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明媚,路过那年夏天第五章流年之伤

        “凌总,客户来取照,致谢”。助理叩门而入,打断了凌风的思绪。

         “好,你让客人在大厅等我。”

         他微微点头,助理会意轻轻退出去。他的目光又落在办公桌那像框上,照片上面是一个风华正茂的年青女孩,飘逸的长发,白色的裙子,胸前戴着一个缀着向日葵花朵的项链,宛若清水芙蓉。他深情注视着,许久许久

……直到助理再次叩门才入梦初醒。

        他大步流星来到大厅,看见一男一女,这不正是一个月前那对年青人吗?

        那天他从外面回来,走到大厅一对年青人在预订拍婚纱照时,发生了争执,女孩委曲地哭了:

      ”我不结这个婚了,人生就照这一次,订个高标准,才拍得好看。等以后有钱补照有意思吗?我没嫌你无车无房……‘’女孩不停地呜咽抱怨,男的一脸通红,不知是窘迫不安,还是有失面子,甩手扬长而去。

       助理进来报告了情况,说两个年青人是大学同学,感情深厚,女孩是外地人,不顾家人反对跟着一无所有的男孩来裸婚。凌风微微一笑,“你去打电话,我来安排吧。”……

        见到凌风,两名年青人立即站起来,感激之情溢于言表。他让他们坐下,男的激动地说:

      ”谢谢凌总,亲自为我们拍婚纱,拍得太美了!收费还如此优惠。小弟感激不尽。‘’

      女孩的一脸甜蜜:"凌总,谢谢你,我坚信了我的选择。我会永远记得向日葵花语:最痴情的爱。我们会幸福的。‘’这真是一个为爱而生的好女孩。他微微颌首。

       送走了客人,凌风回到办公室,刚才溢满幸福的心中,无端袭来一丝落寞。他打开电脑,登上QQ。天天马不停蹄奔波,许久未曾来看她的信息。她还好吗?他望着那个灰暗的头像:生如夏花。我的轻舞飞扬,你还好吗?但愿她生知夏花般灿烂,幸福。她还记得我吗?初夏流光,爱直至成伤,忘了如此倒好。

      他心中荡起一丝苦涩,为了让她忘记自己好好生话,他隐身,让她以为他停掉了那个QQ。长夜未彻,香烟,烈酒成了他的麻醉剂。可他又牵挂她担忧她,于是注册了一个号加她为好友,名为“情爱画廊‘’,隔着千山万水,天涯咫尺。她在线时,听她的喜怒哀乐;不在时,翻她的日记和说说。“人在何处,魂归何处?“死了,一场千山万水的守候”心上一座坟,葬着未亡人"一篇篇,一条条那些忧伤的文字就像刀割在他心上。直至看到她平静继而日渐欢快起来的文字,但愿她一直幸福下去。

      他望着桌上像框里那娴静如秋花照水的女子,喃喃细语:

      ‘’晴儿,你知道吗?  向日葵是忧伤的花朵,是阳光底下最明媚的忧伤。向日葵是世上最痴情的花,是世上最沉默的爱……”

       窗外一缕阳光,暖暖地照到那张忧郁而俊美的脸庞。这样孤傲独行的男子,因为她,一如他所喜欢的向日葵,它的淡雅,它的热烈,就如他对她的情感,既热烈又深沉,他不展示他的苦痛,因为他已经学会沉默,甘之如饴里含着苦涩,波澜不惊中藏着暗涌。他坚信向日葵代表真挚永恒的爱: 更无柳絮因风起,惟有葵花向日倾。

搜索建议:流年  流年词条  明媚  明媚词条  那年  那年词条  路过  路过词条  夏天  夏天词条  
小说

 偶遇激情

      结婚前谈了一场风花雪月般恋爱,和老公进行了三年半拍拖,才走入结婚礼堂。我几乎耗去了一生的情感成分,...(展开)

小说

 深圳稻草人 第一节(2)

2.鄂北,一个长江沿岸的普通乡村里。安怡、安静、安全姐弟仨,三年一个的,糖葫芦般,成窜地降生了。那是九十年代初期,改革的风清凉袭来,万物苏醒。苏醒的眼睛里,贫穷...(展开)

小说言情

 如果,爱忘了。

小时候,希望看很多的电视。趴在一台小小的黑白电视前,看不知南北的琼瑶剧。小夕和我说:“这里面的人怎么老是哭啊哭的?”妈妈解释给我们听“因为哭出来,所有烦恼就没了...(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