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残阳映雪第二章灭口

第二章 灭口

  开元2000年,秦百里勾结外敌率领20万大军杀入皇宫,将第十代君王南宫离杀害,改国号为尧。自此那柯王朝消失,尧国建立。

  秦百里登上王位之后,将子虚乌有的罪名安在那柯旧部身上,一时间,那柯王朝的臣子被满门抄斩无数。他不允许自己的身边残留着别人的势力,他要让自己的子孙后代坐稳江山。可是秦百里一想到紫凝皇后下落不明,心中就不安。

  好吧,紫凝皇后,我现在没有多余的人手去探听你的下落,不过任你一个女人,也掀不起多大的风浪,你最好祈求我永远找不到你。

  那日,楚凌带紫凝出宫后,一路向西,将紫凝带到了自己小时候的故乡吉川县,吉川县是一个交通比较闭塞的村庄,那里的人靠山吃山,基本是自给自足的。

  楚凌对外称紫凝是自己的妻子,自己做生意时大意被骗,所以不得不回到故乡

  转眼间,九年已过。

  紫凝生下了一对龙凤胎楚璎珞和楚澈。

  傍晚时分。

  “弟弟,快些走吧,回去晚了娘亲会担心的。”

  “不,我就要姐姐背我,姐姐我肚子疼走不动了,呜呜呜……”

  璎珞一脸无奈,她这个弟弟从小就爱耍花样,不想走路就说自己肚子疼。

  “上来吧,上来吧。”

  楚澈一下子蹦到了蹲着的姐姐的背上。

  “姐姐,我帮你拿着草药,嘿嘿。”

  璎珞和楚澈中午被母亲托付,出去给楚凌买药。药店离家有点远,来回需要半日。

  自楚凌带着紫凝皇后逃出皇宫之后,为了更好的生存下去,楚凌和紫凝对外是以夫妻名义称呼的,但楚凌和紫凝一直是清清白白。

  夕阳一点点的消失,璎珞终于快走到了家门口。

  “姐姐,你又被我骗了,我肚子一点都不疼,笨姐姐。”

  这招早就被楚澈用烂了,可是璎珞却从来不去戳穿他,姐姐就是应该去保护弟弟,因为她是姐姐,所以爹爹教武功的时候,她学的极为认真。

  “娘亲,爹爹我们回来了。”楚澈一边跑一边喊。

  楚澈一脚把门踹开了,看到屋里的场景后,像突然窒息般的失了声。

  璎珞见状慌忙奔去,以至于忽略了空气中散发的浓浓的血腥味。

  只见,楚凌趴在地上,背上还插着一把剑,一只胳膊已被砍断。紫凝衣衫不整的躺在床上,眼睛睁得大的吓人,脖子上还有一道深深的勒痕

  在楚凌旁边还躺着一个男孩和女孩,细看会发现这是他们邻居家的孩子小城和灵灵,可是他们早已没了呼吸,脖子上有一道伤口,很明显是一剑封喉。

  璎珞觉得天旋地转,这是她的家吗?这是她的父母吗?为什么父母会被杀害?她想跑到父母身边唤醒她们,可是理智告诉璎这一切已经是事实。璎珞早就察觉自己的父母不同于一般人,在这个地方,只有她的父亲会武功,只有她的母亲认字,而且娘亲和爹爹从来不让他们对别人说。睡觉前娘亲讲的那些故事,镇守边疆的将军,美的让人忘记一切的郡主,寂寞又无奈的皇帝……璎珞总能从娘亲眼中看到淡淡的忧伤。

  璎珞颤抖的走进父亲,看到剑上刻着的字:桂宫卫。

  桂宫卫可谓是人尽皆知,是尧国的皇上秦百里一手创建起来的,不属于任何机构,只替皇上办事,桂宫卫杀人从不需要理由。

  璎珞看看还呆在门口弟弟,用力咬了一下舌头,强迫自己坚强起来

  她要保护好弟弟,她不是什么都不剩了,她还有个弟弟。璎珞走到娘亲的首饰盒那里,把仅剩的一点银子和首饰包起来放在了自己的身上,想了想,又把父亲给她做的一把小刀别在了里衣的腰间。

  “楚澈,快跟我走。”璎珞用命令的口吻对弟弟说道。

  “姐姐,爹爹和娘亲是死了吗?”楚澈小心翼翼的问道。

  因为楚澈是弟弟,所以一家人都宠爱着他,每次有人欺负楚澈,璎珞总会第一个冲出去让对方以十倍的代价还回来,以至于在他们家那个小小的地界,楚璎珞成了大人们吓唬小孩子的人物。

  璎珞点了点头。

  楚澈刚张开嘴想要放声大哭,毫无征兆的一个巴掌落在了楚澈肉嘟嘟的脸上。

  “楚澈,你要敢哭,我就打到你不哭为止。”

  从没见过对自己这么凶的姐姐的楚澈,被璎珞的冷漠震慑到了。

  不是璎珞想要伤害他,而是她怕楚澈的哭声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皇上,您让我们办的事情已经办妥,一家四口都死在了我的刀下。”

  来人蒙着面,毕恭毕敬的对秦百里说道。这是那女子的画像,蒙面人手一伸,将一张纸递到秦百里面前。

  “好,很好,你下去吧。”

  秦百里看到画像后,嘴角扬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南宫一族终究还是斗不过我的……

搜索建议:残阳映雪第二章灭口  灭口  灭口词条  残阳  残阳词条  第二章  第二章词条  
小说都市言情

 梅花落,玉笛与谁横

 【天若有情,天也终须老】  “回首旗亭,渐渐红裳小。莫讶安仁头白早。天若有情,天也终须老。”  陆林林披着孝衣跪在灵堂,趁爹爹不注意偷偷揉着膝盖,突然听到墙外...(展开)

小说

 爱之魔魅(第十章)

 第十章  “王者之翼是我的,谁也不可以拿走。”当众人听到这一句话之后,不无讶异的看向发出声音的人,而这个人便是叶赫雪姬,她的神情淡漠,似乎并不在意自己说出这句...(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