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小将(27)

  二十七、中央文革认错

  4月3日会议说是中央文革召开座谈会,听取中学生的意见,结果闹了一场全是四、三派的人参加的会,会上发生了争吵,搞得中央文革很狼狈,于是决定再开一次会。第二天开会还是在人民大会堂江西厅,不过这次会是钟锤组织的。

  4月4日,中央文革还在河北厅召开了一个大专院校的学生座谈会。钟锤给中央文革打了个电话,说他要参加这个座谈会,中央文革同意了。

  在会开到一半的时候,钟锤站起来发言:

  “各位首长,江青同志说了,不许把昨天的首长讲话用大字报贴在大街上。结果呢,昨天后半夜,大字报就上了街。今天一天,我们东城区五十所中学的革委会全被冲垮了。现在整个北京市几个城区,特别是东城区和西城区,中学一片混乱,军训的解放军已经无法工作了。我希望首长对两边的不同意见都听一听。另外我说,这里在座的很多大学生在当中起了很不好的作用。”

  康生听了,一会摘眼镜擦擦,一会儿又戴上,显得很不安。他不象昨天那样威风了:“我们也感到这个情况没有听全面,我已经跟傅宗碧司令员道了歉。我们中央文革许多工作,也是靠卫戍区的帮助。所以中学这个情况,我们要再重新听一下。”江青见风转舵:“好,你马上通知人来开会,我们再听一下。”

  于是,钟锤在大会堂打了几个电话,通知那些人来开会。他挺公道的,不但通知了四、四派,而且连四、三派的人也通知了。

  钟锤很稳重,以召集人的身份听取两边的意见。

  会议一开始,四、四派的学生就向四、三派的学生发动了攻击,火力很猛。他们认为:各学校目前的领导班子,即革命委员会,有老师,有解放军,有学生,是多数,是不应该被拆台的。事实上,解放军进校以后,维持秩序,各校都成立了革委会,局势很稳定。革委会的这些学生都是有代表性的,都是几派里的骨干,工作还是顺利的。成立革委会的时候,是通过一定程序选举的。这些委员,包括四、三派的学生,他们当时也都举了手。卫戍区主导的军训,就基本上把北京中学生纳入了正轨,所以对各校的革委会应当维护。四、三派的学生不服气,就跟他们吵,吵得一塌糊凃,从八、九点钟开始,一直吵到后半夜。

  到了后半夜,中央文革的人就从大学生的会上来了,有江青、康生、戚本禹等。

  他们是来劝架的。对四、三派昨天会后的做法,他们表明反对。他们提出两点意见:一是不许攻击解放军,不要再搞破坏,也不要再写攻击军训团、攻击李钟奇的标语,把那些标语都撕掉。第二是补台,把原来以四、四派为主的中学红代会,再增补一些四、三派。让解放军两边维持一个平衡,其实就是维持中学的秩序和稳定。

  这个会实际上是对中央文革情绪一时激动而表态的错误进行了纠正,主要是对江青和康生煽动破坏的极左思想做了个纠正。而且康生向解放军道了歉,他们自己又收回了4月3日的讲话,等于中央文革认了错。但是,从这个大会以后,四、三派和四、四派公开分裂了。

搜索建议:小将  小将  小将词条  小将词条  
散文经典

 又见炊烟

 前几天去山里朋友家,到达时已是暮色时分,小村卧在大山的怀抱里,安静得像一个端庄的少女。有炊烟从农家屋顶逸出,袅袅地盘旋在村子上空,最后变成一缕缕,与云霞融合在...(展开)

散文

 把自己的美丽留给最爱的唯一

下班的途中与原来公司的同事巧遇!从她的口中我才知道我离开不久的以后你也找借口从公司调离!末了是朋友临别时的一声叹息?用她的话说是在为你可惜?用她的言辞是我辜负了...(展开)

散文

 你是我此生不遇的海

曾经,固执的以为,爱,一入心,便似沧海桑田…   红尘一醉,只叹缘份只是半烛的光阴,迷途路上,回头望,往事成调,回忆成曲,返璞归真,菩提树下方知,佛皆...(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