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爱情蜜语(第十三章 你在哪)

  第十三章:你在哪

  内心为何惴惴不安?是不是只要还清欠你的一切才会好受些?可是,你究竟在哪里?我要怎样才能找到你?欠你的要怎样才能还给你?

  莫景然,如果你玩失踪玩够了,就赶紧出现,欠你的越久,我的心里就越煎熬。

  1

  十年后。

  北京某星级酒店多功能厅,聚集了来自各地的国画爱好者,特意赶来祝贺的重量级嘉宾是几位享有国际声誉的国画大师,今天展览展出的是柯小艾的精品画作,总共有一百余幅画作。柯小艾现在的身份是——现代青年画家,国画后起之秀。

  现场气氛十分热烈,柯小艾的画作以独特的画风和成熟的笔墨受到观众和几位业内人士的一致好评。

  柯小艾游走在嘉宾和观众之间,礼貌而谦逊地与他们交流。

  “小艾,恭喜你!下次办画展的时间是什么时候?到时候一定要通知我,错过你的画展,我会难过的。”

  “一定一定,到时候我会提前把请柬发给你。多谢您对小艾的支持与厚爱。”

  “想不到,我们的小艾和她的画一样美,简直就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仙子一样。”

  “您过奖了。”

  展览快要接近尾声,支持人请柯小艾上台致辞,热烈的气氛安静下来,嘉宾和观众都让出一条道,柯小艾款步走到台上,正要致辞,这时,原来舒缓的背景音乐嘎然停止,所有人都以为这是特意安排的,也没有在意。然而,突然停顿几秒之后,音乐被切换成钢琴版D大调卡农。这个适合求婚现场的音乐并不是提前安排好的,柯小艾稍微迟疑一下。

  展厅的门悄然开启,一个男子手捧鲜花出现在门口。只见他穿着不俗,光一条真丝领带就能把一身西服衬托出一种华贵的气质。

  当然,更引人尖叫的是他帅气的脸庞,那是一张俊朗的脸,两道剑眉下一双星目闪烁着自信的光芒,笔挺的鼻梁,薄厚适中的嘴唇,这样完美的五官构造出如此完美的人,怪不得好多女生都被迷到了,严肃庄重的场合,丝毫不在乎展览主人公的感受,一个个看着门边的人犯着花痴。

  只见那男子款步走进大厅,直接走到柯小艾身边,露出阳光般温暖的笑容,说:“小艾,是我,莫景皓。”

  “莫景皓!”柯小艾眼中闪过一波又一波的惊喜,完全忽略了这个严肃的场合,不可置信地捂着嘴,“真的是你?”

  ”是我,我就是莫景皓,小艾,我今天来就是要求你一件事。”英俊帅气的男子单膝跪下,奉上玫瑰花,“小艾,嫁给我!”

  现场开始躁动,柯小艾慌了手脚。

  “小艾,嫁给我!“跪在地上的人依然执着。

  ”柯小艾!不能答应他!“一个声音骤然响起,紧接着柯小小扒开人群来到跟前,指着莫景皓说,”你不能答应这个人渣!他没有资格在这里求婚!”

  气氛陷入寂静,仅仅几秒,又突然像炸了锅似的,整个大厅聒噪不安。议论什么的都有。

  柯小艾大脑陷入一片混乱,只见那几位特来祝贺的前辈向她走来,个个面若冰霜。

  “小艾,按理说我们中途离场,实属不该,但是,真的很抱歉,年轻人的世界,我们不参与。”一位前辈与柯小艾握了握手,大踏步离场而去。其他几位同样如此。

  几位前辈的离场,柯小艾隐约感觉前途陷入黑暗。

  本来一场眼看就要完美收场的展览,竟然在德高众望的前辈面前闹出如此伤大雅的乌龙事件,柯小艾感到烦躁不安。

  参观展览的人迅速离场,像灌满水的池子突然被放空,一切被抽离。包括所有的希望。

  莫景皓在跪在那里,双手固执地捧着玫瑰花。

  柯小艾木然地站在原地,不知该惊还是该喜。占据心头更多的是沮丧。

  先前还是人头攒动的场面,欢欣鼓舞的热烈气氛,现在,空荡荡的,除了在场的三个人,还有陈列在展架上的画作,剩下的就只是内心的荒芜。

  “姐姐,你还记得莫景然吗?”柯小小走到柯小艾身边说。

  “莫景然?”柯小艾略显迷糊,说,“你说的是……”

  “十年前你出车祸,失去一条小腿,是莫景然一直拼命挣钱,你才顺利地安装上假肢。是他默默为你付出,你才会有今天的光辉成就,你所有荣耀的后面,洒满了他心酸的汗水。”柯小小指着莫景皓,冷笑一声,“而你朝思暮想的莫景皓,莫大帅哥,在千钧一发之际弃车而逃,躺在地上装死,你住院了,看到你的断腿,他吓坏了,簌簌发抖。后来,他父母赶来把他带走了,他对你不闻不问,现在知道你出息了,又华丽丽地在你面前亮相,最后,搞砸了展览。”

  柯小艾陷入一片茫然,后面柯小小说了些什么她只是模糊听到一点。

  “你原来一直在骗我!说什么奖学金,都是骗我的!你怎么可以接受他的钱?他是什么样的人,你不知道吗?”柯小艾半晌才无力地说出一句话来。

  ”我确实有奖学金,我后来的花销都是我自己的奖学金!他的钱怎么了?你小瞧他可以,但不要侮辱他的人格!我说过,他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真替他感到不值,他那么喜欢你,换来的是这样的结果!“柯小小再次看向莫景皓,大声说,”他是什么样的人不重要,总之,他比这个人渣好一万倍!“

  ”小小!请不要把我也拉扯进来。”莫景皓站起来,整整衣服,靠近柯小小,目光炯炯,“我怎么了?”

  “一定要我说出来么?”柯小小稍加沉默,仰头与莫景皓对视,一字一顿地说,“当初,是谁说喜欢我,然后强行占有我?最后,我怀孕了,又是谁不想对我负责,死不承认?莫景皓,你敢做不敢当!算什么男人?”

  莫景皓的脸瞬间煞白,惊慌之余望向柯小艾。惊讶在柯小艾脸上扩散,变成失望,眼里是满满的愤怒,抬手就是一巴掌,莫景然煞白的脸庞上赫然浮起五个绯红的指印。瞠目结舌中眼睁睁看着柯小艾从身边一阵风似的刮过。

  2

  明亮的落地窗前,柯小艾像只慵懒的猫,窝在吊篮里,用手拨弄着咖啡色的窗帘,眼神暗淡,风从侧面开启的小窗户吹进来,吹乱了头发,也扰乱了心情。

  “莫景然写给你的情话,看完,才能知道他有多么喜欢你。”

  一本厚厚的笔记本落在柯小艾怀里,抬头看见柯小小转身离去的背影,目光再次落在笔记本上。

  翻开扉页,清秀的字迹映入眼帘。

  “两个心房,一个里住着你,另一个里还是住着你。居然没有我的一席之地,可我怎么忍心赶你走?我知道,喜欢一个不喜欢我的人,这是大错特错,我有勇气一错到底。毕竟,想你已经成为我的习惯,不想你我会感到不习惯。”

  从吃过下午茶到黄昏,柯小艾一直窝在吊篮里,笔记本还摊手里,眼神游离到别处,心灵不知道飞哪去了。直到柔和的灯光照亮了整个房间,这才收回思绪,重新把眼神回到那些充满柔情的字里行间。

  “看得入迷了吧?”柯小艾走过来,“是不是被某些人的爱情蜜语迷得神魂颠倒,以至于忘了开灯。”

  “他是要我欠他的,这是赤裸裸的道德绑架。”柯小艾面颊绯红,争辩着,“不要看他平时除了打架,还会动这种歪脑筋,欠他钱,就等于欠他人情,柯小小,你猪脑筋啊,为什么要接受他的钱?之前也不和我商量。”

  “看,被感动到了吧?不要假装矜持了,想稀里哗啦哭一场就直说,我又不会打扰到你。”

  “走开啦!”柯小艾拿起抱枕朝柯小小扔去,接着又拿起一个扔过去。

  柯小小捡起地上的抱枕,扔到沙发上,有点沮丧:“只是,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十年了,也不知道打个电话……”

  “我会把钱还给他的。”

  “前提是得知道他现在在哪里。要不,我们网上寻人,让全国人民都知道有个女生在找一个叫莫景然的男生……”

  “住嘴好不好?烦死了!”柯小艾把笔记本放在一边,离开吊篮,“反正,我不想欠他的,必须要找到他,欠他多少,一分都不会少。”

  “知道你现在不缺钱,北京有房,卡里有钱,有身份,有成就,前途一片光明。不乏追求者,可是,像莫景然那样的人,又有几个?”

  柯小艾没有说话,去了厨房。

  不知怎么的,柯小小心里泛起一丝酸楚。

  柯小艾拿了两个苹果出来,一个扔给柯小小,然后手里拿着一个,轻咬一口,面色凝重。

  “还钱不愁,愁的是怎样才能找到他。”

  “我不是愁这个。”柯小艾悠悠叹气,“我在想,我的前途还有吗?”

  看来是柯小小误解了柯小艾的意思,她走过去,用力拍着柯小艾的肩膀,无比崇拜地说:“有,当然有,现代知名画家柯小艾,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柯小艾忧郁笼罩的脸一直舒展不开,摆弄着手里的苹果,又重新窝在吊篮里。

  “不一定,现在只会背负指责,画展当天闹的那一出乌龙,我看到几位前辈对我的失望,因为,国画,代表的是中国文化形象和艺术表率,在所有人对文化形象满怀崇敬时,现场竟然转换为求婚主题,在前辈面前玩起了孩童过家家的游戏,亵渎了艺术灵魂,连最基本的精神文明都没了,也难怪前辈和观众会失望而去。”

  “是你想太多了。”柯小小只能这样说了。

  “你不知道,艺术,那是一种精神和意境,容不得其他杂质。”

  柯小艾脸上的忧郁里夹杂着固执,柯小小借故去做饭,只为掩饰不知道怎么去安慰的无力。

  3

  门铃响了,柯小小放下炒菜的铲子去开门,从猫眼里看到莫景皓在外面摆了个酷酷的姿势,陶醉地嗅着一大束玫瑰花。头发打了发油,一丝不苟地打造出霸气的发型。

  正想着怎样找你算账,你倒自己送上门来了!

  柯小小拉开门,堵在门口,开始发飙:“你还好意思来做什么?搞砸了柯小艾的画展,害她名誉受损,要是换成我,才没有勇气再来讨骂。”

  “让他进来。”柯小艾已经坐到沙发上。

  “听见没?小艾让我进去呢,让开。”莫景皓把柯小小拽开,捧着玫瑰花走进去。

  柯小艾冷着脸,莫景皓自己走向沙发,坐下。

  “你怎么那样对待小小?事后不负责任,当初为什么要犯浑?”柯小艾侧过头盯着莫景皓,莫景皓忙不迭地争辩:“那是她主动的,是她缠着我不放,是她对我投怀送抱。你想想,凡是有七情六欲的人,都经不住诱惑的。”

  “你放屁!”柯小小站在门边,紧咬着嘴唇,眼里冒着火。

  “柯小小固然也有错,这点我承认。但我对你很失望,你把所有的过错都推到别人身上,把自己开脱得倒是干净。现在我总算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了。没有担当的人,就是一具行尸走肉,外表光鲜,其实没有灵魂。”柯小艾冷冷地说完,走到门边,做了个送客的动作,“慢走不送,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们的生活。”

  “小艾,你不是这样的,我记得你不是这样的!才十年,你就变了,我对你一片痴心,你就这样对我?”

  莫景皓站起来,胸腔起伏不定,手不停地握紧又松开,反反复复。

  “十年,可以改变很多事,也可以改变很多人,我不得不说,我为你保留了十年的那颗心真心,从再次见到你,还有现在,彻底土崩瓦解!听懂了你就快点走!”

  冷冰冰的脸,冷冰冰的话语,在这十多度的室温下,竟然硬生生把莫景皓的心一寸一寸地冷冻起来。他分明红了眼,还要做出玩世不恭的样子,顺手扯了一枝玫瑰横叼在嘴里,摇摇摆摆走出门去。身后的门大力关上,差点夹住脚后跟。

  柯小小用力抱住柯小艾,眼泪掉了下来。耳畔是柯小艾温柔的怪嗔。

  “自己要对自己负责,因为没有人会主动承担责任。这下,你看到了吧?”

  “知道了,你快放开我,菜烧焦了!”

  柯小小从柯小艾怀里弹出去,关上厨房的门掩面哭泣。

  其实她早就关掉煤气灶的开关,只是借故要掩饰内心的内疚罢了。曾经因为柯小艾也说过这样的话,她总是不明白柯小艾的一片苦心,两人总要吵一架,吵得面红耳赤,冷战几天。现在终于明白什么叫忠言逆耳。

  4

  夜深了,喧嚣了一天的城市终于恢复安静。

  淡淡的月光洒在淡蓝色的窗帘,窗帘轻轻摇曳,像在和月光有着诉说不完的悄悄话。

  窗外的草丛里,蟋蟀把自以为很动听的声音献唱到大半夜,根本没有顾及到别人抱怨的情绪。

  5

  柯小艾在黑夜里瞪着眼睛,只等着黎明到来时,好翻身爬起,投入一天的忙碌中,那样就不用忍受失眠之苦。

  莫景然这个名字,要不是柯小小再次提起,柯小艾几乎快要记不起来这个人的存在。听到他的名字,空白的大脑里像黑白电视机一样,从满屏跳动的雪花点慢慢有模糊的画面在闪现,然后,渐渐清晰的画面是他拿着一把菜刀,与莫景皓对视时的剑拔弩张的情形,在慢慢切换到他用炒菜有的长柄勺舀了水泼在一个男生的脸上,之后是几个人扭打在一起。

  印象深刻的是那个雨天,他躺在雨地里,无法动弹,当时她起了恻隐之心,拿了雨伞返回去把他扶回家。对他动了恻隐之心的还有寒冷的冬天他蹲在冬青树丛里无声哭泣。她当然还记得他给她擦掉脸上的颜料,托起她的下巴想要亲吻她,结果被她打了一耳光。还有给她戴好头盔,认真给她绑好保暖护膝……细心地拿毛巾帮她擦干头发上的水。

  还有,还有……关于他的一切,渐渐清晰,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柯小艾翻了个身,继续失眠。

  时间显得很疲惫,放慢了脚步,墙上的钟正好得到月光的青睐,柯小艾才清晰地看着秒针放慢移动的速度,艰难前行。

  现在是凌晨三点,离天亮还有两个多小时。再有两个多小时就天亮了。

  柯小艾这样安慰自己,思维有些颠三倒四。

  没等到天亮,柯小艾就睡着了,她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一个挺拔的身影站在她面前,太阳光从他身后照射过来,像车子的远光灯,使她的眼睛像暂时失明般,只看到一片炽白的光芒和一个黑影。

  “莫景然。”她居然叫出他的名字,声音真切地传入她的耳朵,可他就像没听见她的呼唤一样,向后移动,最后只变成一个缩影,消失在那一片炽白的光芒里。

  “莫景然!”她在次呼唤他的名字。梦境仿佛是真的,她都能感觉到嘴唇在翕动,耳朵里还是真真切切的声音。

  猛然睁开眼睛,嘴唇还在翕动,自己的声音清晰地传入耳朵。才发现自己真的在呼唤着莫景然的名字,下意识地抬手挡住照射在脸上的阳光,柯小小似笑非笑的脸就凑过来。

  ”柯小艾小姐,我好像听到你在梦中叫着谁谁谁的名字,该不会是梦见他了吧?“

  柯小艾坐起来,无视身边的人,摸着热度逐渐升温的脸,下床穿了拖鞋就跑进卫生间,拧开水龙头,双手捧了水扑到脸上。之后盯着镜子看了好久。

  内心为何惴惴不安?是不是只要还清欠你的一切才会好受些?可是,你究竟在哪里?我要怎样才能找到你?欠你的要怎样才能还给你?

  莫景然,如果你玩失踪玩够了,就赶紧出现,欠你的越久,我的心里就越煎熬。

  6

  “柯小艾!”柯小小在外面提醒着,“你今天还要去工作室,别忘了,你是任何困难都打不倒的柯小艾。”

  柯小艾拿毛巾擦着脸,走过来。

  “是呀,今天还必须要去,不然,我这工作室真的要关门了,还有,这几天为了我的事,也耽误了你的时间,你也应该去忙你的事了,对了,你不是说准备为你的泳装拍摄宣传照吗?秦皇岛是个不错的拍摄地点,打算什么时候拍?我安排下时间,陪你一起去。”

  沉吟了一下,柯小艾又说:“你还保留郑先森的电话号码吗?可以给他打个电话,也许莫景然有和他联系过。”

  “好呀,现在就打过去试试。”柯小艾去了拿电话,靠在门框上拨着号码,不经意间瞄见柯小艾脸上的红晕,不由得轻笑一声。

  电话打通了,铃声是一个温柔的女声。

  “欢迎致电郑先森风味居北京店,本店特别为您奉献来自凉都水城的特色风味……”

  “您好!这里是郑先森风味居……”彩铃刚响到一半,一个附富有磁性的声音传来。

  “您好!您是郑先森吗?“

  柯小小刚说了一句,柯小艾就抢过电话:”您好,我是柯小艾,我想问问莫景然最近有和你联系吗?如果有联系,那请你告诉他,我找过他。“

  柯小小在一旁瞠目结舌:这是那个淑女柯小艾吗?真是应了2017年时下最流行的一句话——女神秒变女神经。

  ”没有,我也在找他。”柯小小也听见了手机里传来的声音,再看看柯小艾,她的眼神暗淡下来,轻轻说了句“哦,谢谢郑先森”然后就挂了电话。把手机递给柯小小,默默转身去衣柜拿衣服。

  “开始被感动了吧?我就说嘛,一个温暖的男人,还有肉麻的情话,不要说女生了,连男生都会被感动到的,包括我们的冰美人柯小艾在内。”柯小小不怀好意窃笑。

  柯小艾把她推出去,嗔道:“闭嘴吧,才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就是想快点把欠他的钱还清,不然我会成天想着我还钱别人的钱,活得都不自在。还有,我说话从来都是会这样,快人快语,马上要去上班了,哪有时间磨磨唧唧?我要换衣服,你出去呆着。”

  “口是心非。”柯小小对着关上的门做了个鬼脸。

  7

  柯小艾刚开门,一大束玫瑰花挡住出门的路。莫景皓西装革履,墨镜遮面,头发还是打理出帅帅的造型。堵在门口纹丝不动的挺拔身躯诠释着什么叫做霸道。

  “莫景皓,请你让开。”柯小艾依然冷冰冰的话语,听着让人惧怕三分。

  “柯小艾小姐,今天很荣幸能载你一程,请上车。”莫景皓让到一边,做了个“请”的动作。

  “哇!豪车!好车!”柯小艾满脸惊喜,缓步走下台阶,脚步有些飘,腿要是软一下,整个人都会扑倒在豪华的车身上。

  莫景皓嘴角泛起酷酷的笑容,走过去正要开门,殊不知接下来的场面让人大跌眼镜,只见柯小艾面色一冷,突然一个拐弯,抬手按下手里的遥控器,自家车库的门缓缓开启,她走过去开出自己的车,经过莫景皓身旁时停下,说:“劳烦你以后不要亲自来接,我的车虽然比不上你的豪华,但我只想安安稳稳坐我自己的车,我不想坐在你的豪车里哭不出声来。”说完朝柯小小招招手,“小小,过来,上车。”

  柯小小锁了门,飞奔过去,经过莫景皓身边时,停下脚步,看都没看他一眼,说:“省省吧,恋爱的过程最考研人性,给不了一个人百分之百的爱,就不要拿百分之零点一的虚伪来当诱饵。”

  不顾莫景皓愤怒的眼神,柯小小拉开车门,傲娇地坐进去。

  柯小艾的车子扬长而去,莫景皓用力嗅了嗅手里的玫瑰花,接着把花放在门口的秋千上,仰头打量着柯小艾家的别墅。

  “你是不缺钱,土豪啊,怪不得可以这样目中无人。”

  在车里发了好一阵呆,莫景皓拿起手机给人打着电话;“是我,莫景皓,找几个弟兄,帮个忙,就这几天。……”

  心里像酝酿着一个阴谋,莫景然五官微微扭曲。

  8

  柯小艾的工作室,一百多幅画作陈列在宽大的房间,柯小艾提起画笔又放下,完全不在作画的状态。自从画展出了点插曲后,柯小艾的电话一直处于安静状态,不同以往,每次办画展后,画作都会被狂热的爱好者收藏。

  甚至网上有这样的说辞,这完全为了炒作,画热人不热,画展上的闹剧成了故意安排,借此炒热自己,提高自身知名度。

  而就在柯小艾陷入苦恼的时候,柯小小抱着ipad过来,一言不发,指着画面给柯小艾看。

  “今天,是我特意约了记着,目的很简单,就是关于国内知名画家柯小艾的传闻。这并不是炒作,柯小艾本身在国内就很有知名度,并不需要炒作。是我,作为她的爱慕者,离别十年之久,突然想给她一个意外的惊喜,没想到,弄巧成拙,害了她。她心情低落一段时间以后,又重新提起画笔,尽管不再有人欣赏她,她依然要坚持画下去,不是为了哗众取宠,只是想做好她自己,绘画就是她的全部,即使没有观众,她依然要坚持下去。

  所有的一切不愉快都是因为我而起,我在这里向柯小艾道歉,也替柯小艾向大家道歉,希望大家接受,也希望她能接受我的诚意。”

  “这是唱的哪一出?费尽心思借助媒体露把脸,不就是想当网红么?”柯小小撇撇嘴,看着画面,一脸鄙夷。

  “爱怎样随他去吧,这个人与我们毫无瓜葛。”柯小艾起身重新拿起画笔,“真想回到老家,过安静的日子,没想到,单纯的梦想和追求竟然被卷入无形的硝烟之中,处于流言蜚语中浮浮沉沉。怪不得会有人说,社会就是个大染缸。什么梦想和追求?一切都是和铜臭味捆绑在一起的伎俩。”

  “听你这么说,我要考虑还要不要继续我的梦想。”柯小小一脸茫然。

  柯小艾又说出令人喷饭的话:“没有梦想,活着形同行尸走肉。”

  柯小小揪扯着头发,哀嚎:“柯小艾,我快要被你绕疯了!你究竟想说什么?梦想究竟要不要继续?”

  “可以继续啊,我们还需要活下去的资本,没有资本,拿什么养活自己?”

  “我真的快要疯了,天天和个大哲学家一起住,我想我会疯掉的。”柯小小用力搓着头发。

  柯小艾的手机铃声响了。

  ”小艾,是我,莫景皓。”莫景皓讨好的声音传来。柯小艾立即挂了电话。

  手机铃声固执地响起,柯小艾干脆调成静音,让它变成哑巴。柯小小想起什么似的,突然大叫起来:“姐,那个郑先森有可能就在北京。”

  “你怎么知道?”柯小艾微微迟疑下,眼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惊喜。

  “给他打电话的时候,彩铃声提醒我的,我还记得呢,要不再打一次,你好好听着,要是他的店在北京,找到他,再仔细打听莫景然的下落。”柯小小翻出通话记录,找到一串号码就拨出去。柯小艾伸手拿过手机,挂断,说:“没意思,我为什么要打听他的下落?”

  “柯小艾,我彻底疯了!一会儿要找他,一会儿又不想找到他,今天你确实很反常,真搞不懂你们这些艺术家的心思。气死我了,我得出去喘口气。”柯小小丢下手机,噘着嘴去了外面。

  站在走廊里,却听到柯小艾在打电话。

  ”您好!请问可以送餐吗。……”

  “口是心非。”柯小小推门进去,看见柯小艾用比记着什么,她不动声色坐在一边,伸长脖子看到之上的内容“郑先森风味居北京店”。然后又补充一句,“口是心非。”

  柯小艾没有注意到旁边鬼鬼祟祟的人,打开百度,输入“郑先森风味居北京店地址”的字样,柯小小闪到一边捂嘴窃笑。

  9

  秋千上,撒来一缕傍晚的阳光,玫瑰已经枯萎,柯小艾站在门口,看着清洁工把它拿走,扔进垃圾桶,还有几片残留在秋千上的花瓣,失去了光泽,黯然憔悴。

  起风了,花瓣飘落在地,在草地上翻滚几下,消失在一丛绿植里。

  认真品读笔记本上的内容,成了柯小艾每天必须要做的事,尽管已经看了一遍又一遍,翻了一遍又一遍,莫景然的喜怒哀乐全都慢慢揉进柯小艾的心里,在她心里最柔软的地方,突然开始隐隐作痛。

  字里行间的忧伤,仿佛他的人就站在她面前,把所有的惆怅和对她的爱慕娓娓道来,他柔情万千的语句里全是认真,决定默默守护她的那种认真。他和她保持距离,却在不能靠近的距离之外决定把这种守护坚持到底,他做到了,因为他对她是认真的。

  10

  其实,你说你一无所有,无所谓;居无定所,也无所谓;给不了我想要的幸福,这个也无所谓。

  你知道吗?当你在我最无助的时候出现在我身边,我的心其实已经为你融化,只是,那时候,莫景皓占据了我的心,你在默默守护我的时候,我还在默默等待,等他回来。

  因为我不是那种三心二意的人,所以我还在默默等待我曾经拥有的,如果我是那种三心二意的人,你会感到很失望。所以,我刻意和你保持距离。

  现在,我只想找到你,对你说,你不是一无所有,如果你还愿意,我可以成为你的另一半;居无定所,我愿意和你浪迹天涯,就当我们去旅行;我想要的幸福很简单,只要你在,就是幸福。

  可是,你在哪?我要怎样才能让你听到我内心的呼唤?

  我欠你的不仅仅是钱,如果你还愿意,欠你的一切,我愿用一生来偿还。

  我茫然摇头,自问:还有机会么?

  笔记本后面空白的页面上,柯小艾继续书写属于她和莫景然的秘密。

  因为是秘密,她会把它锁在抽屉里。

  秋千在轻轻荡漾,柯小艾靠在秋千上,闭着双眼,笔记本放在秋千的一角。

  11

  轻微的刹车声传来,柯小艾懒得睁开眼去看,其实不用看也知道是谁。

  还能有谁?莫景皓不是早上来就是傍晚来,每次都变换着造型,唯独不变的就是千篇一律的玫瑰花。这次也一样,只是玫瑰花的花束比以往都大了一圈,明知道那是多余的,还要坚持。不得不让人佩服他这份耐心。

  可惜,没有人会买账,今天这束玫瑰花注定要放到枯萎,然后由清洁工扔掉。

  柯小艾站起来去了屋里,把门关上。莫景皓把花放在秋千上,自己也坐上去荡起了秋千。

  “他在用行动来诠释什么叫做厚颜无耻。”柯小小站在窗前,回头对柯小艾说。

  柯小艾正在把笔记本锁进抽屉,听到了也没回答。

  莫景皓把耳机塞到耳朵里,打开音乐,优哉游哉荡着秋千。

  阳光洒在他俊朗的侧脸,微微翘起嘴角,微笑越发迷人。柯小小都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黄昏渐渐消退,霓虹灯的光芒开始装扮城市,四处都是随心所欲的色彩。

  秋千还在晃荡,玫瑰花依然娇艳欲滴,只是人已经不在,外面的气氛陷入寂寞。

  “他走了。”柯小小轻声对柯小艾说。

  “嗯。”柯小艾回答得漫不经心,她正在切着一截冬瓜,“今天我给你做冬瓜排骨汤。”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她的声音和她的人显得十分平静。

  “你是不是还在乎他?”柯小艾突然抬头看着柯小小,“你能忘掉他曾经给你带来的伤害吗?”

  “我为什么要在乎他?人家当初只是随便玩玩,又没当真。”柯小小满不在乎,柯小艾似乎从她的语气里洞察到什么,于是说:“可是,你当真了,只是,当初他和我在交往,你一直把一些东西埋藏在心里,喜欢,却不能说出口。”

  “他就是个人渣,我怎么可能喜欢他?”柯小小立即否认。

  “不喜欢他,为什么会这样恨他?”

  柯小小掰着手指,随口说:“我就是恨 他丢下你不管,还搞砸了你的画展,就这些,足以让我恨他一辈子。今天你废话真多,我耳朵都起茧子了,先回屋避避灾,饭好了叫我。”

  柯小艾刚回头,就对上那扇白色的卧室门。

搜索建议:爱情蜜语  蜜语  蜜语词条  爱情  爱情词条  爱情蜜语词条  
小说

 凌迟 (第十一篇)

 我曾经犹豫着要不要把这阴诡地狱的恶鬼行径写出来,毕竟都是些见不得光的事,连高原史诗《白鹿原》都改编了,我瞎嘚瑟个什么?江苏卫视前一阵子刚刚播完《白鹿原》,我起...(展开)

小说连载

 固话上网

 固话上网  大哥说公司一定要有部固定电话机已经把钱交上办好手续就只等安装因此他来找到我说:你不是电信家有老同学在,去找找问问,看能不能快点啊。我说行啊,这事好...(展开)

小说言情

 迷蝶恋

 午夜的校园是宁静的,这个时候除了天空的星星还未入睡外,就只有穿越在枝头的风了。等等,听什么在响?是风吹落叶的声音,弟弟说。不对好像还有点什么!怎么我闻到了玫瑰...(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