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梦逝再生缘(第九章 临难托孤)

  丽君毕竟是闺中女子,连日来突遭变故,心中没有一刻安宁,晚上梦境不断,一早醒来,就像没睡过一样,昏昏沉沉的,荣兰推了几下,才彻底清醒,问道:“怎么啦?”

  荣兰道:“是妙华寺,皇甫少夫人要生了。”

  丽君吃惊道:“怎会这样快。”她心里有些慌乱,忙穿衣盘发,简单收拾了一下,等走到门口,又停住,沉了沉气,告诫自己,一定要镇静,亏你还读书万卷,真遇事反倒慌了不成。

  她轻轻舒了口气,对荣兰道:“现在天早,不要惊动别人,我先骑马去,然后你带上银两,找接生的陈娘,说有个逃荒的妇女要生了,直接到妙华寺。就说我会多给她钱。”

  荣兰道:“小姐,你不是懂医吗?”

  丽君啐声道:“我还是姑娘,能与接生婆比吗。”

  荣兰这才不好意思的走了。

  丽君带着药箱,到后院牵了马,荣兰又拿了钥匙,两人悄悄走出后门。荣兰担心道:”小姐单身走这么早的路,穿男装才安全。”

  丽君道:“哪还顾的上,你就快去吧。”

  当她们赶到时,皇甫夫人已见红很久,羊水也破了,只是阵痛却弱了下来。

  糟了,丽君心想,皇甫夫人气血两虚,真的要难产了。

  陈娘一边为产妇按摩助产,一边对丽君说道:“孟小姐,这孩子不大,胎也顺,就是大人太虚了,时间一长,会出事的。”

  丽君俯身抱起夫人,唤她道:“大嫂,我是丽君,你一定要挺住,是顺产,你要多用点力。”

  夫人睁开眼,声音很弱但很坚定道:“妹妹,谢谢你,我要平安生下这孩子,我,”一阵疼痛袭来,她憋着气,拼命用力,但还是很短,宫缩不够强,时间在一秒一秒的过去,产妇的脉搏却越来越弱。

  夫人也明显的感觉不好了,她神疲气短的对陈娘道:“帮帮我,我不能,不能没有孩子,我要对得起皇甫家,对,对的起---”

  陈娘看着丽君,直摇头道:“大人孩子只能保一个了。”

  那皇甫府的小丫鬟只是急的哭泣,主意全无。

  丽君一咬牙,只能催产,才能保住孩子,她看看夫人,有点犹豫,夫人一把抓住丽君的手说道:“只要保住孩子,我怎样都行,我要我的孩子活着,他一定要活下来,我要对的起他父亲,这样我才能在九泉下见他呀。”

  听到这儿,丽君想起长华说过的少夫人境遇,猛地说道:“你为什么这样想,你的命不是命吗,女人的命就不值钱吗。”

  夫人惊诧的望着丽君道:“孩子就是我的命,我们的命,他活着,我们就会活着。”

  荣兰在丽君的耳边说道:“不能再等了,你忘了长华小姐的话了,这可能是她家唯一的骨血了,再说,夫人不一定会死。”

  “对,我一定会保住她们母子的。”丽君说道。

  陈娘在一旁看着,还是第一次见闺中女子如此行事。丽君按师傅所说,在合谷、三阴交、至阴下针,荣兰在一旁捧着针包,比小姐都紧张。

  皇甫夫人反而镇静下来,她按陈娘说的,痛时用力,不痛时休息,阵痛越来越强,几乎没有间隔了,是针起了作用,她几乎用尽了所有力气。

  陈娘惊喜道:“好了,孩子要出来了,使劲,再使使劲儿。”

  夫人心里有了希望,咬牙拼命用力,感到下面热乎乎的液体在快速流出,陈娘‘啊”了一声,丽君脸色苍白朝她喝道:“啊什么,别光等着,你也帮她呀!”

  陈娘恍然醒悟,趁夫人用力时,把手伸了进去,摸到孩子的头,一起用力,终于随着大量血液羊水冲了出来。

  “男孩,是男孩。”陈娘惊喜的声音。

  孩子的哭声,让夫人露出了笑容,丽君心里突然一阵感动,这一刻的笑容竟是这世上最美的,她一生都不会忘记。

  血像止不住的泉水,不断流着,夫人微弱的脉搏让丽君心惊,她一面用针止血,一面让荣兰把止血散化开,给夫人服下。

  “孩子,孩子---”少夫人不断的唤着,陈娘给孩子擦干血迹,用被包着,送到她身边,夫人抬起颤抖的手抚摸着儿子湿漉漉的小脸,泪水伴着笑靥涌出。

  “夫人,夫人---”小丫鬟悲切得哭唤着,皇甫夫人见到孩子后,像完成了最后的心愿,气息越来越微弱。

  丽君慌得抱住她道:“嫂嫂,你不能就这样丢下孩子去了,你一定要活下去,你不能睡。”

  夫人哭着握住丽君的手,说道:“我恐怕做不到了,妹妹,谢谢你救了我的孩子,帮我让他活下去,我们夫妻感恩戴德,我已很累了,我走后,你不用难过,我---”

  她声音几乎听不到了,丽君贴着她的脸,泪水也流到她的脸上。

  夫人挣扎一下,拼尽力气说道:“夫君给孩子已取名,叫佩林。”

  丽君心酸的想,夫人姓林,佩林,是无法相陪妻子的愧疚吧。

  “妹妹,想不到最后陪我的是你,孩子就靠你周全了,长大后,不要学武,不要从军--不要去--打仗---”夫人阖了眼,最后的眼泪滴在丽君的手上,渐渐变凉。

  “嫂嫂,嫂嫂,”丽君心里悲痛后悔,失声哭道:“是我害了你,你不该死,是丽君对不住你呀!”

  一屋子的人都在为这对可怜的母子伤心,丽君伏在夫人身上哀哭不已,等在屋外的静怡也在流泪,不过,她知道,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外面官兵搜的正紧,祸灭九族的罪,孩子并不安全。她收泪进屋,劝丽君道:“小姐请节哀,人死不能复生,还要先安顿好孩子,才对得起死去的夫人。”

  丽君心里明白,她缓缓起身,命丫鬟给夫人净身,又转身接过孩子,对陈娘说道:“今天这事你不能给任何人说,人命关天,只要你不说,就会没事,说了,也有人不会饶过你。”

  说完,让荣兰取出五十两银子,交于陈娘,她知道,按杀伐决断的人来说,莫过于灭口,但她做不到,只能用钱来堵嘴,她和妙华寺就要冒这个险了。

  陈娘也不傻,她接了一辈子孩子,伤天害理的事是不会干的,她指天指地的发了誓,丽君叫静怡带她去另室,先不让走。然后和静怡商量夫人后事。

  静怡说道:“这事让贫尼去办,先把夫人安葬在寺的后山上,待沉怨昭雪后,再由皇甫家重新厚葬。昨天我已找了乳娘,是我一个山东的亲戚,刚刚死了孩子,如今她知晓夫人已死,答应抚养,并把他带回老家去,应当是万无一失的。”

  丽君道:“这样也好,早早送走,反而放心些。”

  她看着怀里的孩子,脸蛋红红的,眼睛闭着,睡的正香。第一次抱这种软塌塌的婴儿,抱在手里的感觉又小心又紧张。可她竟产生了一种眷恋,她怜悯这个失去父母的孩子,从此与他相隔天涯海角。倘若皇甫一家皆蒙冤而死,他岂不是永无认祖之日?想到此,竟生出一个想法,她既蒙皇甫家错爱盟定姻缘,又感少华相爱、长华相知之情,日后定要寻机为夫家伸冤,让这孩子以皇甫家族的身份立于世上,才对得起用命换来孩子的皇甫夫人之托。

  顷刻,静怡把乳母带来,这是个长相淳朴善良的中年妇女,叫于彩凤,看来家境不是太好,但也更适合收养孩子。

  丽君说道:“这位大娘,我看您面色和善,又刚失爱子,必会疼爱这个孩子,交给您我也放心,不论穷富,请不要转托别人,有朝一日,若能认祖归宗,少不了您荣华富贵颐养天年。”

  说完,让荣兰取出银子,拿了五十两给静怡安葬夫人。静怡哪里肯收,称出家人慈善为怀,普渡众生,自会为夫人超度,银子还是留给孩子吧。

  丽君谢过,便叫荣兰把三百两银子包好交给于彩凤,嘱咐路上小心了,又叫过那个丫鬟问道:“你可有去处?是否愿跟小少爷去?”

  丫鬟回说自己从小卖与主家,是夫人的陪嫁丫头,如今小姐已去,娘家老妇人也已去世,奴婢自是愿意跟随少爷服侍。

  丽君便对彩凤说道:“你可愿再收一个女儿,也好让她随你做个帮手,只是与少爷不能再主仆相称,可唤作姐弟。”

  彩凤收了一儿一女,哪有不高兴之理。

  丽君这才把怀中婴儿交于她,施礼道:“以后这孩子跟同您姓氏,一切教养随贫家规矩,千万不要娇惯与他,才能懂得仁孝之理。”又从身上取下一块家常玉佩,在墙角磕为两半,递一半给彩凤,说道:“我是这孩子的小婶,这玉佩我们一人一半,日后见面,就是凭证,万望收好。”说完,眼泪又滴落下来。

  临走时,丽君又悄悄嘱咐那个丫鬟,万万不可与少爷分开,定要保住你家夫人的骨血。

搜索建议:梦逝再生缘  再生缘  再生缘词条  托孤  托孤词条  梦逝再生缘词条  
小说连载

 玉龙传奇(四)

 《玉龙传奇》第四章    赤峰宾馆203房间    “咚--咚--咚--”一个小伙子站在203房间门口左手拿着提包,用右手指连敲了三下。他高高的个头,长方脸型...(展开)

小说小小说

 不知不觉

       你喜欢的歌,正循环播放着。现在才发现,我一直就是个傻瓜来的,是不是太晚了?天又下起雨了...(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