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爱情,不是说走就走的旅行(20)

  第二十章 震惊

  公园的不远处,曹已明挽着父亲的手正在欣赏冬天的景色。此刻,虽然阳光明眉,冷冷的风还是让人感觉到有些寒意。突然间,曹已明立住脚,她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这个熟悉的身影就是程欣,他身边还儊立着一位靓丽的姑娘,那身形那脸模……她瞬间找到了答案,难怪这些天以来,程欣会有这么大的变化。原来是还有一个看不见的世界,他的心另有所属!天啦!她顿时傻眼了,脑海里简直要充血了,我的天!她怎么也弄不明白,她的心情再也轻松不起来了。她想冲过去,当面锣对面鼓问个清楚明白,看看他还有什么话说,问他的心是什么做的,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快?

  曹已明没有这样做,她虽然是个粗线条的人,但心思细腻。她突然僵持不动了,她的脑海里一个又一个的大马耳朵符号在拷问,他应该不是这种随便的人,至少,现在。可是,她亲眼见到的这一切又该做何解释?男女之间除了恋人、还应该有朋友,还有工作上的伙伴……不对,她立刻在心里提醒自己,工作中的男女没有必要为了说几句话跑这么远,这一定是不正常的。想到这里,颤抖了一下,心在撕裂……

  曹已明最终还是没有扑上去,她没有扑上去,她是不想在外面让自己难堪,当然更主要的事,这件事她不想让父亲知道。她怕父亲经不起这样的打击,为了父亲,她终止了自己的冲动,她慢慢的冷静下来了,她觉得,直接和莽撞会让事情更加复杂,弄得大家都难堪。想到这里,她重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假装很阳光地走到父亲身边,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说爸,今天的天气看着阳光明媚,其实有一股冷冷的寒意,您感觉到了吗?要不,等天气好点了,我们再来玩要得么?

  冷?不冷才怪呐!曹老心里说,可父亲毕竟是父亲,什么也没说,很听话也很顺从。

  然而,父亲还是觉得,好不容易出来一次,还可以到处看看。这些花花草草,假山里的涓涓细流泉水叮咚,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人行道两边,绿树成荫。不远去,各种健身场所应有尽有,游乐设施一应俱全,碰碰车,海盗飞船,鬼屋场这些都在吸引着越来越多的眼球。各种各样的美食和玩具更是让人流连往返,他们驻足,观看,玩耍。曹老觉得,生活在新社会的人们,真的是太幸福了。然而,正在兴头上,突然听到女儿说要回去,他突然有些惊讶,说怎么了?我感觉蛮好的呀。

  曹已明故意咳了两声,说可能是感冒了。

  哦?感冒了?那好吧。曹老有些惋惜,有些依依不舍,可女儿说了不舒服,也只能放弃再去走走的想法。

  曹已明回到家,迅速地把父亲安顿好,说是还有事要出去一下,就径直走到公用电话亭,急急忙忙的拨通了程欣的爱立信。

  程欣看看手机,见是医院附近的号码,知道是曹已明打过来的,他按了一下通话确认键,刚喂了一声,就听到曹已明急促的喊道,你赶快给我回来,赶紧的!

  程欣心里一紧,挂了电话,就急急忙忙的告别了于淑芬,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这时候,他才猜想着曹已明为什么那样火急火燎招他回去。他心里突然咯噔了一下,难道是今天与于淑芬的见面被发现了?应该不可能啊,她从来不上公园玩的,……即使来,这么大的地方,就是找都得找好半天,不会这么巧合吧?他摇摇头,知道了又怎样?大白天的,光明正大,用不着这样着急上火的。

  十几分钟,的士就到了疗养院大门口停下来,程欣下了车就看到曹已明正在冲自己笑,看起来笑得有点勉强,说回来了呀?在哪里玩呢?

  程欣也笑了笑,说到南郊公园去了,……这么急急忙忙的叫我回来,有什么事吗?

  哦,你去公园玩,怎么不叫我呢?

  临时决定的,怎么?你想去玩啊?下个礼拜一定带你去。

  带我去玩?曹己明突然有些失控,我已经不年轻了,黄脸婆了,和你在一起,只怕会给你丢脸。

  你是我的女神,程欣说,怎么会给我丢脸呢?听你这口气,不对呀。

  这时候,曹已明才发现自己的语气太明显,努力镇静了一下,才看了看程欣,笑着说,真的不用了,我和爸爸今天也去了。

  哦?程欣有些惊愕,条件反射的问道,那你又怎么不叫我去呢?未必,大老远的叫我回来,难道就是为了说这些没用的吗?

  曹已明一惊,没用的?顿时,她那火辣辣的脾气就上来了,是啊,我就是个没用的人,怎么啦?所以被你糟蹋,所以被你唾弃,所以只能说这些没用的。说着,眼睛里充满了委屈,委屈得就要流泪了。

  见曹已明这样,程欣不知所措了,看着面前的美人晶莹的泪珠飘落,说曹已明呐,看你委屈的,好像我欺负了你似的。

  没有。你怎么会欺负我呢?

  嘚,嘚,嘚。看你话里有话的,什么意思啊!

  我能有什么意思?我也就这么随便一说,看把你激动得,是心里有鬼吧?

  我心里有鬼?我看你是吃饱了撑的。

  曹已明本来有很大的怨气想撒出去,但她还是忍住了,沉默了好半天才笑了笑,笑得有点勉强。她说,我喊你来其实也没什么事,刚才那样说也只是和你开玩笑。今天是星期天,爸爸说了,想叫你回来一起吃顿午饭,热闹一下。说完,曹已明紧闭嘴巴不再说什么了。

  程欣本来想告诉曹已明,今天和于淑芬一起去玩了,但看到她不信任的眼神,心想既然你不想听我解释,说出来还有什么意思呢?

  曹己明看着程欣,不屑的眼神让自己想了好久,这是亲眼所见,两个人靠得这么近,都能听得到彼此心跳的声音了。那神态,那气息,看得出来,已经不是一般的关系了。她心里不由得一紧,突然感觉自己的婚姻受到了威胁,天啦!那个人会是谁呢?她迅速地在脑海里搜索着每个可能与他接近的人。才回来几个月,并没有发现他有任何的不正常。难道?难道是那个和他一起在洞庭湖下放的女孩子么?想到这里,曹已明的心颤抖了一下,她怎么也坐不住了,哎呀呀,我怎么会这么大意,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一层去?要真是这样可就完了,孤男寡女的的两个人长时长日的在一起,正所谓日久生情,说不定已经做出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了。难怪上次在洞庭湖的时候,在那种情况下能够坚守自如,原来是他的心另有所属啊!唉呀呀,说不定他们早就已经经营了自己的空间!她脑子里轰的一下一片茫然了,两只脚不由得向化验室跑去。

  然而,于淑芬并不在,才想起今天是星期天,她也去了南郊公园。

  曹已明怒气冲冲又来到医院的大门口,一颗悬着的心始终是这么沉重,难怪最近程欣会如此的反常,没有了往日的柔情不说,爱理不理的态度,全是自己的主见。原来是他心里有了别人。想到这里,她再也坐不住了,她不由得咬牙切齿。今天,非找到她不可,非撕烂她的嘴脸不行!我要让她见不得人,让她生不如死!

  她这样想着,只见于淑芬无精打釆的从大巴上下来了。她立刻怒火冲天,不管三七二十一冲了上去,拖住了于淑芬狠狠地骂道,你这个骚货,你这个有娘养没娘教的,骚皮发痒了吧?啊!年纪轻轻的,学什么不好,学着偷人,大家来看啊,这个婊子当初为什么主动要求下放啊?原来是个早有预谋的婊子啊!

  本来,于淑芬看到曹已明站在大门口,扯起难看的脸勉强地笑了一下,说曹姐,在呀?可话还没有说出口,只见曹已明张开嘴,劈头盖脸的一阵谩骂。于淑芬莫名其妙的看着曹已明,这种阵势,有生以来都未曾经历过。她招架不住了,她立即僵住笑容喊道,曹姐,曹姐,有什么事,我们单独说好吗?

  怎么了?害怕了?不敢面对了?就在这里说,让大家看看你的嘴脸!

  嘴脸?于淑芬接住曹已明的话,她本能地有些生气了,也恶狠狠的喊道,曹已明,你不要无理取闹,你不要欺人太甚!

  唉呀呀,这还了得,恶人先告状!抢了人家的老公,还在这里讲霸道,真是没有天理了啊!天啊!雷公啊!你睁开眼睛吧!

  于淑芬见已经撕破了脸,话说到这个份上,讲道理已经无济于事。她也是怒火冲天大声喊道,曹已明,你说说看,程欣是你什么人?我抢了谁的男人?说啊,说啊!

  围观的人不知是谁问了一句,是啊,你们结婚了吗?

  曹已明愕然的睁大眼睛,说我们相恋两年了,不行吗?

  两年了?亏你说得出口,于淑芬说,我读大学的时候就爱上他了。

  你,你你你,你你不要脸。

  曹妹子,先不要骂人,围观者中不知谁说道,别人喜欢你的男朋友是她的权利,只要你老公不变心,谁也抢不走。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没有信心啊?

  曹已明瞬间僵住了自己的嘴巴,大庭广众之下,众说纷纭。她想,如果再这样闹下去,不但于事无补,反而会把事情越闹越大。她瞬间闭上眼睛,低垂着头,不断地吸着鼻子,再也不想搭理任何人了。

  于淑芬想,该来的总是要来,不如趁此机会说开了也未必是件坏事,于是,她喊了声曹已明,说曹姐,等下嘛。

  曹已明停住脚步,看着于淑芬冷冷的说,难道你觉得我出丑还没出够么?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曹已明心情平和了些,见于淑芬还是站在自己的身边,扯起难看的脸淡淡的说道,抱歉,刚才,我确实有点冲动。但我还是忍不住要问你,说说看,你们是不是在北远县城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

  于淑芬平静地点点头说,是的。

  这么说,你们两个早就爱上了啰?

  于淑芬点点头,马上又摇头,说,不是的,我们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曹已明睁大眼睛惊疑地看着于淑芬,那是哪样?说出来听听。她接着说,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你这样闪烁不定,难道真的是心里有鬼呀?

  于淑芬说,曹姐,话不要说得这么难听,说真的,男大女长的在一起,谈情说爱也是很正常的。实话告诉你吧,我暗恋程哥确实已经很多年了。你说对了一半,我下放去北远县的时候,确实是冲着她去的,我真的很爱他。在那里,我们相处得很融洽,确实很开心很快乐,我也明确地向他表白过,可是,他就是个铁石心肠。刚才在南郊公园里,我也真实地表明了自己的观点,可是,程哥不为所动,你也知道,我们回长沙几个月了,我们都不曾见面,今天是我主动约的他,可他今天还是说,做兄妹可以,旦旦不能有恋爱关系!他心里只有你呀……你真幸福呐!说着,于淑芬不禁伤感起来。但她还是绅士地说,既然如此,我只能祝福你了。

  曹已明听完于淑芬的话,酸溜溜的还是有点不信。心想,既然是这样,程欣为什么要吞吞吐吐的?她立刻感觉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她没有与于淑芬告别,自顾自的朝家里去了。

  于淑芬在后面喊道,不过,我不会放弃他,我决定与你公平竞争。

  曹已明回过头来,公平竞争,你公平吗?看不出来,你还是个城府很深的人,可她什么也没说,极其平静地转身离去了。

  于淑芬愣愣地看着曹已明的背影消失在那条林阴小道之后,心里莫名地有些后悔,如果此时此刻,要是曹已明更加残暴地发泄情绪的话,也许她会觉得有一些得意。没想到她会显得那么不屑,根本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

  她带着伤感准备回到家里去,突然,一个身影站在她面前,说于淑芬,原来真的是你,总算找到你了。

  找我?找我干什么?于淑芬略显几分不耐烦的问。

  小伙子说,我们这么久不见面,你就这么不耐烦,再怎么说,我们是一起长大的,可以说是青梅竹马呀。

  别傻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的那点小九九?我现在就明确的告诉你,我们不是一路人,根本就没有缘分,你以后也不要这么找来找去的,找也没用。

  先不要急麻,你根本就不知道,牵挂一个人是什么滋味,你下放后,直到刚才,只要想到你,心里的牵挂就一直没有停止过。

  这句话正好触着于淑芬的痛处,她一字一顿的问道,牵挂的滋味?

  这还要说吗?小伙子说,再怎么说,我们也是一起长大的。那个时候,听说你在洞庭湖,我围着它找了两个圈,八百里洞庭,几乎走了个遍,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见你的踪影。

  这就对了,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于淑芬说,这正好说明我们没有缘分呗,以后,你最好不要再找来找去的。说真的,不是说你不好,你确实一表人才又长得帅气。可是,我对你没有那个感觉,勉强在一起是不会有幸福的。

  可是,我对你很有信心,我到底哪点做得不够好,我改,我改还不行吗?你总是这个调子,你说我为了什么?

  我一直都没有说你什么,说真的,纵然你是世界上最靓的那个,但你不是我想要的类型。知道不?

  你不会是真的喜欢上那个叔叔了吧?你醒醒吧,他已经有对象了,你不觉得那样做是不道德的么?

  叔叔?谁叫你这么说的?正可谓话不投机半句多,于淑芬看了眼前这个男人一眼,不屑的离开了。

  小伙子看着于淑芬的背影,双手围成个喇叭筒,大声说,我不会放弃你的。

  这个追着于淑芬喊的青年哥哥,他叫任其顺,也是在疗养院长大的,比于淑芬大两岁,从小到大,一起读书,一起玩耍,可以说是两小无猜,青梅竹马。

  曹老将军见女儿回来了,也不和自己打招呼,就径直向里屋走去,与刚才出去时宛若两人。他忍不住走到女儿身边,小声问,谁惹你了?

  没有。曹已明见到父亲,佯装平静。

  都写在脸上了,还不承认。

  曹已明回过头来喊道,爸。你说,我这样坚持,到底为了什么?

  有委屈了是吧?想哭就哭出来吧,现在知道了未必不是件好事情。父亲轻描淡写的说。

  女儿抬起头问,我为什么要哭?

  我都知道了,上午在南郊公园,我也看到程欣那小子了,你还准备冲过去的,但你没有,你是怕我承受不了,选择了回避,对不对?

  女儿吃惊地睁大眼睛,那,那……您都知道啊?

  那什么?你是说我什么时候学会了冷静处事,对不对?我给你说,我从来都是很冷静的。程欣离我们只有那么远,我耳不聋眼不瞎的,怎么会看不到呢?不过你放心,那小子确实是个受到良好教育的人,别人怎么爱他那是别人的权利,也没有错。你不觉得,那才恰恰说明程欣那个小子有魅力。你怕我知道,怕我受不了,就骗我说感冒了,我还没有老到那么糊涂的地步。

  曹已明望着父亲,依你说,那是别人一厢情愿啰。

  妹子呃,我算是看出来了,只要你肯坚持,不放弃,谁也抢不走你的夫婿。

  为什么?曹已明明知故问,她想看看父亲有何见解。

  今天在公园里,难道你真的没有看出来么?那个女孩泪流满面的,那是在讫求,可程欣并没有接受,相反还在推辞和劝说。

  可程欣要是经不住别的女孩的软硬兼施怎么办?曹已明问,她好像平静了些,刚才与于淑芬的争吵中,她已经看到对方的无奈与无助,于淑芬那样说,只不过是在给自己的坚持找个借口。在公园里,看到程欣和别的女孩在一起,当时,她真的是受不了,也确实想不通,差点就做出不可挽回的事情,在那种情况下,她没有顾及到其他,要不是因为父亲在身边,她一定会冲上去,大吵大闹一场。

  沉默了好一会,父亲说,他们两个人在一起那么久,要变的话早就变了。你以为,没有人追的男人你会喜欢么?妹子呐,任何事情都具有两面性,越是优秀的人,越是才女追求的目标。懂吗?

  曹已明好像听懂了,心情平静了许多。但她多长了个心眼,她要借此机会考考程欣,看看他的忠诚度。

搜索建议:爱情,不是说走就走的旅行  不是  不是词条  旅行  旅行词条  爱情  爱情词条  
小说

 梨花缘(第四章 求医 7)

 高万全刚躺在自家沙发上一会儿,大雨就哗哗地倾泻而下,风裹挟着雨水树叶到处乱窜。他家院墙脚的出水口做小了点,排不赢院坝里的屋檐水,一会儿院子里的积水就可以淹没脚...(展开)

小说连载

 小陈的扶贫工作(第九章)

 腊月深夜,天空纷纷扬扬下起了大雪,苍翠的群山在白雪掩映下静静地入睡了。小陈和老村长两人劳累了一天,小陈躺在老村长临时搭建的小屋里木板上很快就睡着了。睡梦中,突...(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