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像毛毛虫一样活着(第三十五章 只要你回来,我一直都在)

  第三十五章:只要你回来,我一直都在

  “五年了,我一直都住在这里,每天开门进来,我都会环视整个屋子,总希望第一眼就能看到你,尽管一次次的失望,我还是坚持着进门就环视四周的习惯,这是我小小的期盼,要是哪天没做这个动作,我还有些不习惯。我只想让你知道,我一直都在。”

  1

  五年后。

  星级酒店的礼堂早就坐满了来自服装行业的人士,在这里,享誉国内外的时装界大咖womenny老师的要举办一场服装展。舞台早就布置好了,模特,服装也全部到位。郝童童站在后台,紧张得手心都在冒汗。杜宾走来,说:“不要紧张,走秀估计要一个小时才结束,之后主持人会请你上舞台,你要从容,镇定,然后开始发言。演讲稿都背熟了了吗?”

  郝童童自信地说:“都背熟了。”

  杜宾把耳麦放到郝童童手中说:“不要紧张,放松,先听听音乐,尽量发挥就行,咱们不是办演讲比赛,讲不好没关系,但定力一定要十足,这是你人生跨出的第一步。好,就这样,还有,半个小时之后一定要拿掉耳麦,要不主持人叫你你听不见,闹笑话呢。郝童童,有没信心?”

  “有!”

  杜宾揉揉郝童童的头发,说:“就喜欢你自信的样子。”

  郝童童很反感,说:“说过多少遍了,不要总摸我的头,烦不烦?”

  “你就是这样和你的上司说话的?”杜宾故意板着脸,“胆子不小啊。”

  郝童童反问:“你见过哪个上司动不动就摸员工的头?”

  “上司鼓励员工,有什么不妥?”杜宾摊摊手,“大惊小怪。”

  “你这种鼓励会吓坏你的员工,知道吗?”

  “不知道。”

  这时,外面的音乐响起,貌似服装展已经拉开了帷幕。

  郝童童摘下耳麦,走到舞台的入口,音乐声震耳欲聋,她的心刚平复下来,现在又开始“怦怦“乱跳。她急忙缩回来,坐在凳子上深深呼吸几下,努力平复着忐忑不安的心情。

  模特走秀结束,音乐戛然而止,紧接着,主持人的声音随着轻快而柔和的音乐响起:“在座的各位也许都知道,我们最敬爱的womenny老师收了一位得意门生,更让大家不可思议的是,今天的服装展上,有一部分的服装来自于这位高徒的杰作。现在,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请出我们今天的主人公womenny老师,以及她的神秘爱徒——郝童童!”

  郝童童攥了攥拳头,平静地站起来,在舞台入口处与womenn老师碰面,womenny伸出手,与她挽手,踩踏着出场的劲爆音乐和沸腾的掌声来到舞台中央。

  鲜花,掌声,在这荣耀时刻,郝童童完全可以自如面对。

  “各位来宾,各位同仁,我是womenny ,感谢各位在百忙之中来参加这次服装展,刚才主持人也讲到了重点,今天的服装展最重要的环节就是向大家介绍我的新徒弟,郝童童,俗话说得好啊,长江后浪推前浪,后辈的努力拼搏,让我这个过来人都感觉力不从心,这是件值得高兴的事,话不多说,现在,就把发言权交给公司的首席设计师——郝童童。”

  郝童童接过womenny老师递过来的话筒,朝老师深深鞠躬,这才开始发言。

  “尊敬的前辈们,大家好!我很高兴,也很激动,在这里,我要由衷地感谢我的老板womenny,我能有今天的成就,离不开老板的精心栽培,是她让我懂得拼搏的意义,是老板的鼓励和欣赏,才让我找到自身的价值,我的人生才活得绚丽多彩……”

  展览结束后是一场酒会,womenny带郝童童和同行的大佬交流,得到的都是她们的赞赏,尽管有的表现出牵强,郝童童知道这一切都是看在womenny面子上,才得到一部分人的勉强认可,不过,她相信她的能力,今后一定会有令她们刮目相看的地方。

  端着酒杯绕了大半个酒会现场,郝童童心生疲惫,端了杯果汁坐在一个角落,心不在焉咬着吸管,一边,womenny和其他人打了招呼就回去了,郝童童知道的,womenny喜欢独处,对这种灯红酒绿的场合不感冒,她过来,无非就是让郝童童今后的路更好走些。她甚至走的时候都没看郝童童一眼。

  womenny是个怪人,郝童童已经见怪不怪了。大概,越是声誉越高,越要注意影响吧?

  2

  酒会渐渐掀起高潮,平时的文雅人士开始跳着交际舞,郝童童就像只闷葫芦,缩在角落咬着吸管。

  这时——

  “郝童童小姐,能不能赏脸跳支舞?”杜宾很绅士地弯腰,胳膊前伸。

  “你是想让我出丑吗?什么时候见过我会跳舞了?”

  杜宾虽然是她的上司,但也是她怼得最多的人,他完全没把她当成他的下属,倒像邻家小妹,爱怎么打趣就怎么打趣。这不,看她很嚣张的样子,忍不住又要打趣她。

  “看跳舞谁都会,不会跳的才只有看的份,别看了,看了你也学不会,不会就学着点,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啊?”杜宾说着伸手一拉一拽,郝童童身体往前扑,正好扑在他怀里。

  “凭什么我要学跳舞?不会跳舞不等于低人一等。”郝童童离开杜宾的怀抱,站直了身体,高昂着头,杜宾撇撇嘴说:“没有舞伴,我好无聊,不会跳也不怕,我将就一会。”不由分说揽向郝童童的腰,一个转身滑入舞池。

  郝童童就这样被拖着,脚下乱了套,幸好杜宾躲得快,不然他的脚可要遭殃了。

  “小心点,别人发现你不会跳舞,笑掉打呀怎么办?你得负责医药费。”杜宾在郝童童耳边打趣,原以为她会恼怒,没想到她眼睛看向一边,似乎有更好玩的事物比他的话有趣。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发现她盯着舞池里的一个男人看,那个男人也盯着她看,她可能比他的舞伴好看吧?可也用不着这样明目张胆吧?杜宾当即脸色不悦,强行把她的脸扭转过来。

  “怎么?看上那个帅哥了?”杜宾的语气不像在打趣,听上去倒有几分生气的味道。

  “徐波,他怎么会在这里?”郝童童把头埋得很低,心里有点慌,她刚才无意间扭头,正对上徐波灼灼的目光。

  “不会跳舞我都可以将就,可你也太不给面子了吧?”杜宾低头看郝童童,眉头微皱,硬拖着她滑向舞池中间,大概是她不出丑,他不甘心似的。

  “我要走了。”郝童童推开杜宾,想要逃离这里,她绝对不会让徐波来找她。

  这时,徐波趁着音乐突然加快的节拍,快速滑到郝童童这边,扔开舞伴,直接把郝童童拉过去,迅速滑到舞池边。回头,看到杜宾扶着刚才的舞伴,愤怒地瞪着自己。

  “什么时候和womenny的公子挂上勾了?”

  徐波面无表情,盯着郝童童,脚下依然机械式的摆动。

  “五年前,离开酒店,去了他的公司,上海的公司。”郝童童老实回答。

  “你这人就是奇怪,我不是给了你名片吗?我从来没有随便向任何人抛出橄榄枝,除你之外,你居然拒绝我的好意,你似乎很爱玩捉迷藏的游戏,四处躲着我,有意思吗?”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别忘了五年前我就开了公司,womenny的服装展,自然也邀请了我。还真是意外,第一次参加前辈的服装展,居然在这里遇到你。”

  杜宾和舞伴也向这边滑过来,徐波猛地搂紧郝童童的腰,侧身向一边滑去。杜宾直勾勾的眼神表示他不甘心,手机在裤兜里震动好久了,他都懒得理会,一门心思想把郝童童从徐波手里抢回来。见徐波滑向舞池边缘,身形一闪,敏捷地避开其他舞者,再次接近徐波

  音乐陡变,居然是探戈舞曲,郝童童脸色慌张,她之前在电视上看到过跳探戈的视频,舞步眼花缭乱,不是娴熟的舞者根本不敢尝试,正要摆脱徐波的手,不料他的手紧扣她的腰间,笑问:“怎么?不敢?”

  “不是不敢,就是不会。”郝童童回答得理直气壮,丝毫不需要底气,本来就不会,强装也没用。

  “知道螃蟹怎么走路吗?”

  废话,连这个都不知道,岂不是要遭人笑话,郝童童如实回答:“知道。”

  “猫步会走吗?”

  这不是小儿科吗?这种幼稚的问题用来考研智商,出题的人未免有点智障吧?郝童童冷声回答:“会。”

  “这不就行了,横行猫步,走起。”徐波起步,郝童童照做,两条腿差点拧到一起,刚站稳身形,徐波的话又扑面而来:“表情严肃,互相深情凝视,快速拧身转头。你知道拧身转头这个动作的来历吗?”

  “这还有来历?”

  “当然啦,传说,一个海员出海归来,和他的女友一起跳舞时,海员发现他的女友总是扭头,于是他猛地回头,发现女友正看着自己的新伙伴,海员醋意大发,从此就有了男舞伴快速扭头监督自己舞伴的动作。”

  郝童童很是费解:“你炫你的舞技就算了,还要显摆你的博学多识,我会没面子的。”

  “其实,我知道你会来服装展现场,报纸上都刊登了广告,还特别提到你的名字,我除了来欣赏womenny老师的服装展,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来看看你这些年过得怎样。”

  徐波像是憋了半个世纪的话,不吐不快,其实郝童童此时恨不得离开,可是脱不开身,只能耗着,配合他的舞步不说,还得配合他的语言。

  “我只能说,世界还真是太小了。”

  徐波板着脸,果断扭头,又恢复对视的样子,说:“不然呢?无论你怎么逃避,到头来还不是又落到我的手掌心?”

  郝童童低头无语,徐波托起她的下巴与他对视,柔声说:“横向向前倾移。这样就可以向后退了。”

  杜宾逼过来时,在徐波话语的带动下,郝童童脚下沉稳横移,又随他滑到一边。这下可惹怒了杜宾,嘴上不说,心里却在发火:“不是说你不会跳舞吗?跟我跳就不会,跟别人跳就会啦?”这可怎么了得?杜宾一个扭头,带动舞伴又欺到徐波身后。听见他们在聊天,立刻竖起耳朵企图从高分贝的舞曲中分辨出他们谈话的内容。

  “我有东西要送你,一会给你。”这是徐波的声音,他立即想知道郝童童是怎么回答的,只听她说:“什么?”

  “时装杂志。”

  “其实,干我们这一行的,不缺的就是时装杂志。”郝童童还真有自知之明,杜宾算是放心了。不过徐波没生气,故作神秘:“这个绝对与众不同。”

  3

  手机继续在裤兜里震动,杜宾这回恼了,音乐刚刚停止,就扔开舞伴,掏出手机,准备打过去把这个打骚扰电话的人痛骂一顿,一看屏幕,顿时傻了眼,屏幕上显示的是老妈的电话号码,足足给他打了七八个电话!不得了了!这下可要热火老妈了!

  郝童童还在和徐波说着什么,她手里提着一只白色手袋。杜宾大步走过去,横在两人中间,直接了当问郝童童:“郝童童!你在干什么!舞会结束了,还不知道回家吗?”杜宾声音不高,但着实把郝童童吓你一跳。

  “杜总……”她不知该说什么好。

  杜宾沉声问道:“公司的规章制度你忘了吗?员工不能接受客人送的礼物。”说完一把夺过郝童童手里的手袋。

  徐波冷哼一声说:“杜总,这可是下班时间,难道杜总也要用制度限制员工的自由吗?”

  杜霸气回应说:“对不住,徐老板,刚才冒犯您了,望您大人不计小人过,但是我也是为了我的员工着想,特别是人生安全。”说完拽着郝童童大步走向门口。

  “杜总你这是什么意思!侮辱人了不是?”徐波上前横在两个人中间,手向后伸,一把捉住郝童童的手。杜宾不甘示弱,直接把他推开。

  剑拔弩张的场面拉开序幕。

  “今天我本来是特意来参加womenny老师的服装展,好歹也是客人,杜总,不知道是哪本生意经上教你的待客之道?”徐波的话颇有几分挑衅之意,杜宾当然知道,只是不中他的圈套,转身看着郝童童,阴沉着脸就问:“酒店的规定你都忘了吗?”

  “对不起,杜总,是我的错,可是,制度上规定的是上班时间不得接受客人送的礼物……”

  “好!我临时改了制度,下班之后也不得随便接受客人的礼物,这点够了吧?必须遵守!”杜宾火气十足,“你知道这人是谁吗?蝶梦服装公司的公子哥,一些纨绔子弟!花花公子能有几个是正经东西?小心你跟他学坏了。”

  杜宾算是报了刚才徐波故意挑衅的仇,心头大爽。

  郝童童拿过杜宾手里的手袋,递给徐波:“徐老板,我们公司有规定,员工不得随意接受客人送的礼物,请您尊重我们的制度,请收回礼物吧。”

  徐波迟迟没有接,郝童童的手停在半空,两人对视,郝童童读懂了他眼里的心酸,拉过他的手,把手袋交到他手上,说:“你们聊,我先走了。”

  徐波眼看郝童童就要进电梯,慌了,紧走两步后又被杜宾拽回来,不禁笑了:“还真没见过临时改制度的,不过这个我不佩服,杜总要是哪天亲自改写法律,我才送你个大写的服。我还有事,就不奉陪了。”

  “等一下!”杜宾大声说,“有些事我还没请教。”

  “既然杜总这么好客,我就多停留一下也无妨。”徐波退回来,“请讲。”

  “你们以前认识?”

  “岂止认识。”

  徐波的话令人费解,杜宾琢磨他的话,继续和他用眼神较量。

  4

  郝童童刚走出酒店,准备打车离开,突然飞来一个物体,直接砸在头上,一股腥臭的液体顺着头发滴落下来。直觉告诉她,这是一只臭鸡蛋。

  她看着对面,街灯下,苏玲玲手里提着袋子,一扬手,一只鸡蛋飞过来,在头上开了花,苏玲玲就这样明目张胆地,嘴角带着笑容,把手伸进袋子,继续取出一只鸡蛋,接着扔过来。

  郝童童歪头躲过鸡蛋,上前走了几步,苏玲玲没等她走近身来,把袋口挽紧,像扔炮弹一样扔过来,郝童童脚下踩了个鸡蛋,滑到在地,那一袋鸡蛋直接砸在肩膀,整个人陷入狼狈。抬头,看见苏玲玲笑得很是惬意。

  路边传来一声汽车喇叭声,罗晓把胳膊搭在车窗,饶有兴趣看着发生的一切。

  郝童童知道,他不会来救自己,他只是个看客罢了,也许他的心里和苏玲玲一样痛快吧?

  郝童童错了,罗晓既担当了看客的角色,也担当了帮凶的角色。只见他朝苏玲玲招招手,从车窗递出一袋子东西后,手里提着一袋东西下了车,两人嘴角带着令人捉摸不透的笑容慢慢朝自己走来。二人互看一眼,几乎同时一扬手,烂菜叶,西红柿扑面而来,即使下意识地用胳膊去挡,还是被砸中,蓝色晚礼服上一片斑驳的狼藉。

  远处,有人大叫一声:“郝童童!womenny的爱徒!”接着几名记者举着相机就朝这边猛冲,郝童童知道,他们一旦过来,她狼狈的样子就会暴露在记者的相机下。

  是谁通知的他们?这一切是不是早有预谋?

  郝童童惊愕,转身低头逃避镜头。这些记者为了自己的报道独具一格,冲过来后,甚至为了捕捉到她脸上的狼狈,趴在地上也要拍下她落魄的样子。

  苏玲玲不惧记者的镜头,公然走向郝童童,抓起一个西红柿,直接拍在她脸上。照相机的镜头再次对准这一幕。

  苏玲玲得意的笑激起了郝童童的怒火,她紧握拳头,用力挥出一拳,苏玲玲顿时流着鼻血,一脸惊愕,趁她停止动作,郝童童继续反击,可是手还没碰到苏玲玲,就被人死死攥住,接着一件衣服从头上罩下来,被人护着上了一辆车。赶来的记者对着车举起相机,顿时,和着闪光灯,快门声 响成一片。

  车门开了,有人下车。

  “徐波,是徐波!蝶梦服装公司的徐波!”徐波看来在服装界也是颇有影响力,听那些记者的惊讶声就知道。郝童童撩开衣服的一角,看到徐波对着记者的镜头摆着各种帅酷的姿态,面对闪光灯还丝毫不眨眼,不愧是见过世面的人。

  这是要出风头的节奏啊!这个时候他居然不忘要争着上头条!记者的镜头对准车里的时候,郝童童死的心都有了。

  紧接着发生的下一幕,令所有人都傻了眼,只见徐波微笑着走近一名记者,抬手取了他的相机,还没等其他人反应过来,徐波就已经卸了他们的相机,接着手腕翻转,全部丢进车里,迅速上车,从车窗扔出一张名片,说:“想要拿回东西,尽管来找我!”说罢一脚踩下油门,车子蹿了出去。

  5

  酒店,总统套房,womenny站在窗前,酒店门口发生的一幕她早就看在眼里,身后,杜宾垂手站立,不敢吭声,他料想老妈会大动肝火,果不其然——

  “这个郝童童,我不辞辛苦将她培养成才,刚让她的事业有点起色,现在又出这么一场闹剧,我真不敢想象外界的人会怎么评论!你看看那些记者!恨不得掀掉我的老窝!我认为他们都是冲着我来的。”

  “妈,徐波不是拿走了那些记者的相机吗?估计他们不会曝光郝童童的事件。”杜宾上前安慰womenny,没想到竟然引火烧人。

  “我一直给你打电话,叫你赶紧离开酒会现场,怎么?不接电话是什么意思?身为总经理,你的作风不正,怎样让员工服从于你?我说过,酒会是专门为宾客准备的,你要适可而止,真是唯恐天下不乱!早点让郝童童回去,就不会发生这些事。明天,郝童童必须检讨自己,不然,走人就是了!”

  杜宾已经做好了挨骂的准备,他说出了心里的想法:“妈,其实,只要是有人事先预谋好的要陷害她,不管早走还是晚走,都会遭到别人的圈套,要是我能及时送她出去,就不会让她落到狼狈的下场。”

  “一派胡言!”womenny明显很生气,“你要是送她下楼,岂不是也暴露在记者的镜头下?到时候你叫我怎么摆平这件事?我最注重的就是个人形象!决不允许负面消息影响到我和公司的形象!”

  杜宾倔着性子:“妈,不要开除她,她也是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要是真的要追究她的责任,我首先就要揪出那个陷害她的人!让那个祸害当众向她道歉!我只要她开心地活着!不受别人欺负!”

  “我知道这些年你们两个朝夕相处,你一定是喜欢她了,但是我看她对你没有动一点心,你又何必在这里自作多情!婚姻这种事,也是讲究门当户对的。”womenny说得头头是道,杜宾坚持自己的态度:“郝童童我管定了。”

  “你一厢情愿,但是你也不问问她同不同意!好了,我懒得和你生气,气死我你又不会自责,那我岂不是死得冤枉?”womenny朝杜宾摆摆手,“出去。”

  “这些年,您都在想什么我都知道,我是不会同意您的安排,您自己就是大咖,干嘛要和一些不入流的人联姻?婚姻这种事,我要自己做主。”

  “自己养了二十多年的儿子怎么就变了?再犟嘴,我就真的开除她了!”

  见老妈火了,杜宾急忙道了“晚安”之后忙不迭地出门去。

  6

  回到住处,徐波从衣柜找来一件睡衣递到郝童童手里,说:“洗洗吧,这个苏玲玲!我早晚会找她算账!”

  “谢谢。”郝童童眼泪还是没有止住,迅速滑落,徐波在她脸颊轻拭,柔声说:“我去给你煮一碗姜茶。”

  郝童童洗完澡出来,徐波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面前的茶几上是一碗热腾腾的姜茶,隔着水蒸气,他的脸看上去格外温暖。郝童童心里一酸,差点又掉眼泪。

  “过来坐。”徐波放下报纸,温暖一笑。

  郝童童坐下后,徐波用勺子轻轻搅动姜茶,用手隔着碗试了试姜茶的温度,感觉不烫了才递到她手里。

  “五年了,我一直都住在这里,每天开门进来,我都会环视整个屋子,总希望第一眼就能看到你,尽管一次次的失望,我还是坚持着进门就环视四周的习惯,这是我小小的期盼,要是哪天没做这个动作,我还有些不习惯。我只想让你知道,我一直都在。”

  郝童童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低头轻抿姜茶,姜茶的温度正好,每咽下一口,心里都是暖烘烘的。

  徐波还在说话,不管她回不回答,只要有人听他说话就好。

  “你知道吗?徐新华反对我学土木工程后,我选择了服装设计,我虽然那时候什么都不记得,但是我的潜意识告诉我,我这一生中,除了学习土木工程就是服装设计,现在我相信我的潜意识,土木工程是为了我爸爸的企业,服装设计是为了随你追逐梦想。我知道,上高中的时候,你的梦想就是成为服装设计师。”

  “今天,真的谢谢你。”郝童童除了说这些,真的找不到其他的话题。

  “在别人看来,是苏玲玲先动的手,理亏的是她,更多的人会因为同情,支持你的几率会更多,但是,你一旦动手,理亏的反倒成了你。这是什么效应?墙头野草效应。”

  郝童童虽然不懂徐波在说什么,但隐约知道他是在劝自己遇事要冷静,他的语气听起来怎么和郝东安一样?活脱脱就是郝东安附体。不禁微微一笑。

  “笑什么?”

  “我想到我叔叔,他曾经找过我,第一次对我发火,之前,他和你刚才的样子一样,安静地,认真地对我说着话,讲着道理,我才突然好想他。”

  徐波说:“那就回去看看他吧,也是好几年没回去了吧?”

  “先把事情解决了再说吧,这件事要是让womenny老师知道,非扒了我的皮不可。”郝童童眉头紧锁,徐波也认为事情很棘手:“是很严重,直接影响到她的声誉和公司的形象,她毕竟是你的老板,也是老师。”

  “我得想想该怎么办。”

  “放心好了,胶卷在相机里,相机在我这里。”徐波指了指放在纸箱里的相机,“幸好没有摄影机,不然,我可不敢保证能拿到。”

  郝童童忧心忡忡,徐波见她还有顾虑,坐过来拍拍她的肩膀安慰说:“如果这件事宣扬出去,我非把苏玲玲拎出来,在媒体面前向你道歉不可!”

  “不要激动,我只是在想,如果womenny老师知道,我该怎样向她交代?”

  “我早就听闻womenny老师性格古怪,无非就是开除你,她要是敢开除你,我就敢跟她抢人,你信不信?”

  郝童童当然信了,徐波巴不得她到他的公司上班。听了他的话,她低头喝姜茶。

  “知道‘蝶梦’的含义吗?我早就想好了公司的名称,具体是什么时候想到的,应该是高中的时候就想到了。”

  “好名字。”郝童童惜字如金,说了三个字以后就不再说话。

  “陈志泽这些年也很担心你,一直没有你的下落,他就一直给我打电话问我,几乎一天一个电话,每次我都知道他的第一句话是什么。然后就抢先对他说:我也在找她。他就一句话都不说就挂了电话,他跟我无话可说,就是想知道你的下落,听说,他毕业了,分在老家的警局,你说,他那么厉害的警察都找不到你,我怎么可能找到?”

  郝童童盯着自己的脚尖,叹了口气。

  “你要不给他打个电话吧,不然,他会很担心你。”徐波咽了下唾沫,看着郝童童的反应。

  “不了,我要回去了。”郝童童站起来,到洗衣机里拿了自己的衣服。

  徐波没有挽留,送郝童童会宿舍后,对她说:“明天可能会有一些记者会来找我,不过你不要有什么后顾之忧,我会处理好事情的,晚安。”

  郝童童站在窗前,看徐波开车离去,她不得不承认,她对他还真有点动心。

  7

  正如徐波所料,他刚到公司,门口就堵了一堆记者,这回摄像机和照相机样样俱全。

  所有的记者被邀请到公司的会议室,徐波在回答所有问题之前,他提出三个条件:“第一,我不是在开记者招待会,请关掉摄影机和相机,手机也不得拿出来,自觉关机的都是好同志。第二,你们无缘无故扛着摄影机对着我拍,看来是不想拿到你们的相机。第三,我所说的一切都办不到,那就请回吧,东西我概不归还。第四点是什么,你们同意以上三点后,我才会说。”

  所有的记者面面相觑,没有一个人照做,徐波当即起身走人,刚走到门口,所有人陆续放下摄影机,相机也收起,有人自觉把手机关机。没有什么可以比得上昨晚发生的一切有价值。

  徐波返回来,站在会议室的讲台上,说:“我叫什么名字就不用说了吧?这个不重要。我可以证明你们拍到的一切纯属捕风捉影,你们拍到的并不能说明什么。”

  “那么,请问,您这样急着为初见服装公司的员工争辩,又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拿到womenny的好处费?”徐波正说着话,一个多嘴的娱乐杂志的记者插嘴问道,“可以解释一下吗?”他刚说完,原本安静的场面刹那间沸腾。

  “是呀,可以解释一下吗?”

  “如果不是拿了womenny的好处费,你凭什么要这样做?你是来当挡箭牌的吧?”

  “郝童童作为womenny的爱徒,出了这么大的事,公司怎能不会担心此事影响到公司的声誉?一定是您出来当挡箭牌,不是吗?”

  徐波笑而不语,台下又开始起哄:“看,他在逃避问题,出来辟谣。肯定有蹊跷。”

  “叫郝童童亲自出来解释!”

  “郝童童和womenny的公子是情侣吧?”

  “各位!”徐波站直了身体,大声说,“你们的上司允许你们这样打断别人说话的吗?就这一点,足以看出你们这些人居心叵测!拿起利器刺伤别人,再往伤口上撒把盐!如果你们无法安静地听我说完,那今天休想拿到你们想要的答案!”

  台下的人面面面相觑,没人再吭声。

  徐波朗声说:“womenny老师并不知道这件事,发生这样的事纯属巧合,也属于郝童童与肇事者的私人恩怨,没必要连公司也牵连进来。你们没觉得这样做是在小题大做吗?我和郝童童是朋友,帮她一把,有错吗?我试问,你们的朋友被人欺负,我就不相信你们会任由她受罪!既然是朋友,帮一把,怎么了?只有闲的没事做的人才会捕风捉影!最后一点,郝童童为什么不出来解释?她怕她的出现,再被人信口开河推向娱乐八卦风浪的刀尖上!好了,声明到此为止!劳驾各位,都散了吧,别闲着没事学别人乱嚼舌根,如果还有什么疑问,尽管问,我可以安排人倒好茶水,准备瓜子糖果,陪你们唠嗑,一 一满足你们的好奇心。我今天把话说清楚了,如果再想挖一些关于郝童童子虚乌有的话题,先证实一下真实的可能性再说。省得一个个的打脸打得难堪。”

  “方便透露下郝童童得罪的是什么人吗?”面对记者这样无礼的要求,徐波只回应四个字:“无可奉告!”

  台下已是一片唏嘘:“这个出面辟谣的也是个人才,好一个快刀斩乱麻!”

  有个记者弱弱地说:“徐老板,这下,可以还我们的相机了吧?”

  徐波说:“可以,但是,我还没有说第四点,那就是,所有人都必须把昨晚拍到的内容删除掉,然后再拿相机离开,我要监督所有人,都不要给我做小动作。”

  场面还处于一片混乱,徐波大声说:“还不走吗?我可要告你们扰民了。”

  有人带头退出去,其他人也陆续散去。

  徐波一个个监督,看记者门删掉昨晚拍到的内容,这才放他们走。

  8

  “所有人都想用郝童童的糗事挖我的料,简直是休想,这么多年来,不知道有多少记者都想拿我做文章,我就纳闷了,我又不是大明星,有什么值得挖的?我看他们一个个的吃饱了撑的!”womenny没心思工作,发一通牢骚。

  “老妈,您每年都给贫困地区捐款,当然有人知道您的大名了,他们无非就是想看看您有没有诈捐罢了,”杜宾嘴巴甜,很是会讨好,“不过真是让他们费心了,您可是大善人,绝对不会那样做,只能说他们没良心,费尽心思想弄翻一个慈善家,他们脑袋够灵活的,想通过郝童童采访您,好计策。”

  这时,郝童童出现在门口,垂手站在那里等着womenny的发话,她要是不知道昨晚发生的事就好了。可惜,womenny看了她一眼之后,摇摇头就出了办公室,直接进了电梯。

  难道她已经知道了?这是在下达无声的辞退命令吗?

  郝童童一脸茫然,看向杜宾。

  “告诉你也无妨,我妈非常生气,她都看到了一切。幸好,没有任何一家媒体报道过此事,我就说嘛,我们只是做生意的,又不是大明星,有什么隐私可挖的?”

  郝童童这才松了口气,盯着对面的墙发呆,杜宾在她面前做着鬼脸:“天然呆,萌萌哒!”

  “这次没有任何一家媒体报道这种无聊的事,是因为多亏了徐波,不过,恐怕那些记者会对他不利。”郝童童说。

  郝童童是幸运的,她并没有被开除。

  手机响了一下,是徐波发来一条微信,是一个连接,点开,是一首歌,歌名叫《不说再见》。

  因为你,我徘徊在记忆的原点/用感官品味它的美好,触摸它的温柔/若不留神,不小心撒手/它像精灵,会消失不见/我会无处寻觅它的踪迹;

  因为你,我游荡在记忆的深处/只为捕捉曾经的温存,还有它的温度/我彷徨,我小心翼翼/不敢轻易恍惚/它是精灵,会消失不见/我会无处寻觅它的踪迹。

  我把孤独,悲伤,还有你留下的美好装进行囊去远行/把坏心情丢在沿途/让它随风去吧/只有你给我的美好记忆,我舍不得丢/它是珍宝,在我手心紧握/就像你,一直伴随我左右。

  你竟然决然转身/用背影和我说再见/我泪眼潸然,对着你消失的地平线/坚决说,说好的,不说再见/尽管形同陌路,我不说再见。

  你给的美好记忆,我舍不得丢/它是珍宝,在我手心紧握/就像你,一直伴随我左右。

  尽管形同陌路,不说再见。

搜索建议:像毛毛虫一样活着  毛毛虫  毛毛虫词条  活着  活着词条  只要  只要词条  一直  一直词条  一样  一样词条  像毛毛虫一样活着词条  
小说连载

 跳槽时刻(三)

 离开样品组回办公室的路上,周瑞云没有串行车间里面,而是走了车间外边的水泥通道。她最不乐意人看见她在吃冰淇淋。自从到老板身边工作,各车间,尤其是他原先所在车间,...(展开)

小说

 女教师之死

 文/张新雁陈承凯  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望着蹒跚而去的镇总校长吴全,许海轻轻地叹了口气,他茫然地坐在办公桌前,脑子里一堆乱麻。  那天,吴全交待得很清...(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