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长篇小说:山妹(七)

  七

  山妹拿着铁蛋寄来的信,去找踩踏泥浆的小六子。

  小六子戴着斗笠,只穿裤衩,倒满了圆池子的黄泥,并灌了山涧水。牵着疆绳,挥舞着竹枝鞭子敲打着牛肚子,绕着池子旋转着踩踏泥浆。小六子的脚印与水牛的蹄印密密麻麻,相互交错。松散的山泥,经过水的浸泡,尤其是经过小六子与水牛的踩踏,渐渐的变黄,变韧性,显示出一道道拉丝的痕迹。经过能工巧匠的制作,经过瓦窑的熔炼,制作成砖瓦片,运往全国各地,成为民房,成为高楼大厦的主要建材,以“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山妹静静地站在埂上,仔细打量着小六子,一言未发。

  小六子有四个姐姐,分别名叫“王花、王好、王月、王圆”,一个妹妹名叫“王丽”,“花、好、月、圆、丽”是村庄里的“五朵金花”,吸引着方圆几十里的帅哥帅弟的青睐。除了王丽还在读书,花、好、月、圆均已出嫁。王花嫁给了一位副科级别的乡镇干部,吃着黄粮,达官显贵;王好嫁给一位人民教师,跟着闻粉笔墨水,教师虽然社会地位不高,却有充足的时间种田、种菜,生活不比干部差;王月嫁给一位种地的同学,承包了村委会的鱼塘,养鱼、养虾、养鳖鱼,虽然,没有什么社会地位,却三餐不离荤菜,还常常提着大篓小篓的鱼虾送往娘家;王圆嫁给一家开着供销社代销店老板的儿子,吃糖穿衣免票,口袋零钱不缺;小妹妹王丽不但是学校的校花,而且,成绩优秀,气质非凡,抽屉里往往塞满了小纸条,走在街上回头率百分之百。一个哥哥名叫“王五”,订婚了邻村一位医生的女儿,还没有过门。在兄弟姐妹中小六子排行第六,父亲就给他取名"王六",大家就叫他“小六子”,比山妹大三岁。连续两年参加高考而名落西山。亲朋好友都劝他再去补习,明年再考。可他觉得自己偏科严重,没有希望,就拒绝了大家的好意。对农村人来说,金榜题名,是摆脱种田,走出高山的唯一出路。而今,他的决定,是自己堵死了自己的去路。对他来说,种田,哪来的力气,如何养活自己,行吗?不种田,哪来的粮食,又吃什么,行吗?正当他左右为难,不知所为时,哥哥猜到了他的心事。

  小六子的哥哥王五,是砖瓦厂的股东,他征求了小六子的意见后,找了李老板商量了一番,就把踩踏泥浆活承包给小六子。从挖山泥,筛泥巴,踩踏泥浆,再把泥糕一块块抱到砖瓦厂的茅草棚下,要花三天时间。砖瓦匠们用完一个池子的泥糕,也刚好三天。所以,只有水牛可以工作一天休息两天。要把松散的黄泥,踩踏成如货郎担上的拉丝糖。小六子没有休歇的时间。一开始,觉得新鲜,有趣,戴着斗笠,穿着裤衩与背心,任凭日晒雨打,任凭蚊虫虰咬。把高考的事,抛到九霄云外。

  很快到了八月,同学们陆续收到了《录取通知书》。起初,小六子假装不闻不问,避开人群走路。有一天,邻居王叔扛着锄头去菜地除草,正好遇上小六子,便堵住了去路问他:

  “小六子,我们强子可厉害了,考上公安大学,将来可是大警官了。听说你没有考上,还去补习吗?”

  “不补了。”小六子说了一声,从王叔腋下穿过,冲向砖瓦厂,扔掉斗笠,脱掉背心,只穿裤衩,挥舞着竹枝鞭子,敲打牛肚子,深一步浅一步的踩踏泥浆。太阳晒的全身皮肤像树上熟透的杨梅,红中发黑,脓水流淌。

  山妹静静地打量着小六子,背上晒成一个龟壳型的烙印,两只胳膊晒成了烤火腿,像煮熟的土豆,脱了一层层的白皮,流淌着脓水,铺满了苍蝇吮吸血液。她知道小六子是个倔强人,不是在逃避,而是在惩罚自己的肉体,与命运抗争。当她把水牛送来时,也会帮小六子挖黄泥,筛泥巴,尽量减弱他的工作強度。小六子也觉得山妹是一位纯洁、善良的姑娘,有什么心里话,也会跟她说说(包括新思想,新见解),并建议她多看书,填补文化上的不足。在小六子的影响下,山妹喜欢上了书籍,常常抱着书本,边放牛,边阅读。有时,也会向小六子请教写作知识。山妹常常以她母亲的名义,约小六子到家里,冲了杯鸡蛋浓茶补身子,烧了一脸盆的浓茶加入食盐搅拌着,拿着鹅毛沾浓茶盐水,清洗胳膊上的脓汁。小六子感觉到一种家庭外的幸福,又觉得有些愧疚。

  太阳照在头顶上,头发冒着青烟,大地在蒸发着水蒸气,一条黄狗卧在茅草棚下,伸着舌头,涨缩着肚皮。小六子牵着缰绳,挥舞着竹枝鞭子,驱赶水牛,踩踏泥浆。豆大的汗珠从每一根毛孔里挤出来,流过疮口,如刀割似的疼痛,黄色的脓汁与白色的汗水混合着流入泥浆池子。她突然感到浑身不适,眼花目眩,倒在泥浆里,失去知觉。山妹见状,连裤管也来不及卷,就跳下池子,把小六子连撑带拖地拉上池埂,平放在茅草棚子下,用指甲掐了掐小六子的人中,小六子渐渐地有所反应,咳嗽了两声。山妹跑向水桶打了一茶缸的凉茶,扶起小六子上半身子,倒进他嘴里,小六子在唠叨着:“考上了,考上了!”山妹摆晃着小六子:“小六子,谁考上了?”小六子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山妹的怀里,两个人浑身是泥浆,问山妹是怎么回事?山妹告诉他中暑昏倒了,是自己把他从泥浆里拉起来。

  小六子在昏迷中,做了一个梦,梦见同桌的强子,拿着两张《录取通知书》,在教学大楼冲下楼梯,在操场上逛奔,大声喊着:“小六子,我们考上省公安大学了。”小六子刚好在六楼的教室里,参加高考语文模拟考试,语法、选择、阅读部分极为得心应手,很快就完成。写作部分,模仿的作文题目是《毁树容易栽树难》,小六子把题目倒过来写,先写栽树难。写家乡的村民为了保护一条几十公里的溪流,能够有充足的水源灌溉农田,祖先们在溪流两岸种植了一大片阔叶灌木林,规定祖祖辈辈不能在这片森林放牧,砍柴。整座森林,树木挺拔,郁郁葱葱。这就是栽树难。再写毁树容易。生产队为了发展经济,发动社员,利用一个月时间,把该片森林砍光,卖给造纸厂,这就是毁树容易。再把题目引入培养人才。一个贫困农村,有一位女子生下儿子后,不久,丈夫遭遇车祸不幸身亡,女子为了培养好儿子,选择了终身不嫁。独自一人,含辛茹苦,把儿子培养成才,考上大学。这也是“栽树难”。然而,儿子大学毕业,走上工作岗位,为了应酬去了卡啦0K厅,在饮料杯子遭人投入冰毒,从而染上毒品,被抓判刑坐牢。这就是“毁树容易”。小六子刚在作文的结尾处划上句号。就听到強子的呼喊声,急忙套上笔套,将钢笔插入胸前口袋。冲向操场,拥抱着强子,两个人各拿着一瓶啤酒,从操场奔向县城的街道上,边喝、边跑、边喊着:“我们考上啦!我们考上啦!”引来了一大批人群,追逐着、狂呼着。

  小六子苏醒后,靠着茅草棚的柱子,端着茶缸喝光了凉茶。山妹从口袋里掏出铁蛋写给她的信,递给小六子。告诉小六子自己想把大队荒芜的茶园承包下来。小六子看了铁蛋的来信,询问了山妹承包茶园的想法,山妹告诉小六子,父亲欠下的旧债,还没有还清,又没有其他收入,心里很不踏实。估计荒芜的茶园管理费用不高,可以赚点钱,或许是一次好的机会。小六子也觉得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但又有点担心山妹势单力薄。不管谁,凡是做什么事情,都有风险,管理茶园,看似简单,做起来并非容易。要除草、要施肥、要修剪,还要防虫害,防干旱、防山洪冲毁,防冰冻侵袭。要大量的人力物力投入。要山妹三思而后行。山妹告诉小六子,自己收到铁蛋的信后,就开始行动了,找了一些有兴趣的亲友,商量承包茶园,大家都表示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乐意帮助自己,把茶园经营好。这才打消了小六子的顾虑。

  山妹受到铁蛋的启发,又征得小六子的意见。认为小六子是个文化人,有知识,有见解,把事情看的透,看的远,不会出差错。就去找村委会,想把村里的500亩茶山承包下来。

搜索建议:长篇小说:山妹  山妹  山妹词条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词条  长篇小说:山妹词条  
小说连载

 北空琉璃梦(52)

 52.伤势严峻  在两个人激烈的打斗下,整个森林都随之颤抖。范晓夕似乎反应过来这两个人已经开始动真格了,对他们大喊:“你们别打了,快停手啊~~!!!”她不希望...(展开)

小说

 守望苍茫

 楔子    狮子岭犹如一头巨大的卧狮,静静的横在天地之间,默默的。虽历经了百岁千年,依然如是,似乎有永远这样迷糊下去的趋势。    岁月之风已经吹到当今。放眼...(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