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盛夏(二)

  我想告诉你

  

  一时冲动告白了!夏墨有种恍如梦中的赶脚。陈奕,陈奕,这个自己难以自制喜欢的男生,如果他拒绝,自己该怎么办呢?可是,不说都说了,也许这才是好的,痛痛快快的,能不能就这样吧。省的自己憋得难受。可事实上,虽然抱着这种听天由命的想法,她······却站在陈奕家的路口······呜呜呜,夏墨,你疯了。

  

  就在她这样纠结了一个多钟后,陈奕姗姗来迟。这个世界上,疯子很多,但是单纯为什么而疯的很少,而这里就有俩个。是的,在夏风垠说了那样的话之后,陈奕还傻傻地尾随着她回家,然后再由城南折返城北,什么顺路,不过是喜欢的借口。不是有这样一句话么,当一个男生喜欢你的时候,东南西北都顺路。可是,如果对方不接受自己,这样的顺路是不是骚扰。他一路跟随,可是却看到了夏风垠的一如既往,没有因为他的不在而驻足过、迟疑过,面带微笑,轻松前行。

  

  “陈奕?”纠结的夏墨,看着郁郁寡欢的陈奕时,心已经凉了半截,难道是自己的告白让人为难?自己很差么?

  

  “夏墨?”陈奕愕然,夏墨怎么会在这里?

  

  看着他一脸的吃惊,夏墨忽然就生气了,他不欢迎自己,不喜欢自己,这不是看到喜欢的人的神情。其实夏墨想的也没错,如果今天站在这里的是夏风垠,陈奕会喜不自禁。“陈奕,你没告诉我你的想法。”夏墨站在原地不动,双目炯炯地盯着他,想看出个所以然。

  

  “额······”我以为是个恶作剧·····后面的话他不敢说出来。夏墨是他同班同学,性格爽朗,总是笑颜逐开,虽然喜欢做点可爱的恶作剧,却无伤大雅,在异性里很是受欢迎,篮球队里就有那么些人有意无意地总是提起她。再加之她比较娇小,很容易激发男性的保护欲。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对于那些对她有意的男生,她总是避而远之,甚至有时很毒舌,拒绝得很是干净利落,完全不给人半点机会。这样的人扎堆在女生里,却混的如鱼得水。这个“混”,还是她自己形容的。现在想来,难道是自己的原因?

  

  “如果实在不可以的话请一定要告诉我。”本来她是想说,喜欢我么?可以在一起么?想想一来脸皮太薄,二来要是人家说不喜欢自己不就没戏了。感情不就是要有一个耍流氓的吗?你不干,就我自己来,你要说不出实在不行,我们就先勉强看看嘛,要真勉强不来,自己也就死心了,到时候,自己都会走开。

  

  果然,陈奕愣了,夏墨是怎样一个女孩子,他是清楚的,就冲她都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表白了,他也不好说出这样的话。而且,夏风垠不是不要自己么?她不是说夏墨好吗?

  

  就在陈奕发愣这一当口,夏墨迅速下了决定:“你这样我就当默认了,陈奕,明天来接我上学,你知道我家的。拜!”调转单车车头,夏墨潇洒离去。

  

  居然将了我一军!陈奕如梦初醒,错愕又好笑,夏墨真是·····

  

  而匆匆离去的夏墨却后悔了,天哪,你是真的疯了,夏墨。你居然逼着人家要自己,你是过期货品吗!可是,怎么办,就是想告诉他,想让他知道,想牵着他的手,想坐在他单车后座上······不管了,如果他明天不来接自己,再、再放弃吧。

搜索建议:盛夏  盛夏  盛夏词条  盛夏词条  
小说言情

 第二十一章 弓弦记

弓弦是寝室里年龄最大的一个男生,也是班上唯一走上社会两年后又重返校园的学生。平日里寡言少语,性格却桀骜倔强,与人相处总透着一股孤冷,在寝室里只有仇什和他关系最好...(展开)

小说小小说

 再见夏天(3)

 翌日,杜妈让我换上白色棉纱圆领中袖的宽衫和明黄色短裤,红色渔夫帽和红白色的运动鞋。十足像是预备去春游。我不解地问她,杜妈,新的学校不用穿校服吗?  不用。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