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无名剑客

  一

  东北有座医巫闾山,山上有座“青龙寨”。明代洪武年间,不知打哪儿来了个叫司空曙的人,杀了原来的寨主“插飞天”,自立为一寨之主。

  司空曙近些日子心情一直很不好。自他来到青龙山落草为寇后,掳来的年轻漂亮女子简直不计其数。近些年来,他正在练江湖上已失传数十年的千古绝学“回魂大法”,据说此功练成后可以体健身轻,百步之外以气杀人。而要练到这种境界,必须得有充裕的时间和众多的少女供他练功之需。前些日子,二寨主段云飞从山下掳来了两个绝色少女,可还没等司空曙和她们进入角色,二女趁司空曙一个没留神,双双坠崖身死。这是从司空曙自练“回魂大法”以来从没遇到过的贞烈女子。由两位少女,司空曙想起了前妻五色笔纪小莺。五年前,在塞外的一场血战中,纪小莺不慎被金刀李老五抢入府中,小莺不堪凌辱,在李老五将她绑在柱子上欲施淫威之时,嚼舌而死。小莺是司空曙最钟爱的女人,她的死对司空曙震动极大。司空曙发誓为小莺报仇雪恨,手刃李老五。当司空曙在九华山玄静道长处练成了“紫电剑法”,下山找李老五报仇时,李老五已被当时横行塞北的“金镖圣手”金昌绪所杀。他没有亲手杀死李老五,总觉得对不住纪小莺。今见两位少女坠崖,自然勾起了司空曙对亡妻的思念之情。

  这天,司空曙正在独自饮酒,喽丁进来禀报:“寨主,山下发现一队人马,看起来像是押镖的。”司空曙缓缓将酒杯放下问:“都有些什么人?打着什么旗号?”喽丁说:“打着杏黄旗,上书一个‘阮’字,领头的是一位须发皆白年过六旬的老者,骑马的还有一位少年公子和一个年轻漂亮女子,其它人等一律步行,看起来是押镖的伙计。您看,这笔买卖做不做?”司空曙一听押镖的人群之中还有一位漂亮的年轻女子,马上来了精神,况且寨中钱粮积蓄已经不多,这到嘴的肥肉岂能丢下?遂吩咐道:“让二寨主、三寨主、四寨主厅前候命,准备下山!”

  功夫不大,司空曙率众下山,喽丁一字排开,摆开阵势。对面押镖的众人也都各持刀剑,准备厮杀,领头的果然是位须发皆白的老者,在他的身边还有一位身穿儒衫的白衣少年和一位风姿绰约的少女。那少女一袭红衣,粉雕玉琢一般。领头的老者抱拳拱手道:“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在下铁刹山阮自正,请诸位赏小老儿一点薄面,让我们过去。日后必当有报。”铁刹山阮自正是“塞北三雄”之首,威振江湖,开着一家武威镖局,绿林道上谁都敬畏三分,司空曙自然也不例外。他刚想让喽丁闪开道路让镖车过去,不料二寨主“碧眼金蝉”房建一个“飞鹰啄兔”从马上跃起,向老者扑去;三寨主“金翅大鹏”周通一个“一鹤冲天”,手持两支点穴镢,冲向白衣少年;四寨主“玉面狐”常旭“燕子抄水”式舞刀奔向红衣少女。以往总是司空曙押阵,三人向前,可每次面临的对手大都是酒囊饭袋,司空曙也不制止,今天司空曙一见对手不比往常,正欲制止,这三人已经影随身至,哪里拦得住?但听一阵兵器相交的叮咣之声夹杂着几声惨叫,出手的三位兄弟均已横尸马下。阮自正出手凌快之极,连司空曙也没有想到。

  无名剑客(2)

  可眼下司空曙所能做的,不是逃避,只能是拼死一搏为三个兄弟报仇,再说,还有一位如花似玉的俏佳人呢。司空曙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纵马来到阮自正等三人面前拱手道:“在下司空曙久闻前辈大名,今日一见,阮老前辈果然宝刀不老,一副好身手,真令晚辈大开眼界啊!”

  阮自正拭了拭金刀上的血迹淡然一笑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老朽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司空曙横剑道:“敢问老前辈意欲何方?”阮自正指了指白衣少年和红衣少女道:“这位是我的弟子吴浪,这位是我的女儿娇儿。我们受人之托,将一批细软押往幽州城。本来,此次出镖理应吴浪前往,江湖险恶,我和女儿放心不下,只好一同前往。请英雄给老朽一点薄面,放我们过去。”司空曙笑道:“前辈,弟兄们死了三个,你看又当如何?”阮自正道:“我这有黄金五百两,请英雄拿去作为抚恤之资如何?”司空曙满脸的黠笑:“俗话说见面分一半。前辈不如将这批镖分给在下杯羹如何?”阮自正道:“受人之托,安敢私吞?”司空曙又道:“在下房中无人,要么将令爱许配在下如何?”阮自正顿时变了脸色:“我答应可以,请问问我手中这把刀答不答应!”娇儿脸色绯红,抽剑在手厉声喝道:“狂徒不得无礼!”吴浪也抽出宝剑道:“司空曙,你不要不识好歹,快将路让开,不然,我们要踏平你的山寨,烧了你的巢穴,到那时后悔就为时晚矣!”司空曙道:“看来我们是针尖遇到了麦芒,不动手是不行了。你们是挨着个儿上还是群起攻之?在下奉陪到底!”话音未落,司空曙蓦然跃起,怀中的紫电剑随即攻出,化作一道道剑影。阮自正毕竟行走江湖多年,早对司空曙有所提防,一招“夸父追日”将司空曙的紫电剑拦住。哪知一道白光闪过,一条血线喷射而出,旋即扑腾一下,一具死尸跌落尘埃。吴浪和娇儿只当是司空曙,不料却见司空曙正得意地望着他们笑哩。吴浪定睛一看,原来倒下的不是别人,正是师父阮自正。师父的那把金刀早被司空曙的宝剑砍成两段。吴浪知道此剑是削金断玉、水断蛟龙的宝物,还未回过神来,娇儿的坐骑就被司空曙砍断了前蹄。娇儿从马上跌落,还未站稳,就被众喽丁捆了个结结实实。娇儿大呼:“师兄快走!”趁喽丁们不注意,抬脚将父亲那把金刀的断刃踢向半空,然后凌空一跃,饮刃而亡。吴浪心如刀割,牙关一咬,一扬手向司空曙发出三十六支连环镖,纵马而逃。押镖的伙计被众喽丁杀得尸横遍野,无一生还。

  司空曙哈哈大笑,令喽丁将镖车推上山寨。司空曙打败了阮自正,名传江湖,不久便创建了青龙帮。

  二

  司空曙创立青龙帮以后,真是要风得风,唤雨得雨,武功修为大有长进不说,不到两年时间,竟灭了塞北黄苗帮和红莲教两大帮派,原来只有百八十人之众的青龙帮如今已经发展成为遍布塞北的大帮,帮会也由青龙寨迁至幽州城中。司空曙除了每日在府中应酬帮中之事外,就是专心致志地练他的“回魂大法”。

  这天早上,司空曙刚刚用完早茶,手下人进来禀报:“帮主,府门外来了个看相的先生,正在给大伙看相呢,都说准确得很哩。”司空曙擦了擦嘴角:“走,看看去。”

  无名剑客(3)

  来到府门外一见,果然是人声嘈杂,人群中有一位年约六十开外的老者,手里拿着一个布幌,上书“塞北相家”几个大字,两旁双书两行小字:只言玄妙一团理,不言寻常半句虚。那老者身穿青布袍,须发霜雪,身材微驼,精神矍铄。在老者的身旁站着一位年约十七、八岁的少女。少女白皙如玉,面若桃花,浑身上下散发着青春的气息,粗布衣裳丝毫也掩不住她那窈窕健美的胴体,那是一种有异于普通少女的健美。尤其是少女望着众人的笑靥,更令人摄魂夺魄。司空曙见过的女人无数,可像这样令他怦然心动的少女还是头一次遇见。司空曙没有言语,他要看看这位“塞北名相”的相术究竟如何。

  这时,人群中走出一位五十岁上下左右的男子,来到老者面前道:“请先生为我看一下如何?”老者未及搭言,少女走到男子面前将手一伸道:“先付相理钱。”男子道:“姑娘,面还未相,怎先收相理钱?”少女莞尔一笑:“这是我们自个儿定的不成文的规矩。多的不限,少的三文五文也可。如您觉得不合理,请您另找高明。”男子嘴里嘀咕着还是从口袋里掏出半两银子扔到了少女挎的竹篮当中。

  老者摸了摸男子的额头认真相看起来。众人都屏息静气,揣测着老者回答的准确性。老者道:“老弟,我秉性耿直,不会奉承浮夸,言语得罪之处还请多多包涵。”男子道:“先生但说无妨。”老者缓缓说道:“老弟,你少孤家贫,自幼父母双亡,沿途乞讨,颠沛流离,十七岁那年借妻之力,运转时来,刚有小富,妻又病故。我断你三天前家中定有血光之灾。”男子一听痛哭流涕:“先生真神相也。先生所说,分毫不差。三天前我家遭强盗抢劫。”男子走后,又过来一位五十来岁的中年妇女,将相理钱付给少女后道:“请老先生为我相上一面。”老者看后道:“不是小老儿嘴直,你命蹇多厄,少时伤母,中年伤夫,到了晚年你还得伤一女。”妇女扑身跪下哭拜道:“先生所言句句是实,能否将小女之命求下,怜救毫末余生。”老者沉吟良久道:“好吧,我见你实在可怜,就施你一法。你速回家,在你女儿的床前,按其身长挖一坑,深四尺,黄昏之时让其睡在坑内,头前、脚头各点灯一盏,再将两把米撒在你女儿身上,放上些柴草,如此连睡七日,便没事了。”妇女千恩万谢而去。

  少女正低头数钱,忽觉篮子一沉,一锭重约五十两的银子落在篮中。她抬头一看,司空曙正站在面前笑吟吟地看着她,然后对老者道:“这里人多耳杂,请先生到宅中一叙如何?”老者拱手道:“请。”

  来至厅堂分宾主坐定,丫环献茶已毕,司空曙道:“敢问先生仙乡何处?尊姓大名?”老者捋须道:“在下桑十三,这位是小女瑞兰。前些天家中不幸遭遇一伙强盗抢劫,房屋被焚,无奈,我父女只好过起了这颠沛流离的日月,以卖嘴为生。”司空曙道:“请先生给在下看看前程如何?”老者不看则已,一看便扑然跪下:“万岁,万岁,万万岁!臣桑十三叩见吾皇万岁!”司空曙惊诧不已,忙将桑十三搀起来道:“先生何出此言,我乃一布衣,切莫乱讲。”桑十三道:“俗语说:大隐隐于市。我观您龙威虎步,龙角分明,将来定贵不可言。”司空曙不由心花怒放:“先生慧眼,实不相瞒,在下是青龙帮帮主司空曙,因看不惯当今皇上的横征暴敛,正在招兵买马,时刻准备揭杆而起。先生如不嫌弃,就在这儿暂住如何?”桑十三道:“你我素昧平生就如此盛情相邀,桑十三不才,愿投奔门下,也好结束我这颠沛流离的生活。”老先生的神相司空曙在府门外早已领教,今见其愿投奔门下,自然求之不得,遂喜道:“来人,置下酒宴,为桑老先生接风洗尘。”

  无名剑客(4)

  司空曙专为桑十三选了一所宅院,每日尽是好酒好肉,又买来上好的绸缎为桑十三父女作了不少新衣,桑十三感激道:“帮主对我父女的恩情,真是山高水深,我桑十三来世结草衔环,犬马相报!”一次在酒桌之上,司空曙有了些醉意道:“我看先生有些眼熟,好像在哪见过,可不知怎的就是一时想不起来。”桑十三道:“世上神貌相似之人不胜枚举,或许您曾见过和我相似之人。”

  桑十三被司空曙委任为账房先生,管理帮中账务,平时和司空曙在一起,简直形影不离。细心人一看便知,这桑十三根本不是为了生活寄于帮中,而是别有企图。究竟桑十三父女眉头间暗藏什么东西,谁也不知道。

  三

  司空曙近些日子心境竟变得豁朗起来,原先整日笼罩满脸的严肃之气被通身的喜气所掩盖。明眼人一看,是因为瑞兰。桑十三早看在眼里,只是睁只眼闭只眼,瑞兰也是若即若离,弄得司空曙越发意乱情迷。好女人他见过的简直不胜枚举,可像瑞兰这般出类拔萃才貌俱佳的漂亮姑娘还是头一遭遇见。

  司空曙有下棋的嗜好,没想到桑十三也是棋中高手,初次对弈司空曙竟连败三盘,这就愈发勾引起他战胜桑十三的欲望,因此,稍有闲暇,他就找桑十三对弈。

  这是夏日的一个午后,司空曙和往常一样练完功后踱到账房内,见桑十三不在,便问趴在柜台内打瞌睡的伙计王三:“王三,桑老先生哪儿去了?”王三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见司空曙站在面前,慌忙道:“回帮主,桑先生刚刚还在这儿呢!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了?”司空曙道:“王三,你要是再这样玩忽职守,就给我滚!”王三唯唯诺诺道:“小人不敢了。”

  司空曙离了账房,不知不觉就踱到了桑十三父女的院中。院门虚掩,司空曙轻轻推开门走了进去。自从这所宅院腾出给桑氏父女后,司空曙很少来这里。桑氏父女初来时正值初春,如今已是盛夏。但见院中花团锦绣,香气袭人,比往常更显幽静。

  这时,司空曙忽闻一阵轻轻的撩水声从室内传出。司空曙感到很好奇,想看个究竟。司空曙踏上石阶,见门未关,竹帘半卷,便弓身走了进去。桑氏父女的房间是三室一厅的结构,撩水声是从最里面的那个房间里传出来的。司空曙转过一个回廊,来到门口。但见纱帘轻摇,里面似乎人影晃动。司空曙不看则已,一看便心旌神摇。你道如何?原来兰香馥郁的浴盆内水光漾漾,瑞兰正裸坐其中,宛若三尺寒泉里浸放着一块晶莹的明玉。司空曙正看得意乱情迷之时,只听一声微响,瑞兰蓦地将里面的纱幔拉开,轻声嗔问:“谁?”司空曙大窘,不及答言,便快步走了出去。

  司空曙刚刚走到了后门外,桑十三迎面走了过来:“帮主,您找我?”司空曙稳了稳慌乱的心绪道:“是呀,我想找你下盘棋。”桑十三道:“我刚刚出去了一趟,回来听王三说您来了,就知道您又来找我下棋了。”二人置下棋局,对弈起来。司空曙投子之时,瑞兰迷人的笑靥和冰肌柔骨便在他眼前直晃。“这个姑娘真是太美了。”司空曙心中暗自赞叹道。“帮主,您今儿是怎么了,有些魂不守舍的样子?”桑十三投下一枚棋子道。司空曙忙掩饰道:“没什么,想是午后困倦。”

  无名剑客(5)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瑞兰一袭白衣长发飘飘端着茶盘走了进来。桑十三问:“瑞兰,刚才在跟谁说笑?别整日的满身稚气,跟个小孩子似的。”瑞兰脸泛桃红,看了看司空曙,娇嗔道:“爹,您净当着帮主面说我的坏话!我改了还不行吗?”说着放下茶盘走了出去。桑十三望着瑞兰的背影,打了个唉声:“这孩子从小没了娘,都是我把她给惯坏了,也老大不小了,我看也该给她找个婆家了。”司空曙点了点头道:“是呀,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仇。”

  一盘棋下完,桑十三道:“帮主,我有件事不知当说不当说。”司空曙道:“先生,但说无妨。”桑十三道:“帮主,您年近四十至今仍孑然一身,是不是也该成个家了?”司空曙长叹道:“在下年过四十,还会有谁肯将女儿嫁我?”桑十三道:“瑞兰年已及笄,如帮主不嫌,就嫁与您为妻如何?”司空曙不由大喜过望:“先生,如能娶瑞兰为妻,是我司空曙的造化。只是我比瑞兰大得太多,不知瑞兰愿不愿意。”桑十三笑道:“帮主只管放心就是。父母之命,安敢不听?”司空曙道:“多谢先生看得起在下。”

  半月后,司空曙娶了瑞兰。

  新婚之夜,当瑞兰白玉般无瑕的胴体一览无余地呈现在他面前时,司空曙兴奋得简直不能自抑。他万没有想到桑十三会把瑞兰这位如花似玉的女儿嫁给他。正当他宽衣解带准备和瑞兰共度良宵之时,瑞兰却轻柔地将他推开了。要是在和以往的女人们的交往中,这种情况司空曙早就痛下杀手了。可今天却不同了,司空曙不但没有一丝一缕的怒气,相反却将瑞兰爱抚地拥在了怀中道:“夫人,新婚燕尔,当高兴才是,因何闷闷不乐?”瑞兰伸出玉臂温柔地搂住司空曙的脖颈低着头羞涩地说:“相公,妾身高兴还来不及,又怎会闷闷不乐呢!”说着抬起粉面两眼含情脉脉地望着他说:“妾身有一事相求,不知相公能否如妾身所愿?”司空曙这时早已如决堤之水,巴不得马上搂着这位俏佳人云雨巫山,忙笑着说道:“夫人,莫说是一件事,就是一百件事我司空曙能办到的也决不失言。夫人,啥事?”瑞兰这才慢慢说道:“妾身想向相公学习武艺,将来为振兴青龙帮尽一份力量。”司空曙沉吟良久正色道:“夫人,要说别的事我立马答应你,可惟有这习武之事不行。夫人,我现在正在练习回魂大法,稍一分神就会走火入魔,习武之事以后再说吧!”不料瑞兰竟啜泣起来,“妾身从小就没了娘,只盼着嫁个好男人知冷知热,没想到妾身就这点小事就遭到拒绝。”说罢泪流满面。

  司空曙见瑞兰哭时如梨花带雨,比平常更俏三分,早已不忍,忙将瑞兰眼角泪珠拭去道:“夫人又何必呢!我答应你不就是了嘛!”瑞兰这才破啼为笑,如小鹿般扑入司空曙的怀中。

  打那以后,司空曙练功余暇之时,总要抽出时间教习瑞兰武功。瑞兰天资聪慧,一点就透,司空曙大喜过望。一个爱教,一个愿学,不到三年时间,瑞兰便学得全身刀马武艺。

  四

  这一年的腊月三十,塞北十三家帮派十年一度的武林聚会正在幽州城外医巫闾山望海峰下举行,同时要通过比武推选出一位新的武林盟主。

  无名剑客(6)

  塞外的天气与江南不同。此时的江南风和日丽,花开似锦,而这儿却早已是冰天雪地,水瘦山寒。腊月三十这天,幽州城内一派节日气氛,家家户户门前红灯高挂,男人领着孩子们正在燃放鞭炮,女人们则在屋内在祖宗菩萨面前焚香祈祷来年风调雨顺,家口平安。

  而此时望海峰下却是剑影刀光,杀气重重。来自十三门派的各路好手正在一决高下。司空曙微襟正坐,一边和桑十三喝着热茶,一边观看着赛局的发展。经过一天的筛选,最后有参赛竞选盟主资格的只有“斧头帮”帮主马陟、“卧虎帮”副舵主李冉、“红莲教”的原教主白圣和司空曙。现在,“斧头帮”帮主马陟正在和“卧虎帮”副舵主李冉打得难解难分。

  双方各展所学,来来往往,转瞬间便过了二百多招。“斧头帮”帮主马陟的那把重约八十多斤的板斧舞得呼呼风响,越斗越勇,“卧虎帮”副舵主李冉稍一分神,虎头钩竟脱手而出。马陟获胜。

  “红莲教”原教主白圣挥剑怒目而视看着司空曙道:“司空帮主,亮家伙吧!”司空曙微微一笑道:“白老弟,跟你比武还用得着亮家伙吗?司空曙只用这一双肉掌陪你如何?”当年,司空曙率众灭了“红莲教”,白圣大败,远走江南,投奔名师,苦练武艺,准备有朝一日报灭帮之仇,今见司空曙还是当年居傲自负目无一切的样子,不由大怒,凌空一个“凤点头”,向司空曙刺来。司空曙不慌不忙,使出空手入白刃之术中分筋错骨的手法和白圣徒手相搏。白圣果然武功比先前大有长进,一把剑舞得如落雪梨花,只见剑光不见其人。刀剑无眼,众人无不为司空曙捏一把汗。三十招过去,司空曙却突然跳出圈外道:“白圣,你不是我的对手,你还是另投名师,十年后再来和我一决高下吧!”白圣报复心切,杀得兴起,哪理会这一套,闪、展、腾、挪,剑剑紧逼。司空曙道:“如此,就别怪我司空曙不客气了!”言罢,蓦地凝神提气,双掌相叠,使出苦练数年的“回魂大法”。只见一道红光从司空曙掌中迸射而出,白圣正凌空挥剑刺下,只听一声轰然炸响,白圣早已口吐鲜血而亡。在场的几个高人诸如三叉口的通天大和尚,一看便知这是失传了数十年的邪派武功“回魂大法”,长叹一声便渭然而去。“斧头帮”马陟一见,忙过来俯首称败。

  自然,司空曙成了新一届的武林盟主。

  五

  司空曙得胜而归,帮会上下张灯结彩,大宴了三天。

  却说这天早上,司空曙刚刚起床,便见回廊柱子上插着一只蝴蝶镖,镖上夹着一张纸条。司空曙拔镖打开纸条,只见上面写着这样一封短信:

  司空阁下,恭喜您勇夺盟主之位。但余当时不在,正月十五午时整余想与阁下在望海峰下一决高低。

  无名氏

  司空曙不免有些惊悸。多少年来,江湖上就风传有无名剑客之说。可这人究竟是何模样,谁也没见过。但司空曙知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好在离正月十五还有三天的时间,可以充分地休息准备一下。

  瑞兰这时睡眼惺忪地从室内走了出来,见司空曙坐在椅子上发呆,便近前关切地问道:“相公,你今儿是怎么了?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司空曙遂将三日后无名氏约他望海峰比武之事说了,瑞兰听后笑道:“相公,大丈夫壮志凌云,何惧他一个小小的无名氏!相公好好歇息就是。”听了瑞兰一席话,司空曙又精气十足了。

  三日后,司空曙挎剑独自一人来到了望海峰下。此时正值午时,太阳照耀在刚刚下的过膝深的白雪上,幻化成耀眼的五色光带。

  司空曙远远望见有两个身披斗篷的黑衣人相背而立,并且还站在了他早就想要占据的位置上。司空曙道:“朋友,请现尊容吧!”及至黑衣人转过身来,司空曙不由惊得目瞪口呆。

  你道为何?原来这两个黑衣人不是别人,正是桑十三父女。司空曙稳了稳心绪问道:“岳父,瑞兰,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桑十三道:“司空曙,你还记得五年前青龙寨下的那场血战吗?”桑十三说罢,将脸上轻轻一撕,一副年轻英俊的面孔呈现在司空曙面前:“司空曙,这回你该知道我是谁了吧!”司空曙惊道:“你是吴浪?”青年人笑道:“不错,在下正是吴浪。上天有好生之德,让我吴浪侥幸逃脱。”说着又指了指瑞兰道:“你还记得当年自绝于马前的娇儿吗?这位就是娇儿的妹妹江湖上人称小毒蜂的阮小川。”司空曙望了望昔日里和他恩恩爱爱的瑞兰,不由心绪大乱:“瑞兰,难道你就不记这么多年的结发之情吗?”阮小川冷笑道:“我不是什么瑞兰。你知道越国时的美女西施吗?我只不过是效仿古人而已。杀父之仇,焉能不报?我阮小川等的就是今天!”司空曙近乎绝望地问道:“你们在我身边方便得很,因何早不下手?”吴浪轻轻一笑道:“不错,杀你是很容易,不过你会死的不明不白,这不过是小人之举,也有违我们报仇的初衷。当年我回铁刹山后,发下死誓,一定要在你最辉煌的时候将你置于死地,于是我只好施易容之术,和师妹假扮相士父女。为取得你的好感,买通了几个好财之人假装看相将你迷惑,谁知你深信不疑。为了洞悉你的武功,我只好让师妹小川委身嫁你。我想现在是报仇的最好时机了。”司空曙怒道:“原来如此,真可谓是用心良苦。来,出招吧!”他“呛”地一声拔出紫电剑,悍然跨进一步,亮开架势。

  这时,只听吴浪笑道:“司空曙,你还是放下你的紫电剑吧。实话告诉你,你现在已经中了巨毒,别忘了我师妹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小毒蜂。她早将白头山巨毒缓缓输入你的体内。只要她凝神发功,你的二十四玄关的经脉全断。不信你试试如何?”司空曙早已怒不可抑,大叫一声,抱元守一,施用“回魂大法”。

  突然,司空曙只觉浑身灼热,四肢无力,仿佛有万条毒蛇在体内乱窜,他顿感疼痛难忍,黄豆大的汗珠滚滚滴落。最糟的是,他的二十四玄关果真如吴浪说的那样,霎时间失去了传输能力。他酥软如泥般倒在地上。

  “哈哈哈,你司空曙也有今日,你睁大眼睛看看,这个世界多么美好,可你就要人头落地,哈哈哈……”吴浪笑声不止,笑出了眼泪。“师妹,动手吧!”

  阮小川点了点头,双目微闭,双掌相叠,运起功来。只听司空曙“啊———”的一声惨叫,经脉全断,口吐鲜血而亡。

  不久,江湖上又掀起轩然大波,风传司空曙为无名剑客所杀,可无名剑客究竟是谁,却谁也说不清楚。

搜索建议:无名剑客  剑客  剑客词条  无名  无名词条  无名剑客词条  
故事童话

 没有牙齿的大老虎

 大老虎的牙齿真厉害。  大家都害怕老虎,只有狐狸说:“我不怕,我还能把老虎的牙齿全拔掉呢。”  谁也不相信,都说狐狸吹牛。  狐狸真的去找老虎了。他带了一大包...(展开)

故事

 最伟大的吻

 一位姑娘,师范学院毕业后,当了一名小学教员。她长长的睫毛,蓝色的眼睛深深地襄在圆圆的脸上,美丽的披肩发直垂腰际。显示出这个年龄段女性特有的气质和魅力...(展开)

故事鬼故事

 戒杀

戒杀曹彬是宋朝时代的一位大将,帮助宋太祖平定天下,颇有一番汗马功劳。有一天,曹彬遇见高士陈抟希夷先生,陈希夷是很有学问的人,善于相术,看了曹彬的相,对他说:‘你...(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