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幸福的煎熬(十八)挡不住的深情(1)

  华灯初上,衬托出H市这个妖魔化的都市更加妖娆多姿。道路上穿梭不停的车流,一起作为城市的纽带;闪亮的广告牌和交通灯,妆点着夜晚;绿化带、生活小区、高楼大夏是这座城市的面容。时间还早,这座城市还苏醒着,除非到了半夜,它是不会睡去的。

  小区的一间出租房门口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她毫不客气地敲着门,她两旁的两位保镖见状猜想屋里的人应该是杜小姐的对头,他们也不敢怠慢,下意识地整理了一下衣着,将鼻梁上的墨镜扶了扶。房门打开了,木春樱脸上贴着面膜,两个窟窿里的一双眼睛吃惊地瞪大了,而她的嘴唇也抿了抿,可能是内心有些惧怕。

  “木春樱你是想干什么,是准备做小三还是向我示威?!”

  见到杜小美来势汹汹,面对她的质问木春樱只得示弱:“我没有啊……借我一个胆子,也不敢向你示威,更加不敢当小三。你想啊,李牧群是什么人,我又是什么人,我们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根本没有可能……在一起。”木春樱的这番说辞还是李牧群笑着告诉她的,教她如何对付杜小美的质问。

  杜小美眉头一皱,对她这番回答一点儿也不满意,她深知:李牧群如今心里没有她,只有这个女人。纵然这两个人门不当户不对,也还是在同一个天地里,并非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她怒道:“你不要狡辩,你这番说辞只能骗小孩!”

  门口和杜小美一起来的两个保镖听到门里的声音皱紧了眉头,似乎对杜小美的虚张声势感到尴尬,两个保镖不约而同的想,对付一个女人,杜小美自己就够了,为什么还要拉上他们,这除了示威,应该没有其他目的吧。他们又想,这几天跟踪门里面这个姓木的可怜女人,也是够了。她基本上没有反跟踪的能力……两个便衣保镖是随她走到哪就跟到哪的,她一点儿也没有发现被人跟踪。两个保镖第一次觉得他们是被大材小用了。可不是嘛。

  后来,杜小美命令两个保镖先回G市,她还要在H市找那几个不良少女,准备利用她们狠狠地教训一下木春樱。

  木春樱自从在自己家见过了杜小美之后,就留了个心眼了,她不想再遇见杜小美了,杜小美这个人嘴巴毒,做事猖狂,一般的女人都会谦让她三分,何况是和她“争男人”的木春樱?——其实,木春樱向杜小美解释了很多遍,李牧群不是她的男友,以前就只是同事兼上下级关系,现在她到了H市,就连旧同事也算不上了。可是那天在蛋糕店,李牧群为什么突然吻了她,她是怎么也解释不清楚了。

  三天后,木春樱在附近废弃的小学校操场上跑步。杜小美站在跑道的尽头,说:“几天不见。你倒是很注意健身嘛,怎么不去健身会所呢?”

  她拍了拍手,木春樱脸色变了。迎面而来的这三个女人,上身穿着小背心,下身穿着小短裤,似乎是黑社会人物。她们身上的纹身看起来就很奇葩,其中一个嘴里还叼着烟。

  木春樱拿出手机想打个求救电话,嘴里叼着烟的女人走过来,一下子夺走了手机,接着使劲摔在地上。

  杜小美看着地上支离破碎的手机,嘴角显露出轻蔑:“这次,李牧群可是救不了你了……”

  “谁说的?”

  李牧群从暗处走出来,谁也没有留意到他什么时候来的。

  杜小美似乎猜到李牧群会出现,一点儿也不慌,慢条斯理地下了命令:“你们三个帮我揍这个女的,”看了眼左右,两个保镖不知是什么时候回到H市里,还是上次那两个男保镖,这次他们算是派上用场了,杜小美说,“你们两个帮我控制这个男的。”

  三个纹身女人立即上前,对木春樱拳脚相加。

  两名壮汉跑步上前去阻拦李牧群。

  李牧群主动出击,跑了几步,一脚飞踹其中一个,接着一拳挥出,打另外一个。

  ……

  一支烟的功夫,木春樱已是鼻青脸肿,身上的伤无数;李牧群倒是没有受伤,只是双臂被人扭转在背后,动弹不得。

  杜小美带来的这两名保镖果然厉害,李牧群警校出身,也打不过他们。

  李牧群一直看着木春樱,心疼她,质问杜小美道:“杜小美,你想怎么样,一直这样伤害她吗?你怎么这么嚣张,这么目无法纪?!”

  杜小美也有些气苦,即将订婚,未婚夫心里还挂念着别的女人,哪怕他们相爱,也应该考虑一下准新娘的感受吧!以杜小美从小被溺爱的经历,没有什么是得不到的,唯独李牧群的那颗真心她得不到。

  杜小美气极了反而笑出了声,“李牧群,我杜小美还就是这么嚣张了,还就是目无法纪了,要你管?”

  李牧群正欲说话,耳边传来车子的鸣笛声。

  杜小美也听到了,心说:“这废弃篮球场怎么还有人光顾,来的什么人?”

  这时,这片废弃的篮球场上,出现了两道亮光。亮光是从一辆“SUV”的车头灯射出来的。车子驶到近处,门开时,一个魁梧男人下了车慢跑过来。这个男人别人认不得,木春樱和李牧群是认得的。

  “尚武,你怎么才来啊……”李牧群被两个男保镖控制着,不能动弹。

  “抱歉,GPS定位花了点时间,路上又堵车……”尚武看了看那两个男保镖,一点也没有将他们放在心上。

  杜小美怔住,不知什么情况。两个保镖目视着她,那三个女人也不敢再动手打人。两个保镖寻思,这下碰到硬茬了,对面突然出现的这个男的一看就是练家子,功夫不错的;那三个失足少女也看明白了,突然到来的这个男人比先来的这个男的难对付多了。

  这里要说明的是,李牧群家里的祖屋就在这块篮球场的附近,杜小美自小就知道这幢祖屋。李牧群来H市,最好的住处就是祖屋,自然带了木春樱来住。之所以上次他住酒店不住在祖屋,是因为他要躲着杜小美,而杜小美连木春樱的住所都弄清楚了,眼下他住在哪里都一样了,住酒店还不如住在祖屋。

  杜小美可以说是守株待兔,带着她的人先到了这里,见到了木春樱。而尚武的出现是因为李牧群眼见形势不好应付,用微信发了个求救信息给尚武,而且还拨通了他的手机,手机一直处在在通话状态下,尚武一听便知发生了什么事,于是运用微信定位一路开车过来。

  尚武走上前,几招就搞定了两个保镖,释放了李牧群。三个纹身的女人知道来了个“武林高手”,心里怯了,也放过了木春樱。

  “看你们两个废物,三个贱人!这样也对付不了,要你们有什么用?”杜小美气急败坏,一顿数落。

  尚武故意脱去上衣,显露出肱二头肌和六块腹肌,三个纹身的女人看得不好意思,杜小美一见之下也怔住。

  李牧群看了一眼杜小美,“你还不打算走吗?”

  杜小美有些神不守舍,直到三个纹身的女人走到她跟前请示,才说:“我们走……”

  李牧群伸手拉木春樱起来,来了个公主抱。

  两个保镖、三个纹身的女人先上了车,杜小美上车时,又回头看了眼尚武,心里似乎有只小鹿在撞。杜小美寻思,奇怪了,长这么大见到的男人不少,为什么这次会心动?

  杜小美回到她事先在H市订好的酒店,一个人拿着杯红酒驻足在玻璃窗前。她摇了摇头,脑海里还是忘不了今晚那个裸露上身的男人,她内心有些悸动,不知道算不算是第一眼眼缘好,看见了他就忘不了。杜小美搜肠刮肚地想也想不出从小到大还有哪个男人这么吸引自己的,这个夜晚过了这么久还在介怀,怎么没有要他的联络方式,难道要让自己的人去查他吗?

  几十分钟前。

  尚武目送杜小美的车离去,然后打开了车门,让李牧群抱着木春樱上车。

  医院的病房里,李牧群听完医生说的话,一回头,不见了尚武。他猜想尚武不想见到他和木春樱秀恩爱,已经自行离开了。医生说:主要是软组织挫伤,还断了一条肋骨。

  “我现在的样子,是不是很丑?”木春樱虚弱地躺在病床上,一动也不能动,却最是关心这个问题。

  李牧群握住她的手:“不会,你永远是我的美丽女神。”

  木春樱想笑,嘴角的伤却提醒了她,一时笑不出来:“你离开G市这么些日子,你家里人不会有意见吗?”

  李牧群刚要回答,手机铃音响起,他一看,是个熟悉的号码:“我接个电话”。

  见到李牧群开了门出去接电话,木春樱蛾眉微蹙,她有个不祥的预感,她和李牧群的事,已经让很多人知道了,包括他的父母。闹到父母都反对的地步,就不好再坚持下去了,毕竟美好的爱情是应当受到祝福的,如果别人都反对,那就……

  用手梳理了一下自己的长发,这几天没有洗头,发丝腻在一起很难受,她想一会儿让李牧群给自己洗个头。

  李牧群接了电话回到病房里,保持着轻松的笑脸:“我的女神,请你暂时放下不愉快,”他吻了吻木春樱的额头,“让自己能更快的好起来。”

  他开着这样的玩笑,竭力装作没有事情发生,可是,脑海里已经开始重播适才父子的通话。

  “爸,我是真的喜欢木春樱,不是一时的热情……”

  “你就是头脑发热,这个叫什么春樱的,这样的女人到处都是。杜氏千金只有一个,你还不明白吗?两家联姻是件大事,你不要给我儿戏……”李国青咳嗽了几声,“赶快给我回来,几天不上班了,像什么样子?”

  “您和妈一天不同意我的事,我就一天不回来!”

  “你这是要威胁我和你妈啊?”

  李牧群挂断电话后想,自己已经是在负隅顽抗,以父亲的手段,要他和谁分手是很容易的。他还不想让木春樱猜测到什么,于是努力平复了心情,回到木春樱身边,还笑着对木春樱说话。

  几天过后,让人最是伤感的黄昏。西边的天空出现了火烧云,艳丽异常。李牧群手推着轮椅上的木春樱,金色的夕阳余晖照在两个人的身上。木春樱不无担心地叹了口气:“牧群,我们两个现在这样的关系,你的父母知道了,还是不会同意吧?”

  李牧群一时不知道怎么安慰她,手摸着她的头,说不出话。上午他去交医药费,发现银行卡刷不了,唯有向朋友求助。他工作以后,没有向父母要一分钱,也并不缺钱。自从懂事以来,每年的压岁钱积攒起来,都不是一笔小数目,可是最近刚换过车,财务状况不佳。木春樱住院的这些天,他的工资和压岁钱都已用光,除了停在医院停车场的宝马车,他的身家就什么都不剩了。此时,遇到经济制裁,他是无所谓,可是木春樱身上正是用钱的时候……

搜索建议:幸福的煎熬挡不住的深情  煎熬  煎熬词条  深情  深情词条  不住  不住词条  幸福  幸福词条  
小说连载

 欲吞大象的蚂蚁(5~6)

 5.这是一个什么样的鬼地方啊    我们车队扬起的滚滚尘龙,开始由黄色变成了黑色,最终弥漫成了巨大一片蘑菇云似的黑色夜空。    车停下了,我们就被死死锁进了...(展开)

小说言情

 一见钟情(27)

   27    颜如水听到楚良回来的时候,吃惊地说不出话来。他和春燕互相看看,然后问如玉:“你想干什么?把小俊还给他?休想。我不同意。”    “他...(展开)

小说玄幻

 发现地球(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自投罗网谋和谈 瞬间战火定乾坤    正当李方舟四人为军方在谈判议和现场周围伏下重兵而愤愤不平时,从各自手机屏幕上看到,此时此刻巴拉巴尔正在与塔塔...(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