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虚空岁月(91)

  第九十一章 军训被坑

  “你是哪个单位的?怎么跑张教官那里去了?我们这一个月才两千四的体验费用,我敢肯定,你被宰了。”

  姓张的。.我跟你没完!你直接给我加到一万四啊!

  刘显金脑门青筋直跳,却轻描淡写的说道:“呵呵…,熟人介绍的,没花多少。”要是跟人说自己花了一万四,还不被人笑死?!

  张红杰没把刘显金当回事,只当是有钱人吃饱了没事,花钱来消食,本来训练中心有招待所的,专门接待上级领导和提供商业服务,可她故意将刘显金丢到了营房。在她看来,别说三个月,就这小白脸那模样,能撑过一星期她就要说一声佩服。

  最讨厌小白脸什么的了,还故意连个笑脸都没有,耍酷,看老娘一个星期之内就将你练的哭爹喊娘,早早就把你打发走,训练费么,自然是一分都不会退的,全都进老娘的腰包。

  现在不是民兵预备役的集训期,整个中心也没什么人管,大头头早就溜的没了踪影,留在军营的人往往会打着训练中心的名头,正大光明的在外头接点私活,正好方便她赚点外快。不过她可以随便打发刘显金,对向她请托的沔老太太却无法随意,从营房出来,她打了一个电话给沔老太太报平安。

  “沔奶奶,哎!我是红杰啊,那小子已经到了,我都安排好了。不过我可先说明哦,我这可是会高标准严要求对待他的,到时候他受不了苦,自己跑了,可怪不得我哦。”

  沔老太太那头颇有一些哭笑不得,她把刘显金打发去张红杰那里,可不是为了让他吃苦头的,“红杰啊,奶奶托付你的事可不是让你把他赶跑啊,我们家香丫头正和他处对象呢,我们这些大人也不方便去查人家的底,我就想着他既然喜欢玩枪玩炮的,就把他丢你那,你帮奶奶我旁敲侧击一下,尤其是这艰苦的环境越能体现一个人的真性情,他是不是好吃懒做?是不是偷奸耍滑?到底是不是一个有担当的男人,说一万句都没用,光看外表也看不出来,可练他三个月,什么都出来了,你可得帮奶奶用点心喔。”

  “知道了,知道了,沔奶奶,他就是一块顽石,我也给他炼成一块精钢,您放心好了。”张红杰借坡下驴,马上转了口风。

  沔老太太放下电话,心说:“这张丫头的脾气一点也不改改,我最不放心的就是你了。也不知道显金到时候得受多少苦?到时候弄个惨兮兮的回来,贻香那丫头不知道要有多埋怨。”

  结束和沔老太太的通话,张红杰又打了一个电话给自己的妹子,“丹丹,你在干嘛呢?”

  “还能干嘛?看书呗。”电话那头的女孩消瘦苍白,眼眶深陷,头发干枯,随意披在脑后,但细看脸型,还是能依稀看得出是一个病美人。

  张晓丹坐在轮椅上,一推轮子,滚到窗户边,户外的阳光让她感觉有些刺眼,“姐,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说?”

  “今天宰了一个凯子,至少赚个一万块。也让你高兴高兴。”

  “哪来那么多凯子让你宰啊?”

  “沔奶奶介绍来的,钱贻香的男朋友,看那意思两人真要结婚了。让我好好练练他,看是不是块材料,配不配得上钱贻香那小丫头?”

  “沔奶奶多好的人啊,人家外孙女婿你也下得了手?”

  “连沔奶奶都说她那孙女婿有钱,让我放心下手,你担什么心啊?”

  “随你了,唉,连贻香都长大了,有男朋友,要嫁人了,记忆里那小丫头小时候老是被你欺负,总是一幅可怜巴巴掉眼泪的模样。我也没比她大多少啊,怎么就觉着自己已经老了呢?”

  “你自己诅咒自己,别拉上我啊,你都老了,我这个做姐姐的岂不是更老?姐姐我还想着再找一个男人嫁出去呢。”

  “还要嫁?姐…,你是不是结婚狂啊?你都嫁了三回了,现在还有人敢娶你吗?”

  张红杰沉默了一会儿,恶狠狠的说道:“你放心好了,姐就不信这个命,抢我也要抢一个老公回家,还得是一个有钱的,能让咱姐妹俩过上好日子的。”

  “哎呀,姐,你继续发你的春梦吧,我就不陪你聊了,我是认命了,过一天是一天吧,我去看书了。”

  “你能不能别一天到晚看你的书,看了也白看,去阳台上晒晒太阳,看看电视,干点什么不好?喂…,喂!死丫头,又挂我电话。”

  入夜后,刘显金开始一个个的给自己的红颜知己们打电话,也算是报平安了,可话语里却多有保留。

  他自然不能跟钱贻香说,自己呆在一个黑洞洞的军营宿舍里,跟一帮大老爷们挤一个房间;也没办法跟熊佳雯说,自己纯属找虐,将要被关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至少一个月,答应她的牛肉自然是遥遥无期,其实一号处还有几袋牛肉干,也不够满足她的,这时少不了要惹她一顿抱怨;王云燕那里倒是好说一些,这少妇脾气好,刘显金本来答应抽空陪她,随便找一个地方散散心,现在也只能延后了;最后是汪彩,电话里传出较为得劲的音乐声,正在跳健身操,听的她一边喘息,一边和自己说话,想想那漂亮御姐人妻的性感身材,昨晚刚刚尝过年味大餐的某人顿觉下身膨胀难受。

  可难受也只能冲冷水澡消解了,他还得好好的安慰钱贻香,让她先回家去住,尽量休息,别做剧烈运动,调养好了再回去疼她…

  熊佳雯已经是非常生气了,电话打了三遍才接,空口许诺已经是无用,只好甜言蜜语用心的哄,哄高兴了才罢休。

  王云燕那边只是当听众就好了,她是生活中憋闷的太久,满肚子话无人倾诉,刘显金只要用心的听,随口说上几句,这少妇就觉着心里很舒服。

  汪彩那边几次主动约他出来了,也是颇有些怨气,刘显金只好直言相告现在的处境,反而惹来这美女的毫无顾忌的挪揄和嘲笑。

  最后,刘显金翻出通话记录,打给杨吴佩,虽说那边的虚空现在是静态,可是这里的时间在过着,杨吴佩的姐夫,也就是唐巧云的父亲还被自己弄去那边了。

  刘显金直白告诉杨吴佩,唐巧云是他几次出手相救,如今只要这家人老老实实的,待自己觉得时机允许就会马上放回杨吴佩姐夫。至此,杨吴佩也并无争执,甚至还颇有错怪了刘显金的意思,并保证不会告诉任何人,只请求别太为难她姐夫。

  做完每日必做的功课后,刘显金也早早休息,可以想象,接下来的日子不会轻松。

  第二天天色刚亮,早晨六点,张红杰到营房正想给刘显金一个下马威,就看见那小白脸已经穿戴整齐在等着她呢。

  她看了一看手表,一脸不爽地命令道:“上操场,跑步。”

  如果是真的新兵训练,整个过程是循序渐进的,第一天的跑步往往只有一千米,意思一下,让那些才十七八岁,还是爹妈心肝宝贝的小屁孩有一个适应的过程。

  不过看到跑了一千米之后,刘显金连汗都没出,张红杰眉毛一扬,命令道:“回营房,打上背包,负重五公里越野。”

  当看到刘显金五分钟之后还没将背包整理好,张红杰逮着机会破口大骂:“你有没有脑子啊!这么大的人了,连个被子都不会叠,战场上难道你就带着这乱七八糟的一团去战斗吗?这笨手笨脚的,还是不是男人?”

  刘显金倒是显的比较平静,抬头问道:“能不能教一下?”

  张红杰将刘显金拨开到一边,恶狠狠的说道:“我就只做一遍,你要是做不好的话,也要带着整套被褥去跑步。”她先将被子平铺,对折两次,再从两头向中间对折。然后手脚麻利的用两根背包绳将被子绑成三横两竖的模样。整个过程也就不到一分钟的样子,堪称迅速。

  “该你了。”张红杰又将被子弄散,丢到刘显金的面前。

  她还想着看笑话,可刘显金虽然慢了一点,但还是重复了她之前的动作,也将被子捆成了三横两竖,而且他还拿出一个大大的背囊,将整个被子都装了进去,这样更加方便携带。

  “你这背囊哪里来的?”

  “买的。”

  “不是说了让你没事少离开训练中心吗?而且也没有向我报告,有没有一点纪律性?”张红杰的嗓门大的很。

  “我没有离开,上网买的,商家送货上门,服务周到。”

  “胡说,中心哪里有地方让你上网?你以为自己是在住酒店啊?”

  刘显金一指放在桌子上的笔记本电脑,说道:“无线上网,用卫星的。”

  张红杰额头青筋暴跳,却半天没说出话来,憋了许久,使出了终极杀手锏,嘴里蹦出两字:“没收!”

  “没必要吧?”

  “我决定要以最严格的标准训练你,所以,你要么就给我滚蛋,要么就服从命令。”

  看着这位美女教官的冷艳精致的面容,和随着呼吸不停起伏的高耸。

搜索建议:虚空岁月  虚空  虚空词条  岁月  岁月词条  虚空岁月词条  
小说

 终身大事(第十八章 民办教师)

 新学期开始了,雪燕带着雪颖和李宇到马侯初中先是报了名,三天后,他们背着馍馍带着铺盖到校上学。  在王世柱的帮助下,马小旺去学校当民办老师了,其待遇是每天工分是...(展开)

小说连载

 70后年代通史(39)

 “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据说这是文坛北斗郭老给落榜生题写的,大概是受“胜负兵家未可期,包羞忍辱...(展开)

小说连载

 我的寂寞唱着谁的歌(二)

 进了中学的陈可情仍是孤单单的一个人。开学的第一天她听到一句自认为很可笑的话。中午吃饭的时候听到旁边的两个男生在那小声嘀咕着,那个叫陈可情的女生长的挺漂亮的,可...(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