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瑞曼世纪(第八章)

  第八章 错失的良机

  纳斯爱狄尔乘坐的豪华游轮定向缓重地驶上比尚海港,这是一座颇负盛名的时尚圣城比尚圣城。

  纳斯爱狄尔走下豪华游轮,他看见了一座形状如若埃菲尔铁塔一般的比尚小教堂,整座比尚小教堂被千层彩纱与琳琅满目的珍珠装饰一新。他对此感到赞叹,他心想:在这里肯定有一对新人即将步入教堂,哦!一定是爱桑先生,他是法国名城维洛市的市长,举世闻名的国际级歌剧明星与名流先生。

  他绕过比尚小教堂,寂然悄声来到后门,他看到一排排胡桃木的椅凳,整齐地排列于比尚教堂里面。准备参与这对新婚夫妻的婚礼的宾客在观赏比圣教堂里面美伦美奂的现场布置场景。他也好奇地步入比尚教堂,他站在教堂中央双手合十在祈祷。他面对耶稣的神像感觉到万分的痛苦压抑,想起自己所犯入的过错在低声哭泣。他在低声细语:“愿上帝与我同在,世纪之爱降临于我心!祝福我的爱母康复痊愈,与家人同享爱乐!”他看到那位准备步入教堂举行婚礼那一对新婚夫妻,在幸福快乐地轻旋荡漾,新娘脸上的笑容映照在满天红霞投射的红尘之中,令他的眼睛被闪亮的光芒所照耀而紧紧地闭上。

  纳斯爱狄尔内心伤痛地离开了比尚教堂,他应该去向何方为谁而去?如何确定他的去向、他用腿脚用力地践踏着地上的芳草地,愤怒地在低声怒骂道:“我一生一世,今天是最晦暗的一天,没有人理会我!连那位油画美少女也没有突然出现,为我燃亮生命之烈火!”

  同城欢庆的一件大事,维也纳歌剧团体的歌剧赏将要来到比尚圣城庆祝法国维洛市市爱桑先生与莫罗小姐的婚礼致庆。街道上的电车在来往穿梭于比尚圣城的大街小巷,来自于四面八方的歌剧剧迷赶往比尚圣城中央地带的现代大剧院,他们满怀若望似渴的情怀入内欣赏歌剧《圣殿之爱》。

  纳斯爱狄尔悲怅地拖着行李来到一间破旧不堪的旅舍门前,他数算着钱包里的钞票,他惊叫道:“啊!只剩下八百英磅了?不可能!”他到处在行李和裤袋里翻来翻去,最后他确实只剩下八百英磅时,他焦急地哭得眼泪盈眶一涌而出,他低头丧气里步进旅舍,旅舍的店东看到他的模样,骂道:“你这个穷小子,在这里妨碍我接待顾客!快走开!”纳斯爱狄尔生气得挥舞着拳头,向旅舍的店东头部击去。旅舍的店东拿着饼干铁盖挡住,向他说道:“你有胆量敢打我,进去101号房间,一天房租价钱一百五十英磅,首日付订金五十英磅,退房时付清款项!”

  纳斯爱狄尔进入101房间之内,他看到墙壁上贴着维也纳歌剧团比尚圣城上演《圣殿之爱》的宣传海报。他惊喜地在房间内跳跃激扬的美国街舞舞步。他将宣传海报整张撕下,卷起插进裤子后面的内侧,他兴奋激动地向着比尚圣城现代大剧院跑去。

  在比尚圣城现代大剧院内已在上演着《圣殿之爱》的最后一场《名利场之灭》,几十名歌剧配角在高声唱着苏利兰歌曲组曲,他们双手在空中在痛苦挣扎着挥舞,漫天寒雪般的假雪从天而降。现代大剧院的观众在闭着双眼陶醉地轻声哼着苏利兰歌谣。从歌剧院的天花圆拱顶层有一位歌剧女主角从天而降,高唱着《名利场之灭》,双手张开如同神鹰鹰翼一般旋转而降。全场掌声雷动,疯狂失控的歌剧剧迷掀起一股热潮,那位歌剧女主角掀起裙角在舞台上飞跃奔舞,牵动着万千歌剧剧迷的心潮。她穿梭于其他歌剧演员包围来回地飞舞,最后他半跪于舞台之上,向歌剧剧迷献上一曲英格兰牧羊曲。全场歌剧剧迷激动将手中的镶着彩色水晶珍珠的兰维花球扔向舞台中央。各位歌剧团的歌剧赏一批批向观众致礼回应。

  最后出场的是歌剧团的团长维尔先生,最后舞台幕布徐徐落下。而纳斯爱狄尔才从郊外气喘吁吁地赶到,他看到观众已经从现代大剧院门前台阶上走下,消散于门前的车水马龙的车潮之中。他焦急地来到现代大剧院门前,看到里出歌剧舞台已经落幕,他失望地低声哭泣,捂着脸坐在现代大剧院门前的台阶上面,低垂着双手紧紧按着膝盖。

  纳斯爱狄尔又一次失去了与他以上中的永恒的神话人物歌剧公主可能会面的良机。他悲痛莫名地跌坐于现代大剧院门前,他为之终身奋斗而继续努力争取展望未来的美好人生。

搜索建议:瑞曼世纪  瑞曼  瑞曼词条  世纪  世纪词条  瑞曼世纪词条  
小说言情

 红颜 蓝颜

 红颜  蓝颜    题记:“红袖添香夜读书”,这是古代书生所向往的美妙境界,想那深秋的夜晚,一杯清茶飘香,一...(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