个杭州的中医,服了几帖药,效果不错,于是,两人就由杭州的中医说到了胡庆余堂,说到了胡雪岩。胡雪岩遭遇官司后,冷静应对灾祸,从容处理身后,说到这些,两人都感慨万分,唏嘘不已。

席先生沉吟良久,说了四个字:“财去人安。”董事长一听,明白了他的意思,是啊,钱是好东西,它可以帮你做好多事;钱也是坏东西,它可以害人,如何看待钱,这是人生的大事。接着,席先生就讲了这么一个故事——

有个姓江的老板,平时乐于施舍,好做善事。有人对他说,《易经》上有句话,叫做“积善之家,必有余庆”,江老板就把这话给记下了,于是就常常做一些行善积德的好事,比方捐资助学啦,给灾区捐款啦,其实,捐几万、几十万块钱,对江老板来说没啥大不了的,他有钱嘛!

这天,江老板过五十岁生日,寿宴散了,他醉醺醺地走出酒店,突然想起了老家有一个习俗:过去的有钱人,每逢五十、六十整寿,就会拿出一大笔钱散给当地的几个贫苦人,这叫做“送善买寿”,意思是说,富人拿钱给穷人做善事,老天爷就会多给他几年福寿……想到这里,不知是心血来潮,还是喝多了酒,江老板竟然从兜里掏出支票本,“刷刷刷”,一连开了三张现金支票,让自己的周秘书出门去,把支票施舍给最先碰到的三个穷人。周秘书吓了一跳,那三张支票的面额可都是十万元一张哪!

老板说的话不能违抗,于是周秘书拿着支票,一路走去,寻找施舍对象。他碰见的第一个人,是一个靠收山货谋生的小贩,小贩每天起早贪黑,骑着一辆破自行车跑几十里山路,就为了多收几张野兔子皮。周秘书把支票给了他,小贩以为是在做梦,喜从天降,惊得魂都快没了;周秘书遇见的第二个人,是一个穷困潦倒的中年男子,蓬头垢面,一手拿着根小木棍,一手提着个蛇皮袋,一看就是个拾荒的;第三个,是一个找不到工作的大学生,他已经在人才市场转悠了三个月,现在身无分文。

钱是施舍了,可天有不测风云,三年后,江老板突然被查出得了肝癌,而且是晚期,花了无数金钱,跑遍了许多有名的大医院,吃了数不清的中西药,最后医生还是无奈地告诉他:“出院吧,想吃啥吃啥,想干啥干啥,别生闲气,回家静养吧。”

老板明白自己的日子不多了,他躺在床上,想到自己年轻时为了追名逐利,在尔虞我诈、步步陷阱的商海里打拼,虽说如今腰缠万贯,可身患绝症,余日无多,钱再多也买不了一条命,悔之晚矣!

老板想着想着,突然想起三年前自己拿三张支票资助三个穷人的事,如今他时日不多,心里猛然冒出一个念头来:他想亲眼看看那三个人如今过得怎么样了。

家里人劝道:如今自顾不暇,就别再折腾了,可江老板执意要去,幸好,当时江老板曾嘱咐周秘书记下了那三个人的姓名、住址,寻找他们,不是难事。

不久,江老板的车子首先开到了那个收山货的小贩家,那是一座普通的农家小院,周秘书上前敲门,好久,一个老婆婆颤颤巍巍地开了门,一问,她正是那个小贩的娘,周秘书问:“老人家,你儿子在家吗?”

“儿子?”老婆婆一听,眼里就掉泪了,“我儿子死了两年多啦……”

老板和周秘书大吃一惊,问是怎么死的,是不是病死的。老婆婆摇摇头,说:“他是自己把自己害死的啊!”

老婆婆说,儿子自从得了那十万元后,钱存在银行里,日子倒也过得挺安稳的,每隔半个月,儿子都会去一趟青蛇沟,收购山民捕捉到的蛇,再带到城里卖给大饭店。那天,儿子带着蛇笼回城,不料一条竹叶青蛇钻出了笼子,在他的腿肚子上咬了一口。以前收蛇时儿子也被咬过,只要用随身带着的镰刀,剜开腿肚子上的肉,用力挤出毒血,再敷上药草,就没事了。哪想到这一次的情形却大大不同了:儿子卷起裤腿,拿起明晃晃的镰刀,手却突然哆嗦起来,竟然没了下刀割肉的勇气。

这是怎么回事呢?嗨,那个小贩想,以前自己没钱,为了节省几百块钱的抗毒血清,每次都要忍住剧痛剜肉,如今不同了,自己也是有十万身价的人了,凭啥还遭这份罪?于是,他只是挤了挤伤口表面的毒血,简单包扎了一下,准备进城后马上去打抗毒血清。谁知这条竹叶青蛇的毒太厉害了,没过多久,小贩就感到头昏眼花,伤口也变得又肿又黑,他害怕了,这时再想剜肉放毒,却已经连拿镰刀的力气都没有了……

老婆婆抹着眼泪说:“是钱害了我的儿子,那十万块钱让他的骨头都变软了。”

老板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从小贩家出来,他忍不住叹了口气,接着告诉周秘书,再去见见第二个人。

第二个人当年是个拾荒的,听他的邻居说,三年前他发了笔横财,就搬走了。周秘书开着车子找了好久,才找到那个拾荒人的家,那是高档住宅区的一所房子,周秘书按响了门铃,不一会儿门开了,一个打扮得十分妖艳的女子探出头来,嗲声嗲气地问:“你们找谁?”

周秘书一说拾荒人的名字,女子的脸色立即变了,她恶声恶气地说:“你们找的人不住这里!”说完,她“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周秘书不知怎么办好,邻居家的一个老头正好经过,见两人在门口发呆,便说:“你们找赵总啊,你们来错地方了。”周秘书问到哪里才能找到他,老头摇着头说:“你们恐怕很难见到他了。”接着,老头便向江老板说起了那个拾荒人的情况。

那拾荒的,本来是个有头脑的人,当年种过地,养过羊,卖过鸭梨,盖过楼房,钻过煤窑,当过厂长,后来跟人合伙做生意被骗,欠了一屁股烂债,才跑到城里拾荒度日。三年前,天上突然掉下了十万块,他感到机遇来了。他平时就喜欢研究股票,以前是没有本钱,如今有了钱,他就大着胆子,买了一支早已看好的股票,结果恰逢牛市,那支股票暴涨,一下子就让他赚得盆满钵满。此后他大展拳脚,不出一年,就成了大老板。有了钱,他开始住高档别墅,开豪华轿车,出入灯红酒绿之地,身边的女人走马灯似的换个不停,后来他嫌玩股票不过瘾,就斗狗、赌博、走私、吸毒,啥过瘾来啥……最后,他见贩毒更刺激,来钱更快,就一脚踏进了这个无底深渊,结果在一次和毒贩交易时,被早已埋伏着的警察逮了个正着。身败名裂后,身边的酒肉朋友跑得没了影,那些女人也都离他而去,如今他蹲在冰冷的牢房里,等待法律的裁决。

老头说:“你们现在想找他,就去市郊的第一监狱吧,听说,赵总贩毒的数量,足够槍毙三次的了。”

离开那个老头后,周秘书见江老板脸色很难看,便劝他回去,江老板沉默了好久,还是决定要去见见第三个人,也就是那个大学生,但是这次却不顺利,周秘书开着车找了好久,回来告诉江老板,那个大学生早在几年前就离开了这里,无处寻找了。

老板心情很低落,加上病情反复,回去后就一病不起了。这天,江老板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突然有人轻轻敲门,家人打开门,只见一个小伙子提着果篮问:“请问这是江老板的家吗?”家人问他是谁,小伙子说,他就是三年前受过江老板资助的那个大学生,他偶然听说江老板病重,特意来探望。

老板正躺在里屋的床上,他听见了,赶紧让家人把小伙子让进屋来,见小伙子西装革履,意气风发,看来日子过得不错,江老板不禁高兴地说:“看来我那十万块钱总算没白花……”

小伙子一头雾水:“十万?什么十万?”江老板奇怪了,三年前,他不是让周秘书资助了小伙子十万块钱吗?小伙子一听却直摇头:“您大概记错了,不是十万,是一百块。”

小伙子说,那年他找不到工作,身上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就在这个时候,江老板让周秘书给了他一百元,还安慰说,人生遇到挫折是常事,只要努力不懈,生活总会慢慢好起来的。

老板一听目瞪口呆,怎么会是一百块呢?他让家人把周秘书找来,可是周秘书没来,公司的门卫却来告诉江老板:刚才周秘书慌里慌张地提着一个行李箱,开着车往机场方向去了。

老板傻了眼,他没想到自己一向信任的周秘书,竟然瞒着自己私吞了那张支票,如今眼见露了马脚,竟然弃他而去。就这么三张支票,周秘书就敢私吞了一张,可见他平时揩的油绝对少不了,可自己竟然毫无察觉……

就在这时,交警队打来电话,说周秘书在去机场的途中,由于超速驾驶,和一辆卡车追尾,已经当场身亡。

老板听说这个消息,愣了半晌,终于长叹一声,自言自语地说:“天意啊!”小伙子不懂,问是什么意思,江老板却连连摇头,没有开口。

其实,江老板之所以一心想找到当年资助的那三个人,是因为他们家乡“送善买寿”的习俗里还有个讲究:那些平时做了好事的有钱人生重病时,要把那些受过施舍的穷人找来,让他们对着病人说一些祝福的话,“长命百岁”啦,“多福多寿”啦,这样病人就可能转危为安,可如今,当年拿了那三张支票的三个人,两个死于非命,一个蹲了大牢,谁来为江老板说祝福的话呢?

搜索建议:钱从天降  钱从天降词条  
故事

 魔牛和它的主人

 从前,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在七个大洋和七个大岛的那边,生活着一个穷汉,他只有一个儿子。穷汉的妻子死了,他又娶了一个妻子,这女人带来五个女儿。最小的女儿有三只眼睛...(展开)

故事哲理

 买土豆的故事

 在美国的佛罗伦萨州曾发生过这样一个故事。一个叫约翰,一个叫哈里的两个年轻人,同时进入一家蔬菜贸易公司。    三个月后,哈里很不高兴地走到总经理办公室,向总经...(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