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耕田虎疑案

  雍正年间,一个花红柳绿的春日,新任县令袁玉田带着家仆,赴贵州大定府虎牛县上任。家仆牵着马驮着行李在前,袁大人身着便服骑马在后,二人边行边观景。

  突然,两马惊叫,袁大人差点儿从马上摔下来。马突然受惊,一定有什么令它们恐惧之物。袁大人四下一望,不由呆住了。

  只见不远处的一块田里,一个农人正驱着一头猛虎耕田。袁大人从书上知道黔地多虎,可这虎耕田,还是前所未见。那虎也看见袁大人了,冲他一声长啸。

  家仆双腿打颤,慌乱地说:“老爷,跑吧!”袁大人镇定下来,劝家仆道:“农人既能驭虎耕田,定不会让它随意伤人。”家仆听了,平静下来。

  二人安抚好马,继续前行,沿途多次看到猛虎耕田的景象,看来这在此地很平常。

  到任当天,袁大人便叫来师爷,询问猛虎耕田之事。

  师爷告诉袁大人,此地山高虎多,不知何年开始,有人驯虎耕田。农人先设陷阱捉来老虎关在铁笼中,只喂它一些谷物,其中夹杂很少肉。老虎不肯吃谷物,可饿极了也不得不吃一点,不多日便饿得没几分力了。于是,农人便趁老虎无力之时,将它捆牢,敲掉虎牙,剪去虎爪,继续喂它谷物,直到老虎被饿得快站不稳了,再将它放归山林。失去尖牙利爪的老虎,在山中连个兔子都吃不到,只好回到能吃到谷物的农人家中,摇尾乞食。于是农人用绳子系着它的脖子,继续用谷物喂养并驯服它,直至它能听话地耕田。本地有驯虎的传统:农人驯其耕田,富家驯其当宠物,人们把这种被驯化的老虎统统叫做“耕田虎”。

  袁大人要求道:“可否带本县目睹一二?”师爷连说没问题。

  数日后,师爷带袁大人到了几户农家,袁大人近距离地见到猛虎耕田,不由得击掌叫绝。师爷又带他去了几家大户,看了豢养的宠物虎,袁大人还亲自抱了抱老虎,对当地的奇风异俗赞不绝口。

  谁知,就在半月之后,传来一个可怕的消息:本县首富沈员外被豢养的老虎咬死了!

  听闻此事,袁大人很是惊讶,半月前他亲自抱过的老虎,就是沈员外家的,它看上去很温顺,怎会突然咬死主人呢?袁大人觉得,这里面很可能有蹊跷,他决定以吊唁为名,去沈家探一探。

  在与沈家人的交谈中,袁大人得知,上月初六,沈员外六十大寿,其子沈虎特意向猎人范三买了一只威武漂亮的驯化虎为父亲祝寿,为这虎取名“灵龙”,也就是那日袁大人抱过的那只虎。沈员外非常喜欢“灵龙”,哪知昨日中午,沈员外独自与“灵龙”玩耍时,“灵龙”突然把他扑倒,咬住他的喉咙,待下人发现时,沈员外已断气。

  沈虎抚着父亲的棺材痛哭流涕:“爹,是我害了你,我该死啊!”

  在来的路上,袁大人已问过师爷,沈虎并非沈员外亲生,而是其表兄之子。沈员外娶了两房太太,都只生女没生子,所以领养了沈虎。这沈虎好逸恶劳,最喜欢的东西,一是女人二是老虎。此时见沈虎痛哭,袁大人觉得他哭得很做作,心中疑心更重——这沈虎从小没正经,难保不会做出伤天害理之事。

  想到此处,袁大人拉起沈虎,说:“公子节哀,虽说人死不能复生,可人得死个明白。有人传言沈员外是被人谋害,本县想查验尸身,公子是否介意?”沈虎大惊,道:“家父被虎咬死,有下人为证,为何会有那等传言?”袁大人说:“为让小人闭口,更有必要验尸以白天下。”沈虎只好点头同意。

  袁大人让仵作开棺验尸,他在一旁仔细观察。沈员外别无他伤或中毒等迹象,只脖颈处确实有明显的老虎咬痕,虽然那虎已无牙齿,可牙床仍在,也能让人窒息而亡。袁大人又分别询问了当天知情的下人,他们都说老爷是被虎咬死的。

  于是,袁大人只能宣布沈员外确为虎所害,再次安慰沈家人一番便告辞。沈虎送袁大人出门时,指着笼里的“灵龙”说:“大人,我要杀了这虎,让它为家父殉葬。”袁大人说:“该杀。”可看着温顺的“灵龙”,想着那天抱它的情形,袁大人还是不太相信,它会突然攻击主人。

  回衙门后,袁大人进一步了解情况,发现本县自有人养虎至今,豢养虎咬死主人,这还是第一次。他沉思良久,对师爷说:“后天沈家发丧,我们去送葬,再探他一探。”

  沈家的丧事场面很盛大,紧接在沈员外棺材后的,是马车拉着的虎笼,笼中是“灵龙”,很多百姓跟去看这虎殉葬。袁大人和随从行在虎车之后,他看着“灵龙”,这虎好像有灵性,也直直地看着他,目光里好像含着哀求。袁大人在心中说:虎啊虎,你要真有冤情有灵性,就给我提个醒吧!

  “灵龙”一会儿盯着袁大人,一会儿东张西望。突然,它“呼”的一声啸,猛烈地抓着铁笼,似乎想扑出去咬什么。袁大人顺势一看,虎车侧边有两个小孩,戴虎帽着虎衣,一蹦一跳地在逗它。

  袁大人脑中灵光一闪,小声问师爷:“‘灵龙’是不是母虎?”师爷说:“是的,听说它被范三捉着时,还带有虎崽呢!”袁大人忙说:“你立即着人把范三带来。”

  很快到了沈家坟地上,道师做了一番仪式后,沈虎便着手杀“灵龙”了。而此时,范三还没到,袁大人心中不免有些焦急。

  虎笼的两个侧面是活动的,握着上面的铁链相对一拉,两个侧面便向里收紧,虎就会被越困越紧,直至动弹不得,最后任人宰割。

  沈虎对着棺材磕了三个头,说:“爹,儿杀了这畜生为你殉葬,让它在那边给你当家猫!”然后他起身,握着一把锋利的尖刀,一挥手,下人便拉铁链。“灵龙”好像知道自己死期已到,拼命挣扎咆哮,可还是被困得动弹不得……

  突然,师爷把袁大人叫到一旁,指着一人说:“大人,他就是范三。”袁大人立即与范三小声交谈起来。

  “慢!”就在沈虎举刀要捅“灵龙”时,袁大人高声叫停了他。

  沈虎一惊,转回身问:“大人,有何吩咐?”

  袁大人说:“杀人者偿命,但须经王法审判。这‘灵龙’虽说是虎,可它是耕田虎,耕田虎既用于耕田,便如同耕牛,按大清律令,耕牛不能随意私自宰杀。这虎即便咬死了人,也要待官府审判后,才能确定杀或不杀。现在,本县下令,你父葬礼继续举行,可此虎须由本县带回县衙,待审后再作定夺。”(原作者:吴治江)“这——”沈虎一脸惊诧,但也只好看着差役将虎车牵走。

  过了几日,县衙贴出告示,公开审理沈虎害父一案。

搜索建议:耕田虎疑案  耕田  耕田词条  疑案  疑案词条  耕田虎疑案词条  
故事

 三平二满的故事

【拼音】sān píng èr mǎn【成语故事】宋朝时期,太医孙居昉,字景初,为士大夫免费发药,而且不要别人的感谢。他自号四休居士。山谷问他原因,四休大笑说:...(展开)

故事传奇

 灵犬黄耳

魏晋时代,有一个有名的士人名叫陆机。他曾经养了一只善解人意的狗,名字叫“黄耳”。有一次,陆机在京师有急事想要通知家人,,但是却又找不到一位能够信王的送信人。“唉...(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