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仙流成梦(第二十一节)

  陈浩杰拿起电话,自然就想到了黄少谷,那时已经是深更半夜了,黄少谷早已进入了梦乡。接到陈浩杰的求救电话,他一点都没觉得意外,他早就看出来了,像这样玩下去早晚会出事,只是不知道事大事小,在什么地方而已。见他穿衣要走,孙山景挺紧张,电话里她并没有听清楚陈浩杰说的是什么?黄少谷轻轻叹了口气,这人啊!学好不简单,学坏容易着了。你看陈浩杰刚到我们家那会,多么老实厚道。这才单飞几天,就变成这样了,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陈浩杰被救了出来,他的七个客户可就倒霉了,因为来得匆忙,黄少谷身上的钱只够替陈浩杰交罚金,至于那七个人他就爱莫能助了。再说,以他当时的心态来看,就算身上有钱,估计也不会替他们交,谁让他们出来干这种下流的勾当,给他们一个教训也好。那七个人都是互为至交,这一次相约出来集体寻开心,没想到被派出所来了个一锅端。这个时候让他们打电话喊人来交罚金,他们纷纷抓耳挠腮,不知道去喊谁。

  他们当然不敢去通知家人,那是最容易也是最要不得的,要不然老婆一旦闹将起来,以后还怎么见人。他们也不是完全找不到朋友,只是他们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小九九,那就是他们都指望陈浩杰能替他们把罚金给交了。因为陈浩杰是这件事的始作俑者,既然是他请的客,安排的节目,如今出了这档子事,大伙不去抱怨,只是希望他能交个罚金,把他们救出去并不过份。

  等到陈浩杰被救走了,他们互相望了望,顿时感觉上当受骗了。他们一边怒骂陈浩杰无情无义,卑鄙下流,一边纷纷拨打着电话寻求帮助。他们拨打的电话不是关机,就是无人接听,有两个打通了,对方一听说要带钱救人,且要救七个人时,纷纷表示自己在外地,等到三天之后回来一定前来搭救。一通电话打过,这七个人互相望了望,一起傻眼了。

  他们又纷纷怒骂了起来,这一回他们不是骂陈浩杰,而是各自骂起了自己的朋友,“这些狐朋狗友,都他妈什么玩意,平时得意之时,和你要多好有多好,这不还没摊上一点小事,就纷纷扛着招牌,现出了原形。”

  他们嘴上虽然在痛骂,其实根本就没往心里去。因为他们各自心里都明白,他们之所以打这个电话,就是算准了那个接电话的人不会来,否则的话,以他们的身份,找一个人送这么一点小钱还成问题吗?他们所以这样做,就是在心里还有一种算计,七个人的罚金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他们谁都不愿意去掏这个钱。

  本来人人都在心里想过,七个人的罚金大家均摊各出各的不就行了?可是考虑到各自的身份,他们谁都没好意思说出来。于是他们都在心里相互盼望着,要是哪个大佬实在熬不住派出所的折磨,让人把钱送来,可就皆大欢喜了。要不然带着手铐站在墙边熬夜,滋味可不大好受。

  他们各怀鬼胎,暗自盘算着得失,竟然都放弃了努力,以至于在派出所当真被铐了一夜。说出来真是让人难以置信,这七个响当当的角色,为了这么一点窘事,这么一点小钱,居然在派出所愣是被拷着站了一夜。这件事没过多久就传遍了整个行业,他们也因此成为了千夫所指、万人嘲弄的笑柄,走到哪背后都有人在指指戳戳。

  这件事的余波当然不会就此平息,它的影响之大远远超过了陈浩杰的想像。这七个人出来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找陈浩杰算账,甚至有传闻他们请了道上的兄弟,要对陈浩杰展开江湖追杀。不管传闻是不是真的,得到消息的陈浩杰有好几天没露面了。

  找不到陈浩杰,这七个人居然找到了正帮公司。因为他们的来头不小,正帮公司的总经理王亚军亲自出面接待了他们。双方一见面这七个人的情绪立刻激动了起来,他们信誓旦旦众口一词,认定这是场阴谋,是陈浩杰故意设下的圈套来陷害他们。否则的话那几个小姐怎么个个都没事?而陈浩杰本人也没事?

  他们甚至对天发誓,那天晚上他们的朋友已经把罚金送到了派出所,可是派出所既不受理也不放人,干巴巴把他们关了一夜,他们一致认定就是陈浩杰在作祟。他们要求对陈浩杰严惩不贷,无论如何不能轻饶他。

  这结果恐怕是陈浩杰无论如何也不曾想到的,几天前他们还推杯换盏称兄道弟,甚至几个人楼着一个姑娘亲嘴,怎么一转眼就成了不共戴天的仇人了?

  他不明白这其中的诡秘,可是出面调解的王亚军却心知肚明。别看王亚军长得人高马大,一副猛张飞的样子,那要是做起事来,里里外外透露着一股精明强悍。

  据说他年轻的时候,也曾在道上混过几年,道上的那一套,他是最了解不过了。而且他至今还和道上的兄弟有来往,他也是正帮公司里,唯一一个黑白两道都能玩得转的人物。他之所以深得老板的信赖,被委以重任,跟他的这种能力不无关系。

  这件事发生的当晚,他就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因为脱身后的陈浩杰第一时间就把求助电话打给了他,按照公司的规定,这完全是陈浩杰的个人问题,他可以置之不理的。只是考虑到陈浩杰是亲戚介绍来的,所以他还是决定到派出所去一趟。他去的时候,那七个人都在审讯室里拷着,谁也没有看见他。

  这个派出所的所长姓马和他的交情非比寻常,他一个电话没有打,而选择半夜三更亲自登门,足以显示对这件事的重视。马所长把案情简单地介绍了一遍然后告诉王亚军,只要他点个头签个字,马上就可以把人带走,但是罚金一分都不能少,最迟明天中午前必须交到位。因为办这起案件的民警众多,他一个人可堵不住那么多嘴。

  王亚军沉吟了一下,把电话打给了陈浩杰,他告诉陈浩杰,他可以把人给捞出来,罚金他也可以代为缴纳,但是这笔钱是不可能报销的,只能从陈浩杰的业绩里扣,他问陈浩杰同不同意。电话那端陈浩杰一阵慌乱,他抓耳挠腮,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如果罚金不是那么多,他咬咬牙认下来也就算了,偏偏七个人的罚金加在一起,多的吓死人。就按照上个月的业绩来算,那也至少要大半年的收入,自己辛辛苦苦可又为了什么?

  见他吱吱唔唔不肯表态,王亚军就明白了,他是个过来人,能够理解陈浩杰的困惑,好好的请客吃饭,谁会想到能摊上这样的事?他告诉陈浩杰这件事你就撒手不要管了,就当我全然不知道内情,剩下的让他们自己想办法吧!这一点窘事怎么能难倒他们?未了他又叮嘱陈浩杰千万要守口如瓶,不要向任何人透露出去。

  他打电话的时候,马所长就在旁边,等到他挂了电话,马所长轻轻笑道:“王总你就放心地回去吧!我向你保证一定守口如瓶,绝不告诉任何人你今晚曾经到过这里。”这件事情的最终走向还是出乎了王亚军的预料,按照他的想法,这是一件丑事,这几个有头有脸的人物,出来之后应该哑哑呜呜不了了之了,最多和陈浩杰翻脸不来往了。谁知道这几个家伙当真是厚颜无耻,居然大肆招摇公然找上门来。

搜索建议:仙流成梦  仙流成梦词条  
小说小小说

 苏流未央

上古之初空无一物,太虚中惟有空溟。光芒为父,光线为母,灰蒙与黑暗分别诞生;其间渐渐形成一股气息般的为风;于微风中出现冰霜结为露,化生一池塘犹如明镜。池塘之上渐薄...(展开)

小说连载

 罂粟(一)

 这是一座喧闹的城市。    午夜的到来并没有使这座城市安静下来,相反的,变得更加热闹,疯狂起来。    华灯初上,城市里的灯红酒绿暴露了城市隐隐弥漫着的污浊。...(展开)

小说

 复原军人(十)

 十  杨琼是个闲不住的人。制衣厂放了假,每天坐着也很无聊。她便买来鞋底儿和各种颜色的毛线,编制鞋子。男女老少的鞋,他都编。婴儿鞋底没卖的,她就用毛线织,所以婴...(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