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41.囚禁

  

  天际露出鱼肚白,虽是初夏,黎明仍略有清凉,阿财打开大门,要出去置办早上的食材。刚一开门,就看见地上躺着一个人,蹲上前一看,竟是少爷。阿财既欣喜又吃惊,赶紧把少爷扶进府里,大声叫喊:“少爷回来了,少爷回来了!”

  管家听见叫声,赶紧跑过来,见到的却是虚弱憔悴,满身伤痕的少爷,心疼地扶住苗敬康:“少爷,你这是怎么了?”接着和阿财把他扶到房间里。

  苗敬康躺在床上,大夫已经替他把了脉,施了针,开了药,此时仍昏迷不醒。大夫说,苗敬康失血过多,伤势过重,再加上连夜赶路,疲惫虚脱,可能会长期处于昏迷状态,何时醒来就要看造化了。

  坐在床前的敬庈看到一向精力充沛,阳光灿烂的哥哥如今面无血色地躺在床上,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哥,你不会有事的。”

  站在一旁的唐瑛看到苗敬康这个样子,也很担心:“苗小姐,苗公子吉人自有天相,老天爷会保佑他平安无事的。”

  “是啊,敬庈,敬康福大命大,不会有事的。”少扬安慰道,心中不免也有几许担心。

  敬庈抱住站在身旁的少扬,哭道:“少扬哥哥。”少扬抚摸敬庈的脑袋,道:“乖,我们先出去,让敬康好好休息。”

  少扬扶起敬庈走了出去,唐瑛看了眼苗敬康后也出去了。平王听说阿康回来了,饭也没吃就匆匆赶来苗府:“少扬,阿康人呢?”

  “在房间里。”少扬道。平王正要推门,唐瑛拦住了,道:“苗公子现在很虚弱,让他好好休息。”

  “虚弱?休息?阿康怎么会这样?”平王问道。

  “我们也不知道,下人发现时,苗公子已经晕倒了,到现在还没醒过来。”唐瑛难过地说道。

  若娴回到段府后,胡乱吃了点早饭就回房了,段之潇见她吃的少,就吩咐下人炖一碗鸡汤。坐在房里,焦虑万分,若娴担心苗大哥的伤势,担心苗大哥现在有没有回到苗府,担心他会不会有生命危险,若娴现在很想见到苗大哥,看看他究竟怎么样了,但又害怕见到苗大哥,害怕见到后不知道说什么。

  段之潇端着鸡汤敲开门,放在桌上,道:“若娴,我见你早上吃的少,所以特地做了碗鸡汤。”

  “谢谢,吃不下!”若娴没好气地说,然后转过身,继续不理段之潇。

  “若娴,我知道是我不好,是我伤害了你,要我怎么补偿都可以。”

  “补偿?怎么补偿?”若娴冷笑道。

  “娶你,我爱你,一生一世,不,是生生世世。”段之潇道。

  若娴听到这话,冰冷的心有点融化,但想到苗大哥,又立即对段之潇产生愤怒:“出去,我不想听你的花言巧语。”

  “若娴,只要你在我身边,总有一天会爱上我的。”段之潇也不纠缠,说完便走出房间。

  若娴撅着嘴,一肚子委屈与怒火,自言自语道:“爹,女儿该怎么办。”

  气累了,哭累了,感觉肚子有点饿,闻到桌上香喷喷的鸡汤味儿,更觉得饥肠辘辘,掀开盖子,幸好还没凉,仍冒热气,若娴毫不客气地吃起来。

  吃饱喝足,若娴便叫下人把碗具收拾了,段之潇听说若娴把鸡汤都吃了,高兴地笑道:“我就知道,这丫头什么时候都不会亏待自己。”随后又吩咐丫鬟給若娴添置几件新衣服,这个时候,就要极力讨好若娴,大丈夫能屈能伸,该低头时就低头。

  若娴走到哪里,丫鬟就跟到哪里,实在让人很烦,就连上茅房都寸步不离。

  “小漪,你就别跟着我了。”若娴哀求道。“少爷吩咐过,要奴婢好生服侍若娴小姐,寸步不离小姐身边。”丫鬟低眉顺目道。“是监视我吧。”若娴气愤地说道。

  若娴快走,小漪也跟着快走,若娴慢走,小漪也跟着慢走,真是如影随形,甩都甩不掉,从前厅走到后院,从西苑走到东苑,小漪一步也没落下。

  实在走不动了,若娴道:“我口渴了,小漪,给我倒碗水去。”

  “若娴小姐,我……”小漪犹豫道。

  “去呀,不是你们少爷吩咐要好生伺候我吗?你要渴死我啊?”

  小漪只好去取水,见小漪走远,若娴赶紧大步向大门走去,刚到门口,就被门卫拦下了:“若娴小姐,少爷吩咐过,为了你安全,不让你出门。”

  “你,你们……”若娴气狠狠指着门卫。“好你个段之潇,不但监视我,还囚禁我!”若娴一跺脚,愤然离开。

  这都几天了,也不知道苗大哥现在怎么样了,若娴很是担心,所以必须想办法出去一趟。

  正当若娴急得团团转时,小漪赶来了:“若娴小姐,你怎么在这儿?叫奴婢好找啊。”

  看到小漪,若娴差点晕倒:“你还真是阴魂不散。”

  

搜索建议:41囚禁  囚禁  囚禁词条  41  41词条  41囚禁词条  
小说言情

 丝绵木的女孩(16 厄运开始)

 16 厄运开始  短短的几十米,她却走得漫漫长长,仿佛经历了一个世纪。  终于走到了病房门口,心若忽然全身虚脱,身体不稳,幸好那位先生扶了她一把,她才没有跌倒...(展开)

小说

 假面生存

  一    这是一个角落,没有人知道他在这里,在这里想着什么,他体验到一种不为人知的乐趣。他恶意的做着各种动作,弄出各种可笑的姿势,抑制着全身散射开来的快感,...(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