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郭小川致杜惠

 惠君,我最珍贵的:

    禁不住要给你写这封信,虽然现在已经无法知道你云游到哪里去了。总之,你是会到杭州的。只5月19日接到你第一封信,第二封信还不来,使我想念。今天,你走了整整11天了,就是说,我单独生活已经11天了,这是不寻常的事情呀,为什么我们就这样离不开呢?这两天来,想你想得有时真要发狂。

    ……

    除了想你,心情也真愉快的。读到许多古典著作,从它们那智慧的结晶中,使我的确丰富了一些。更重要的是,这些著作也可以校正我对于事业、对于生活的某些态度,这在你回来时,总是有话可谈的。写不出东西来,有些着急,尤其愈来愈多地听到一些鼓励,就更使我感到应当工作得更多,思索更多;而重要的,如同你常提醒我的,接触人民的生活应当更多,我确信,我是可以来一点号手的作用,用时代的声音去鼓舞我们的伟大的人民的。……

    这封信,大约是你这次出去,我能写的惟一的信,但愿你收到它,而且带给你以快乐。当你怀念你的“她”时,“她”的清丽的语言是会送你多少安慰呀!我的感觉就是如此。话虽如此,你回来的时间毕竟越来越近了,我多么盼望着到车站接你那一个瞬间呵!那简直是令人永世不忘的瞬间。这一次,车站的握别也是一个珍宝般的瞬间。但无论怎样,还是分而又合的瞬间更美好呵。我期待着,而且按照我们中国人的习惯,用不大表露的内心的激动度过这瞬间,度过这永远的“瞬间”。

    好,到这里止笔吧,让我的火一般的热情在遥远的地方去燃烧你,准备在你回到我的怀抱时更灼热地燃烧你,呵,不朽的爱,不朽的生命!

                      小川

                      1956年5月25日上午11时

 

搜索建议:郭小川致杜惠  郭小川  郭小川词条  郭小川致杜惠词条  
散文

 桃花园记

 回到家里已是第六天,午饭过后,平日里阴雨绵绵的天空一下子变得晴空万里。深秋的阳光明媚而温和,照在脸上暖洋洋的。  才没过多久,太阳已经悄悄地挂在了后山,此时,...(展开)

散文

 秋分日&胡扯

 今日秋分,阴阳平和,是夫子梦中希求之中庸天数。然,若按天数计算,它的概率发生几率确只有0。55%,也就是说,夫子追求的那个中庸,在自然相里的确存在,但这个存在...(展开)

散文张晓风

 我在

 记得是小学三年级,偶然生病,不能去上学,于是抱膝坐在床上,望着窗外寂寂青山、迟迟春日,心里竟有一份巨大幽沉至今犹不能忘的凄凉。当时因为小,无法对自己说清楚那番...(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