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伪记忆”拾趣(十五、呼唤闲聊)

  中秋节到了,工会别出心裁,召开一次退休职工茶话会。以前这会那会多了,通知了,烦,不想去;现在难得有这样会,一听说,稀奇,都风闻而来。就像以前村里人听到说唱大戏,那么热闹。

  大家翻出以前坐过的竹椅,还有给孙子坐的小凳凳,络绎不绝来了。更让感动的是,一位卧床多年的同事,硬是坐着轮椅,叫他妻子把他推来,苍白脸上显得很兴奋。

  唉,以前住平房,每天一开门,抬头不见,低头见。晚上在门前,坐在竹椅上,围在一起,东扯西拉闲聊,热热闹闹。现在生活条件好了,都住进了楼房,却似关进鸽笼里。冷冷清清。好久不见,还有点想呢。

  见面也很特别。老肖见到老史,开玩笑说:

  “老史老史,你怎么还没死啊?上次大家都在议论你好处,我还以为你死了呢。”

  “我是去了,可阎王说,怎么你来了?老肖呢?你叫他来。”

  于是,各递过一拳,哈哈大笑。

  老林区,那是建校时,植的一片香杉,新树种,不过一人高,现在都长大成人了。一片婆娑,驱走了余热,奉上一阵清凉。

  两三个小孩跟着要来,奶奶挥手要他们回去。说在开会呢。孩子们说,开什么会呀,他们也要参加。有个老家伙做了个鬼脸,吓唬他们说,新鬼会。只见几双大眼珠骨碌碌转了一圈,丢下月饼就跑了。

  逗得在场人哈哈大笑。

  葛老师两口原是音乐学院的老师,后来下放自愿留下来。退休后,好久没听到她歌声了。现在一展歌喉,唱起了苏东坡《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她老公在旁拉着手风琴。

  只见她人老,声音没老,唱得婉转柔美。大家拍着手晃动着身子附合着。“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唱完,鼓起热烈掌声。

  葛老师连连谢幕,老脸绽开了花。

  一位本地职工饶有兴趣说:

  “这里,农村把中秋节又叫守月节。每到这时,各家各户都煮一大锅野菱角,买些月饼,到门前禾场上,一家一家围坐在一起,边吃边守着月亮。等候南天门打开,神仙出来,好祁福。不过福禄寿喜,只能求一愿,否者无效。听说有个老头守到大半夜,禾场人渐渐走光了。只剩下他一人了。他想南天门不会开了,便想上个厕所去睡。谁知他刚蹲下,轰的一声,南天门打开了。他慌了,不知所措,忙把下巴摸。神仙以为他要胡子。于是一把胡子长到地。”

  “哈哈哈……”

  “慌个啥子么。”一口四川口音。

  “中国人穷怕了,往往就是急。你看大跃进,亩产万斤粮,第二年饿死了好多人。”

  “教训啊,教训。”

  “哎,原来老提共产主义,共产主义,现在怎么没听说了。是不是共产主义到了?”炊事班长躺在竹椅上吃着月饼,突然提出这个问题。

  “到了,到了,早到了。”胖子炊事员,忙吞下剩下的一口月饼,跳起来说,他以前是操大铁铲炒菜的,“原来不是说楼上楼下,电灯电话么,现在家家户户不早就有了么?”

  “还有土豆烧牛肉,现在都成家常菜哪。”

  “原来要实行机械化,把板车都算上了,现在哪还见板车?到处都是汽车在跑呢。”

  “还早着呢,”政治老师不慌不忙说,“马克思说,只有物质相当丰富,人民觉悟相当高,全世界才能一起进入共产主义。眼前别说物质,就看我们现在思想状况,能吗?”

  体育老师风趣说:

  “我们是矮子看戏,只看到了前面人的头。”

  突然又转了话题:

  “老管,听说你每天都在放三只羊?怎么三个孙子都属羊?”

  “苏武牧羊,唱得快活吧?”

  “这叫天伦之乐。”讥讽声音。

  “唉,什么多子多福,是多子多灾。”

  “嘘,这话可不能回屋说。”一个假装正经说。

  “老妈是保姆,倒贴钱的保姆。”

  “现在孙子是皇帝,媳妇是太后,儿子是阎王。”

  “少犯自由主义,不要背后议论。你敢回去说么?”

  “哈哈哈……”

  闲气吐完了,浑身舒畅了。

  接着大家说说笑笑陆续离开了。

  顿时树林安静了,可我眼前还是那么热闹。

  人老怕孤独,能有几个熟人这么闲聊,该多高兴。可惜这只是奢望。

搜索建议:“伪记忆”拾趣  拾趣  拾趣词条  闲聊  闲聊词条  呼唤  呼唤词条  记忆  记忆词条  “伪记忆”拾趣词条  
小说纯真年代

 儿子,再爱妈妈一次

 一  四年一班班主任小刘老师,慌慌张张地走到高小强座位前,将正在上课的小强领出教室,交到一位中年妇女的手上。  小强一看是他家东院的白阿姨,惊讶地问道:“阿姨...(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