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

 

 

月入1万,在北上广深能过什么样的生活?

“一万块,在大城市究竟能过什么样的生活?”

1个月前,微博话题 # 一万块在深圳能过什么样的生活 # 冲上热搜第5,阅读量有1.4亿。微博视频中,深漂多年的外卖小哥评价自己的生活是“非常普通”的,除去租房、水电、吃喝等必要支出后,每个月最多能存4000块。

我们随机采访了一些位于北上广深的朋友。在被问到“一万块在目前的城市够花吗”时,一部分人认为“勉强可以”,一部分人则认为“远远不够”,甚至大胆提出,“理想收入是税后五万”。

这让我们很好奇:

在北上广深月入一万块的年轻人,钱都花在哪了?

他们会在哪些方面花更多的钱?

他们究竟是在生存,还是在生活?

为了找到答案,我们采访了12个在大城市月入一万的年轻人,并对比了他们在衣食住行、娱乐活动等方面的支出和消费。我们发现,大城市的年轻人,不少都只是表面上过得光鲜亮丽;而各个城市年轻人的悲欢,其实也并不相通。

住:同样的价格,广州租房面积是上海的2倍以上

如果说“恩格尔系数”可以反映一个人在饮食方面的幸福指数,那么“房格尔系数”可以反映一个打工人在租房方面的幸福指数。

房格尔系数,顾名思义,是指每个月房租支出占可支配收入的比例。江湖流传,房租收入比在30%以内是比较合理的,若是超过30%,甚至顶格支出50%,那每天上班再努力,也逃不过给房东打工的悲惨命运。

在我们的采访中,我们发现在广州的打工人很少会为租房苦恼。如果跟朋友、同事一起合租,广州的房租支出大概在收入的20%左右,可以有效降低生活成本,做一个相对体面的打工人。

和男朋友一起合租的小鱼(化名)就曾经以3800的价格在广州潭村租下了一个80平的两房一厅,空间宽敞,而且距离CBD珠江新城只有2个地铁站。“虽然小区不算新,但很有生活气息,每天上班就坐公交,大概4个站就到了,算上走路的时间差不多25分钟就到家了。”

但来到上海,租房的残酷现实就像《老友记》里莫妮卡抱着瑞秋说的一样:“welcome to the real world.”租房的质量、价格、通勤、生活圈……小孩什么都能要,但成年人总得牺牲一些。

在上海已经工作了4年的赵小饼(化名),目前也和对象合租着80平的两房一厅,其中一个房间还被改成了烘焙室。不一样的是,房子位于闵行,每天去市中心上下班都要花费1小时左右。“本来去年打算搬到离公司近一点的地方,没想到房租暴涨,40平的都要8k-9k,所以就放弃了。”赵小饼说。

 

北京打工的年轻人,也为押一付三甚至押一付六的高额房租薅秃了头。

互联网大厂女工张三(化名)在北京的时候,公司在五环之外。为了在加班后能尽快回家躺着,她和同事一起在公司6公里之外的地方合租了一个两室一厅。“每个月房租3000块,最大的优点就是离公司近,但周围像荒漠一样,只有一个小超市,一个小便利店,没有生活可言。”

如果想在通勤方便、离生活圈又不太远的情况下拥有属于自己的空间,则要对自己的钱包再狠一点。曾经饱受合租室友“折磨”的小辣椒(化名),就在跳槽后毅然换了一个整租的开间,哪怕它几乎要花掉自己收入的40%。

“合租真的太麻烦了,你永远不知道对方什么时候会带异性回家,也不知道哪天推门发现地面一片狼藉,所以哪怕房租高一点,我也要自己一个人住。”

食:有人可以一周吃饭不重样,有人逃不出3大选项

去掉接近三分之一的房租后,一万块收入的另一大头支出是吃饭。如何在有限的预算里吃得好且划算,是每个打工人需要下功夫研究的民间生存科学。

相比之下,广州和上海的朋友都吃得不错,也愿意在“吃”上多花一点钱。

尤其是广州的朋友,因为物价相对较低,美食又丰富,所以往往只要花点小钱,就能完美解决“早上吃什么、中午吃什么、晚上吃什么”的难题。“肠粉10元、炒粉15元、煲仔饭25元、烧腊饭25元、双皮奶10元、凤凰奶糊10元……就算和朋友聚会,一整天下来最多人均400,真正的‘便、靓、正’。”KK(化名)说。

小鱼(化名)则在大众点评里收藏了很多上海好吃的餐厅,有宝藏小店,也有人均较高的黑珍珠餐厅,然后周末和朋友一起去打卡。“因为每次出去吃饭基本都要人均两三百,所以平时会自己做饭,偶尔叫30块左右的外卖,否则钱包顶不住。”

 

而在北京深圳的年轻人,则毫不留情地称自己所在的城市为“美食荒漠”。别人有美食选择困难症,他们连选择都没有。

北京的硬柿子(化名)就向我们倒苦水:“外卖不好吃,出去吃饭也经常踩雷。所以来了北京以后,我的厨艺水平大幅提升,也愿意多花一些钱买更好的食材。”

深圳的毛毛(化名)甚至准备购买ABC cooking的课程,“毕竟想要在深圳吃一顿价格合适、味道凑合的饭,基本上只有椰子鸡、海底捞和猪脚饭3大选项。所以我只能靠自己。”

值得一提的是,不管在哪个城市,咖啡都是年轻人饮食中重要的开支之一。小鱼给我们算了一笔账:“上海遍地都是咖啡店,以均价25一杯来算的话,我每个月大概会有700-1000块花在咖啡上,因为有时一天会喝两杯。”而去年离开深圳、回到家乡的小白(化名)也提到:“深圳没什么好吃的,但咖啡店还是挺多的,也挺好喝。”

衣:广深没有“穿搭压力”,北京没有“穿搭自由”

如果用三个字来形容上海,大家最常想到的3个词可能是精致、时髦、前卫。但如果你生活在上海,很可能会因此产生一些焦虑。

“上海街拍当然是好看的,而且连老奶奶、老爷爷都有一种海派时髦感。但是看多了内心也会有压力,要是今天出门凑巧要去网红宇宙中心武康路-安福路,就会比平常更认真地去搭配自己的衣服。”但小鱼不是因为想被蹲在路边的摄影师搭讪,而是“希望自己不要过于格格不入”。

在这种压力下,小鱼每个月在衣服上的支出几乎都会超过1.5k。“现在面料、版型都不错的衣服基本上都两三四百块,有时候随便买两三件就超过1k了。”赵小饼则更是直接坦言,“在上海,穷人不配做潮人。”

 

广州、深圳北京则显得十分友好。

在广州,不用怎么打扮,穿双人字拖就能出门了。小五(化名)每个月在衣服上花费低于500块,而且基本上只买同色系的基础款:“同色系搭配已经是我对朋友最大的尊敬。如果晚上要去吃饭,我更关心东西好不好吃,不关心对方穿得好不好看。”——这也侧面实锤了“食在广州”。

深圳北京则有些不同。在这两座城市,大家相对更追求效率、也更看重工作上的成果,所以总在干净和邋遢中无缝切换。“深圳的年轻人普遍都是整洁干净的level,不邋遢也不精致。但如果看到别人穿着睡衣拿着牙刷从办公室走出来,也不会大惊小怪,因为八成就是昨晚在公司通宵加班了。”Lily(化名)说。

不过,没有穿搭压力的另一面,也可能意味着没有穿搭自由。

麻酱(化名)提到,北京常常被调侃为“优衣库”,意思是“在北京工作的年轻人可以不化妆、戴框架眼镜、一身优衣库、脚踩运动鞋。但如果你和我一样,是一个非常爱打扮的‘小红书’女孩,那在北京的职场上可能会被贴上‘不会好好工作’的负面标签。”

休闲娱乐:深圳的周末不流行躺平,北京的周末不宜折腾

对四个城市的年轻人来说,每个工作日都由上班、下班和加班组成,基本没有生活可言。所以当我们谈起“生活”,大家的第一反应都是周末的安排。

然而,深圳的周末不流行躺平。

深圳看似开阔、充满机会,但大家不是在加班,就是在加班的路上。”小白说。Lily也深有同感,“每次有朋友周末找我聊天,问我在干嘛,我10有9次都会回答,‘在加班’。”

更让人心塞的是,即使不加班,深圳年轻人除了商场和公园,似乎也没有别的地方可去。

在小白眼里,深圳是一座又一座商业综合体平地而起,展览也大部分都是打卡拍照的网红展。“别人问我有什么好玩的,我都会劝退。”久而久之,大家没有生活,也懒得社交。“我和我的室友几乎没有见过,大家都是点外卖,然后一整天宅在房间里。”雯仔(化名)说。

 

相比之下,上海、广州、北京的周末则要丰富得多。

上海则主要集中在“新鲜”。“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新的店、新的展,像观夏、blue bottle、三顿半这些新品牌的线下首店都在上海;网红路上的新店也是一个接一个地开,还有各种vintage、二手市集,基本上只要你出门,就不愁玩的。”小鱼说。

广州则更悠闲、也显得更“摆烂”。比如小五的行程。“通常早上会去喝早茶,然后回家躺一躺。下午约几个朋友去东山口、江南西或者天河南叹啡、探店。反正一整天下来可以啥都不干,一起吹水就很开心。”

北京的周末虽然也十分丰富,但同时也十分折腾。

主要问题集中在通勤上。比如麻酱住在崇文门,位置已经属于比较中心的南二环,但每次去红砖都要2小时,从地铁下来后还要步行20分钟。“所以我的周末都会有主次之分,比如去红砖看展、去东四胡同拍照是主要活动,其次才是去喝咖啡、和朋友见面。”

但即使如此,麻酱还是很热衷于折腾,因为她发现,北漂的年轻人都很热情。“有一次我在北漂超话发了个好想吃潇湘阁啊,但是一个人点不了菜,然后拉了个北漂湘菜爱好者的群,从此每次饭局都是朋友带朋友带朋友带朋友的来,那种感觉就像是,北漂很苦,但并不孤独。”

,

搜索建议:北上  北上词条  月入  月入词条  什么样  什么样词条  生活  生活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