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绯色缠绵(第五章 打扫)

  这日子真是没法活了,千陌对每天必须六点到总裁家报到,这一条苛刻的规定很不理解,真的很不理解。

  

  当她迷迷糊糊的刷牙时,猛地督了一眼墙上的钟表,才发现已经5:45了,啊——-“死了,死了,为什么已经这么晚了……”她甚至来不及擦掉嘴巴上的泡沫星子,风一样的冲出门。

  

  由于上次的车祸事故,让已经有了驾照的千陌开始恐惧开车,所以去大boss家报到时,基本都是打车去的,十来分钟的车程,倒不是多远,关键是这么早——-她起不来啊。

  

  千陌气喘吁吁地按了门铃,顺便整理了一下在风中凌乱的长发。

  

  门很快的就开了。慕黎开门时,黑着一张脸,活像是谁欠了他百八万。

  

  千陌也是见怪不怪了,依然死皮赖脸地从一点门缝边挤了进去。

  

  慕黎挑了挑眉,这女人。……真不知眼色。……他咬着牙把门关上。女人已经很自觉的开始在厨房忙碌起来。

  

  房子不是很大,140多平方米,标准的两室两厅,一厨两卫。慕黎平时在公司上班时就住这边,这里公司近,而且环境优美。

  

  他整好以暇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时而向厨房看两眼,殊不知,厨房的千陌正骂骂咧咧的,盛好刚研磨好的咖啡。

  

  哎、她就搞不懂了,什么时候这个大boss的口味说变就变。自从,那天下班后,他突然问起她会做饭吗?她真后悔当初为什么回答会呢。要不然怎么会有这几天奴隶般的生活啊。

  

  端上早餐后,大boss举止优雅的品着咖啡,吃着早餐。而千陌默默地转身回到厨房,开始收拾。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这就是土地主跟小奴隶的差距啊。

  

  “对了,今晚凌安集团有一场晚宴,你必须作为总裁私人助理出席”慕黎放下手上的刀叉,抬起头向正在忙碌的千陌说道。

  

  “晚宴?”千陌放下的抹布,转过头奇怪地看向慕黎,自从当了他的私人助理后,每天做的都是小保姆的事,可从来没让她插手过公司的事啊,今天是抽什么风。

  

  慕黎拿过纸巾,擦完手,淡淡地瞟了她一眼,说道“六点之前,公司报道,切勿迟到”。

  

  然后很潇洒的……走了。千陌张了张嘴,哎,能别这么高冷行不,也难为他一大清早就说了两句完整的话。

  

  慕黎吃过早餐就去公司了,留她一个人打扫好公寓。千陌麻利的收拾完,才九点多,她想了想虚掩上门,去旁边的超市买了一大包食材,然后放进冰箱后,她发现——-她真的无事可做了。这让她突然怀念过去每天兼职好几份差事,忙碌却充实的日子。

  

  就当她思索是不是应该再去找份兼职的时候电话响了,千陌才接起电话,就听见那头冷漠的说道“桌子上的文件,公司……嘟嘟……”千陌石化了几秒,那低沉的男音好像还盘旋在耳际。

  

  千陌看了下客厅的茶几,果然有一沓文件整齐地摆放在那。

  

  拿了文件,她就急急忙忙打了车往公司赶,等她到的时候,慕黎正气定神闲的端着咖啡。

  

  千陌把文件递给他时,他看都没看就撂倒一边,敢情是耍她来跑一趟腿的啊。

  

  千陌鼓着腮帮子瞪着眼前的的男人。

  

  慕黎斜了她一眼,继而自顾自地打开电脑,开视频会议。

  

  千陌瞪了一会儿也自觉没趣,打算离开办公室。

  

  正当她拉开门准备出去时,背后冷不丁的冒了一句“回来”

  

  千陌转头看向慕黎,错愕的瞪着眼睛。

  

  “卫生间,打扫。”慕黎面无表情地说完又继续开会。

  

  走到门口的的千陌愣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坐在奢华的黑色皮椅中的男人看的电脑屏幕,时而颔首,时而说着一些夹杂着英语的生涩难懂的专业名词,完全把室内的一个大活人当空气。

  

  当千陌找到清洁工具回来时,慕黎已经开完会,正埋头处理一些文件。

  

  慕黎听见开门的声音,手中的笔一顿,抬头督了一眼进来的人,又低下头继续忙手中的事情“下楼去买新的卫生工具”依旧是那中低沉冷漠还有些呆板的声音。

  

  千陌怔了一下,二话不说把手中的工具放回原处,然后去买新的卫生工具。她算是看透了,这个二世祖就是想奴役她。

  

  千陌再次推开总裁办公室的门时,里面已经空无一人。

  

  她推开书架后的玄关时,真的很惊讶,里面设备一应俱全,休息室,卫浴,一切都几乎可以媲美于五星级大酒店的总统套房。

  

  千陌惊叹连连,可以看得出二世祖的生活品味真不是一般的高啊。

  

  “喂……喂。。”千陌正在和周公约会了,也不知道哪个不知眼劲儿的,一个劲儿地踢着她屁股,还吵着她。

  

  “……千洛,你别闹……”她伸手挡了挡自己的屁股。

  

  慕黎黑着一张脸,双手抄在裤兜里,明显的不耐烦,“喂……喂……”

  

  “唔……”千陌撇过头,就看见了一双黑色的皮鞋。她半眯着眸子,顺着鞋子向上看去。

  

  慕黎黑着一张脸,居高临下地看着趴在马桶上睡着的女人,满脸鄙夷。

  

  不知道是否是灯光昏暗的原因,千陌总觉得,那张俊美非凡的脸有些模糊。

  

  黄晕灯光下的那张脸,皮肤白皙,鼻梁高挺,薄唇微抿,上眼皮微微垂下,长长的睫毛在眼睑处留下一片阴影。

  

  “看够了没有?”

  

  千陌冷不防的打了个寒颤,小脸立马通红一片。

  

  “那个……那个……”千陌摸着滚烫的小脸挣扎地站起来,却不料眼睛一黑差点一头栽下去。

  

  还好她迅速地扶住了墙壁,千陌抬起头,男人依旧双手插在裤兜,还与她保持了一定的距离,明显是怕她祸及自己。

  

  千陌悻悻地作罢,她压根就没指望他能扶住她,但也不用跳这么远吧。

  

  慕黎嫌弃的督了一眼马桶盖上的水渍,“我劝你赶紧拿消毒液把你留下的口水清洗干净”

  

  然后高冷的走出了卫生间。

  

  千陌斜了一眼,马桶盖上果然有一滩水渍。

  

  呃,千陌捂住再次通红的小脸,真是……丢死人了。

  

  可是用……消毒水……千陌气呼呼地瞪向慕黎刚刚离开的方向,有必要着这样吗?

  

  千陌收拾完,从卫生间出来时,才惊呼已经下午五点多了。

  

  她拿起放在沙发上的手机,里面有两通未接来电,都是千洛打来的。

  

  千陌打了过去,确是来电留言。

  

  “喂,您好,我是景千洛,本大仙已经进入闭关修炼,如有要事,请在“嘟”声后留言……”

  

  千陌头疼的挂掉电话,死小子,又去打游戏去了。

  

  “叩叩”千陌转过头,进来的是一位四十多岁的大叔,千陌认得他,他是慕黎的专人司机。

  

  “李叔,有事吗”

  

  “先生让景秘书现在到停车场去,先生在那里等您”

  

  “哦”千陌表示知道了,大概是慕黎今早所说的参加晚宴,这么早,千陌看了看表,还不到六点。

  

  依然是那辆低敛尊贵的黑色劳斯莱斯,千陌自觉地上了车。

  

  慕黎靠在座椅背上正在闭目养神,他的皮肤偏白皙,睫毛很长,却不给人以阴柔之感,反而更加冷冽俊美。

  

  千陌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的确有一副好皮囊。

  

  男人微闭着眸子,察觉到女人已经上车,然后示意李叔开车。

  

  车子没有直接开去会场,而是在一家服装店停了下来。是全城最大的高级定制服饰店,平时千陌做梦都不会进去的店。

  

  见慕黎下车,她只好跟进去。

  

  站在门口的小姐好像已经等候多时了,见慕黎走过来,她礼貌地说了声“慕先生”

  

  慕黎微微颔首,然后走进店里。千陌赶紧跟上。

  

  “慕先生礼服已经准备好了”过来一个气质容貌都极好的女子

  

  慕黎拿过女子手里递过的西服,“把那套衣服给她”慕黎斜了一眼跟在身后的千陌。

  

  女子微微有些诧异,然后又很快地恢复了礼貌的微笑,将手边的另一套女装递给千陌。

  

  千陌接过衣服有些诧异,原来来这么早是为了换衣服啊,也对,参加晚宴又是些有头有脸的大人物,的确不可疏忽大意。

  

  等千陌换完衣服,又是一系列的化妆盘头。

  

  慕黎交叠着腿坐在休息区的沙发上,不耐烦的看着手表,他是疯了才会跟这个女人一起来换礼服。

  

  “景秘书皮肤好好哦,都不用遮瑕。……细致的都看不见毛孔耶……”自从化妆小妹与千陌经过交谈知道她是慕黎的私人秘书后,就喋喋不休的与她攀谈起起来。

  

  千陌不得不佩服慕黎那张好皮囊,简直是封杀万千少女啊。

  

  慕黎抬起头时,正看见化好妆的千陌朝他走来,不得不说这女人。……长得还真不赖。

搜索建议:绯色缠绵  绯色  绯色词条  打扫  打扫词条  缠绵  缠绵词条  绯色缠绵词条  
小说纯真年代

 危房

 不得已,结巴根水再次去找了他的毛根儿朋友唐大嘴。之所以不得已,除了他家那已盖了三层塑料薄膜的土坯茅草屋,他也奈何不了自己的女人豆花。  女人豆花与结巴根水的婚...(展开)

小说

 没有句号

    在看完第n本小说后,我心里有了一个冲动的想法。      “我要写本小说。”我高举着手如宣誓般的大喊出...(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