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绿萝花开(7-8)

7、都说好人会有好报的,不如说好人命短,祸害一千年。刘姐很长一段时间都沉浸在失去母亲的痛苦中,她觉得她还没有好好孝顺母亲,就这样失去了,她自责,难过,我也只能默默的陪在她身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这样的时间又过去了大半年,我整天在工作中忙碌,不断的相亲拒绝,有一天刘姐说好久没见我想我了,要请我吃饭,听的出来她心情很好,我们相约在一家西餐厅,我点了我最喜欢的卡布基诺,这咖啡我认为是在思念一个人的时候喝的,慢慢的也就迷上了。刘姐说,她遇到了一个不错的男人,对她很好,有初恋的感觉,这一年刘姐39岁了,看着她说这些的时候,真的就像一个情窦出开的小女孩,我真的为她高兴,一切的阴霾终于过去了,我似乎都可以看到刘姐穿婚纱的样子,我还说到时候我要去给她当伴娘。命,这个东西,最终不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你又奈它如何。刘姐处在热恋中,我们也就很少见面了,3个月后的一天,半夜了,她突然给我打电话,第一次这么晚打给我,她说她睡不着,我还取笑她热恋心情太激动了吧,她说不是的,她这两天感觉自己怪怪的,但是又说不出哪里难受,我说你是不是感冒了,吃点药好的快,她说也许是她工作压力太大,想太多了,当时我也就劝了劝她,别让自己活那么累,工作是要认真干,但是不能拼命啊。

又过了几天,我想呢,刘姐最近怎么这么安静,然后给她打电话,她说她脖颈处突然长了一个肿块,她正在医院检查,可能是感冒淋巴发炎了,我当时也是这么想的,就说那就好好打针,过几天请你吃好吃的。那个时候,我工作特别的忙,天天加班,其实自从失恋后,我很怕早早下班,看见路上的情侣,路过熟悉的地方,看到别人家的灯亮着,而我一个人还是一个人,只有影子或长或短的陪着我,以及卧室里那盆绿萝。所以,我认为只有忙碌可以忘记烦恼,让自己无暇去忧伤,痛苦就会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也许是自欺欺人吧。一个周末的下午,我百无聊赖的躺在床上,正在看一本书《绝望锻炼了我》是韩国总统朴槿惠的自传,我被内容深深的震撼了,想想自己其实根本不算什么,却一天杞人忧天。这个时候,我手机来了一条信息,一件更加让我震撼的事情,就一句话,是刘姐发的:我已确诊为肺癌中晚期。

8、走出医院,正时夏天,大街上感觉到处散发着热气,我抬头看了看太阳,那么的刺眼。可是此刻我为什么感觉好冷,我的双腿很沉重,像是脚上灌了铅,我的心里突然多了一块东西,堵在我的心口,我感觉呼吸困难,刚在医院,刘姐握着我的手说,我真的还不想死,可是。。。她的眼泪就那样滑落下来,她握着我的那只手是那么的冰凉,一直感觉凉到我的发根,我什么都没说,就那样看着她,她说你要好好的知道吗?我努力的点了点头,医生进来了,说要做检查,我说那我过两天在来看你,刘姐说好,可是这一次居然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我在人群中一步一步艰难的走着,我感觉身体负重一样,我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我刚才为什么没哭,也许这一切是早有预感的,一年了,她已经跟病魔抗战了一年了,已经很不容易了,可是,我的嗓子感觉一种东西在上涌,眼睛酸涩的难受,有生以来,我第一次有了这样一种感觉,泪水在我的眼里转了一圈,然后一滴一滴,我似乎可以听到像是滴水的声音,滴在我的心上,我好痛,各种的难受不能自制。我立即搭了一辆的士,回到自己的房子,冲进卧室,我两腿一软,跪坐在床边,眼泪夺眶而出,我再也控制不住了,不知道哭了多久,我的眼睛酸涨难受,两腿也感觉麻木了,我扶着床沿起来,去洗了把脸,看见镜中的自己,眼睛里满是红红的血丝,眼神是那么的绝望无助,我实在不敢再看自己一眼,倒在床上,闭上眼睛,想让自己休息一会。可是我心里还是感觉很堵,躺着无法呼气,我坐了起来,看了看时间,下午5点,我把手机拿过来,翻着通讯录,想给谁打个电话诉说一下我现在的难受呢,我上下翻了很多遍,号码有很多,但是我不知道该打给谁,也许打给谁,作为旁观者,她们都不能够感同身受,而且这一天是周三,此刻很多朋友都还是上班,我是请了假去看刘姐的,我也感觉自己好孤单,此刻居然没有一个人能听我说一说,想着我又哭了。这时,我手机响了,一条短信,自从换了新手机,就没有人发短信了,不会是10086吧,我拿过来一看,是楼下发的,他说“你在家?你在干什么?”,一般上班时间我都将微信关闭了,此刻难道他也在家,这个时间不该是下班的时间,难道他听到我哭了,所以发信息问问我怎么了。我回复他:心情很差。然后收到他发的:下来,我陪你聊聊。我突然犹豫了,距第一次见面已过去两个月了,虽然微聊了一个月,也并不陌生,但是如果去见面,我不知道是否该下去。

搜索建议:绿萝花开  花开  花开词条  绿萝花开词条  
小说连载

 麻烦,邻居!

   麻烦,邻居!(一)  “王同志。”  梵凡背着麻袋包急冲冲地跑过来,坐在优雅从容的王同志面前。又喘又急地抓起桌上的白开水一饮而尽。  王同志微微不悦地蹙着...(展开)

小说言情

 次章——多孽

 下了课后,老师并没有急着出门,而是对我招了招手,我看见这动作就知道老师没相信我们的鬼话,然后起身走了过去。  “老师,您有事?”  老班笑脸盈盈的看着我说道:...(展开)

小说连载

 如此80后(二)

 辗转到了晚上,躺在床上看着《战争与和平》,心思却一点都不在那书上,才看了几页就不知不觉的想起了他,想他现在在干什么,有时候会傻傻地想自己想他的时候,他是否也刚...(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