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

 

 

我当小三成功上位,报应来得太快太惨烈。

  01

  十五年前,二十一岁的陈小樱,爱上了她的男邻居梁鹏

  当时,梁鹏已经结婚七年,有一儿一女两个孩子。

  但爱情至上的陈小樱,不管不顾。

  在她的热情和主动下,正值七年之痒、对老婆和婚姻双双倦怠的梁鹏,很快沦陷。

  他和陈小樱厮混在一起,爱得如火如荼。

  不久后,他们的私情就被陈小樱的父母和梁鹏的老婆发现了。

  两个人决定一不做二不休,由梁鹏向老婆提出离婚,然后名正言顺地结合。

  梁鹏的离婚大战,可以用“惨烈”二字形容。

  他老婆闹自杀、带着亲朋去陈小樱家打砸、当街拦住陈小樱声讨、让两个孩子跪在陈小樱面前哀求、到丈夫的单位找领导……

  均无果后,她和她的亲朋好友,对这双铁石心肠软硬不吃的“狗男女”恨之入骨。

  历时一年多后,梁鹏的婚终于离了,他几乎是净身出户——房子和两个孩子的监护权,都归了前妻。

  离婚判决下来那天,梁鹏的前妻,牵着一双年幼的儿女,盯着梁鹏和陈小樱,冷笑着,咬牙切齿地说:“等着吧,你们这对J夫Y妇,早晚会有报应的!”

  02

  这边,陈小樱迫不及待地和梁鹏领了结婚证。

  如此费尽周折历尽万难才修成正果,让他们彼此都有种劫后余生的悲壮和欣慰。

  但是,生活多年的故乡,却是待不下去了。

  小城民风淳朴,观念传统。

  在梁鹏老婆的一番闹腾下,陈小樱和梁鹏早就成了 “名人”,走到哪儿,都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双方的父母,被儿女丢尽了脸。陈小樱的父亲甚至气得卧病在床,兄弟姐妹更是视她为“奇耻大辱”。

  他们看到陈小樱和梁鹏,就像看到过街老鼠一般厌恶,扬言要和他们彻底断绝关系,老死不相往来。

  因为爱情,陈小樱和梁鹏众叛亲离,声名扫地,一无所有。

  于是,他们在结婚后,便背井离乡,去了几百公里外、没有人认识他们的另一个陌生城市,重新开始。

  陈小樱是铆着一股劲的。

  梁鹏前妻最后的那句话,以及亲朋好友的鄙夷排斥,像明晃晃的玻璃碴,刺进她心里。

  她发誓要和梁鹏幸福恩爱地过下去,等到他们俩都白发苍苍时,再一起叶落归根,她要让那些骂他们的人看看,她和梁鹏,才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真爱。

  03

  好在都还年轻,有重新开始的资本。

  在陌生的城市,陈小樱和梁鹏租了房,找了工作,新生活欣欣向荣地开启了。

  他们都知道彼此的结合来之不易,朝夕相处中,更多了几分宽容和理解。哪怕在最初的激情冷却之后,也依然夫唱妇随,和谐美满。

  没多久,陈小樱怀孕了,十月怀胎,生下一个漂亮的女儿。

  这个孩子,集中了她和梁鹏的所有优点,长睫毛大眼睛高鼻梁白皮肤,谁见谁夸。

  做了妈妈的陈小樱,看着怀里软软萌萌的小婴儿,心都化了。

  她给女儿取名“玉洁”,这个名字是有深意的,在陈小樱看来,不管别人怎么横加指责,女儿都是她和梁鹏的爱情结晶,冰清玉洁、纤尘不染。

  04

  女儿慢慢长大,这是多完美的一个孩子啊,漂亮、活泼、乖巧、又聪明。

  不到一岁就会走路,两岁能背百十首唐诗,上小学后,更是妥妥的学霸,传说中别人家的孩子。

  陈小樱太自豪了,周围的妈妈们,提起自己家的熊孩子,谁不是一把辛酸泪,辅导作业时,哪个不被气得七窍冒烟怀疑人生。

  但她的玉洁,却是天使般的存在。

  放学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写作业,无需陪伴不用督促,不写完不出来吃饭;

  去超市购物,从来不会无理取闹,不管什么东西,只要爸爸妈妈说不能买,就乖乖放下;

  路上看到卖草莓的老奶奶,却会央求陈小樱买一盒,不是嘴馋,而是觉得老奶奶可怜;

  考试没有达到目标的分数和名次,就会把自己反锁到房间里,不吃不喝地用功。

  看着女儿,陈小樱经常感慨,自己何德何能,居然生了这么一个懂事、自律又要强的可人儿。

  05

  因为女儿,陈小樱很满意现在的生活。

  那些不堪回首的过往,梁鹏的前妻孩子,以及她曾受到的谴责和诅咒,在陈小樱心里,全部雁去无痕。

  玉洁上初二那年,开学伊始,班里召开学期初家长会。

  陈小樱照例作为家长代表讲话,女儿上学期期末考试又是全班第一。

  她走上讲台,在所有家长羡慕又殷切的目光下,骄傲地侃侃而谈,向众人传授她的育儿经。

  正讲着,第六感让她觉得不对劲。好像有双眼睛,一直在不怀好意地盯着她。

  陈小樱不动声色地四下睃视,当她看到角落处一张熟悉的面孔时,顿时张口结舌,几乎忘了接下来该说什么。

  那是她再也不想见到的故人,梁鹏前妻的表妹骆鹃。

  当年,和陈小樱年龄相仿,泼辣跋扈的骆鹃,作为表姐的得力助手,没少找陈小樱厮打叫骂。

  此刻,她正似笑非笑地看着陈小樱——她分明也认出了她。

  06

  陈小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下讲台的。

  在骆鹃的注视下,她那些原本流利又自豪的说辞,竟有些难以启齿。

  家长会结束后,陈小樱跑过去装着和老师闲聊,拐弯抹角地探出来,骆鹃老公工作调动,举家搬迁到这座城市,骆鹃的女儿孙玲玲,刚办了转学手续,分到了玉洁所在的班级。

  得知骆鹃不是有意“寻仇”,陈小樱松了一口气。

  但这个小小的意外,还是让她心生忐忑。

  年轻时,她可以为了爱情无所忌惮,现在却不同了,她有了软肋,她怕女儿知道。

  十几岁的少女,正是骄傲敏感、三观形成的时候,何况优秀的女儿,善良正直,向来嫉恶如仇。

  她们一起看电视剧《三十而已》,林有有深情地给许幻山弹吉他唱歌时,女儿就曾别过脸,不屑地说:“这女的真恶心!”

  而陈小樱,不管嘴上怎么强硬,心里却是明白,她的过去,终归是不光彩不道德的,是怕人起底的。

  07

  一连几天,女儿每次放学回家,陈小樱都要追着她,含沙射影地探寻班里“转学生”的情况。

  玉洁告诉她,孙玲玲成绩很差,性格又顽劣,玩手机上瘾,刚来没几天就迟到旷课,作业全靠抄别人的,还不服从管教,连老师都敢顶撞。

  女儿的一席话,听得陈小樱直皱眉头。

  如是几次,女儿好像意识到什么,不解地问道:“妈妈,你为什么总是问孙玲玲呢?”

  陈小樱含糊其辞,说只是看到班里有新转来的学生,随便问问罢了,又叮嘱女儿一定要远离这种成绩品行皆差的学渣。

  女儿点头,文绉绉地说:“放心吧妈妈,我和孙玲玲就像两条平行线,绝对不会有交集的!”

  半个月过去了,一切风平浪静,陈小樱哑然失笑,看来是自己想多了,这么多年过去,骆鹃已经成家,自顾不暇,怎么可能揪着以前的事不放呢。

  08

  这天上午,陈小樱正在上班,突然接到女儿班主任的电话。

  电话里,老师的声音很急促:“玉洁妈妈,你快来学校一趟,玉洁和同学打架了!”

  陈小樱的头,“嗡”地一声响。

  她的女儿?打架?这怎么可能?

  陈小樱心急火燎地赶到学校,女儿在老师的办公室,向来端庄稳重的小姑娘,此刻披头散发,衣衫不整,脖子上,有一道醒目的抓痕。

  办公室里还有另一个女孩,而陪在她身边,正和老师说话的中年女人,居然是骆鹃。

  天哪,和女儿打架的不是别人,正是骆鹃的女儿孙玲玲。

  陈小樱顿觉五雷轰顶。

  骆鹃瞧见陈小樱,声音立刻高了八度,愤愤地叫嚣:“老师,是她先动手推我闺女的。您瞧瞧,我闺女的伤在脸上,可比她严重多了,仗着成绩好就了不起啊,这么恶毒,没听说过打人不打脸吗……”

  她顿了下,低声道:“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

  陈小樱装着没听见,像踩着一团棉花一般,走到女儿身边,询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09

  玉洁扬起脸,眼泪滚滚而落,嘴唇微微哆嗦:“妈妈,明明是孙玲玲有错在先……”

  陈小樱这才知道事情的原委,孙玲玲抄作业,随手从课代表那儿抽了一本,刚好是玉洁的。

  玉洁最讨厌这种行为,便走过去制止孙玲玲,表示她的作业,不愿意让别人抄。

  孙玲玲一听,把玉洁的作业本扔在地上,叉着腰,当众骂道:“一个贱胚子,傲什么傲?你大概还不知道吧,你爸你妈是对J夫Y妇,鬼混后生下了你这个野种!”

  玉洁哪里见过这场面,哪里听过这样的脏话,小脸煞白,逼视着孙玲玲说:“把我作业捡起来,然后向我道歉,不然我告诉老师去!”

  孙玲玲却傲慢地笑着,一脚踏在玉洁的作业本上,一边踩,一边狠狠道:“去告啊,我不怕,我妈说了,你们一家人,没一个好东西,都该被打倒在地,再踏上一万只脚!”

  气急的玉洁,推了孙玲玲一把。孙玲玲趁势揪住玉洁的头发,两个孩子扭打在一起,又抓又踢又咬。

  “妈妈,孙玲玲她……她侮辱你和爸爸,还踩我作业……”女儿泣不成声,她觉得丢人极了,也委屈极了。

  从小打大,她一直是老师的宠儿和同学的榜样,这是她第一次和别人打架,也是第一次被叫家长。

  10

  陈小樱眼里冒火,狠狠地盯着骆鹃的女儿。

  孙玲玲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松松垮垮地站着,嘴里还嚼着口香糖。

  这种吊儿郎当的顽劣孩子,自然是什么都无所谓,可怜她品学兼优的玉洁,这会儿正像遭遇像奇耻大辱般难堪,眼睛都哭红了。

  陈小樱恨不得冲过去,给孙玲玲一记耳光。

  这个没教养的东西!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骆鹃突然侧身,冲着陈小樱,冷冷地哼了一声。

  语气是轻蔑的,鄙视的,也是挑衅的。

  她似乎一直在暗中观察陈小樱,也在等着陈小樱爆发,然后,她就可以新仇旧恨一起算。

  陈小樱瞬间怂了,她知道骆鹃泼辣凌厉,也知道自己有把柄在她手里。

  她不敢和她撕破脸,不敢把自己的过去,暴露在优秀骄傲的女儿面前,暴露在一向对她另眼相看的老师面前。

  陈小樱咽了口唾沫,像咽下一把乱蓬蓬的荆棘。她斟酌片刻,艰难地说:“小洁,你怎么能推同学、抓同学的脸呢?快跟同学道歉,向老师保证,下不为例!”

  老师震惊地看着陈小樱,大概没想到,她会这么宽容大度,这么轻易息事宁人。

  玉洁怔了下,才迟钝都看向妈妈,脸上满是失望和疑虑。

  陈小樱不敢和她对视,只是推着她喊:“快呀,跟老师和同学道歉!”

  女儿哽咽着说了声“对不起”,陈小樱的心都碎了。

  11

  那天放学后,女儿回到家时,陈小樱正在厨房做饭。她特意请了假,给女儿包她最爱吃的馄饨。

  玉洁站在厨房门口,良久之后,小声问:“妈妈,孙玲玲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陈小樱没有抬头,女儿清澈如水的目光,对她来说是一场无声的审判。

  她含糊其辞道:“你听她满口喷粪呢……记住,以后少理这种人,她抄你作业你就让她抄去,反正不会的是她!”

  女儿不依不饶:“可是妈妈,今天……你为什么看上去很怕孙玲玲的妈妈?”

  陈小樱愣了会儿,有些恼羞成怒,平生第一次对女儿发火:“我怕她干什么?写作业去,越来越不像话了,还跟同学打架,你把妈妈的脸都丢尽了!”

  女儿没再说话,她垂着头,悄然离开,进自己的卧室了。

  陈小樱愧疚不已,她想喊住女儿,安慰她几句,却又怕她继续盘问,女儿是个执拗的孩子,对什么事都喜欢刨根问底。

  她在心里盘算着,必须把这事瞒下来,实在不行,等梁鹏出差回来,和他商量一下,给女儿转学。

  12

  然而,还没等陈小樱做出决定,一个周五的黄昏,女儿突然失踪了。

  据同学说,那天下午放学后,玉洁独自一人背着书包走出校门,朝学校东边走了。

  而陈小樱家,明明在学校的西边。

  陈小樱和梁鹏都快急疯了,他们报了警,和玉洁的老师同学一起,满大街寻找。

  整个城市都找遍了,没有玉洁的下落。

  整整两天,陈小樱水米不进,她奔波在大街小巷,沙哑地喊着女儿的名字。

  眼泪都流干了,嘴唇因为上火,长满了燎泡,她痛不欲生,害怕优秀好强的女儿,一时想不开寻了短见。

  让陈小樱没想到的是,周日午后,女儿自己回来了。

  她突然出现在家门口,风尘仆仆,满脸疲惫,看到陈小樱,有气无力地说了句:“妈妈,我去了你和爸爸的家乡!”

  陈小樱正又惊又喜地冲过来,听到女儿的话,却像被点了穴一般,怔在原地,一动不动。

  “我都知道了,孙玲玲说的……原来都是真的,我见到了他们……爸爸原来的妻子和孩子,他们都恨死了你,恨死了爸爸……我还去了爷爷奶奶家,他们讨厌我,像赶苍蝇一样把我赶了出来……”

  女儿语无伦次地说着,微微抬眸,看了陈小樱一眼。

  这一眼,让陈小樱心惊肉跳。

  女儿的目光,包含了太多的内容,悲愤、凄凉、失望、受伤、屈辱。

  她知道,她的女儿,再也不会是之前那个天真无忧、优秀好强、善良乖巧的孩子了。

  13

  陈小樱猜得没错,对于十四岁的玉洁来说,她了解到的事实,彻底颠覆了她的整个世界。

  自从那天她向孙玲玲道歉后,孙玲玲动不动就在她面前寻衅滋事,玉洁越不理她,她就愈发嚣张:

  “奸夫淫妇的女儿,你还好意思叫玉洁,你应该叫脏污!”

  同学们围成一团看笑话,玉洁忍无可忍,愤怒地警告说:“孙玲玲,你要再胡说八道,我找老师去!”

  孙玲玲似乎就等着她的回应,一脸得意:“哎,我说的句句都是实话,她妈是小三,勾引我姨夫,我姨夫为了她妈,不要我姨和我表哥表姐,和她妈私奔了……梁玉洁,你要不信,我给你地址,我可以去我老家打听打听,看看你爸妈是什么货色!”

  玉洁去了,她是抱着一雪前耻的孤勇去的,她要证明孙玲玲说的都是谎话。

  然而,现实却狠狠地打了她的脸。

  她终于明白,这个成绩差到爆的转学生,为什么敢口出脏言,轻视她、侮辱她。

  而她的妈妈,又为什么会忍气吞声,明明不是她的错,却要逼着她道歉。

  14

  午后的阳光,从窗户照进来,这是多么温暖又温馨的家啊,阳台种着绿植,花瓶里插着玫瑰,窗明几净,整洁有序。

  陈小樱徒劳无功地解释:“小洁……宝贝儿,你还小,大人的事,很复杂,你长大后会懂的……我和你爸,我们……是真心相爱的……”

  玉洁冷冷地打断妈妈:“我什么都懂,如果结了婚还能随便胡搞,那婚姻还有什么意义呢……你不该招惹爸爸,我爸也不该和你好,你们更不该生下我!”

  陈小樱张口结舌,她恐惧地看着女儿。

  女儿明明被阳光笼罩着,眼睛里,却满是阴翳。

  死一般的沉寂中,陈小樱想起很多尘封已久的往事:

  梁鹏的一双儿女,在他前妻的授意下,跪在她面前,苦苦哀求:“阿姨,求求你,把爸爸还给我们!”

  梁鹏的前妻,指着她的鼻子,咬牙切齿地说:“等着吧,你们这对奸夫淫妇,早晚会有报应的!”

  陈小樱冷汗涔涔,那时,年轻的她目空一切,坚定地认为,哪怕与全世界为敌,她也要勇敢追求爱情。

  而现在,她痛彻心扉地明白,她错了。

  爱情本身没错,但是建立在别人痛苦和不幸之上的爱情,不仅错,而且是一种罪恶。

  但是,有罪的是她,她宁愿走路被撞死,吃饭被噎死,穷困潦倒,百病缠身,也不愿有朝一日,让她最深爱的女儿,了解到成人世界的不堪和恶意,从而质疑自己的存在,一生以父母为耻。

  如果真的有报应,这该是上天给她最狠的报应了吧!

搜索建议:上位  上位词条  惨烈  惨烈词条  报应  报应词条  来得  来得词条  成功  成功词条  
美文

 端午节怀想

 节日依然是节日,却少了些许传统的味道。  记得小时候,端午节也是个很隆重的节日,穿新衣服,挂香包。那时候物质匮乏,香包都是自己做的。我还依稀记得,学着别人用皮...(展开)

美文

 只记花开不记年读后感摘抄

 《只记花开不记年》是一本由艾小图著作,江苏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平装图书,本书定价:32元,页数:316,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展开)

美文

 虚荣,是心灵的毒药

  虚荣是心灵的毒药。虚荣之心人皆有之,只是有的人虚荣心比较微小不易察觉,而有的人虚荣比较强烈,从而被虚荣之心所毒害。虚荣心强的人外强中干,不敢袒露自己的心扉,...(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