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团缘》第二十三回 路遇贵人

  “晓玲……”正当刘晓玲孤立无援时,突然从外面传来一声,记者们纷纷把视角转向外面,来者到底是谁?原来是周其昌,记者们纷纷举起相机,说不定周其昌夫妇现身赵公馆又是一条轰动全城的新闻了!

  “晓玲!”周其昌缓缓走向倒地的晓玲,并伸出手扶起她。刘晓玲起身,一脸委屈扑在他的怀里,泪水直流。王金凤看见这一幕心里特别难受,毕竟这不是她自己的本意!这一瞬间周其昌与王金凤四目相对,王金凤不敢正视周其昌的眼光,轻轻把头偏向一边,周其昌一句话都没说,然而一个眼神却足矣。他拍了拍刘晓玲背,温暖说道,“晓玲,我们回家吧!”说完,两人缓缓离开了赵公馆。

  目送周其昌夫妇渐渐离开,王金凤带着矛盾及难过跑回客厅,记者们也被鹏城一一对应,疏散。王金凤一直还在为自己刚才所做的事自责不已,尽管自己并没有做什么,然而一切还是因自己而起;还有想起周其昌刚刚的眼神,她的心里更加伤心难过!但鹏城却为刚刚发生的事而沾沾自喜。

  “报社刊登的照片都是你拍的吧!”王金凤突然问道。

  鹏城并没有打算否定这件事,笑道,“我还不是为了出这口气!”

  “你怎么可以擅作主张!”王金凤埋怨道,“你知道这样做会造成多大的后果吗?”鹏城听了舅母的话,却把这件事推给了她,“舅妈,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难道你就真的打算不计前嫌?”

  王金凤听了鹏城的话,沉默不语。

  自从婉婷到戏院学习后,戏院的马慧敏师娘对自己太过于关心,让她受宠若惊。虽然婉婷好几次问她为什么对自己这般好,但马慧敏每次都欲言又止,尽管如此,婉婷还是觉得马慧敏一定有什么事瞒着自己。事后,婉婷也向秋生他们说起这件事,秋生听后还开玩笑说,婉婷不会是马师娘丢失二十年的女儿!说着无意,听者有心。就为这句话,婉婷排练时揣摩这句话时还不小心摔倒擦破皮肤受伤。

  “马伯母,你是不是很想念你的女儿?”婉婷趁马慧敏替自己擦药时问道。

  马慧敏听了她的话,愣了一下,说道,“我和我女儿分离了二十年,不知道她现在过得怎样?”

  “那你们找过她吗?”婉婷问道。

  “当然找过!”马慧敏说道,随后失望道,“找到了又能怎样?我哪里还有脸面对她?她一定会恨我当年为什么要抛弃她!”

  “不会的!”婉婷安慰道,“我想当年你做出这样的选择一定有不得已的苦衷,她会原谅你的。”

  “真的!”听了婉婷的话,马慧敏双眼充满光芒,随后又失望道,“也许她想法与你不同。”

  “可怜天下父母心。”婉婷自言自语道,“也许当年你不得已的选择便成为她怨恨你的源头。”

  “既然如此,我又何必让她知道有一位狠心的母亲呢?”马慧敏无奈而失望道。

  “可她毕竟是你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婉婷不想她失落,继续安慰道,“无论有多大的怨恨,总会有化解的一天,毕竟你是她的亲生母亲。”

  马慧敏听了她的话,转过身去偷偷擦拭了眼角的泪水,随后强笑道,“我也希望你所说的那一天会早日到来!”婉婷听了马慧敏的话,沉思一下,突然说道,“马师娘,我看我们挺有缘分的,不去我认你为干娘吧!”马慧敏被婉婷突然的提议愣住了,随后激动道,“你真的愿意认我为干娘?”她来不及让婉婷再次确认,立即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块观音玉坠送给婉婷,并激动说到,“这是我随身携带的玉坠,现在我送给你,也算是干娘的一份心意!”婉婷接过玉坠,甚是高兴。正在这时,只见鹏辉那些报纸匆匆闯了进来,婉婷忙问发生了什么事?于是鹏辉把报纸递给婉婷,婉婷看了报纸,甚是生气!便与鹏辉匆匆离开戏院,与正巧来戏院的司剑美琪一同赶去报社。

  “杨骁飞!”一行人风风火火走进报社,司剑便大声喊到,此时正是上班时间,大家都把目光转向司剑这一行人。

  杨骁飞对这一行人突然再次“造访”这里甚是生气,“你们又来这里干什么?我这儿可不是菜市场!”司剑气愤地把报纸砸在杨骁飞的办公桌上,怒不可遏问道,“这是什么回事?你们报社怎么可以胡乱刊登?”杨骁飞听了,反而笑道,“我们刊登的这些照片都是有人提供,并不是凭空捏造,难不成我们报社刊登什么新闻还得经过你们的批准吗?”

  “你们怎么可以随便偷拍呢?”这时婉婷问道,“难道这就是你们工作?”

  “你们可别误会!”杨骁飞立忙解释道,“这些照片都是别人提供的,试想,这么大的一则新闻谁不想刊登,博取眼球?”

  “那你可知道这些照片是谁提供?”这时鹏辉问道。杨骁飞这时还仔细打量鹏辉,有些吃惊,说道,“那人得模样与你有几分相像!而且他还特意交代,一定要上头条。”

  “鹏城!”司剑他们异口同声猜到了提供照片的人了。只是鹏辉不敢相信真的是他哥哥所为!然而事实就在这里,不得不相信。大家离开报社,心里异常愤怒,他们万万没想到这件事真的是鹏城所为!

  正在大家还在讨论这件事时,突然从他们身后拥挤的人群传来“抓小偷,抓小偷”的喊声,他们转过身时,只见一男子手持挎包向他们跑来。司剑来不及想便追上去,那小偷只跑出了一段路便被司剑捉住了。

  “还我的包!”这时从婉婷他们的身后传来一声女声,他们转过身去还发现是杜青青:只见杜青青手上提着高跟鞋,打着赤脚,格外狼狈!没想到堂堂杜大小姐会如此狼狈不堪。杜青青看见大家异样的眼光,立即把鞋子穿上,随后夺走司剑手中的挎包。

  “你怎么不说一声谢谢?难道杜家小姐就是这种素质吗?”司剑见杜青青只顾清查自己挎包里的物件说到。杜青青终于清点完挎包里的物件,说道,“既然如此我请大家吃饭吧!”司剑听后不可思议道,“杜家小姐致谢的方式也太随意了吧!”

  “不这样还能怎样?”杜青青反唇相讥道,“难不成为了一个包还要让我以身相许?”大家一听,这杜小姐真是伶牙俐齿!

  “那倒不必,你这种脾气谁受得了?”司剑轻笑道。

  “我听说杜家小姐美丽,善良,喜欢抱打不平,也是有恩必报的人!”这时婉婷说道,大家没想到婉婷会无缘无故“拍马屁”。听了婉婷的奉承话,杜青青有些飘飘然,高傲说到,“那是当然,我可不想成为有恩不报的人,再说,我也不想欠你们的人情!”

  “那你不如帮我们做一件事吧!”婉婷趁热打铁,此时大家还终于明白婉婷的心意。

  于是婉婷便邀请杜青青去餐厅吃饭,吃饭聊天时杜青青还认识婉婷以及他们的关系。随后婉婷投其所好,与杜青青谈了一些戏曲的事,杜青青本来就喜欢戏曲,难得遇见知己,所以也很高兴,连司剑与鹏辉都插不上话。

  吃完饭,婉婷还把这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周王风波”告诉给杜青青,并希望杜青青能把这段时间所刊登的事给予更正,此时杜青青还知道事情的始末,但她也面露难色,说,“报社的事都是有杨骁飞负责的,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于是婉婷帮忙出主意,比如把刊登在报纸上的人物姓名更正一下,虽然不能完全压抑风波,但也能减弱大家对这件事的关注。见杜青青面露难色,司剑在一旁故意说道,“想不到杜家小姐也有不中用的时候呀!”杜青青一听司剑的话,心里非常生气,她可不能让司剑他们看扁了自己,她信誓旦旦说道,“谁说我没用了?不就是这点小事吗?我现在就去找杨骁飞,他一定听我的!”

  “那只有事实胜于雄辩了!”司剑继续推波助澜。

  他们说话间,只见周家佣人阿芬匆匆向他们走来,婉婷忙问发生了什么事?于是阿芬把今日在赵公馆发生的事告诉给婉婷。话毕,大家都匆匆各自回家。

  【PS:婉婷求助于杜青青更正的事是否成功?周家是否因为这件事而出现转机?杜青青与婉婷他们结识,但杜青青与司剑针锋相对,是否有更精彩的故事呢?待续……】

搜索建议:《团缘》第二十三回 路遇贵人  路遇  路遇词条  贵人  贵人词条  
小说小小说

 渐成伤,渐成伤

 一    她,她,她,一如既往,上楼,进门,换鞋子,坐在桌子旁边喝水,吃东西。琳达在网上看小说,翘着二郎腿。    没有任何征兆,琳达冷然说,你先前不是说不搬...(展开)

小说小小说

 老妖和大帅

 老妖和大帅是夫妻,从我认识他们的那天起,他们总是不停地进行着辩论赛和拳击赛,仿佛以此获得生活的能量。    老妖性格率直豪爽,敢做敢当,大帅温文尔雅,心思细密...(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