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第一章 初进福明服装厂

林雨不停的把脑袋望向车窗外,难言的忧伤再次从心底蹦了出来。这已经是她下学以来第四次离家了,还是出去打工,也不知道前方等待她的会是什么,也许还是会很幸苦吧。望着初春的故乡,和亲人们不停忙碌的身影,林雨笑了,只是那笑看起来有些向往亦有些苦涩。

“小雨,你怎么了,怎么看起来无精打采的?”坐在林雨身旁的文文略显不安的问道。

文文是林雨的好友兼同乡,这几年来一直和林雨一起出去打工的,这次也一样,两人经以前的同事介绍,准备一起进入a市一家名为福明的服装厂工作。

“没什么,只是又要离开家了,有些难过罢了。”林雨笑了笑看向文文回答道。

“哎呀好啦,你就不要再表演忧郁公主了,像咱们这样的农村孩子有几个不用出去打工的,再说了不出去打工,哪里有钱去追逐理想啊,你呀,就知足吧,这些年在外打工你也看到了,有多少人是背负着家庭的重担出来工作的,像咱们这样,没有家庭负担的是少之又少的,知足长乐。”

文文,咱们是没有负担,可却也没有预防负担的能力,我…..”

林雨还想再说些什么,但终于还是止住了,没有再说下去,只是赞同性的点了点头。

之后两人便从上学聊到打工,从打工聊到理想,又从理想聊到恋爱,就这样说说笑笑的聊了一路。以至于到了地点都还不知道,还是同车的人提醒了她们。

下车后两人也不耽搁,林雨直接拿出手机拨打了秦萌的号码,秦萌便是介绍她们进来的同事。

“林雨,文文我都等你们一天了,终于到了。”一道悦耳的女孩声音在林雨拨过手机后不久传了过来。

林雨循着声音望了过去,便见秦萌扎着马尾、穿着工作服,人未到音先到的正朝这边跑过来。

“秦萌你可又变漂亮了哦,估计现在追你的男孩都排到厂外了吧,”文文的嘴像是抹了蜜一样,使秦萌开心的嘴巴都合不拢了,笑脸红的像苹果一样,低着头直说你也变得很漂亮啊。

一旁的林雨看着面前这一幕,不经大笑到:“那两位可爱的美女,可不可以先带小的进去歇息一下,小的这一路可是累的不轻啊。”

闻言三人笑成一团,簇拥着朝厂内走了进去。

进厂后,秦萌便向导游一样的给她们介绍了起来:“靠左边的这幢大楼便是生产部了,也就是以后我们工作的地方,生产部边上的另一栋楼层是管理人员办公的地方,再往前走500米,左边的那栋楼是食堂,食堂很大,如果全坐满的话,一次性至少能坐下2千口人。食堂右边就是员工宿舍了,宿舍一共有三层,第一层是管理人员住的,第二层是男生宿舍,第三层是女声宿舍。”

秦萌一边说着,一边领着林雨文文二人往女生宿舍楼走着,走到502时便停下了,敲了敲门,见没人过来开门,就自己从口袋中拿了钥匙把门打开了。

“以后你们就住这个宿舍了,估计她们还在上班,所以没人,咱们先进去吧。”秦萌边说边示意她们把行礼拿进去。一进门。林雨便打量了起来,这房间有20个平米,很干净,摆了三张小床,上下铺形式的,能睡六个人,这是她打工以来最好的一家厂,至少从环境上来看是这样的。

“怎么样,没骗你们吧,环境还可以哦。”秦萌似乎读懂了林雨满意的眼神。

“的确挺好的,就是不知道工资怎样,”林雨还未回答,文文便抢先了一步说道。

“像我们这种普工,正常情况下都能拿到两千每月的,有些能吃苦的再加加班,拿到三千也是可以的,都是计件的,多劳就能多得。因为条件比较好些,所以没有人介绍可是进不来的哦。”秦萌说这话时,头微微的扬起,很是骄傲,骄傲的皮囊下可以看出她的满足。

“等改天你有空,我们请你吃饭,表示感谢。”林雨看了看秦萌笑意盈盈的说道。

“说话可要算话哦,你们先好好休息一下,今天晚上要加班,我先去上班了,明早我带你们去办了入职手续就可以正式上班了。”秦萌也不推辞一口气把话说完后,便离开了。

文文见秦萌离开了,便走上前把门关了起来,一脸不高兴的说道:“小雨,秦萌介绍我们来明明就是蹦着厂里给的那1000元的人员介绍费,咱们又不欠她的,你干嘛说要请她吃饭,说两句好话给她听得了呗,没必要来真格的吧。”

“好啦,别气了,不管她介绍我们进来是什么目的,她都帮我们达到了我们的目的不是吗,最终的结果是帮了我们,不管是厂里的奖励,还是我们的感谢,都是她应得的。再说了,咱们初来咋到,很多事还需要她帮助呢。”见文文不说话,林雨又继续说道:“其实我也不喜欢这么算计的自己,只是美好善良的形象是需要资本来树立的,而我们却没有资本,与这社会的潜在规则抗衡,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保住自己的同时不去伤害别人。”

“小雨,我就是心疼钱,没别的意思。”文文有些委屈的说道。

林雨见她这幅摸样,便说了些好笑的事情缓解气氛。之后两人便各自收拾完东西,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准备迎接新的开始。

可能是进入新环境的原因,第二天,一大早林雨便醒了,再看看睡在自己下铺的文文,都已经穿戴完毕,左手拿了个塑料的脸盆右手则是一条毛巾,嘴里还不忘喊到:“小雨快些起床准备一下,一会秦萌起床我们就要去生产间办入职手续了。”

 “嗯,已经起来啦,马上就好。”林雨心中暖暖的,从小到大她和文文的关系一直很好,文文性格直爽又大咧,偏偏这种在家乡人人敬之的优点,放在这鱼龙混杂的大都市中到变成了缺点,致命的缺点,多少次因为她的耿直善良而招人算计,可她还是一贯如此,用她的话来说就是不知道怎么去改嘛。可林雨心里明白,也许这就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的天性,又或许她是不想改,不想与那些污秽同流合污吧。她随比林雨大一岁,但更多时候她更像比林雨要小。想到这里林雨暗自笑了笑小声嘀咕到:“亲爱的爸妈,幸好我并不善良,倘若你们把我也生的如此善良,那么我和文文在这人情单薄的城市中要怎样才能保全自己的权利与身心呢。”

 “林雨,文文你们好了吗,快些走,咱们迟到不但要罚钱还要挨骂的。”

 林雨收回思绪,这才注意到,秦萌已经起床并且洗涑完毕了。

 “嗯,可以啦”文文回答到,话音未落,三人便一前两后的朝生产车间的方向走了去。

 进了生产车间后,秦萌便直接带着两人来到最里面的一间写有车间主任办公室的房间门口,停了下来,敲了敲门喊到:“张主任,我是秦萌,带两个新来的员工办入职手续的。”

  不一会门便开了,开门的是一个个头不高有些微胖的中年男人,那人看起来约莫有50岁左右的样子,面相很刻薄,见林雨二人打量着自己,有些不高兴的开口到:“多大了?”

 “我二十二,她二十一,”文文笑嘻嘻的回答到

  可张主任似乎对文文的友善并不领情,冷冷的开口到:“把身份证复印件交给我,去找一组的组长,她会安排你们工作的。”

 “好的,谢谢张主任。”这次是林雨回答的,一旁的文文明显为刚才张主任的态度颇感受伤。

 “文文,他们这些领导或本地人都是这样的,很歧视我们这些外来的打工人员,你又不是第一次出门打工了,没必要这么伤感吧。”文文被秦萌说的有些不好意思了,气氛有些尴尬,林雨见状忙解释道:“秦萌其实你说的这些我们心里都清楚,只是刚到一个新环境,带着诸多的憧憬,难免会有些感性。不过吃一堑长一智,以后肯定不会这样容易受伤了,人家对我们好是情分,冷眼与我们是本分,对吧文文?”

 “嗯”文文小鸡啄米似的使劲点头表示赞同。秦萌的眼眸中蓄满了精光开口到:“我不会一直这样下去的。”

 “新分到我们组的就是你们吧?”一道尖锐的女音打破了几人的沉静。

 秦萌最先反应过来,见来人是一组的组长刘容,忙满脸堆笑到:“刘组长她们两个便是张主任新分到我们组的员工了,”说话间用手指了指林雨和文文

 “以前有做过针车吗?”

 “做过两年,”林雨和文文齐声回答到。问话的刘组长微微低下头思索了一下又说道:“既然做过,也不需要老员工再教你们了。以后你们就做卷裤脚这道工序吧,一左一右。第一个月试用期,保底一千五,早上七点上班,晚上六点下班,若是加班就会延迟到晚上九点下班,中午半个小时吃饭时间,没问题的话就换了工服干活吧。”说话间便递给了她们每人一套工服和一张胸卡。

林雨和文文也不耽搁,直接拿着工服走向更衣间。待她们换完工服回来,秦萌已经开始工作了。两人和秦萌打了声招呼便也开始各自工作了起来。这里的活也很累,但是有充足的休息时间和可观的工资,对于这些林雨很满足。就这样做着活,思索着事情,不知不觉就到了吃午饭的时间了,林雨正想喊了文文去食堂吃饭,组长刘容却过来了。

 “你是叫林雨对吧?”

 “是的刘组长”林雨有些糊疑的看着刘容回答到。

 “你去趟样板间将我们下批活的样板取过来。”说着刘容便把样板间的详细地址给了她。

 话都说的那么明白了,林雨当然知道怎么回事了,和她之前在别的厂里一样,像这种利用下班时间不算工资的活,一般都是交给新员工做的。对话间文文已经过来了,刚想张嘴拒绝就被林雨制止了。

  “好的刘组长。”

  “小雨,你为什么要答应她啊,这本身就不是我们的活,又不算工资的。”见刘容已经走远文文才气愤的不平到。

  “为什么,因为我们现在还没有资本说不,若不然小亏不吃后面等我们的就是大亏,”见文文不吭声林雨又继续劝到:“没关系的,等过段时间我们成了老员工,这些事就不会分到我们头上了。你快去吃饭吧,不用等我,不然时间不够了,我去拿了样板回来就去吃饭。

  “那我去了,有什么事你打我电话。”显然文文的气已经消了

  “嗯,快去吧。”

  文文走后林雨便按照刘容给她的详细地址朝样板间的方向走去。样板间就在管理人员工作楼的二楼,林雨走到一楼楼梯口时,感觉脚下好像踩到了什么硬东西,她抬起脚,将东西拿了起来仔细看了一下,居然是一块刻有人名的玉佩,从色泽来看也知道是块好玉,再加之上面刻有人名,想必是件纪念物品。林雨左右看了看没人,便把玉佩装进了口袋里,准备按照玉佩上的名字找到原主,还给他。而她不知这一切都被准备去吃午饭的齐天少看了个全遍,并且在他心中留下了品行不好的恶名。

  林雨上了二楼,找到了写有样板间三字的房门,便直接敲了门,开门的是一个气质优雅的中年妇女,林雨不经感叹到果然有服装设计师的派头。那妇女将林雨请进了屋,待林雨说明来意,她便把贴有一组字样的样板衣递给了林雨,林雨刚想和她道谢出门,便听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那中年妇女接起电话后示意她先坐一下。不一会就听那妇女对着电话说道:“你是不是丢到别的地方了,我办公室别说玉佩就是石头也没有发现啊,你再找找,我也帮你问问其他人有没有看到过好吗。” 说完便挂了电话。

  “你好,是不是有人丢了玉佩?那玉佩有什么标志吗?”不等妇女先说话,林雨就先将疑问问了出来。

  “是我们厂的韩会计,他外婆留给他的玉佩丢了,怎么,你有看到过?”

  “我是捡到一块玉佩,就是不知道是不是他的。”

  “玉佩什么样我也不知道,不然你去问问他,他办公室不远,就在三楼。” 样板设计师说话的语气很和蔼。

  林雨听后便和她告了别,直接向韩会计的办公室跑了去,到达地点时林雨见门开着便自己走了进去

  “请问韩会计在吗?”林雨的声音很小,但也完全能响彻加上她只有两个人的办公室。

  “我就是,请问您是?”回话的是一个很阳光的小伙子,白体恤牛仔裤,很是帅气。

  “我捡到一块玉佩,不知是你的吗,你叫什么名字。”林雨试探性的问道。

  “我叫韩丰,我丢的玉佩上刻有这个名字。”韩丰略显急切的回答到。

  林雨没有说话,直接把玉佩递给了他,还没等韩丰道谢便跑了,到并不是因为她清高,而是被这些事耽搁的就算她不吃饭就去上班,估计时间也不多了。

被她撇在身后的韩丰见状笑着喊到:“这玉佩对我很重要,我欠你一个人情。”

只是忙着赶去上班的林雨似乎并没有听到。

搜索建议:第一章 初进福明服装厂  福明  福明词条  服装厂  服装厂词条  
小说小小说

 信徒

罗小欧写完最后一个单词,理了理还很混乱的思绪,等着考试结束的铃声。三年的努力今天就是检验结果的时候,没有紧张,有的只是尘埃落定的如释重负。当监考老师说出可以离场...(展开)

小说连载

 明天的明天(3)

 去报道那天蓝玉在远处看见吴莫与陈格并肩而行的身影,两个人有说有笑的画面还是深深的刺痛着蓝玉,蓝玉看着他们走远才回过神。陈格顺利的去了吴莫的大学,而蓝玉如愿的被...(展开)

小说连载

 梦(引子)

    古镇之所以叫古镇,是因为镇上居民大多数人都姓古,且有着上千年历史。这里原是山清水秀,鸟语花香,人们靠山吃山,据水吃水,日子...(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