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长生蝶

  

  青云山下道破长生蝶

  劫后余生青藤立为王

  在睡梦里,一人名曰庄周忽然感觉自己好像变成了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跋山涉水来到一个不知名的世界,而这正揭开一段尘封的历史,一段尘封的记忆。在那段记忆里,有首民歌曾经这样唱道:

  好酒量,人道耕牛能出力,王上喝酒赶不及。一牛能拉三千碗,十牛累死才像意。单身哥,传宗接代是使命,也有个暖被窝想。上交女儿纳税少,三千粉黛上君床。忽断头,口能言语只哼哼,杀人如麻叫太平。谁人不称君王意?黑头落处飞苍蝇。

  不知某年某月某日某时,也不知经过了多少年多少月多少日多少时,有个由赤橙黄绿蓝靛紫等七个氏族组成的族群简称赤紫族诞生在一片有着丰富物资的沃土上。沃土上的人们战胜外族,制服野兽,艰难地生存下来。弱肉强食,军功论英雄,依此推选出部落的头领。民歌歌谣中的君王就是赤紫部落新选的头领,人称雄王。据说雄王曾自以为是地说,“孤领导部众打败乱匪异类,百姓安居乐业,愿足矣。”恬不知耻的逢迎者巴结道,“雄王,您可真是劳苦功高。”是阿谀者撺掇,还是雄王经不起撺掇。大臣们叫嚣着:“雄王之功,无人可比。”权贵们自鸣得意地附和着:“我们一致认为这份天大的功劳需要用无穷的财富无尽的美色来装潢。”迫于形势的中正大臣们也都只是敢怒不敢言。看到被无以复加地盘剥着的老百姓,靛长苦吟道,“我像一株柳絮,春天给你春意,夏天给你青翠,秋天给你枯萎,冬天给你凄厉。我多么想是一棵常青的树,不分四季,让你四季如春。”乱匪外邦正逐渐积蓄力量,而赤紫族内部却已离心离德。在内忧外患的现实现状逼迫之下,蓝族族长秘密召集靛紫二族族长。靛长紫长已应邀而来,蓝长开口说,“今日邀请两位前来,实是想大家一起商量个事儿。”靛长知其用意,紫长也跟着默不作声。蓝长语重心长地接着说,“我们与赤橙黄绿四氏族本不是同一族,当年只不过是迫于外邦压力才依附的。而今君王无道,灭族无日,我们该尽早想些出路才好。”靛长曾受过雄王大恩,便推脱说,“我想我们还是不要不能轻易离开。”思量片刻,蓝长理性地说,“天地虽大,强敌甚多。”没待说完,就都陷入沉思。靛长分析分析形势,说,“如果我们分散行动肯定是势单力孤,肯定会被消灭的。”紫长则着慌道,“这样,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那到底是走还是不走?”“走。”“怎么走?往哪儿走?”话一说完,蓝长紫长就着手考虑走的问题。见靛长面有苦色,蓝长问,“你还有什么放不下的。”“这里埋葬了我们祖先,我们走了之后,他们的骨殖怎么办?总不可能任由外族的蹂躏。”一时间,气氛比原来显得更沉重压抑。“移走,怎么样?”他们又在设想,若是遇到敌人,这不是让祖先再一次挥洒疆场;若是路途遥远,这不是徒耗族人的体力,万一遇到敌人怎么办;若是——。千万种设想萦绕心头犹如大海中的波浪一波接着一波。靛长淡淡地说,“既然这样,我们就别离开,一起与赤橙黄绿四族共同抵御外敌,如何?”这时,紫长驳然大怒,声嘶力竭地说,“若继续呆在这,我们的族人不能保全;我们的族人不能保全,我们的祖先到后来甚至都没有人凭吊,你觉得行得通吗?”舒缓口气,补充道,“雄王如此,末日不远。”话都说到这个份上,靛长被裹挟着只得那么招。达成一致后,蓝长用商量语气说,“既然如此,我们是不是得先派遣一部分人打头阵,待有所着落之后,再命人知会大家?”“言之有理。这算是万全之策,那么派遣谁呢?”靛长本想默不作声,又想不能这么没有担当,于是说,“自荐,如何?”蓝长有些不乐意,说,“还不如抽签,这样对谁都公平。”靛长狐疑道,“毕竟前途凶险,要多几成把握才行。若有合适的人选,抽签会增大风险;若没有合适的人选,再抽签也不迟。”拗不过靛长,蓝长也还是同意自荐。随口对侍从说,“传我命令,说是有急事,快快将大公子们召唤过来。”不一会儿,蓝长长子蓝儿、靛长长子青儿、紫长长子紫儿便都齐聚一堂。蓝儿发问,“父亲,不知召唤孩儿所谓何事?”蓝长接话说,“孩子们,不知道大家对我族现在的情况了解多少?”蓝儿青儿紫儿齐声说,“危机四伏。”这三人还以为是要求他们做好随时打仗的准备。“很好,既然大家都知道。那么怎么办呢?”蓝儿青儿有话要说,可不待他们开口,蓝长当即说,“之前我们已经商量好了,要先派一部分人寻找、开辟新大陆。”蓝儿青儿颇有怨言,氛围变得愈发紧张。蓝儿小声嘀咕道,“还以为是为了抗击侵略备战的事儿,谁知道是想着怎么逃跑。”见状,靛长则连忙补充说,“我知道你们都想建功立业,可是时代已经变了,世道已经变了。”气氛就又大为放松。“此去凶多吉少,不知你等有什么想法?”这三人,你望望我,我看看你。沉思片刻后,蓝儿举手发言说,“我愿意去。”“我也愿意去。”紫长强摁着紫儿,说,“我的儿媳就要生了,我看紫儿还是留在家吧!”紫儿眼巴巴地看着蓝儿青儿,一脸的茫然加无奈。都知紫长有私心,也不好戳破。蓝长敲定说,“那好,就这么商量定。蓝儿,你与青儿各自回去挑选人马,随时准备出发。”为了防止被赤橙黄绿四族发现,在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蓝儿一行人偷偷地溜出赤紫大营盘,向一个莫名的地方走去。

  话说上古时代有一山脉,名曰罗浮,此山脉大体东西走向。北侧是罗浮峡谷,谷内绿草横生,娇花怒放,一派风和日丽草木茂,百千异兽共香居的气象。当然,谷内确也屡屡水漫金山,及至涝时便一片泽国,有种水起繁华覆,悠悠大悲歌之感。南侧是别有天,有跋山涉水探幽境,风雨过后别有天之意。别有天方圆千里,可谓林木峥嵘,水草丰盛,是个神仙羡慕的去所。如何知晓,请听略略道来。别有天东面有座善积山,山腰有汪善积湖,湖四周水草茁壮,吸引着境内为数众多的禽兽。有高大威猛的奔马,有悠哉阔步的黑牛,有咩咩低首的黄羊,还招来争夺猎物的狐狼,下湖捕鱼的熊罴之类的。至于水禽们,能叫出名字的只有丹顶鹤、灰鹭、鸳鸯、白头鸭,像有些羽毛斑斓的,有的黑身白翅的,有些嘴尖的、嘴瘪的就大抵不识。若此时站在别有天中心,朝北走,一路所见不过是草长莺飞,继续走,就来到断崖边缘,边缘处氤氲之气环绕。罗浮,后来有人用三个字概括之——俊、险、奇。只这奇字尚未提及,其实它的奇处就在于它身上的洞。罗浮素有千洞之说,有的洞开有天窗是动植物的乐园,有的洞泉水不断是鱼儿的天堂,而这些洞的洞口又为青藤所遮掩,形成了一个个动植物们的独立王国。

  亦不知何年何月何日,一手持大棕笔的老仙翁从天而降,踏上一洞坝。款款阔步,进入罗浮山脉青云山峰中的某个洞穴。七日之后,老仙翁休息已毕,见洞中花如蝴蝶艳艳飞,遂诗兴大发,题诗一首,诗云:

  蝶恋花颜色,几时能明媚?

  一朝风雨残,自贾轻了却。

  欲再作一联,可惜笔墨有限,仅题上联,如是云:

  桃花凋,雕花掉,吊不尽古今多少调

  题毕,捋着胡子,微唅之,老仙翁便腾云天去。可这山洞自沾仙气日起,便愈加欣欣,如花期愈长,花瓣愈大,花香愈芬。就连生长其中的青藤亦愈加青翠坚韧。物换星移几度秋,又不知何年何月,一只黄蝴蝶自罗浮外误闯仙洞。说来也怪,洞内仙诗中的蝶字逃脱洞壁的禁锢,朝这只黄蝴蝶飞来,印附在它身上。蝶字飞离后,仙诗既模糊不见。洞中就只残留下上联。自此,这只黄蝴蝶脱胎换骨成为一只不死之蝶,名曰长生蝶。

  岁月不居,罗浮外,不知道已经换了几个朝代,换了几个君王,总之,兵燹之灾迭起,民不聊生。从哪里可以知晓,请听慢慢道来。自蓝儿青儿带领一帮人离开赤紫族,寻觅新大陆之后,据说是雄王暴掠不堪,军民心涣,而乱匪外邦趁火打劫,赤紫族几近灭亡。大兵之后瘟疫横行,赤紫族民不得不背井离乡。外邦统治异常残暴,也迫使赤紫族民四散流离。有的逃遁深山以狩猎为业,却免不了野兽的袭击;有的远赴汪洋以捕捞为生,却逃不过风暴的劫掠;最可怜的是那些漫无目的的,近乎奔亡。而蓝儿青儿一行却误打误撞进入罗浮峡谷。峡谷里丰富的物产、宜人的气候迷惑了这群人,他们还以为从此就可以安营扎寨,开始一段无忧无虑的新的生活。疲惫的人们就都不约而同的营造起寨子,营造起家。蓝儿同青儿商量道,“兄弟,这个地方不错。我觉得我们可以将这好消息向家里传达。”青儿充满怀疑地说,“蓝儿,你不觉得有点奇怪吗?”看了看四周,蓝儿笑了笑,“没有什么啊!一切都很正常。”“兄弟,你看看峡谷两边,再看看峡谷里。”峡谷两边的绝壁上有着高大的迎客松,而峡谷里却没有一棵像样的大树。蓝儿领会,说,“你是说峡谷中会有洪涝。不好,我们得赶紧将这消息告诉大家伙。”虽然向大家通告,可没多少人愿意离开。蓝儿很是理解地说,“他们也不容易,跟着我们出来这么久,才找到一个好地方,又要搬走,自然舍不得。”可青儿执意要走,有人就冒出来顶撞说,“洪涝哪里那么巧就发生在现在。我们先在这住一两个月,人也休整了,马也休息了,到那个时候再走也不迟。”少数终究是服从多数。鸟儿在歌唱,马儿在嘶鸣,青儿在忧心。正当人们得意浓时,不料罗浮突变,从峡谷尽头喷薄出一股洪流。洪水猛兽淹向寨子,有的人被这突如其来的恐怖震惊,早移不开脚步;有的人正伸长脖子祷告,呼唤着天神的搭救;有的人则拼命地驾着马狂奔,想要赛过洪水。这几个月,青儿也没闲着,到处走走看看,看有什么东西能够救大家一命。幸亏青儿足够机智,大声疾呼道:“跑到峡谷绝壁边,抓住垂落的青藤藤蔓。快点,大家快点。”声音叫得很大几乎能与洪水的咆哮相比,寨子里的人都听到这个讯息。迟疑的人惊慌地说,“站着不动就是等死,跑过去还不一定死。与其等死,还不如跑过去抓住这一线生机。”故立马撒腿就跑。祷告的人自言自语道,“还是让天神下次再救我吧!”因而迅速向绝壁边跑去。但哪些想和洪水赛跑的人却悄无声息的淹没在这片泽国。最不可思议的是,一些惜取辎重的族员抱着他们比命还珍贵的财宝消失在眼前。青儿叹惋道,“曾经熟悉的人儿,你们就这样走了。我多想去拯救你们,可我此刻已是自身难保。世界上最痛苦的不是死亡,是明知死亡却无能为力。”不觉在洪水中恸哭着。青儿之所以是以后的青藤,在于青藤救了自己以及族员,遂

  

搜索建议:长生蝶  长生  长生词条  长生蝶词条  
小说连载

 望日莲(5)

     二第二天,在越州城的大街上,来了一位中国农民打扮的外国人,头戴着草帽,手里拉着一位中国小姑娘,他们正是罗伯逊和葵花。他们...(展开)

小说微小说

 何去何从

 雅琴的书屋已连续亏损很多年了!再这样下去,真不知她还能坚持多久?为了这个心爱的小书屋,雅琴早已身心疲惫、无所适从!  高中毕业后,雅琴只差三分没能考取大学,带...(展开)

小说恐怖

 儿时的鬼故事

 神鬼之类的东西是人类幼年时代的产物,进入文明时代后,就不会再产生了,这再学术界,几乎是公认的东西了,所以有段时间,因为我低俗的品味,而广受嘲笑,搞得我自己也觉...(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