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轻送年华如羽(芭蕉篇 4)

  芭蕉姐问我介不介意她抽烟,这让我很惊讶,不过,她似乎只是象征性的询问,还没等我答复,一根精致的女士香烟已经叼进了红唇里,我不知道那是什么牌子,但想来应该价值不菲。烟气并不刺鼻,甚至散发出淡淡的薄荷香,这是我作出判断的依据。

  这还是我第一次亲身经历女人在吞云吐雾,感觉上并没有想象中的排斥。生活中我并不能时常见到香烟,更不要提这种别具一格的女士香烟了,事实上,我的老爸几乎从不抽烟,除非是领导递过来的。家里见不到烟,在学校里倒是见过几次,但那大都是在厕所里头,男孩子们彼此交换着各种类型的烟,模仿着大人的模样,喷吐着或大或小,或真实或迷离的烟圈。

  同学们大都手头拮据,没有什么好烟拿得出手,所以在此之前,我对烟的印象只有刺鼻以及有害健康。其实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倒还不至于令我长久以来对香烟敬而远之,造成这种结果的,自然是校方的明令禁止。但禁烟令似乎只对不抽烟的同学有效,那些抽烟的依旧我行我素,收效也就微乎其微了。

  羊羊是抽烟的,并且他还是我们班上的班长,不过,他并非什么坏孩子,事实上,他品学兼优。这种现实造成了我心底一个很大的困惑,因为师长们总在谆谆教导,似乎抽烟就等于变质,变坏,从此同大多数同学泾渭分明了。

  羊羊是例外,并且不是个案,这尤其勾起了我的兴趣。

  有一次,羊羊和肥安躲在厕所里吸烟,被我发现了,就问:“抽烟有什么好?看你们都趋之若鹜的?”

  肥安摇晃着丰满而不风骚的”腰围“和“胸围”嚷着回答说:”不觉得抽烟的男人特成熟?贼鸡巴帅有木有?“

  我一脸懵逼的摇摇头,得到了这种无言的鄙夷,明显令肥安心生不满,他朝我喷了口烟圈,呛得我眯起了眼睛。其实,我是在问羊羊,可惜被肥安搅黄了,那次,他没有告诉我关于他的理由。

  传统印象里,男人们抽烟的确是一种风格,或酷或痞,或嚣张跋扈,或风流不羁。肥安就是因为这个缘故。”可是吸烟有害健康啊?“

  面对我的质疑,肥安哑口无言,就这一点来讲,的确是硬伤,”吸烟似乎致癌。“我乘势追击,抛出杀手锏。

  看着被辩驳的面红耳赤的肥安,羊羊接过了话茬:”都沉沦到抽烟度日了,还在乎什么健康?“

  他是班长,所以向来惜字如金,这次也一样。

  他还是没有告诉我关于他抽烟的理由,但我已隐隐嗅到了答案。

  抽烟的男孩子同不抽烟的男孩子互相看不起,我们有分歧,但那是男子汉内部的问题,关于女孩子能否光明正大抽烟的讨论,我们内部的看法还是相当一致的——不行!

  直截了当!

  真是男子汉风度,我想。

  ”不公平,为什么你们如此的蛮不讲理?“珂珂似乎也在相同的问题上同我争执过,但我嗤之以鼻,因为振振有词的她并不抽烟。有碍于颜面,我还是绞尽脑汁的想要说服我的珂珂,”男人抽烟也就算了,香烟、烈酒以及刀光剑影,枪林弹雨,不是?多符合我们男子汉的气质?女孩子抽烟成何体统?总让人联想到清末抽鸦片的小脚女人。“

  ”哼,强词夺理,难道你们就不像晚清时候抽鸦片烟的伪君子了吗?“

  我盯着一脸认真模样的珂珂,尴尬的笑了笑。

  是了,就不应该动说服你的那种念头,因为男人永远也狠不下心,如果我还在意你,你的一切都会出现在我包容的领域内,即便是意见相左,但又如何呢?我爱你,只此一念,你怎样看待这个世界,我都支持。

  我说服不了珂珂,她同样也说服不了我。因为那个年纪的男生都有股与生俱来般的自以为是,大概是正青春的缘故吧。所以,从来都是肆无忌惮,百无禁忌。

  我事先是挺讨厌女人抽烟的,但奇怪的,当芭蕉姐真真切切的出现在我眼前,我注视着那张隐匿在烟雾缭绕中的脸孔,竟生不出多大的厌恶。

  从不抽烟的人呐,兴许并不是顾及它是否有害健康,大概是还没到抽烟的年纪,如果这也不是,那便是幸运的没有遇到有足够说服力的事。也许终有一日,我也会拿起烟头对自己说:”看,瞧你,灰头土脸的,多像条狗啊。“

  就像《大话西游》里,那经典的一幕。

  ”没有呛到你把?“

  正胡思乱想着,芭蕉姐已经开始抽第二根烟了,我摇头说不要紧,然后看到她走到门前,推开了窗。

  女人喝了点酒,又抽了两根烟,话匣子也就打开了。

  她说自己也曾经品学兼优,是个立志要考进清华北大的女学霸。为了这个目标,她起早贪黑的读书,天道酬勤,这种勤学苦问的态度一度令她有问鼎梦想的可能,但就在最后几年,她放弃了,因为一份初恋。

  她毁了自己的前程,连一般的大学也没能考进去。

  ”值得吗?“我问。知道这很不合时宜,但就是忍不住发问。芭蕉姐并没有怪罪我打断她,她背对着我,将头弹出窗外,因此看不出表情。

  ”这也正是我曾经无数次拷问过自己的。“

  为什么要争破头皮也要挤进顶级学府呢?理想主义的师长们告诉我是为了梦和志向,”燕雀安知鸿鹄之志?“这是陈胜的豪言壮语,正是这种不甘平凡,他打响了推翻秦王朝的第一炮,然后光荣的成了炮灰。当然,后半段故事,老师们并没有当场告诉我。现实主义的师长们告诉我是为了改变命运,希冀着用这个国度最顶级的跳板,跃进更加美好的生活中里去。”知识就是力量”这大概是法兰西斯·培根头一个讲出来的,然后他在担任法官期间收受贿赂,被关进了伦敦塔。

  利他主义者认为念大学是为了创造什么,然后造福社会;利己主义者认为念大学是为了创造什么,然后造福自己及子嗣;折中主义者认为念大学是为了创造什么,然后丰富自身,一种精神上的修行,类似于佛系人生。

  总之,接受中学以上的教育,是为了创造什么。

  “你是为了创造什么呢?价值?新的人生?还是普度众生?“

  我问。

  芭蕉姐撇撇嘴,”我只想长大以后找个爱我的人结婚生子,工作上进,薪资充沛,既能赡养父母又能和丈夫孩子幸福美满。“

  ”那就是i创造新的人生喽?不过想想真是不可思议,像芭蕉姐这种性子直爽的女孩,竟然也怀有这么小女人似的梦。“

  ”也不是梦啦,算是种执念吧,事实上,绝大多数女人都曾经这么不切实际的幻想过,她们的区别只是在于,聪明的女人浅尝辄止,蠢笨的女人深陷其中,难以自拔。“

  ”那你是那种?“

  闻言,芭蕉姐娇嗔般白了我一眼,”很有攻击性哦,这种问法!“

  ”抱歉,实在是很想知道。“

  芭蕉姐这个问题上出奇的显得婆婆妈妈,她最终也没有告诉我,她是那种女人。我猜她是个蠢女人,但她给我的感觉明明很精明强干。我不晓得自己是如何做出的判断,这只是种感觉。男人没有第六感,所以我希望自己的判断是错的。

  芭蕉姐想要通过自己的勤奋努力迈入美好生活,想要靠近一流大学,改变命运。但如她所述,她自己放弃了,因为她曾经以为那份初恋便是自己的”美好生活。“

  既然已经提前摘取了果实,那干嘛还要费劲儿,刨坑,埋苗,浇水施肥呢?

  香烟似乎带有某种惆怅的属性,它勾起了芭蕉姐某些不美好的回忆,下一刻,她破口大骂道:”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仅仅是一次失恋,芭蕉姐便已经学会了举一反三,她憎恨上了整个雄性物种。

  闻言,我有些尴尬,芭蕉姐看出了我的不自然,便咯咯直笑道:”你不算在内的。“

  ”为什么?“

  ”因为你还是个孩子,算不上男人。“

  盯着这个成熟女人抛过来的挑衅眼神,我恼羞成怒,”过分!少瞧不起人!“

  ”如何?你已经是个真正的男人了吗?“

  我瞧出了她眼神中的暧昧,更明白她是什么意思,但我没有反驳,因为事实的确如此。这无疑令我骚红了脸。真是莫名其妙,我想。曾经难道不是觉得是处男才是正义的吗?价值观是从什么时候起转变的?难不成是毕业以后,顷刻之间就变了?

  ”嘿嘿嘿,小处男,干嘛脸红呢?“

  芭蕉姐继续挑逗道。

  我愤怒的反驳道:”少瞧不起人。“

  ”哈哈,翻来覆去就这么两句,不觉得苍白无力?“

  闻言,我闷闷不乐的双手抱胸,偏过头去,不再理会这个女人。

  芭蕉姐出神的盯着我看,似乎是从我身上瞧出了那个男人的影子。

  ”你还是不要长大了。“

  ”什么?“

  ”男孩子多可爱,如果一旦长大,不免就变得铁石心肠,要多坏有多坏。真的好讨厌那种感觉啊。”

  “是吗?真有那么糟糕?”

  芭蕉姐没有回答我,她默默抽出第三根烟,迎着窗外微凉的夜风,眼神迷离。

搜索建议:轻送年华如羽  芭蕉  芭蕉词条  年华  年华词条  轻送年华如羽词条  
小说连载

 疯人机方(6-10)

 六  东风战鼓红旗飘,改天换地气冲霄。杨部公社派去兴建百丈潭水电站的三千多个劳力一直干了一年半时间,工程才下马。机方、梨花刚回生产队,杨部公社革委会决定在东风...(展开)

小说言情

 蒲公英消逝的年岁 第一章

   第一章独钓寒江果  (2)  我不知道,原来,在我们年少的时候遇到的感情便是最好的,即使那时的我们幼稚难辨。  “昨天谢谢你。”我对张宸说。  这是我和他...(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