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那村 那人 那事 二十五

一九五九年春天,全国吹响了大办农业的号角,以粮为纲,全党大办农业。全县掀起来春耕生产新高潮。口东红旗人民公社,挖了十多里的丰产渠,接通了鲍秋河与箭杆河,水源有了保证,丰产渠在两侧改种水稻,李小沽,大张各庄等十一的生产队种了五千亩水稻,鲍秋河的水不断地流进稻田,长势喜人,公社社长李庆峰住在李小沽蹲点,亲自观察水稻,玉米的生长,上百眼社会主义大井,毛驴拉着解放水车,哗啦啦的清水灌溉着玉米田,玉米苗伸着叶子要钻上天,虽然冬春没有雨雪,有丰产渠在,有社会主义大井在,不怕老天不下雨,公社一定夺高产,李庆峰书记看到那些旱田里的玉米幼苗干旱的低了头,,自己带领社员担水抗旱,在丰产渠担水,一不小心掉在渠里,阮队长和社员及时救出,送进医院,经检查脚骨骨折,李书记说:“不碍事,我要回李小沽,哪里有我的稻田,我的玉米。我的好社员,我要回去!”在阮队长和社员的说服下,住了医院。三天后自己雇了马车回到了李小沽,用双拐走路,看着稻田和玉米的生长,每天高唱:“人民公社好!”为了防止水涝,修建的箭杆河扬水站已经建成,自信的说:“龙王爷我已牵在手,叫他为农业服务。”水稻,小麦像一片绿海,在微风中掀起了浪波。

碧海千顷映蓝天,水稻飘香赛江南。

我的家乡风光好,丰收歌声到处传。

谁也没想到,雨季提前到来,一夜暴雨,一片汪洋,北京密云的洪水也及时赶来,蓟运河带来了蓟北山水,三水会合洪峰巨浪,超过四九年,吞没了扬水站机房,吞没了宝坻县城以东各个村庄,小麦没了,稻田没了,粮食没了,一切都没了,李小沽变成了孤岛。李书记在社员面前落了泪,多少汗水东流去,多少财产被水淹,李书记擦干眼泪面对社员说:“我对不起社员,坑死我也!”说完倒在阮队长怀中,阮队长抱住李书记说:“天灾不可怕,有人志就在,大水淹没庄稼,淹不住社员,您不可以倒下,你要带领我们向前走,渡过难关。李书记看着大家,拉起了阮队长说:“走,我们先去捞小麦,捞多少是多少,几十只小船冲向被淹没的麦田里,生产自救开始。

生产队里,把粮食上交了国家,只留下按人口的定量,已经用完,本以为小麦可以接济,谁那知一场暴雨临头,化为无有,李书记带领社员渡荒开始。政府紧急调来了救济粮,每人每天八两粮食,社员们在食堂里每天只能领三个小杂粮窝头,填不饱肚子。生产队里每天都要去派人在地里挖些野菜,树皮掺和在粮食面子里,还派人去大水洼治些鱼来充饥,地里的喇叭花根又白又嫩,在熬些小鱼,再加上抢收过来的小麦,社员的生活还算过得去。社员们安心生产,再退水地里种些荞麦和白菜,冬天就要来了,做好越冬的准备。。

在宝坻中学,渡荒也开始了,每天供应八两粮食,学生忍着肚子来学习。学校领导为学生填饱肚子,千方百计的想办法渡荒。宝坻南大洼那里荒无人烟,到处是野草,秋天,草籽满地。收集起来可以充饥。学校决定,星期天由班主任带着学生去周良庄扫草籽,粉碎后掺在杂粮里来充饥。

初二一班老师陈文印带领同学去周良庄,肖德功由自己的家乡西方寺生产队借来铁轴车,全班同学分三个小组,轮换班拉车,陈老师叫几个农村来的学生来架着铁皮车辕。董泉水、王振东、肖德功等男性学生,来自农村,身体强壮的,轮换驾起车辕,由宝坻中学出发,校长孟昭权在门口看着孩子们出发,不时的嘱托班主任陈文印,好好的带出去,好好的回来,不要累坏孩子们。不停挥手,看孩子离开校门。

早晨三点钟由学校出发,满天的星群在眨眼睛,流星在天空不时的发出耀眼的光芒,。娇洁的月光,给大地镶上了银边。新鲜的空气,让每一个同学都心情爽快,那么多的兄弟姐妹在一起,都有一种新的感觉,似亲人,似朋友,似一家人,心里迸发着甜蜜的火花。铁皮车执拗执拗的一路的叫声,伴着同学们的歌声,去往周良庄。一路欢笑一路歌,时代的歌声,在天空中荡漾。

你看天上的星,数也数不清。地上的花儿红又红,庄稼人忙着来春耕,

你来驾车把粪送,我来赶牛把地耕,朝霞染得大地红,拖拉机轰轰在云中。

过了潮白河是望不倒边的大洼,秋冬满地是干干的草,没过人烟,好多小路不知走那条,同学们迷失了方向,周良庄在那个方向,同学们不敢在前进,大家你一句我一句在猜测周良庄的位置,班长齐淑华大声唱了起来,天上的群星靠北斗,全国人民靠毛泽东思想。北斗星在哪里,大家寻找北斗星,大家知道周良庄在南方,在北斗星的指引下,真的在天亮前来到周良庄,找到小学校,大家在学校里烧了开水,吃了干粮。来到周良庄大洼,草籽满地都是,同学细心的找质量好的装进袋子里,不到半天的时间,装了满满的一车。在小学校里,喝了开水,吃了窝头,开始返回学校。宝坻离周良庄四十里路,女同学有的脚打了泡, 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严重的坐车,像逃兵一样的慢慢的走。天黑了,满天的星星在陪伴,在银色的月光下,直到夜十点回到学校。

同学们,吃上了掺和草籽的窝头,填饱了肚子。不到半个月,全学校的学生得了浮肿病,这一下可下坏了校长李兆年,向县委做了汇报,县委张子明来到学校,看到孩子浮肿的脸,看到浮肿的大腿,立刻决定,把粮食定量增加每人一斤二两,叫水产部门供应鲫鱼做汤食用。每天半天学习。泉水没有休息,做完作业去剁麻刀,还有时回家看望母亲。

在学校里,政府的关怀,学校的调治,不到半月,全校的同学得到痊愈,正常上课。

农村越来越艰苦,粮食用完了,吃饭没有了保证。解散了食堂,当时由唐山管辖,由唐山调来薯干分到各户来充饥。

六零年春天,小麦长势喜人,风摆小麦向海洋,绿涛滚滚。人们等待着丰收。北京地区密云山区连降暴雨,宝坻县又一夜间大水围村,小麦没有成熟就泡了汤,茫茫的大水,连鱼都捕不到。县委和公社组织了救灾小组,调来麸皮和救济粮食,国家修密云水库已经开工,壮年和姑娘去了密云县,把省下的粮食大家来吃,维持了生活。泉水的母亲也不例外,艰苦的生活,繁重的劳动,从不叫苦。看到儿子有窝头吃,心里踏实了不少,感谢国家。

暑假来了,伯泉白天去县里土产公司打工,晚上回到家,陪陪母亲,母亲高兴,泉水的母亲用喇叭花根做的粥,香甜可口,大酱伴甜柳树牙,清心去火,把那新鲜的野菜做成馅窝窝头留给儿子吃。董泉水学习更加努力,学好本领,孝敬母亲。

星期天,董泉水来到同学张坤家中,张坤的父亲得了浮肿病,董泉水说:“张坤买些鲫鱼来,熬汤给老人吃,像学校一样,喝鲫鱼汤,咋学校里的学生浮肿病都好了。”张坤的父亲说:“鱼在贱也买不起啊!”董泉水说:“张坤,我的家在东大洼,走。明天是星期天,摸鱼去!”当天张坤和董泉水夜间十二点动身,五十里路,天亮就到了大中庄大洼,在一支渠摸起了鱼,鱼好多,半斤以上鲫鱼一个小时就摸了四十斤,他俩也饿了,用黄泥包起了鲫鱼,像一个泥球,放在火里烧了起来,一会,鱼味飘香,董泉水说:“董泉水的宝坻特产火烧鲤鱼熟了。”董泉水拿起泥球砸碎,拿出鲫鱼吃了起来。忽然来了两个人,戴着大办农业突击队的红箍说:“我们是宝坻县大办农业围堤造田指挥部的,你们在这里用火烧鱼,发生火灾咋办?东大洼芦苇多,火烧连营咋办?当前,大办农业,你们不参加劳动,还有闲心,摸鱼,烧鱼,走到指挥部去。”董泉水说:“我们是学生,星期天、、、。”那个人说:“不要说了,到指挥部再说。”来到指挥部,那个人说:“那个同志是我们的高部长,跟他去说。”董泉水就把摸鱼的来龙去脉说了清楚,部长高永生笑了说:“你们有孝敬父母的心很好!”又严肃起来说:“可你们想到没有,这东大洼芦苇遍地,是禁止取火的,火烧东大洼有多大损失,大洼几十个村庄,数万人的生命啊?全县在大办农业,你看那几千人,在垦荒造田,不准得鱼摸虾,看你们是学生才有十多岁,不追求责任,及早回去吧。省的家人惦记!以后大水滔天要注意安全,不要让家人不放心。”又叫那个人给他两几个玉米窝头路上吃,让他们抬着鱼回家孝敬老父。泉水和张坤谢过高部长。一路上,加快脚步,天亮来到朝霞村,张坤的母亲做了饭二人吃了几口,赶忙去宝坻上学。到了学校,已经迟到,站到窗外墙角,不敢进去,还是陈老师出来,问明情况,没有批评他俩,叫进了教室。下了课陈老师说:“你们俩没有洗脸吧,去在我的教研室去洗,那里有热水!”张坤和董泉水心理热乎乎的,学校就是自己的家。

土产公司要打一眼砖井,泉水和几个同学找到主任王盈九承包了下来,第二天,伯泉和几个同学,来到土产公司挖井的地址,工作流程是,挖好深坑,在用青砖砌起来。经过一天的努力,大家不顾休息,坑越来越来深,水越来越多,经理王盈九不放心,在一旁看着这群孩子。王盈九想到,这样干不行,四周的土塌方咋办?太危险了,急忙说:“孩子们快上来!这样干太危险!”孩子刚上来,塌方开始了,大块大块的土方滩下来。王盈九吓的出了一身冷汗,自己糊涂啊,差点出了大事,孩子们有福啊!立即付给了工钱说:“你们还去剁麻刀吧,这里太危险,我不放心啊?”董泉水和同学们说:“我们一定干到底,事情不能半途而费啊”王盈九找来技术人员,叫孩子在井上,技术工人在井下,三天时间,建好了砖井,每人拿了五元钱的工资,大家都很高兴的说:“我们会赚钱了!”

晚上,泉水回到家里,把赚来的钱交给母亲说:“妈妈,我会赚钱了,你就不要纳鞋底了,你太累了!”妈妈说:“妈妈的老骨头还硬郎,为了我儿子锥帮纳底我就高兴,多赚几个钱,妈妈开心啊。你赚钱可以,可不要累坏了身体。”说完又纳起了鞋底。

一心一意为儿生,千针万线连心中。

儿要为国长大志,建设祖国在后生。

搜索建议:那村 那人 那事 二十五  
小说言情

 似花非花是叶非叶(1-5)

   Chapter1(初回新家)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家/但是有些人/仍觉得自己漂泊无依/其实他们忘记了/那只不过是/自己的心在流浪而已”若痕慢慢轻吟这一首偶...(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