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爱君无悔,生死相随(第六七节 爱相随 大结局)

  俗话说,一切真相总有真相大白的一日,更何况还是一个人的身份。阿兵也是通过这次意外中得知樱子小姐的真实身份,然而这一次意外却改变了惠琴的命运。惠琴的命运到底会发生怎样的改变?且听我慢慢道来:

  当阿兵确知樱子小姐的真实身份就是梁家小姐后,便匆匆把这件事告诉给叶孔平,起初叶孔平还不敢相信樱子小姐就是梁家小姐,然而仔细回想起这段时间发生的事,譬如柏海及时赶到吴志强住所救回吴志强,还有国恒与柏海合作救出小曼,还有国华遇害后樱子小姐也失踪一段时间,更有梁父去世樱子小姐也不见踪迹,再加上阿兵的一番分析讲解,他也不得不相信一直以来陪伴在自己身边的樱子小姐就是梁家小姐,国恒的妹妹!他深信不疑说道,“难怪这段时间以来,柏海会知道我们的一举一动!没想到她会隐藏得这么深,连我都骗过了!”阿兵听后便问现在该怎么办呢?叶孔平听后愤怒不已,从他的口中挤出一句话,“必须除去她,她知道的事情太多了!”随后又说道,“还有冰如也不能留着!”阿兵得令便立即去执行,叶孔平却叫住他,“先不用着急,你不是说惠琴今日去了警局吗?我倒想看看她还能耍出什么花招!”说完这句话,他的眼神里充满了杀气。

  第二日,惠琴一大早便打扮一番就出门了,陈冰如昨日见惠琴从外面回来后一脸凝重,一直沉默不语,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见惠琴一大早便打扮出门,倍觉奇怪,所以便偷偷跟在她身后。只见惠琴匆匆赶到警局,柏海见惠琴来了,也知道惠琴的心意,心里甚是欣慰。立即召来几位警员乔装打扮穿上便衣便跟着惠琴离开了警局。看到这一幕,陈冰如更加感到奇怪。

  惠琴和柏海一道来到梅山,随后柏海便让其他同事都埋伏在四周,而惠琴则在一棵大树旁,仿佛在等人。然而等了一会儿她要等的人始终没有出现,然而惠琴并没有放弃,着急而耐心等待。

  走过了一会儿,天渐渐暗了下来,分散在天际的乌云渐渐聚在一起,看来有一场风雨即将来临。惠琴望了一眼天边的乌云,不禁有些失望。躲在不远处的陈冰如见了,也渐渐有些着急,不知惠琴到底在等谁?然而他们却不知道危险已经在他们身边,原来叶孔平知道惠琴的身份后,便想知道惠琴到底有什么计谋?并打算趁机除去她,以除后患!所以便一大早就已经注意她的一举一动,此时此刻他正躲在暗处观察着惠琴,他也不知道惠琴在等什么?等了许久也无果,所以有些急不可耐,不想继续等下去,便缓缓举起手枪瞄准了惠琴。

  “惠琴!”当大家都在着急不安时,突然传来一声喊声,原来是国恒,果不其然,曾经的樱子小姐就是梁惠琴!叶孔平很想知道他们又想干什么,所以又放下了枪。

  “哥!”惠琴见哥哥来了,甚是开心,国恒开门见山问妹妹叫自己来这里有什么急事?惠琴望了一眼哥哥,却不知该如何开口,国恒见惠琴似乎有难言之隐,忙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随后只听惠琴说道,“哥哥,你是否还记得你曾想父亲许的愿望?”国恒不明白惠琴为什么会突然说起这件事?只听惠琴说道,“我还记得哥哥的愿望是要成为全世界最大的药商!”国恒听后,心一下就沉了,随后说道,“然而后来发生的事真的是我们无法预料的!”惠琴听后又问道,“哥哥,你知道父亲最大的遗憾是是什么吗?”国恒沉默不语,只听惠琴说道,“父亲最大的遗憾就是不能看着梁家药厂挽回清白!”惠琴继续说道,“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挽回梁家的声誉,让梁家药厂重振旗鼓!”听了妹妹的话,国恒心灰意冷说道,“然而梁家现在已经家破人亡,我们又怎样去挽回梁家的声誉?!我现在什么都做不了!”惠琴听后劝道,“哥哥,现在你能做的就是投案自首,只要你自首就能重新做人,等你出来,梁家药厂就能重振旗鼓!”

  听了妹妹的话,国恒还知道妹妹叫自己来的目的,便问道,“是柏海让你来劝我的吗?”惠琴听后说道,“就算柏海不让我来,我也会找你!”惠琴继续说道,“父亲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他不希望你一错再错!哥,你就投案自首吧,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国恒听后坚决说道,“不!我是不会回去的,是叶孔平害我一无所知,我是不会放过叶孔平,我会让他付出代价!”惠琴见哥哥执迷不悟,伤心说道,“哥哥,你不要这样执迷不悟了,你一直这样错下去,让父亲如何瞑目?”国恒听后愤愤不平说道,“与其让我投案自首,我宁愿与他同归于尽!”惠琴见哥哥不为所动,突然问道,“哥哥,我们已经失去了国华与父亲,难道你还让母亲白发人送黑发人吗?”国恒并没有被妹妹的这番话打动,他无动于衷说道,“你回去吧!”他转过身去,此时此刻他的心里被仇恨充满,他背着惠琴说道,“我一定会让叶孔平付出惨重代价!”他的话音刚落,突然从天边传来一声沉闷的雷声,雨,也随着这一声雷声悄然而至,惠琴伤心喊道,“哥,你为什么就不为梁家想想?不为母亲想一想?”国恒并没有听惠琴的话,踏出坚决而仇恨的脚步离开。

  国恒刚刚走出没多远,突然从他的身后传来一声枪响,国恒立即转过身来,只见惠琴缓缓倒了下去,国恒大喊一声,“惠琴!”立即跑向惠琴,扶住了惠琴,他的手碰到惠琴的背部,满手鲜血,“惠琴!惠琴!”国恒失声喊道,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只听惠琴无力劝道,“哥,回头是岸!”说完便缓缓闭上了眼睛。

  这时柏海他们也听见了枪响,都冲上来,只见惠琴倒在血泊之中,国恒放下惠琴缓缓站了起来,怒目圆睁!柏海没有看见国恒的愤怒,立即吩咐同事把惠琴送往医院,于是有人便背着惠琴下山赶往医院。国恒走过来,大声怒喊道,“都是你干的好事!”说完便狠狠给了柏海一拳!柏海被突如其来的一拳打来,差点重心不稳而摔倒,他的嘴角有血丝渗出,他擦了擦嘴角的血丝说道,“一定是叶……”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国恒生气说到,“假如不是你让她找我就不会发生这件事!”柏海听后劝道,“国恒,你一定要听你妹妹的话,不能一错再错!”梁国恒听后,大声说道,“你什么都不必说了,你们杜家都是伪君子!”他边说便从怀里掏出手枪对准了柏海的头说道,“我们梁家能有今日都是拜杜家所赐!假如当初你们杜家没有害死我母亲,我们一家人就不会去上海,更不会在上海遇到叶家的人!一切的一切都是你们杜家所赐!”国恒的言语间透露仇恨不满,杜柏海的枪被国恒刚刚一拳打落在地,所以他一时无法把枪拾起来,柏海还是劝道,“国恒你不能一错再错,罪加一等!”国恒听后笑道,“如今梁家已经家破人亡,我还有什么可期待留恋的?”随后他轻轻扳开了枪扣,并说道,“一切都该结束了!”柏海也知道自己今日在劫难逃,只好默默闭上眼睛,静静等待死神的到来。

  “不要!”正当柏海充满绝望时,突然从雨中传来一声,这一声在雨中显得如此遥远,空旷。

  “国恒,不要!”又传来一声,这一声越来越近,国恒觉得这声音有些耳熟,他这时还看见陈冰如冒着大雨向他跑来,只听冰如喊到,“国恒你不要做傻事!”柏海悬着的那颗心终于放下。

  “冰如,怎么来了?”国恒见冰如来了,随后问道,“你为什么要替他求情?”陈冰如听后说道,“这一切都是因叶孔平而起,与他无关,你为什么要滥杀无辜?”国恒听后说道,“这是我们梁家与杜家的恩怨,我要他替我母亲偿命!”陈冰如听后说道,“你这样做可想过后果?”国恒毫不犹豫说道,“等我杀了他就与叶孔平同归于尽!”

  听了国恒的话,陈冰如伤心欲绝说道,“如果你有个三长两短,我该怎么办?我肚子里的孩子该怎么办?难道你想让孩子生下来就没有父亲吗?”国恒听后,惊异不已,“你说什么?你说你肚子里的孩子?”陈冰如流泪说道,“没错,我已经有了你的孩子,我不想让我们的孩子生下来就没有了父亲!”听了陈冰如的话,国恒手里的枪脱手滑落在地……

  惠琴被人匆匆忙忙送往医院,她此时正在抢救室抢救,柏涛得知惠琴中枪的事,马不停蹄赶往医院,在手术室外徘徊,口中喃喃自语喊着,“惠琴,惠琴,惠琴。”正当他焦急不安时,抢救室门口的灯亮了,一名戴着口罩的护士从里面走出来,柏涛立即跑上前询问情况,护士摘下口罩向他摇了摇头,还没等护士说话,柏涛什么都知道了,他立即冲进了抢救室,跑到惠琴的病床边,伤心喊到,“惠琴,惠琴!”躺在床上的惠琴睁开无力的双眼,用微弱的声音说道,“你终于来了,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柏涛的眼泪默默流出,伤心说道,“我们以后永远都会在一起,再也不分开了!”惠琴听后,脸上露出一起笑容,她仿佛在这一刻看见了他们幸福的未来,随后缓缓说道,“柏涛,我觉得好累,好想休息!好好睡一觉……”柏涛则握住了她的手激动道,“惠琴,我们还要手牵手去看日出日落,还要去海边观潮起潮落!”听了柏涛的话,惠琴的嘴脸露出一丝笑意。

  这时,只见柏涛拿出那个透明玻璃瓶,玻璃瓶里装着惠琴亲手折的千纸鹤,他放在惠琴的眼前说道,“你一定会好起来的!千纸鹤的祝福一定会实现,我们会永远在一起,谁也不能分开谁!”惠琴的床边放着柏涛送给她的音乐盒,她用眼睛望了望音乐盒,柏涛心有灵犀,他拿起音乐盒,缓缓打开音乐盒的盖子,顿时优美妙的乐曲把他们包围,对他们而言,这天籁之音把他们带回了那个他们俩人约会的咖啡厅,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一座典雅复古的咖啡馆,一位靠近窗户的位置,一只慵懒午睡的小猫,一首温暖的音乐,一杯冒热气的咖啡,一方音乐盒,两个人,一段情。惠琴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微笑,她的心也回到了那天的午后,与心爱的人在一起。

  柏涛把惠琴轻轻抱在怀里,俩人相依相偎听着这幸福之音,惠琴听了一会儿,她伸出手无力盖上音乐盒盖子,她的脸上浮现出难受的表情,“柏涛,以前的事都是我不对,希望你能够原谅我!”惠琴的声音越来越微弱,柏涛伤心悔恨说道,“我从来都没有责怪过你!我的心里一直都爱着你,因为你心中一直都爱着我!”惠琴缓缓说道,“柏涛,我真的好想好好爱你,然而我的事件已经不多了,如果有来世,我一定会跟随你,永不分离!”柏涛听后伤心痛哭说道,“不,我不奢求来世,我只希望今生能与你共结连理,相伴到老,相守一生!”柏涛话音刚落,惠琴却缓缓闭上了双眼,柏涛眼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就在自己的怀里渐渐远离,自己却无能为力,他失声痛哭道,“惠琴,你为什么要抛弃我,你不是答应过我们要一起相伴一生吗?”随后又缓缓念道,“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然而惠琴还哪里听得见他的这番话?哪里还看得见他的眼泪?

  ……

  后话。

  国恒从陈冰如这里得到惠琴交给她的梁父遗书,还得知梁家一直以来都误会错怪了杜家,所以悔恨不已,再加上他也不愿看着自己的孩子出生没有父亲,所以决定投案自首。叶孔平得知梁国恒被捕,梁家也已经家破人亡,他的复仇目的已经达到,所以便计划趁柏海不注意时逃离这里,然而此时此刻杜柏海有哪里能放过叶孔平?叶孔平便立即前往何局长家,希望何局长能够救他于水火,然而何局长收受贿赂的事也东窗事发而被撤职调查,所以何局长已经自身难保,哪里还有能力去救他呢?再加上梁国恒主动协助柏海,让柏海如虎添翼,尽管叶孔平负隅顽抗,不过最终还是被柏海捉拿归案。

  听说国恒与叶孔平都被捕入狱,王燕敏便从乡下赶到城里,此时国恒还从母亲的口中得知叶孔平与自己还有一层表兄弟关系,虽然与叶孔平并不是亲表兄弟,然而始终还是有一个名分。叶孔平被捕,他的手下兄弟都一哄而散,真是树倒猢狲散!

  在开庭那日,由于有桂洁玲与杜家的帮助,再加上有吴志强这个证人作证,证明了叶孔平的种种恶行!以及梁家药厂曾经为前线捐赠药品,梁家也乐善好施,积了不少功德,所以第二天各大报纸便刊登了梁家的善事,更是详细刊登了叶孔平是如何陷害梁家,这也让梁家挽回了声誉,更让梁家药厂有了重整旗鼓的机会。为此,梁国恒被判五年有期徒刑,而叶孔平杀戮太多,罪大恶极被判死刑,然而现在他后悔也于事无补了。

  待国恒的判决书下来后,陈冰如便与王燕敏一同回到乡下,过着平静的生活,其实陈冰如的性命也是为惠琴所救,当天叶孔平去跟随惠琴时,阿兵便来到夜莺歌舞厅找她了,幸亏陈冰如跟着惠琴走了还幸免于难。王燕敏也承认了陈冰如与国恒的关系,现在她最大的愿望就是等着冰如肚子里的孩子出生,等国恒出狱,一家人团聚,这也是她最感到慰藉的事。

  虽然惠琴中弹身亡,然而柏涛一直都没有抛弃她,而且还把她娶进了杜家,因为惠琴的墓碑上刻着,“杜氏惠琴之墓”,杜父杜母也明白柏涛对惠琴一往情深,所以也默认了。然而直到多年后柏涛仍然没有娶妻生子,陈冰如的儿子已经可以叫他“姑父”了;直到柏海与桂洁玲的儿子也能叫他“大伯”了;还有姜蕊与刘永玉也喜结连理,甚至直到国恒出狱,梁家药厂在国恒的努力下重整旗鼓,他仍然没有忘掉惠琴,也许他一辈子都无法忘记他与惠琴的这一段感情了,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当柏涛在惠琴的墓前默默念出这句诗时,恍惚间他看见惠琴穿着洁白的婚纱正一脸幸福站在他的眼前,他伸出手去,他俩手牵着手,一起眺望着天边比翼的双飞雁……

  本小说全剧终!

搜索建议:爱君无悔,生死相随  相随  相随词条  无悔  无悔词条  生死  生死词条  结局  结局词条  
小说

 20N秋刀鱼(第二十一章 路边的...

 第三卷:把耳朵贴在海螺上,耳边仿佛有一片大海在海风中咆哮。仿佛走过一段无人的森林小径,山风吹过,松涛阵阵。一个人的出现,再是满心欢喜,也抵挡不了他离开时的满心...(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