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听说

一把沙子穿过明朗的空气,恨恨地砸到了康俊杰那副清瘦的脸颊。随后,两个人在学校的操场后面用来测试立定跳远成绩的沙滩上,扭打成一团。有些人想去阻拦,却被另一些人用手挡在了他们的胸前,敛容正色地对他们说:“让他俩打。”不一会,康俊杰就把另一个人压倒在沙滩上,而被康俊杰压倒在沙滩上的那个男孩子,抓住了他的脸颊,挖了一道很小的口子。两个人从头至脚沾满了沙子。他们咬着牙齿,嘴里喘着急促的气息。这时,体育老师因同班的女孩子举报,急忙地从不远处赶来。

“你们俩给我起来,”体育老师用很严厉的声音说,“好,你们跟我走”

他们俩同时抖了抖身上的沙子,互相用仇恨的眼光瞪了瞪对方,然后他们跟着体育老师向办公室走去。有的同学幸灾乐祸地说:“这下我们有好戏看了。”还有的同学说:“他们俩是傻子吗,至于这样子吗?”这时,好多女孩子交头接耳的讨论着,关于康俊杰为何和李佳打架的事情。

“你们为什么打架?”体育老师向康俊杰问道,“你俩看看,这么大的人,还像小孩子一样不懂事。”老师一边说着话,一边帮康俊杰清理粘在他头发上的沙子。

“老师,李佳他骂我!”康俊杰故意隐瞒真相,随便找了一个理由给老师解释道。

体育老师把目光转移到了李佳的身上,试图想听到他的解释。而李佳为了隐瞒真相,缄口不言。他知道康俊杰这样子说是为了隐瞒实情。体育老师打量他一番后,感觉到他应该是惭愧了,才低头不语。

“如果你们知道错了,我可以考虑不叫你们的家长。”老师用和蔼声音说。

康俊杰他们依次在体育老师面前,表示自己已经看清了错误,并且严格地加以改正。体育老师从他们的举手投足间,察觉他们对待错误态度诚恳,然后他说:“你们可以走了”康俊杰一拉开门,就发现自己的同班同学,迅速地上到办公室门前的国旗台,像老鼠一样,四处逃窜。

“我希望像这种幼稚的事情,最好不要再我们之间发生了,好吗?”康俊杰用一种鄙夷的目光看着李佳

“哼!我警告你,你最好离她远一点,否则……”

“否则,你会怎么样?我告诉你,我不怕你。我提醒你,你最好不要把动静闹得太大了,这对于你一点好处都没有。”康俊杰打断他的话说道。

“多谢,这是我的事情。我的意思很明确,只要你离她远一点,我保证像今天的事情不会再发生。”

这种睚眦之怨,一直充斥在教学楼的拐角处,不一会,两个人从不同方向离之而去,犹如电视剧里不同信仰的政客,和对方谈判完毕后,互相拂袖而去。

体育课是第三节课,而下一节课则是数学课。康俊杰座位后面坐的是李若楠。她是留着马尾辫和秃额头的女孩子;班里的同学认为她的额头很老土。她的家庭很富裕,但她不注重自己的穿着;唯独她胳膊上带的那只工艺精美的手表是班里好多女孩子羡慕而买不到的。不仅如此,她背的是很时髦的Aadidas双肩背包,据说,这种背包装满水,可以做到滴水不漏的程度,而她拿得手机是苹果公司刚出来不久的iphone 5C;因此,大家都叫她“秃豪妹”。

她写了一张纸条,眼睛低垂下来,想了想,然后用她那细嫩而光滑的手,拍了拍班里好多女生都憧憬的康俊杰的肩膀。康俊杰扭过头去,他先看到位于自己西南方向的李佳,手握着装满文具的布袋式铅笔盒,虎视眈眈地望着自己。然后,康俊杰把目光转移到了李若楠手里的纸条上面。他很随意地接过纸条,与此同时,他毫不顾忌因为接收李若楠写的纸条,而引起一触即发地爆炸场面。李佳看到康俊杰转过身子,然后他放下了文具盒,把目光转移到了正前方,顿时,他的眸子里涌现出处于青春期少男那种梦幻般的光泽。

康俊杰打开纸条,上面写道:

康师傅,我可以从你的充实而很好看的背影看出,你的脸上有一道浅浅的划痕,不过你的脸还是很好看;因为好多女生都说,你是咱们班男同学里面肤质最好的一个。我听说你打架了,你没事吧?

康俊杰抬头看了一下数学老师正在黑板上写公式,于是,他拿起中性笔给李若楠回道:

没事。其实没什么了,你也不用来安慰我了。我脸上那点伤根本不算什么。“秃豪妹”,我不就是曾在教室里吃康师傅牌的《干脆面》吗,然后被老师发现了,他就命名我为“康师傅“,你也不必这么刻骨铭心吧!

李若楠,她没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其实,她在康俊杰和李佳打架的时候,就在不远处的地方看着事情的经过。他之所以充当不知情者,不言而喻,她想用这种方式,更好地在康俊杰那里得到详细情况,然后来确定最近班里的传言是否真实。

他们的数学老师看了一下手表,然后对他们说:“下去再把我们今天刚复习的‘二次函数’,重新再复习一遍。我们离中考只有整整三个月时间了,你们一定要加强复习。”他们的数学老师话音刚落,一股悦耳的铃声弥漫整个校园。不一会,小学部的学生像听到冲锋号似的,纷纷从教学楼里跑了出来。而年龄比较小的孩子,争先恐后地证明自己是第一个来到他们经常站队的地方。听说,第一个到那里的人,将会成为今天队伍里的排头人物。中学部这里,女孩子站在走廊中暖暖地阳光下,等着另一个女孩子整理好书本,从教室里出来;有的男孩子则是用脚轻轻地踢一下他的女同桌,然后一边发出求生般的尖叫,一边疯狂的逃亡。

康俊杰用很快地速度,把课桌上的书本收拾了起来,然后走到了金莎的座位旁。李若楠的视线一直跟随着康俊杰行进的方向。但她突然的发现,李佳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怒视着康俊杰,可康俊杰一直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在了金莎的身上,毫无察觉一种怒火弥漫在他几米外的地方。那时,李若楠很想告诉康俊杰有人一直怒气冲冲地盯着他,可她向前走了一步,停顿了下来,然后又回到了座位上。

金莎,她长一张瓜子脸。她的双眼皮弯成一个很美的弧线,在班里这种弧线堪称完美。而她长长的睫毛往上翘,显得格外优美;好多女生就算涂上睫毛膏,也比不上金莎那种自然美。她的眼睛又大又明亮,给人一种清晰之感;唯独眼袋有点微肿,这是她每天熬夜写作业造成的。不过,那种小小的浮肿给她增添了一种可爱之气。她的鼻子长得很标致;嘴唇很薄,显得格外红润。她留着齐刘海,蘑菇头,头发的长度刚好挨在她那柔弱而又充实的肩膀上。她面容白嫩嫩的,虽然她笑起来没有小酒窝,但全班的男孩子都觉得她的笑容给她的美丽增添了一种娇柔之感。她的个子在班里的女生之中,算是中等偏上的。她身穿有着黑字文祥的白色T恤和蓝色休闲裤,脚上穿着一双黑色的高腰帆布鞋。她走起路来总会有一种女神般的气息在自己的周围散发着。

“康俊杰,我收拾完了,我们可以走了。”金莎对着康俊杰说道。

就在康俊杰刚转身,一个布袋的文具盒砸到了金莎的后肩膀上。康俊杰听到金莎疼痛地呻吟,便立即转身。他先看了看金莎,然后满脸愤怒地望着坐在离金莎座位后面不远处的李佳

李佳,你在干什么?有本事就冲我来!”康俊杰气势汹汹走到李佳的面前。而李佳则是一脸茫然,他就没打算要伤害金莎。他只是想把所有的愤怒砸到康俊杰身上,可没想到就在李佳抛出文具盒,金莎突然地误闯了他预计的轨道。他想走到金莎的面前说声“对不起”,但他被康俊杰拦住了。

“你给我走开!”李佳用很坚定的声音说道,好像他非去不可。

“我不想和你在教室里打闹,有种你跟我往外走。”

“我警告你,你离金莎远一点。你给我滚开!”李佳大声吼道。

康俊杰一下子抓住了李佳的衣领,金莎急忙跑过去,李若楠也从座位上站起来,原本出教室的同学听到了动静又折了回来。

“你们别打了,”金莎拉开他们说,“李佳,你把文具盒砸到我身上,我就不说什么了。我跟谁做朋友,好像和你没有一点关系吧!所以,我希望你适可而止。”

康俊杰和金莎走后,李佳捡起了地上的文具盒,然后他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两个胳膊放在课桌上,埋头大哭;李若楠则是低着头想着那个传言是不是真的。

其实,这个传言一开始只有一部分人知道,但康俊杰和李佳这么一闹,班里的大部分人都知道了;只不过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李佳和金莎原本是好朋友。他们在初二的时候,就成为对方的好同桌。金莎,她学习挺好的,而李佳的英语和数学学得不怎好。于是,金莎每次把写好的作业给李佳抄。他们在食堂一块吃饭,一块放学回家。后来,在他们上初三的时候,康俊杰就转了过来。而康俊杰一来,便代替了李佳的班草地位。时过境迁,金莎和康俊杰的关系越来越好,从一开始借笔记直至成为有话必说的好朋友。然而,就是因为这样子,金莎和李佳的关系日渐恶化,到了最后两人互相吵了一番架,就像上世纪苏丶美两国实行冷战主义,谁也不理谁。可李佳心里认为这些的罪魁祸首全都是因为新转来的康俊杰引起的。李佳的心里依然有着金莎,可他一直携带这种心理,开始误会金莎,并且仇视康俊杰。

而这种传言是,康俊杰和金莎有没有在一起?在李若楠心里,它是一种“听说”,可是在她眼前的这种“听说”,犹如海市蜃楼一样,时隐时现。

直到距离中考还有两周时间,李若楠发现,今天康俊杰没有来上课。她想:康俊杰应该不会旷课,他一定是向班主任请假了。

可班主任在班会上问同学们,谁知道康俊杰的电话号码?李若楠听到老师这样子说,心里总是一种莫名的感觉涌上心头。于是,李若楠鼓起勇气向金莎问道:“金莎……你的好朋友康俊杰怎么没有来呢?”金莎向李若楠摇了摇头,表示一种她什么也不知道的态度。但李若楠心里总是觉得金莎在刻意隐瞒着什么。

连续几日,康俊杰没有来上课。在星期五晚上放学回家的路上,李若楠想着康俊杰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等李若楠回家后,发现屋子里黑漆漆的,唯独从地板上折射过来一束从外界打来的厨光。于是她打开客厅的灯,发现自家的茶机上放着一张纸条,上面写道:

诺楠:

    你爸爸今晚要在公司里开会,而我由于公司的紧急安排,已经买了去往上海的机票了。我给你留下你今天所用的晚饭钱,你出去买饭吃吧!

                                                                      妈妈

李若楠放下双肩背包,喝了一大口凉白开后,就往楼底下不远处的小吃城走去。

她吃完晚餐,在上学和放学不常走的街道旁的网吧门口,看见康俊杰从那里面出来。康俊杰看着李若楠向后退两步,然后很惊讶的问她:“李若楠,你怎么在这里呀?”

“我真的不敢相信全年级前20名的你,居然在这几天的旷课历程中,都呆在了网吧!”李若楠几乎快疯掉地说道。

“这是我的事情,你管不着。况且,我就算在网吧里再呆上一周,我照样可以考上省重点。”

李若楠上前气急败坏地给康俊杰一记耳光,然后她伤心欲绝地朝自己家的方向跑去。就好像李若楠知道康俊杰误入歧途比他妈知道还要生气。而康俊杰手捂自己的脸,想着李若楠为什么要给自己一记耳光。

自从,李若楠给了他一记耳光。康俊杰就在第二天乖乖地来上课了,班主任还把他叫到办公室里说教了一番,最后以一千字的检讨不了了之。金莎那里风平浪静,李佳再也不屑看他一眼;但李若楠心里总是忐忑不安,她心里想:康俊杰肯定恨死他了。

“哎呦,康俊杰你怎么来了,你是不是流产了?”一位男生用很轻蔑语气说道。

他马上从座位站了起来,李佳只是在不远处睥睨,金莎则是低头不语写着复习题。这时班主任走了进来说:“今天该轮到谁打扫我们班的清洁区了?”劳动委员看了一下值日表,说:“李佳丶康俊杰丶金莎丶李若楠。”劳动委员话音刚落,四对眼睛直挺挺地盯着他,他看到这情景后,机械地把自己的身子往窗户那边靠拢。

金莎和李佳一起打扫着西边的清洁区,他们不时用扫帚互相你追我打,不时还说几句话,感觉这两个人和好如初了。而康俊杰在东边的清洁区眼巴巴地看着他们打闹,不一会他很懊悔地说了一句:“早知道,我就不对金莎说那些话了。”

李若楠走过来,拍了一下康俊杰的肩膀,说:“康俊杰,我可以问你一件事吗?”

“嗯!请问?”康俊杰回过神来说。

“我听说你喜欢金莎,这是真的吗?”

“我真希望它只是一个听说,”康俊杰低垂着眼睛,然后想了想,继续说:“嗳,为什么我喜欢上一个人有那么难呢?我在两周以前,我给金莎告白了。可她却对我说,她只是把我当作普通朋友,李若楠,你知道吗?我一开始不相信,因为我和她相处的时候,我们一块放学回家,一块在学校的食堂里吃饭。有时星期六,抑或是星期天,她都会打电话叫我去KTV里唱歌,我觉得她是我一生中碰到过最美丶最好的女孩子。我隐约的感觉自己越来越喜欢她,与此同时,我觉得她也喜欢我。于是,我就告诉她,我喜欢她。可她却对我说了一大堆令我终生难忘的话,她说:‘我一直喜欢李佳,只是李佳认为我喜欢上了你。于是我们俩吵架了。当时,我就特别生气,我就对他说:“我们分手吧!”,但我的心里明明不是这样想的,可我总是劝不了自己。我们开始互相的沉默,在这期间,我总是想起自己遇到打雷下雨的天气,我就会故意忘记带雨伞,因为我想和李佳打同一把雨伞,有时天空一闪雷,我就会抓紧他的胳膊。等那种闪光后的雷声一过,我就开始调皮地跑起来,让李佳得到雷雨的洗礼,可他每一次都能追上我。我真得很还念那段时光。我之所以和你走近,是因为我想让他觉得,他不能没有我。康俊杰对不起!’后来,我无话可说。于是,我开始旷课了.......”康俊杰说着,说着,他就忍不住哭了起来。

“我也希望它只是个听说,原来‘听说’可以解脱很多痛苦。这个‘听说’明明在虚假上占有很大的比例,可它偏偏是真实的。”李若楠热泪盈眶。

之后,两个人在夕阳的剪影下沉默不语,各自背对着对方,扫着可以让他们冷静的一片小天地。尘土飞扬,树的影子渐渐地变长,空气中温度持续下降……

中考过后,一个漫长的暑假也结束了。康俊杰来到了高一(3)班,他看见了一副副陌生的面孔,他有点不知所措;因为,有好多女孩子用一种痴迷的眼神看着他。后来,他回家后,把这件事告诉了他的舅舅,他的舅舅听完他的叙述后,就告诉他:“今天有一位女生租进了咱们家这个院子里,听你这么一说,那个女孩子好像就是你们班上的。”

“她是谁?”康俊杰惊讶的问道。

“她好像叫李梓悦”

“嗯!我好像在老师点名的时候,听到过这个名字。”

“要不要把她拿下,我的坏外甥?”他的舅舅用肩膀碰了碰康俊杰的肩膀,使出一脸坏笑。

“不要”

自从,康俊杰上了高中就养成了一个习惯,他喜欢把脏袜子集中到一个小桶里。时间一天天地过去,桶里的袜子也被康俊杰堆满了。

有一天,李梓悦跑到康俊杰的面前说:“小康,我认识一个人,我听说她认识你。”

“谁?”

“来,姐给你看她的照片。”

她长着一张瓜子脸,面容清瘦。她的眼睛弯成一个优美的弧线,长长的睫毛在阳光中投下深深的暗影。她的鼻子细小而标致。她笑起来很甜美;嘴巴显得格外清纯;尤其,她的下巴尖尖地显现出一种她的独特美,无与伦比。她留着一个很整齐的齐刘海,在她的朦胧的发丝间,可以见到她那双浓而好看的眉毛。她长发及腰,就连前面的头发,已经披在了她的胸前。

“她该不会是……”

“如果你能追到她,我就给你洗你堆积的所有的袜子,要是你追不到,你就要请我吃饭。”李梓悦打断康俊杰的话。

“好!不过,她变化也真够大的!”

为了完成这种赌局,康俊杰来到他们学校的篮球场。他见到了那个照片上的女孩子,她长发及腰,犹如美丽的少女。她头上戴的是361°的蓝色运动帽,上衣穿的是鸿星尔克的白色短袖,手链戴的是贵人鸟;她穿得鞋子是特步。

“好久不见!李若楠,我在金莎那里得知你喜欢我,如今,时隔快半年多了,我在李梓悦那里听说到了你,这只不过是你们俩的阴谋。你为了‘听说’,鼓起勇气给我传纸条,你为了‘听说’,不停地私下的需找一个能推翻那个事实的答案,可结果让你遍体鳞伤。我为了‘听说’需找到了你。”康俊杰微笑地说道。

“我希望这个‘听说’永远不要停下来。”李若楠泪流满面。

“对了,我和李梓悦打了一个赌,要是你答应我了,她就要给我洗袜子;如果我失败了,我就要请她吃饭。”

“那你想让她干什么?”

“我想…….我想让她给我洗袜子。”

搜索建议:听说  听说词条  
小说小小说

 烟

   “小隐,你可以去休息一会儿了。”略秃的脑壳,混着痰的浑浊声,年老的医生摘下眼镜,对着身旁那个年轻的女孩点了点头。干净利落的动作,乖巧伶俐的态度,熟记于心的...(展开)

小说

 金阳(二十七)

 二十七  包房公主的辛酸苦辣只有她们自己知道,她们出卖自己的青春,出卖自己的灵魂,甚至于自己的身体。得不到任何一丁点儿尊重,那些所谓的好父亲,好丈夫,一到了夜...(展开)

小说

 原谅,但不能忘记(1-4卷连载 ...

 三   天塌了,地陷了。  造反派离开我们家后,母亲一屁股坐在炕沿上,两手搁在膝盖上,望着窗外老半天没动地方。姐姐哭得跟泪人似的,摇着她的胳膊:“妈,妈妈,你...(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