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画皮

★ 画皮

吴晓雅是美院的毕业生,一时找不到工作,只好靠给杂志社画插图为生。她每天总是画啊画啊,几乎不出什么门,有的画作被杂志社选用了,她就能获得一笔可观的稿酬,但大多数画作都被她锁在一个旧木箱里。因为常时间趴在桌子上画画,吴晓雅的脊柱开始变形,当她意识到这一点时,几乎绝望了,她长得本来就不怎么漂亮,要是成了驼背,还怎么嫁人啊?就在吴晓雅灰心丧气,不知要不要画下去时,隔壁搬来了个挺帅气的男生,高挑的个儿,像极了影星金城武。

男生似乎对吴晓雅很有好感,每次打吴晓雅窗口经过都要往里瞅一瞅,有时遇上吴晓雅抬起头来,俩人的目光相接,他就友好地一笑。

不知为什么,吴晓雅的心里像揣了个兔子,突突突地跳个不停。她想自己是喜欢上人家了。这一天,吴晓雅起来时发现门口有筐煤,筐子里还有一张纸条。纸条上这样写道:隔壁女生:冬天到了,我帮你把煤背回来了,请付人民币20元。

吴晓雅这几天正发愁,如何把煤从市场上背回来,那可是段不远的距离。她感激地去敲隔壁的门,屋里没人。往窗户里望去,挂着帘子,什么也看不见。傍晚,吴晓雅叫住了从窗口经过的隔壁男生,男生没有接她递过来的钱,而是狡黠地说:“听说你是个画家,能不能给我画张像。”吴晓雅让他进来,坐在一张椅子上。吴晓雅一会儿就画好了。

男生拿着画啧啧赞叹,他出门时回过头来对吴晓雅说:“想不想知道我叫什么名字?”不待吴晓雅表态,他又说:“我叫李明冬。”吴晓雅追着他喊:“我叫吴晓雅。”李明冬的出现彻底改变了吴晓雅的生活,每天她都会坐在窗口看李明冬经过,李明冬总往里瞅一瞅她。

这时吴晓雅就赶紧低下头来,像个偷嘴的孩子被人家抓了现行。和吴晓雅熟络后,李明冬常往吴晓雅的房间跑。当他发现吴晓雅的脊柱变形时,安慰吴晓雅说:“你只是脊柱变形而已,又不是真的驼背,我知道有一种产品,可以矫正坐姿,我想送你一个。”说着李明冬跑出去了。

这以后,吴晓雅有一段时间不见李明冬,吴晓雅以为他没买着那种东西,不好意思见她,也没往心里去。不见李明冬的日子,吴晓雅简直受不了,画也画不下去,老是忍不住抬头看窗口,可是,李明冬一次也没出现过,像是失踪了。

李明冬会不会搬走了呢?这样想着,吴晓雅有些失落。她不由自主地来到隔壁,刚要抬手敲门,门开了,李明冬打着哈欠走出来。李明冬没有再提送吴晓雅什么产品的事,他的行为开始变得古怪起来,让吴晓雅不解。他几乎不出什么门,吴晓雅追问他:“你不用工作了吗?”他就讳莫如深地说:“我想和你一样做一名画家。”吴晓雅不知李明冬画什么画,她不好意思走进男子的房间,但李明冬对绘画的鉴赏力却让她刮目相看。经李明冬首肯的画作,都被杂志社选用了。

吴晓雅不知怎么感谢李明冬,坚持要请他吃饭,李明冬总是说:“给我些画笔和颜料就好。”说着就拿了吴晓雅的画笔和颜料,乐滋滋地走了。随着吴晓雅的画作频频被刊用,她在期刊界的地位也日益巩固,不少大牌杂志社也争相聘请她画插图。实在忙不过来,吴晓雅决定把以前的画作拿出来修改润色。箱子放在床 底下,太沉了,吴晓雅一个人实在弄不出来,就跑去隔壁喊李明冬帮忙。

房东走过来,狐疑地对她说:“你叫谁,这屋里没住人。”吴晓雅一听糊涂了:“不可能,昨天我还见他走出来。”房东见吴晓雅不像说谎,拿来钥匙开了门。房间里一应生活物品俱全,但都落满了尘灰,显示很久没有住人的样子。房东絮絮叨叨地说:“那个名叫李明冬的房客三个月没来住了,不知这些东西还要不要,害得我又不好租给别人。”吴晓雅的目光落在墙上的一张画上,那是她给李明冬画的,但又不像是她画的。这张画画得真是太逼真了,眉眼极为传神,吴晓雅注视着这张画,突然看见画上的李明冬向她眨了眨眼睛,把她吓了一跳。

但还是一张画。吴晓雅想起李明冬向他要画笔和颜料的事情,再一看画上的颜料还是湿润的,显然刚画上去不久。李明冬不是说他在学画画吗,房间里除此之外,却不见半张画,难道李明冬每天只在这张画上画?吴晓雅感到太不可思议了。

晚上,吴晓雅不见李明冬从窗口经过,但她注意到他房间里亮着灯。她刚想叫开门,抬手时又改变了主意。她踱到窗户边,窗子虽然给厚厚的窗帘盖严实了,但灯光还是可以透出来。偷窥虽然是不好的行为,但吴晓雅听了房东的话,对李明冬实在太好奇了。她悄悄地弄开窗户,撩起窗帘,只见李明冬拿起画笔,一面沾着颜料,一面在墙上那幅画像上描着。

突然,李明冬转过头来,吴晓雅骇得差点尖叫起来。李明冬一张脸严重变形,皮肉都挤在了一起,白森森的牙齿向外裸露着。李明冬似乎发现了有人偷窥,向窗户走来。吴晓雅赶紧逃回了自己的房间。第二天,房东急急火火地跑进来说:“不好了,李明冬他死了。”原来她刚才看早间新闻,正好看见一起交 通肇事案的侦破结果,死者赫然是李明冬。

吴晓雅也吓得不轻,她跑去当地交 通肇事科查询,翻阅了现场的照片,证实早在三个月前李明冬就已经死了。三个月前正是李明冬失踪的日子。吴晓雅回到房间,想起李明冬的画像禁不住害怕。她向房东要了钥匙,把画像取了下来,李明冬又在向她眨眼睛,微笑。她定睛看了看,眼前仍然只是一张画。吴晓雅觉得这张画很邪门,忙找来打火机,将画像撕下来塞进炉子里,点着了。火花一闪,李明冬猛然出现在眼前,愤怒地指着吴晓雅说:“我是为了你才撞车死的,面目全非,就连阎王爷 也不肯收留我。

没办法,我只有把自己的灵魂附在你的画上,我每天不辞辛苦地学画画,为的就是有一天能把自己的画像画得栩栩如生,好去见阎王爷 ,可是你却连我最后的希望也毁灭了。我没有害人之心,你为什么要害我?”说着李明冬张牙舞爪地扑过来,火花又一闪,他就像团 烟雾似的消散了。

吴晓雅惊魂未定地收拾东西,打算今天就搬家,离开这个鬼地方。这时,邮递员送来了包裹。吴晓雅打开一看,是一件“背背佳”,她猛然想起来,李明冬跑去给他买“背背佳”的日子正是他出车祸的日子,车祸现场的背景正是邮局大楼。一定是李明冬汇了款出来,急着赶回来而撞上了汽车。吴晓雅泪流满面地穿上“背背佳”,在桌子前坐下来。

她铺开一张白纸,幻觉中李明冬就坐在她面前,她拿起笔一笔一笔地画起来……

搜索建议:画皮  画皮词条  
故事

 慈禧受辱相国寺

 公元1900年8月八国联军攻陷北京,西太后慈禧带着光绪和王公大臣仓皇逃到西安。她一边下令清军斩杀义和团,一边命李鸿章为议和大臣签订割地赔款、丧权辱国的卖国条约...(展开)

故事

 白鹤与狐狸的故事

 一天,鸽子在梧桐树上开了一家三星级的鸽子宾馆。狡猾的狐狸听说了这件事,就来到梧桐树下,慈颜善目地说:“亲爱的鸽子小姐,你能把这家宾馆交给我经营几天吗?”鸽子想...(展开)

故事历史

 依普尔运河战役

1915 年春,德国正集中兵力在东部与俄国作战之际,西线的英法军队也不敢怠懈,他们在依普尔运河一带构筑工事,随时准备进行阵地战。法国军队的几个战士合力抬着一块大...(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