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轧死了一只狗

栓子是大王庄的年轻后生,这天,他开着四轮车,拉了车红苕到城里来卖,没想到,一只狗突然从一个窄胡同里冲出来,栓子慌乱中躲闪不及,竟把那只狗轧死了。马上,一个人冲着车子跑过来,扯住栓子不放。这个人歪眉竖眼,敞着个大胸脯,露出一身的横肉,一看就知是个“惹不起”,栓子连忙打拱作揖,这时,后面又跟着跑来几个不三不四的角儿,嚷着要栓子赔钱。

栓子连忙掏出烟,一根根敬过去,结结巴巴地说,他在正常行驶,这只狗突然冲过来,实在来不及处理。

“惹不起”朝着栓子冷笑一声:“照你这么说,我这狗是自己想寻死了?难道它跟着我每天吃肉啃骨头的,也会活腻烦了?”

栓子脸上堆着笑,说:“你问问刚才看到的人,看我可有半句假话?”

“惹不起”瞪起牛眼,朝周围看热闹的人溜了一圈,扯着嗓门问道:“你们哪个看到了?啊?”周围的人被他这一嚷,一个个吓得连连摇头。

“惹不起”更来劲了:“哪会有自己找死的狗?你说谎太没水平!”接着他把手一伸,说:“看你是庄户人,没钱,就拿五千块算了,不然,连车带人一块扣了,交警队里的都是咱哥们!”

几个跟着“惹不起”的也一连声喊栓子赔钱。

栓子有理没处讲,说又说不过,赔又赔不起,要是动手更明摆着要吃大亏,火从心里腾腾地朝外头冒。

正在这时,忽见人群一分,一个戴着墨镜的老人拄着拐杖走过来,问:“这儿发生了什么事?”这老人看来有点身份,人们见他来了,马上让开了一条路,“惹不起”一伙摸不准这老人来路,说话的声音低了几分。栓子见这老人戴着墨镜,拄着拐杖,急中生智,连忙上前拉住老人,故作惊喜地叫了一声:“伯呀,你老人家咋才来呀?你要是再晚来一会,我可就有冤没处申了!你快说两句公道话吧!”

这老人猛听栓子喊他伯,迟疑了一下,问:“你是咱村谁家的娃?这些年我不太回去,遇见本村的后生都叫不出名儿来了!”

栓子连忙说:“伯呀,你忘了?我十岁那年,你回去过春节,我娘叫我给你送碗饺子,你还发了我十块压岁钱呢!”他故意把时间说得非常遥远,糊弄老人。

老人拍了会脑袋,凑近脸把栓子反复打量,又朝“惹不起”几个看看,这才像猛然记起来似的,说:“噢,是有这么回事。你,你不就是我族里老六媳妇跟前那个谁嘛!你不在家里服侍你娘,怎么跑到这儿跟人吵架?”

“伯,是这么回事……”栓子见老人认错了人,心中窃喜,连忙把刚才出事的经过说了一遍。

老人听说轧死了一只狗,脸刷地白了,忙让栓子引自己察看,老人手颤抖抖地把死狗摸了又摸,见真的没一点气了,站起身,气愤地扬起拐杖,照着栓子屁股就是两下:“我打死你,你这闯祸的东西!你知道这狗多名贵吗?赔两万块也不为过。没说的,赔,给人家赔!拿不出现钱把你这车货给人家卸了,伯从来认理不认人,你可别说伯不帮你说话。”

“惹不起”一听这话,得意洋洋地将拇指一跷,说:“小子,这下没说的吧?掏钱!”

栓子见老人这么给他主持“公道”,气得一跳老高,说:“伯呀,你咋胳膊肘朝外拐?怎么反帮外人说话了?这车红苕得派大用的,我要卖了给我娘去治病呢!卸了这车红苕,就是要了我娘的命!”

老人听了这话,说:“怨只怨你把车乱开。你伯眼不好,难道你的眼也不好?放着这么宽的街道不走,硬朝着人家的狗窝开?该赔还是得赔,没钱你到我家里拿去。”

栓子大声说:“伯,你看看,这么宽的街道,咋就成了他家的狗窝?你难道连街道跟狗窝也认不清了?”

“啥?这儿是街道?”老人拿手托住墨镜,俯下身子,朝脚下的地面和周围瞅了又瞅,长出一口气,把手中攥着的一根绳子往地上一摔,说:“嘿!真是人老不中用了,头昏眼花的,我刚才还当这儿是人家的狗窝呢!既然是街道,那你小子还呆这儿干啥?自古道,鸡有笼,狗有绳,猪有圈,这只死狗把脖子上的绳子挣断了,胡乱钻,死了怪不得你!你快走吧!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城里人遇事也得按理来!”

“惹不起”见老人跟栓子一会哭一会笑的,老半天也没看明白,一见栓子要走,连忙拦住,问:“你就这样走了?钱呢?”

老人拿拐杖在地上一扒拉,找到了刚才扔在地上的那根绳子,把它捡起来,朝“惹不起”抖了几下,说:“你还是要钱吗?那你先问问这绳子,它肯给不?如果它不肯给,你还想要,就找我家大小子要去!”

“惹不起”瞅瞅绳子,不甘心地说:“你家大小子?他是谁呀?”

围着的人一听,“哄”地全笑了,一位小贩说:“大爷的儿子你都不知道呀?他是咱县里的公安局长!”

“惹不起”听了,翻了翻白眼,一挥手,带着几个同伙走了,这场闹哄哄的戏总算散了。

栓子把红苕送到批发市场,开着车回来,忽然看到那位老人还蹲在路边,身旁躺着那只轧死的狗,老人抚着狗的尸体,就像失去了一位亲人,非常伤心。栓子连忙找个地方把车停下,走到老人身边,蹲下身子,问道:“大爷,我还没好好向你道声谢呢,你这是怎么了?这狗—”

老人叹了一口气,说:“这狗陪了我三年,我是大半个瞎子,它一直是我的眼睛和拐杖啊!”

老人说,他才是狗的真正主人,一直靠这只狗给他引路,这狗平日不知有多乖,这两天可能正好到了发情期,今天挣脱绳子从家里跑出来,撞到了栓子的车轮下,正好被“惹不起”一伙看到,惹不起便冒充狗的主人,想狠狠敲栓子一笔,老人找狗正好到了这里,帮着栓子脱离了困境。

栓子恨不得给老人跪下,他涨红着脸,说:“大爷,你开个价,我赔!”

老人摇摇头,苦笑一声,说:“赔?你两部小四轮也抵不上我这只导盲犬啊!算了,你还是快点回去,忙自个的营生吧!”

搜索建议:轧死了一只狗  轧死  轧死词条  轧死了一只狗词条  
故事友情

 做好姿态与旧爱狭路相逢

 旧日情侣狭路相逢的热闹,一向被旁观者视为上好谈资。前一阵子黄沾过世,几乎所有媒体都把眼光投到了“黄沾一生中最爱的女人”林燕妮身上。林女士呢,压根不想表现出人们...(展开)

故事

 喝茶的脚丫

 跳跳蛙,打电话:“欢迎朋友到我家。”  火帽子,小松鼠,进门啦,抬腿就把门砍跨。  跳跳蛙,拿拖鞋:“请换鞋,请换鞋,换好鞋后去喝茶。”  小松鼠,换拖鞋,端...(展开)

故事

 摔掉的东西

 从前,有一个女孩很漂亮,但是又懒惰,又疏忽。如果叫她纺线,她就非常不耐烦,麻里面只要有一个小疙疸,她就连一大堆都抓出来,丢到身边地上。有一个女仆爱劳动,把丢掉...(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