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我俩手牵手(第四十一章 学爷爷的手艺)

  第四十一章 学爷爷的手艺

  一九七五年八月二十日,林生经过新华书店,想找本书看,看到书店里摆放的大多数书是马列著作和毛泽东选集。但林生在一个角落里,发现有一本服装裁剪书,上面有中山装、西装、裤子等的裁法,学裁缝,学他爷々的手艺,这样一个想法从头里冒出,当即买了这本书,回家自学起 来。

  先学做假领子, 那时人们买布要布票。一人一年只有一丈四尺五寸布票, 钱也少,买不起也买不到更多的布,于是那时的特殊物件假领子盛行,  穿上件没有有领子的袿子,在袿子外面套上假领子,再穿上军装或中山装,这是当年流行的款式。

  先量出胸围和领围,再在图纸上画出衣领的形状和尺寸,再剪下纸样, 在自己的脖子上试々,看看适不适合,不适合就改正,适合就把领子纸样铺在布上,用别针別住,剪出领子,再用缝纫机缝制假领子,再做两个有扣子扣眼半截无袖前胸, 做一个无?半截后背,四者连起来,就做成个假领子。假领子好洗,两、三天就可以換一次。好象两、三天就可以換一件新衬衣。

  熟练后,就不再剪纸样,直接在布上用画粉,根据胸围、领围直接画出图样,剪出领子、半截无袖前胸、半截无袖后背,四者用缝纫机一连,就做成一件假领子。

  先给自已做,熟练后再給林其,得水,林生爸、 妈,得美爸、妈做, 每人两件,得美,春

  芳见假领子好看,好洗,也找林生每人做了两件假领子。

  林生又开始学习中山装的裁剪方法,先找林其要工厂废图纸,用废图纸剪样,剪完图样后用别针别在一起,小心翼翼穿在身上,。喊奶々看一下,合不合适,奶奶说:“好看”。

  林生再次校对自己的身材尺寸,  记录下胸围、袖长、肩宽、臀围等的尺寸。在蓝色卡其布上,用一把缝纫尺画出图样。再根据图样,留出三分宽的缝纫边,做了一件中山装。缝制好后,穿在身上,得美说:“衣服做的真好,和裁缝一样。”

  林生又给得美爸、林生爸、林其、得水各人做了一件“的卡”中山装,四人穿上后,都显得十分合身,好看,“的卡”在当时是最好的时麾布料。

  林生又学习裤子的做法,做出的裤子布缝对准裤子中心,用熨斗一烫,裤子笔挺笔挺,林生除奶奶外,一人一条长裤,布料花式各人自选,林生给奶奶做裤子,奶奶不肯。

  林生又学习女式服装做法, 给得美、 给春

  芳,林生妈,得美妈各人做了一件衣服,式样做的比服装店做的还好看。

  慢々的,有人找林生做衣服,林生认真细心,技术好、式样新,名气逐渐上升,搞到后来,常々有人排队等待做衣服。

  林生每个月也可以挣到八十多元,比一般二级工人的二倍工资还多。

  林生在自已家房间旁又加了间小房, 可以摆上一个双人床,一个长且宽的书桌,在上可以裁衣裁裤,烫衣裤,到后来添置一个梭边机,做起全职裁缝。

  自从林生加了间小房后,得美一有休息的机会,就到林生房内坐着或躺着。观看林生做衣服,时间久了, 居然也学会了量胸围、腰围、臀围、身高、衣长、 裤长等技术。也学会了踩缝纫机,做衣服等技术。

  有一天,来了个年青漂亮的女子,身材高挑,胸部丰满,臀部后翘,要林生做衣服,裤子。林生迎上前去,拿起卷尺要给女子量胸围,谁知手还未靠近女子胸部,得美一把抢过卷尺,就给女子量胸围, 边量边喊,胸围三尺二寸, 臀围三尺三寸,腰围二尺三寸,……并问林生记录好没有,林生知道得美有醋意、也未在意。林生给女子裁衣裁裤, 剪好衣裤, 给衣裤梭边,女子走后,得美问林生:“她漂亮还是我漂亮?”林生当然不傻,知道不能如实说话,就说: “当然是你漂亮。”

  得美一听 ,哈々大笑,就坐在缝纫机旁“哒哒哒”缝起衣来。

  所以以后,凡是有漂亮女子要做衣裤,只要得美在身旁,他就会喊得美量尺寸,得美也很乐意做这些事情。

  有时做着做着,得美把门一关,就走到林生身边,伸出双手,紧抱林生林生当然伸手迎接,搂紧得美。两个人越抱越紧,双方感受到对方的温暖。两人嘴唇对嘴唇,互相亲吻。玩着玩着,皮肤变红,呼吸急促,心跳如快,从脚到头,出现股股热流,两人如决堤的堤坝,洪水泛滥……两个人体息一阵,清洁好身体。

  得美说:“时间不早了,我回去了。”

  林生说:“我送你。”

  得美说:“多远的路,还要你送。”

  林生说:“ 我要亲眼看到你进屋,我才能放心睡觉。”

  得美和林生一起到达得美门前,得美打开房门,向林生挥手,进了自己的房门。

  一九七六年一月八日,  得美来到林生小房子, 看到林生在写什么东西,得美问:“你在干什么?”

  林生说:“我看看我们挣了多少钱?”

  林生拿出存折,说:“你猜猜我们有多少钱了?”

  得美说:“不少于三千吧。”

  林生对得美嘘了一声, 说:“小声点,我们已经有了三千五百元钱了。”

  得美高兴地说:“没想到财主变土豪了。”

  林生说: “这是我们这几年努力的结果,我现在有底气了。我们一定会过上好日子。但是我们两人必须小心做人,不能向任何人说我们的情况。否则,我们会出现意想不到的后果。”

  得美说:“你不要想的太多。”

  林生说:“我们还是小心为好,夹起尾巴做人,因为有人看不得我们过好日子。”

  得美说:“是的,低调做人总是对的。”

  林生说:“这些年来,你对我的关心,对我的爱护, 我是时々刻々都记在心里,我受到不公平的待遇, 我住过牛棚,每次都是你在我身边,开导我,鼓励我,我非常感谢你。”

  得美说:“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觉得你很可怜, 人有才有德却被无才无德之人看不起,多么荒唐可笑, 不就是他们自持成分好嘛,难道一个人的出身决定人的一切,人没有选择生活的权力吗?”

  林生说:“在我无助的时候,总是你真心实意帮助我,我永远不会忘记。”

  林生说着说着,  竟主动地抓住得美的手,用手掌心触摸得美的手掌心, 热量在两个人手掌心间传送, 就象在高中实验室触摸手的感觉一样,只不过是得美这次没有躲避。

  林生把得美热乎々的手掌心,紧贴在自己脸上,两个人都感觉心在燥动,全身发热。

  两个人几乎是同时抱住对方身体,脸贴着脸,嘴唇对准嘴唇,互相亲吻,双方感觉到对方急促的呼吸声,心脏的跳动声,突然林生停了下来,林生将自己的身体向得美身体靠拢,……两人出现了飞在天空,在云端的感觉,…… 过一段时间,得美推开林生的身体,两个人停止扭动。安静下来,累了,两个人都休息了。过了一会,得美问:“今天怎么害我了,玩时都不套套子。”

  林生说:“时间不同了,今天是一九七六年一月八日, 我说过,我们一九七六年结婚,今天我二十七岁,你二十六岁。 我们都兑现了诺言。明天,不,我还要回公社打证明,再过三天,我们登记结婚。”

  休息两个多小时 ,林生和得美又醒过来,互相又触摸起来,进行了再次碰撞……

  一九七六年一月十二日,两人拿了户囗本,单位证明到民政处登记结婚,领取结婚证,两人成为正式合法夫妻,  得美和林生到得美家,看见得美父母在家, 两个人向前,一起喊到:“爸々、妈妈,你们好!”

  得美父母一看女儿、 女婿一起回家,就笑眯々的问:“今天过来了。"

  得美说:“ 我们经常过来的,只是有时我们回来,你们不在家。”

  得美父母说:“住的不远,常々回家看看。”

  得美母亲现在对待林生的态度, 和前几个月截然不同,一见林生总是越看越喜欢。

  得美爸说:“今天过来有什么事?”

  得美说:“我和林生办了结婚证,我想把我们常用的东西先?过去。”

  得美妈说:“你们这样办,是不是太简单了?起码也要让两家人, 两家人的亲戚在一起庆祝庆祝。”

  得美说:“妈,我们今天只是先拿点我要用的洗潄梳理用具, 換洗衣服,现在我住在林生家里, 也没有人敢讲我的闲话。  至于你讲的事,我们一定照办,而且要办好。”

  林生也说:“我们一定按爸、妈指示办事。”

  得美和林生 收拾好得 美自己常用的洗脸

  巾,干净身体的抹巾,梳子、护肤品,带上几件換洗衣物,带上铁路制服、工作帽等物品。

  林生帮忙拿着这些物品。 跟得美爸、妈说:“我们过去了。"

  得美妈看见女儿离家要走,竟然哭了起来。

  得美说:“ 妈,别哭,我们住的不远,又不是远离他乡,想看我,随时过来。"

  得美妈说,: “想到女儿要离开家, 我就心酸。”

  得美爸说:“你也真是,你不是喜欢晚饭后散步 ,到了林生门口,拐过弯就进去了。”

  回到林生家, 把带来的东西收拾好,两个人把门一关, 就躺在床上。两个人先是在床上聊天, 聊着聊着, 手就不安分起来 ,过了一会 ,两人都说热,都把身上的外衣外裤脱了下来, 两人只剩下内衣内裤,在床上翻来滾去。过了一会,两人都说冷,两个人就钻进一个被窝里。在被窝里折腾。……

  这段时间,除了上班做事。这两个人就这样的生活。

搜索建议:我俩手牵手  手艺  手艺词条  我俩  我俩词条  第四十一  第四十一词条  牵手  牵手词条  爷爷  爷爷词条  我俩手牵手词条  
小说言情

 一半是忧伤,一半是成长

   当我彷徨的站在这座驿站的广场上,看着自己平铺在地上灰色的身影,影子如它的主人般削瘦,和水一样黏着的空气中,来来往往鱼一样穿梭不停的人流时,不禁略感眩晕,那...(展开)

小说连载

 三个老兵和一个博士(四)

   几天后,姜化给吴自胜打电话,邀请他吃饭。吴自胜开始拒绝了,因为事情已经结束了,他们彼此都有许多事情要做,但姜化很固执,坚持邀请,吴自胜只好答应。饭桌上,姜...(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