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

 

 

看一场菩提花落,许君一诺相执手

  游离在这个世界,每一个人群,错肩而过或是温暖不离。匆匆而遇,萍水相逢。相知相许,宠爱绵延。大抵只有这两种情况。只想讲一个故事,关于真爱,关于暖意,关于取舍,关于爱情。也许,你已不再相信,但是,请怀有一点纯真的痴恋,我奋不顾身用文字来记录那段时光讲述一段微凉的过往。

  一个回眸,注定了一生的纠缠,一生,一代,一双人。你可知道,如今的娑罗印上,锩刻着的,又该是谁人的故事?杯茶无语,缘末留香,最爱芳香何处。花落菩提深深随,缘即应落花潋滟。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有情花,烂漫叶,轰轰烈烈,扬扬洒洒,垂落人间。漫逐流水,戏舞软风,醉酒红尘,莫如此境。许花开并非唯一的向往,花落并非所有的感伤。坠入尘世,阅读沧桑,多少个梦似月光的飘渺。飞出心灵的围栏,于朦胧间流浪,多少个梦栖落水草间,滚落成露珠,粲然一笑。

  谁凭栏独沏一壶冷茶,翻覆瓶中砂漏尽年华,谁寒楼遥瞰浮世沧桑。古刹千年后,娑罗长香,回身望一抹断墙。回眸顾过眼荒茫,不见你面庞。再回首,七叶失无常。若愿意,泡上一杯淡茶,放上一段舒缓的音乐,听我娓娓道来。

  他说:我们所执念的红尘只是浮华半梦。百年过后,化为一抔黄土。只是那生生世世约定的诺言镌刻在三生石上,沧海桑田,永不磨灭。我相信这个童话,相信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

  拭去时光的尘埃,你依然站在那里。隐隐的有一种痛隐藏在内心深处,繁花似锦,云烟散尽,你依然如故。千转百回,相思几度。我试着以你的步伐前进,可是总感觉追不上你如风一样的停留,我抚摸着自己的伤口,那是一种温柔的痛。咫尺,天涯。这就是我与你的距离,我们在凡尘中丈量我们之间的缠绵与纠葛,心底有细碎而莫名的惆绪萦徊。任一缕疏影,划过我的窗台,墨砚纷飞,漫绕心头。

  给我一段时光,许你温暖不离。多少年后,站在街头,看着相牵而过的情侣,总会想起当年他握住她的手,手心里那细密的汗,以及坚定的力量。那样的幸福是如此的简单,以至于在现实面前成了奢侈。那么如果预知到未来会是分离的结果,他和她还会愿意相互牵手吗?还会轻易的许下地老天荒的诺言吗?她一个如栀子花般的女孩正如它的花语,执着的认定,漫漫的等待。那隐藏的爱,蓄势待发,泛滥成灾。曾经他们相依,那时真的相信彼此是唯一。只是,六年后,又将如何呢?

  那些穿行在凡尘的众生,每日在忙碌地编排一场叫做生活的戏。走过许多座桥,看过无数流云,经过千百次聚散,有一天,是否需要摘下人生的道具,做回纯粹洁净的自己。在菩提树下淡然修行,看青山遮日,绿水无波。那些曾经说好了,在人间同生共死的人,最后也只是一笑作别,江湖相忘。也许某一天在路上,会再度重逢,但早已忘记昨天的水誓山盟,各自安好。菩提树下,多少冥顽不灵的生命,都可以得到顿悟。他们开始尊重每一种生灵,开始相信世间所有的一切,都是自然天成,没有丝毫造作。

  我是菩提树上菩提花,冷眼看人世千年尘沙。你流连树下,回眸那一刹,天地间只剩你眉眼如画。湖面照你衣白似雪,傍荷葭,尘念一动红豆为谁发?湖面照你眸光似水,傍月华,从此铭记成一生,牵挂。我,忘却千年修行,轮回凡人家,,只为找寻红尘中一个他。

  徒步走天涯,回忆绣我窗纱,清静身影落落谁迎迓?茫茫人海中桑田变幻又一夏,我已是脚步蹒跚,白了发。昔日菩提下,谁在空自嗟呀。湖面依稀一朵菩提花。长亭十里忆你风袖迎晨霞,清酒一壶醉里弄琴琶,长亭十里忆你薄衫牵瘦马,梅雨一帘多少相思话,我忘却千年修行找寻一个他,堕入红尘就从不曾放下。,宣纸凭墨洒,茫茫人海中容颜老去白了发,望断来世尘缘中谁是他?青瓷一碗茶,沏入了前生卦,菩提树前已无菩提花。

  听一首【菩提花】,清澈的声音婉转地唱彻千年情事,让人忘记修行,不由自主地随之动了尘念。但也只是短暂的凝神,动人的旋律结束后,我们都要放下。任何留恋都将坠入光阴的轮回,多年修炼则会前功尽弃。修禅的境界,不是静水深流,而是随缘则安。最痛心的也是最温柔的那种回忆,有时就会想,为什么失去了才知道珍惜,为什么失去了才找到那才是自己追求了很久的美好,我们总是会在某些个时候,痛心疾首,恨不能时间重新来过,一定要把那暖暖的温柔,紧紧的握在手心里,不让它飞走。

  爱到深处,你是我内心最明媚的忧伤,你是我一缕温柔的痛。来日方长,如果有缘,愿世间你我,可以相聚在菩提树下。喝几碗禅茶,读几章经文,看一场菩提花落,许君一诺相执手。

搜索建议:执手  执手词条  菩提  菩提词条  
散文经典

 庄稼

 庄稼是农民上缴国家的公粮,也是自己的口粮,什么是口粮?就是填进口里的粮食,这就说明了庄稼的重要,是庄稼人的命根子。再上升一个高度就是“民以食为天”,没有庄稼或...(展开)

散文经典

 家在乡村炊烟处

 炊烟是有味道的,炊烟的味道就是家的味道。想起了炊烟,就会想起母亲的味道,因炊烟里洋溢着的是幸福、温暖和母亲含笑的慈爱。  母亲是炊烟的制造者,有炊烟就有村子。...(展开)

散文抒情

 门前这棵树

 我女儿家门前有一棵树,建造这座住宅时栽下的,一棵很年轻的树。  住宅座落在丹佛市郊一座大型公园的前面,我一到这儿就很喜欢这棵树。  它的树干虽不够茁壮,个头也...(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