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

 

 

欠她的爱,我用一生来还

ChapterOne

  许莹是妻子的闺中密友。春节过后,妻子和她约好互相拉上自己的丈夫一起吃顿饭,饭桌上我和唐伟相见恨晚,两个大男人敞开胸怀畅谈过去和未来,对酒当歌,好不热闹。

  酒酣之时,两个女人一起去逛夜市,我则和唐伟继续划拳。为了增进彼此的了解,我们商定输的一方自罚三杯,并且还要如实回答对方提出的关于夫妻生活隐私的问题。

  手气很差,连输两局。第一个问题唐伟问的是:夫妻生活中,自己对妻子最大的欺骗是什么?想了又想,戒烟的时候在外面偷偷抽?这个不算最大的;偷偷给爸妈寄钱?这也不算最大的。到最后还是决定把自己珍藏了四年的隐私说了出来,我说:“洞房花烛夜,在和妻子第一次做房事的时候我故作笨拙,装作自己什么都不会,其实那不是我的第一次,在高中的时候和一个追求我的女生就发生过关系。”唐伟听完哈哈大笑,边笑边讽刺我说:“你小子不实诚啊……”当被问及第二个问题:“你的妻子最值得让你骄傲的地方在哪里?”我不假思索的回答:“我的妻子作风严谨,嫁给我的时候是处女,结婚四年从来都是老实本分。”想不到我的这一说法立刻得到唐伟的反对,“什么?处女?我老婆说你老婆在嫁给你之前陪她去做的处女膜修补手术。”

  酒意全无。什么?处女膜修补术?原来她嫁给我的时候不是处女?我的脸上顿时如刀割一般难受,妻子的纯洁一直是我最值得炫耀的事,没想到这竟是一个长达四年的欺骗……

  ChapterTwo

  不记得是怎么结束的那场酒局,不记得是怎么和唐伟道别的,只知道整晚我都被一种巨大的羞辱感充斥着……我承受不了那种来自内心的耻辱。

  回到家,二话没说对着她的脸就是狠狠的一巴掌,我咒骂她是一个下贱的女人,肮脏的女人。三岁的女儿看到这个场面吓得抱着她的腿大哭,她怔怔的站在原地,一句话也没说,或许是她无话?谎言会有拆穿的一天。

  我是一个骨子里传统的男人,对女人的第一次看的极其重要。我一直觉得第一次给了别人的女人,再和另一个男人发生关系就是肮脏的。因此我清楚的记得,洞房花烛夜,妻子提出在下面垫一条毛巾,当我发现她是处女的时候,我真的激动的说不出话来,心里由衷的感谢她把最纯洁的身体留给了我。可没想到这竟是一场长达四年的骗局。

  那天晚上我们都失眠了,一整晚她不停的扯纸巾擦眼泪,而我也一时不能接受这一事实。她和我摊了牌,她说和我恋爱的时候

搜索建议:欠她的爱,我用一生来还  一生  一生词条  
散文朱自清

 诵读教学与“文学的国语”

 黎锦熙先生提倡国语的诵读教学,魏建功先生也提倡国语的诵读教学。魏先生是台湾国语推行委员会主任委员。他为“中国语文诵读方法座谈会”的事写信给我,说“台省国语事业...(展开)

散文

 冬日轶事

渐入深冬,北风一阵紧似一阵,门前的法桐树大多已落尽了叶子,只有少部分仍固执地留恋在枝头,倔强地不忍离去。然生命的汁液早已被时时光榨干,失去了往日的鲜润,呈现出一...(展开)

散文

 将要退伍的军人

 人都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做一名即将退伍的军人,我写下了这样的文字。    退伍的军人是最美丽的,是最伤心的,是最可爱的,是最高兴的,是惆怅的人。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