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山耗子敢死队

  太行山雄奇险峻的山岭中,空旷寂静,赶路的人都“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在弯弯曲曲的小径上,有这么一个奇怪的景象:一对八路军女战士匆匆赶路,后面一群凶悍的日本兵紧紧跟随。这才真是羊狼狭路相逢,欲知后事如何,请看——

  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十几个黑衣人悄悄潜到了鬼门关。鬼门关是进入太行山根据地的唯一通道,路两边全是悬崖峭壁。日本鬼子在鬼门关两侧修建了两个炮楼,重兵把守,死死地扼住了这个咽喉要地,掐断了八路军的物资补给。十几个黑衣人很快逼近了炮楼,只要从两个炮楼之间溜过去,那就是鱼入大海虎进深山,鬼子绝对不敢往里追。

  黑衣人趁着夜色行动,炮楼里的鬼子竟然毫无察觉。为首的小胡子刚要松一口气,就见十几个伪军、鬼子端着枪冒了出来。坏了,有暗卡!黑衣人呆呆戳在原地。

  鬼子命令他们脱掉衣服,缴了他们的械,才放心地围上来。就在这时,小胡子发出一声尖厉的口哨声,黑衣人像敏捷的猿猴一样冲入敌阵,短短几秒钟,这些鬼子、伪军连哼都来不及哼,就见阎王去了。黑衣人穿好衣服消失在浓浓夜色里。

  这些黑衣人到底是干啥的,手脚这样利索?他们有个别名叫山鼠敢死队。什么山鼠啊,就是山耗子,说白了是日军中的特种兵。既然他们也是鬼子,为啥还杀自己人,岂不是耗子动刀——窝里反?其实这跟山耗子们此次进山的目的有关。他们此次进入太行山根据地是执行一项绝密的任务——刺杀八路军的一号首长。既然是绝密任务,守炮楼的鬼子伪军哪能知道,万般无奈之下山耗子们只得痛下杀手。

  为了这次刺杀任务的成功,这些山耗子进行了周密的准备,首先穿着打扮上全是山民模样:踢倒牛的山鞋,大甩裆棉裤,对襟棉袄,从外表看是地地道道的山民;这只是形似,为了做到神似,他们在汉奸的指导下,吃饭用大碗,走路高抬腿(山路障碍多,山里人走路腿抬得高),更绝的是这些人个个能说两句熟练的山区方言,特别是那个叫龟田的小胡子队长。

  转眼间进入太行山根据地已经三天了,这群人昼伏夜出,渐渐逼近根据地的腹地——棋盘坨。这是八路军的总部所在地。

  这天晚上走到半夜,一个鬼子兵忽然小声说:“队长,坏了。”龟田问怎么了,鬼子兵指了指一棵老歪脖子树。龟田一看暗叫不妙,天刚擦黑的时候,他不是还冲这儿撒了一泡尿吗,怎么现在又回来了?

  一个叫小野的兵凑了过来,说:“队长,我有办法。”“你?”龟田乜斜小野一眼,这个小野是从普通部队调过来的,山耗子个个都是顶尖高手,唯有他稀松软蛋,不过摆弄机器却是好手。

  小野从怀里掏出一个东西,说:“这是电台探测仪,可以准确锁定八路军的电台频率,现在只要测一测八路军电台的方向,一直走下去,就不会迷路了。”

  这招真见效,他们终于没有返回原地。但到第二天晚上,他们转来转去,又回到了老歪脖树下。

  是不是电台探测仪失灵了?探测仪没出毛病,问题出在山路上。这个山谷叫做迷魂谷,山路弯弯曲曲的,表面上一直往前走呢,但不知不觉间就偏离了方向。

  众人不死心,又沿着迷魂谷转了半天,就在几近绝望的时候,龟田忽然手一挥:“快隐蔽!”山耗子马上隐在了山路两侧。

  不大一会儿,山路上转过来十几个人,个个举着火把。山耗子们都紧张起来,这是一群穿着灰布制服的八路军呀。慢慢地,火把靠近了,龟田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原来那是十几个八路军女战士。

  色迷迷地看着女兵走远,小野小声嘟囔:“可惜,到手的熟鸭飞了。”龟田微微冷笑:“你真是蠢猪,眼下最要紧的是走出山谷,她们可是活向导呢。”

  漆黑的山路上,女兵前边走,山耗子在后面跟着。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女兵们爬上一座大山,龟田等人也跟着向山顶爬去,走着走着,小野喊起来:“队长,快看。”龟田不看则已,一看惊得目瞪口呆:只见火把一个接一个掉下了悬崖!

  龟田让大家做好战斗准备,呈扇形向山顶包围。说也奇怪,山顶上既没有埋伏,也没女兵的影子。龟田正奇怪,山崖下面忽然传来嬉笑声,探头一看,原来女兵全都在谷底。这是一处断崖,少说也有十几丈高,崖壁光滑如刀砍斧削一般,难道她们是飞下去的不成?

  龟田借着微弱的星光,终于发现了奥秘所在。峭壁上有一架山藤编成的软梯,一直延伸到谷底,女兵们就是顺着软梯下去的。对面的峭壁上也有一架软梯,她们此刻正沿着梯子往对面峭壁上爬呢。

  山耗子们很快下到谷底,忽然发现两边的软梯一下子全没了。这时山顶上传来质问声:“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跟踪我们?”原来女兵们早就发现了有人跟踪,故意把他们引到这个地方。这里叫棺材谷,四面全是悬崖峭壁。山民们为了抄近路在断崖上竖了两架软梯。龟田等人成了不折不扣的瓮中之鳖。

  龟田沉得住气:“同志,误会了,误会了,我们是八路军。”女兵们哈哈大笑:“八路军?有你们这样鬼鬼祟祟的八路军?等着吧,天亮了收拾你们。”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山顶上的女兵举着手榴弹,喊道:“快说,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不然扔手榴弹了。”

  龟田老练地说:“同志,我们真是八路军。”他的嘴硬还真起了作用,山上的人口气明显缓和起来:“那你们说出部队番号、团长、营长的名字。”龟田麻利地说了出来。见准确无误,山顶上的人商量了一会儿,将软梯放了下来。

  龟田刚想伸手,软梯忽然又收了回去,一个女兵探出头说:“先把证件系上来,我们要检查。”说着一根绳子晃晃悠悠下来了。

  绳子回到山顶的时候,拽上的却是一件黑棉袄。女兵们把棉袄翻了个底朝天,根本没有证件。她们又可气又可笑,问:“证件呢?”龟田不慌不忙地说:“那件棉袄就是证件,不信你舔舔就知道了。”

  女兵用舌头舔了一下,咸的,立刻把软梯放了下来。当时日军封锁太行山,根据地军民吃不上盐,为了往山里偷运盐巴他们想尽了办法。现在这件棉袄咸咸的,说明是用盐水煮过后再晾干的,这样棉絮里就浸满了盐巴,而敌人又查不出来。龟田对根据地的情况一清二楚,故此早作了精心准备。

  很快,山耗子们全到了山顶。现在走出了迷魂谷,这些女兵也没用处了,龟田使个眼色,他们慢慢地把女兵围了起来。就在这时,有个女兵说有件事想请他们帮忙。龟田先是一怔,接着皮笑肉不笑地说:“客气啥,都是同志。”

  女兵的话让龟田喜出望外。原来她们是八路军总部文艺宣传队的,本来有个警卫班专门护送她们,可警卫班临时有战斗任务,先走了,现在巡回演出的任务就要结束,女兵想让龟田他们护送回总部。

  龟田求之不得呀,他正愁进不了八路军的总部呢,现在给女兵们当保镖,真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女兵们万没想到,龟田等人是披着“盐皮”的狼。

  很快巡回演出结束了,一行人经过两天跋涉,回到了棋盘镇的街口。好家伙,进进出出全是军人,个个荷枪实弹,神情严肃,关卡也是一道一道的,防范得像铁桶一样,多亏了这些女兵,龟田等人毫不费力地进了镇子。

  可龟田很快失望了,因为战事吃紧,八路军总部转移到了更隐蔽的夹皮沟。失望归失望,他还是吃了定心丸,因为女兵们还要回总部,照样请龟田护送她们去夹皮沟。

  一行人又马不停蹄地上路,夹皮沟特别偏僻,要走三天。当天晚上他们宿在一个小山村,一夜无话,第二天天不亮的时候龟田起来,打发小野去叫醒女兵尽快赶路。不一会儿,小野匆匆回来,压低声音说:“队长,坏了,女兵们跑了。”“跑了?”龟田跟着小野来到女兵住处,果然没了人影,摸摸被窝还是温的,显然刚走不久。

  坏了,还是被发现了!当务之急是追上这些女兵,杀人灭口!山耗子们一窝蜂追出村口,过来一个早起拾牛粪的山民,山民不知内情,告诉他们女兵进了东山沟。

  三个小时后,山耗子就听见了前边有说话声,用望远镜一看,女兵们正神色慌张地赶路,龟田一声令下,将她们包围了起来。

  “你们想干啥?”女兵们气呼呼地问。“干啥?我倒想问问你们,为什么不辞而别?”龟田皮笑肉不笑地发问。哪知话音刚落,一个女兵冷不丁冲上来:“你们不是八路,是流氓。”后来龟田才明白原委——他的手下昨晚有人去女兵的住处找便宜。

  龟田火了,眼下情况特殊,全靠这些女兵带他们进八路军总部,而有人竟贪一时之乐而误大事。“谁干的,给我站出来!”

  这些山耗子知道龟田的脾气,谁也不敢吭声。龟田脑瓜一转有了主意,对女兵们低声下气地说:“你们是不是看错了,我的部下谁也没干啊。”女兵嘿嘿冷笑:“你说了不算,我们说了也不算,咱们让事实说话。”“事实,什么事实?”一个女兵说:“当时我睡在最外面,有人图谋不轨,情急之下,我在他胳膊上抓了一把,他才负痛逃走,现在可以验伤呀!”

  龟田扫了众山耗子一眼,厉声喝道:“脱掉上衣。”众人不敢不听,只有小野磨磨蹭蹭,脱下的衣服也是半开半合。龟田一看就明白了,赶紧打圆场:“看看,都脱了衣服,确实不是他们干的,赶紧让穿上吧,数九寒天的。”

  女兵们不干了,指着龟田说:“你护短,还有一个没露胳膊呢。”这下龟田没辙了,只得让小野脱掉棉袄,一条长长的抓痕赫然现出。

  铁证如山,龟田问女兵们:“你们看吧,怎么处置?”女兵们倒也爽快,说按理应该枪毙,念在没有得逞,饶他一命——开除出队伍。龟田真没了办法,只得让小野滚。小野不敢不听,一步三停地走了,刚走出十几步,龟田手一扬,只听“啪”的一声,小野摇晃了几下便栽倒在地,一命呜呼。

  山耗子们傻了,女兵们也傻了,万没想到龟田下如此狠手,其实这正是龟田的高明之处。落单的小野万一被八路军碰上,没准会暴露整个敢死队,现在枪毙他可谓一箭双雕,既除掉了隐患,又获得了女兵的信任。

  之后一路顺畅,三天后便到达了夹皮沟。一号首长果然坐镇这里。

  当晚夜深人静的时候,山耗子们悄悄摸到一号首长的后墙,翻了进去。龟田来到首长的房门前,拨开了门闩,一号首长正躺在床上。机不可失,龟田一个箭步蹿过去手起刀落,就在这时灯火大亮,龟田这才看清床上躺的是个假人。坏了,上当了,然而为时已晚,龟田等山耗子全被关进了“笼子”。一号首长走了进来,龟田气鼓鼓地说:“我认栽了,但有一件事不明白,你们到底咋看出破绽的?”一号首长哈哈大笑,大手一挥,门外进来一个女兵

  龟田不相信会栽在这些弱不禁风的文艺兵手里,心有不甘,问:“你咋看出来的?”女兵一笑:“从你们的屁股。”龟田更糊涂了,屁股?

  当时日本鬼子封锁太行山根据地,各种物资奇缺,包括纸张。女兵们与山耗子朝夕相处的这几天里,竟然发现山耗子们有手纸用。

  这在当时是首长也享受不到的待遇。女兵们起了疑心,到夹皮沟后报告了一号首长,于是才有了刚才的一幕。

  龟田真服了,怪不得多次刺杀行动都不能成功,看来太行山根据地真是铁板一块呀!

搜索建议:山耗子敢死队  敢死队  敢死队词条  耗子  耗子词条  山耗子敢死队词条  
故事

 三个和尚没水喝的故事

 山上有座小庙,庙里有个小和尚。他每天挑水、念经、敲木鱼,给观音菩 萨案桌上的净水瓶添水,夜里不让老鼠来偷东西,生活过得安稳自三个和尚在。  不久,来了个长和尚...(展开)

故事

 浪子回头金不换的故事

 明朝的时候,有一个财主年过半百,才喜得贵子,取名为天宝,天宝长大后游手好闲,挥金如土,老财主怕儿子这样下去保不住家业,便请了个先生教他明白事理,轻易不让他出门...(展开)

故事

 天之骄子的故事

【拼音】tiān zhī jiāo zǐ【成语故事】汉武帝多次派韩安国、卫青、霍去病等大将率军征讨匈奴,每次都取得了胜利,但是还是不能完全消灭匈奴。公元前90年...(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