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

 

 

相遇爱情

  我终于还是遇到了这个我最不想遇到的人。大学毕业后,我一直回避去想和她相遇的情景。然而突如其来的相遇还是不禁让人咋舌。

  对于这个女人,我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语言描述。是爱,是恨?好像都是,又好像都不是。只觉得她是我心中永远迈不过去的坎。

  如今她打电话找我,见了面就拉着我不住的哭诉,她说她一无所有,她说她被自己的男人抛弃了。我本来该庆幸,我该说她罪有应得,我该轻松地放声大笑,可我怎么一件都做不出呢?我和她一样的沉重。她说,马煜,我想到你这里工作。我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

  该说一说我自己。我是华容集团的董事长,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从创业到市值过十亿,我只用了八年时间。这一切都得益于眼前这个女人,或许我该感谢她,要不是当年她绝情的离开,要不是她说我一名不文,要不是她说我长的那么磕碜,我怎么会想着去干一番自己的事业呢?从我心里,我做这一切都是给她看的,如今她终于看到了。

  马煜,求你了。王小琳略带哭腔的说,我现在什么都没有,我没脸回家。我终于还是点了头。是的,我没办法拒绝她,从来都没有,甚至连她离开时都没有挽留。

  其实我和王小琳高中就认识了,她是高二转来我班的。其实刚开始我并不在意她的,只是后来莫名其妙的和她产生了一些矛盾。她冲着我大喊,我那时不像现在这般沉静,我当然喊的比她大声,我说:“滚你妈的,老子跟你不熟”,就这样一来二去竟也熟了。我至今也想不起来是怎么和她走到一起的。我们是仇人,从一开始就是,我们后来真的就成了仇人。

  说来也是冤家路窄,我们这对冤家又见面了,而且是她求着见我的,但我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优越感。她向我诉说,说她的男人怎样怎样,说她真的很累。我就像一尊木偶,我只是听着她的诉说……最后我请她吃了饭,在xx酒店。她抢着要买单,她说我帮了她,她要谢我。最终找遍了全身,她也没有凑够买单的钱。我走过去拍拍她的肩膀,我说我付。她的脸越发的红,是羞涩的红,她支吾道“不好意思”。

  其实我和王小琳在一起的记忆很少,更没有什么浪漫的情节。我们无非是一起跑步,一起吃饭。我静静地听她讲快乐的事或者不快乐的事,我为她做一切我能做到的事,我一直把她当做我生命的一部分,我记得王小琳说她永远不会离开我的,或许她只是说说罢了,可我却当成了人生的信条一样铭记。每每想到这些,我便不由得一阵心痛。

  大二快结束的时候,那时我对王小琳的爱已澎湃的无法自已,但我始终没有勇气去说一句“我爱你”,她是我第一个爱上的女孩,也是至今唯一的一个。我无法控制我的羞怯,我只能尽一切办法让她知道我是喜欢她的,我想她是知道的。

  我终于还是没有将“我爱你”说出口,我相信生米迟早有一天会成熟。我忘了我们是如何走在一起的,我只记得后来我们爱的死去活来,还有最后的痛彻心扉。

  终于有一天,王小琳哭丧着对我说:“马瑞,放过我吧,求求你放过我”,我当时就懵了,我怎么你了,我要杀你全家吗?还是强奸你了?我向来不喜欢别人命令我,也不喜欢别人乞求我。当初我和王小琳在一起时,说实话我没怎么追求过她,尽管我对她喜欢的死去活来。我向来主张的是平等,爱情也是。别人不喜欢你为什么要去追呢?爱情是建立在相互喜欢的基础上的,至少是互有好感。死皮赖脸的追和乞求有什么区别?我知道王小琳哭是要有事发生了,我是不会让爱我的人或恨我的人为我而哭的。我说,说吧,到底怎么了?王小琳支吾道,马瑞,你给不了我想要的生活,永远也不能。我终于明白了,明白了呢王小琳的眼泪,明白了她的支支吾吾。说实话,我当时并没有心痛,没有像偶像剧中的缠绵不决。我说,你走吧。我转过身朝前走,我听见王小琳痛彻心扉的哭声,我听见她说,马瑞对不起。

  我始终没有回头。我不懂挽留也从来不会挽留。该走的或者不该走的,只要想走,那就走吧。那天我一直走在街上,夜幕不知不觉笼罩了整个城市,璀璨的华灯映出的不是繁华,而是悲凉。

  夜如一盏琉璃,做了悲怆的梦。

  我从来不喝酒,没钱,也不想喝。可是此刻酒对我来说是一种极大的诱惑。路边的小摊拥满了失意的人,在狂躁的音乐声中我终于流出力泪,和了眼泪了啤酒有种莫名的苦涩,看着眼前摇头晃脑的众人,他们假扮着快乐,碰撞着酒杯,喝着一杯杯寂寞与悔恨。我终于失去了意识。第二天我在摊主的推搡下醒来。我独自走在街上,漫无目的,天又一次暗了下来。我没有回家,而是爬上了去往青岛的火车,一路颠簸………

  在青岛的日子非常艰辛,开始的几天我只能睡在网吧,吃在街头,我曾在生涩的寒风中想过放弃这种自我折磨,但是王小琳的影子总是挥之不去。我要报复她,我要让她承受和我一样一无所有的痛苦。时间让我渐渐熟悉了这座曾经陌生的城市。我游离在城市的大街小巷,发报纸.送水是我的日常工作。然而,外来人口就是外来人口,不能说几句一个城市的方言就会被冷眼相待。我相信人性的热情,但冷漠与排斥是一个外地人必须承受的待遇。

  我拿着别人馈赠殷勤的微笑,每当我面对羞辱无法承受时,我总会想到王小琳,我想到了几十种报复王小琳的方法,我甚至想过一刀刀的划死她。但我想要活着看她痛苦,所以我努力的赚钱,我认为钱是对一个功利之人最好的报复工具。

  机遇和偶然,让我的生意有所起色,xxxx年的股市如疯牛般狂奔,我顺利的搭上了这趟不早不晚的班车,两年后我成立了华荣公司,一年后成功上市。

  就在我打算寻找王小琳的同时,她竟悄然出现在了我的眼前。我只能茫然的看着她,她依旧是那么漂亮,至少在我的眼里是这样。这些年在我的生活里出现过的女人很多,帮助我的,陷害我的…….我从她们身上没有找到一丝王小琳的感觉。是的,王小琳在我眼里是惟一的。

  吃完饭,我送王小琳回家。出奇的是王小琳邀我上楼,我便跟了上去,我想看看她所过的所谓有钱人的生活。乍一看,这确实是有钱人生活的地方,大约二百平米的空间,琉璃灯盏,还有我说不上名的名贵家具,但却给人一种暗淡,孤独的感觉,或许是房间的灯光过于柔和的缘故罢。我知道王小琳是见不得强光的。。

  很快,王小琳为我送来一杯茶,是我喜欢的茶叶。“说说吧”,我对王小琳说。王小琳略显惊讶,但只是稍纵即逝。王小琳坐了下来,说她离开我真的很难过,可她真的需要钱…….

  我说不要说这些,说后来。

  “哪有什么后来啊”,王小琳接着说:“本以为跟个有钱的男人可以衣食无忧了,可有钱的男人哪有好的呵,我跟了他之后才发现他不仅有老婆孩子,而且养了不知多少个和我一样的女人。他让我住在罗兰岗,你知道那就是一个二奶村。他说他离完婚就来找我,可结果呢?我只是他用金钱喂养的一个用来发泄兽欲的工具罢了。不过他还好,当我提出离开时就把青岛的这套房子送给了我,面朝大海,挺不错的。”

  我说是不错,比我的大多了,也豪华了不少。

  王小琳说,豪华什么啊,我现在觉得什么都没意思了,我只想安静地过日子。突然间我觉得这个动人的女人变得楚楚可怜,我准备好的嘲讽她的话还是压在了心里。这些年王小琳似乎也经历了不少,她说话的语气平和的可怕她一定是经历了什么的。具体我不知道罢了。或许在她身上流汗的不止一个男人,或许她也游历于灯红酒绿的城市街头。但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呢?她早就抛弃我了,早就抛弃我了……..

  经过几句寒暄我就走了。王小琳站在楼上给我招手,这是一种久远的,似曾相识的感觉。

  冬天的青岛夜晚凉风习习,我独自驾车在青银高速,来往的车辆不像白天般熙熙攘攘。我想到王小琳,我是否还爱她呢?作为一个男人,我也曾在别的女人身上翻腾,这是人的天性。我能否再去接受一个和我经历相当的女人?说实话,自从王小琳后我从未爱上任何一个女人,连喜欢都没有。我不能确定的是这一切到底是因为爱还是恨,抑或是我深深地不甘。我似乎是拥有了一切,可我什么都没有。自从和王小琳分开后我就没有和别人真真的交流过,或者是我乞求别人,或者是别人乞求我,我这些年完完全全是为钱活着的,我突然觉得该可怜的是我,不是王小琳。至少王小琳曾今有过真正的追求,可悲的是她的追求和我一样----钱。

搜索建议:相遇爱情  相遇  相遇词条  爱情  爱情词条  相遇爱情词条  
小说武侠

 九宫山忠魂

   “李闯在这里!”一个乡勇寻到宝贝似的大喊一声,他身后的丛林中呼啦啦一下子涌出十余众。为首骑枣红大马,持红缨长枪,一声轻啸,当先纵马扑来。  自山海关大战失...(展开)

小说连载

 冰城狂飚(18)

 十八、造反派班长  1月27日晚上,龙江大学战斗团总部召开分队长联席会议,会开得很热烈,也非常干脆,崔钢提出的决议顺利通过,没有异议。会议最后确定由崔钢挑选一...(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