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林边上的稻草人(第二章 归途 第二节)

  放在桌子上的电话再次响起来,念辰放下手里的盘子,将满是奶油的手在围裙上蹭了蹭,看见手机亮起的屏幕后,又转身将双手塞进水槽中。三百多条来电未接,全都写着‘粑粑’的备注。

  念辰离家五年,三年学校,两年的社会生活,他未曾回去,他依旧恨着那些人,恨着什么?自己也说不清楚,或许他恨父亲老早对他人生的断言,恨他对山娃喜笑颜开却对自己冷言相加,恨他那句“走的远远的再也不要回来”。

  KTV里的工作依旧那么火爆,形形色色的人群,南来北往的过客,累了一天的农民工兄弟将白天的疲惫和着尘土一便洗去,点一个音乐宝贝,要喝不完的酒,一直喝到凌晨时分,喝醉在异乡的街头,第二天爬起来继续昨天繁重的体力劳动,依旧给家里的妻儿老小打去问候的电话,夜幕降临继续来这里喝着昨天剩下的酒,几个人轮流抱着另一个音乐宝贝,如此不断继续着。

  念辰推门进去,将刚刚要的酒水放在地上,然后半跪着将酒打开,一个个地放在桌子上,从一群黑暗里随着音乐扭动的人群中间退了出来。

  白天小哎一直对着门口叫,睡下不久的念辰被吵了醒来。起床洗漱吧,然后就牵着小哎走出了门。

  萨依巴格的街头依旧那么热闹,中国绝大数的少数民族在这里集会,各色的美食在这里泛滥成灾,小哎流着口水闻闻这个,看看那个,忙的忘了去听街头传来的音乐,那是维族歌手阿卜杜拉的声音,随着清澈的冬不拉,将枝头厚厚的积雪震下来,掉落在树下巴郎子的烤肉摊的炉火上融掉了。

  “新品上市,求围观喽……”

  冷不丁的从各种嘈杂里传来一个声音特别甜,又很干脆的声音,穿透力强的几乎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驻足看向声音传过来的方向,紧接着念辰被蜂拥而来的人群推的不断向前跑,念辰赶忙将在很多腿的缝隙里找羊肉包子的小哎一把扯进怀里,低头检查小哎是不是被踩到的念辰不小心被人群推到了。

  “巴郎子,新货围观哈撒……嘿嘿。”

  一只拨开人群伸向地上念辰的手,笑嘻嘻地说。

  念辰趴在地上看着眼前人,一袭黑色的长袍裹着小小的身躯如阿依古丽一样美丽,面纱下甜甜的笑容像极了《大话西游》中紫霞打开的月光宝盒。

  时间飞逝,恍若隔世。

  “……杜……宇!”

  念辰几乎带着哭腔将这个高中时天天喊好多遍的名字喊了出来。

  夜晚的新疆美的难以用语言去描述。

  念辰和五年未曾谋面,或者消失了五年的杜宇不知道步行了多久,从闹市经过,从荒芜里走过,从最后一班公交车身旁走过,不经意间走进了一所大学校园里,隔着玻璃看见阶梯教室里学子们将书页轻轻翻动,身边有三三两两的年轻小情侣们嬉笑着与念辰他们擦肩而过,那么年轻,那样充满活力,如同多年前的他们。

  念辰和杜宇并排走着,从东门走到北门,然后又从北门走到东门,雪簌簌地落着,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小哎已经躺在杜宇的怀里打起了呼噜。

  杜宇上完大学家里人就开始催促着她结婚,在外实习的她接到家里打来的电话,说父亲病危让她回去。杜宇哭喊着回到家,一推开门,却看到父亲和几个陌生人围着茶几喝着酒,她才明白,父母相中了当地一个石油工人,听说家里很有钱,于是瞒着杜宇私下将这一桩婚事答应了下来,他们按照家里的风俗将彩礼抬了又抬,杜宇的父母盘算着将杜宇嫁出去后弟弟结婚的彩礼也就有了,房子的首付也就有了。

  杜宇不想让弟弟将来过得艰辛,毕竟她只有这么一个弟弟。她又无力去干涉彩礼,父亲说那是风俗,老祖宗一代代传承下来的风俗,杜宇反驳说那是陋习,红着脸的父亲冲了过来,巴掌扇向了她,众目睽睽里那么响亮。杜宇扭头走进自己的小屋中,将脖子上的挂坠取下来,握在手里哭。

  男子留下两万,算是给父亲的定金,就像父亲以前去集市上买猪崽子一样,相中了哪个猪崽子就给人家先付定金一样。杜父高兴的拿着那两万,在院子里当着很多人的面一遍又一遍地数着,笑容那么的灿烂。

  婚期的吉日很快定了下来,杜父开始四处打听城里的房价,他等着女儿结婚的那天男方会将剩下的十万一遍背回来,他就给儿子付个首付,剩下的添点就可以骗一个外地的儿媳妇了。

  计划往往赶不上变化,矮个子男在结婚前一天领着一帮子人出现在了杜宇家,杜父像看见摇钱树一样迎了上去,虽然在他心里嘀咕着,这个准女婿有点不和规矩,但是嘴上却笑得乐呵呵的。

  “你那个千金女真的值十二万,你眼里除了钱,除了你们当地的风俗,除了你儿子就不考虑你女儿将来的死活了!”

  矮个子男一反常态,一口气说了一堆一反常态的话。

  杜父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转身冲着女儿的房子跑过去,顺手将墙角的铁锹拿在了手里,他怀疑杜宇这个臭丫头背着自己对外人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更坏一些就是和着这个将来要做他准女婿的小个子合伙骗他了,越想越来气的杜父一脚将杜宇小屋的门踢开,提着铁锹对着蹲在地上的杜宇,就像杜宇很小的时候,父亲将鸡蛋偷着给弟弟吃,弟弟因为吃的太多吐了一地,小杜宇没见过那么多少鸡蛋,蹲在地上捡弟弟吐出来的鸡蛋往嘴里送,远远跑来的杜父看见只顾着捡地上鸡蛋吃,没有照顾弟弟的杜宇,一脚将她踢倒在弟弟吐的鸡蛋里,抱着弟弟冷眼看着趴在地上哭的杜宇

  追着父亲进屋的弟弟看着父亲拿起铁锹砸向了地上蹲着的姐姐杜宇,一下子将父亲抱住,闭着眼睛不敢直视姐姐。

  杜宇站起来,从枕头底下拿出挂坠,一把推开门口的父亲和弟弟,推开门口的矮个子男人冲出了家门。

  “有种你就别给老子再回来!”

  那是父亲,那是曾经给了杜宇一个避风港湾的男人最后喊出来送给杜宇的话。

搜索建议:林边上的稻草人  稻草人  稻草人词条  归途  归途词条  边上  边上词条  第二章  第二章词条  林边上的稻草人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