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墓碑上的眼睛(第三章)

  李胜勇率领的无线电技术侦察营,虽然是一支组建不久的新军,但无线电技术侦察这种手段在我军历史上并不陌生。所谓无线电技术侦察就是通过控守和监听敌人的电台,从敌人的通讯联络中获取情报。这是一个特殊的战场,这里没有刀光剑影,没有炮火硝烟,但同样惊心动魄。远隔千里的敌我双方,在浩瀚无边的太空中短兵相接,生死搏杀。不仅需要有大无畏的勇气,更需要有超常的智慧。每一招的胜负都维系着战场的走势,甚至决定着整个战役的成败。

  远在长征时期无线电技术侦查就曾经立下过赫赫战功。我英勇的红军之所以在敌人几十万大军围追堵截的极端困难条件下,神出鬼没出其不意,一次次打败强敌,最终突出重围,除了指战员的英勇顽强,技术侦察提供的情报保障也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

  只是在近几十年的和平环境中,由于种种特殊原因,人们渐渐忽略了它的存在价值。这次自卫反击战,适时地为它提供了一个大展雄姿的广阔舞台。

  现代战争的发展,使收集情报的方式也在发生变化。以往那样摸个岗哨,捉个舌头来获取情报的手段已远远不够。尤其这次作战的地区是亚热带丛林,气候多变,地形复杂,更给步兵侦察带来诸多困难。别的不说,光是走路这么看似简单的事,也变得极为艰难。很多地图上清晰标明的小路,由于久无人迹,都已被茂密的树藤阻塞,通行非常不便,必须用砍刀开路才能缓慢前进。有的干脆没了踪迹,弄不好就迷失方向,折腾半天竟又转回原地。前线部队曾试着派出一些侦察小分队到敌方执行战地侦察任务。大都收效甚微。

  在传统侦察方式难以奏效的情况下,无线电技术侦察这种不受地形气候影响,即快捷又准确的侦察手段一下子显出了优越性,特别是李胜勇他们提供的几份有关敌方全局性的战役情报,更是使前指那些身经百战的老将军们耳目一新。

  无线电技术侦察营顿时成了前指格外关注的对象,前指首长的电话隔三差五的就会直接打到李胜勇的案头。就连前指作战会议,有时也破例通知李胜勇参加。在清一色的军,师级指挥员中,他是与会者中唯一的营级干部,可见他们营在前指心目中的特殊地位。

  李胜勇每天都处于昂奋的精神状态中,他已经急不可待,巴不得战斗明天就打响。他毫不怀疑将在这场血与火的炼狱里书写出自己军旅生涯中最辉煌绚丽的一章。

  山涧的宁静好像是突然被打破的。对岸不知何时开来一支队伍。

  顷刻间,欢笑声,喧闹声,号子声,砍伐声不绝于耳。傍晚时分,人们惊奇地发现,对面也齐刷刷的竖起一片帐篷。

  战士们含着好奇的目光,探头探脑地相互询问:这是谁啊?

  正在这时前指的电话也打来了,李胜勇终于知道驻扎在对面的是从其他军区抽调来的另一支无线电技术侦察部队,代号506。前指首长在介绍情况时不无赞扬地说,这是一支作风技术过硬的优秀部队。希望他们互相学习,团结合作,共同担负起战区的情报保障任务。

  大战在即,部队频繁调动并不奇怪。但当李胜勇听到这支队伍指挥员的名字时,惊得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鲁滇生!真的是他?一晃10年时间了,世上竟有这么巧的事!

  他与鲁滇生同年入伍,曾在同一个连队同一个班。说是同年入伍,其实鲁滇生比他们所有新兵都晚到连队三个月。难怪他被分到二班时,班长满脸的不乐意。

  “不前不后的,整个新兵塞进来,这算啥子事嘛!”三个月的时间,班长好不容易刚刚把李胜勇他们这批新兵调教得象个兵样,突然又弄来个新兵蛋子,不仅管理不易,还会拖累班上的各项成绩。

  “你不要是不是?”亲自送鲁滇生到二班的指导员威胁道:“我告诉你,人家可是省城正儿八经的初中生,知识分子。你不想要我立马分到别的班去!”

  李胜勇偷眼看跟在指导员身后的新兵,只见他面皮白净,身材瘦高,二号军装穿在身上空空落落,除了长度够,其它地方没一处撑得住。双手吃力地抱着刚领的被褥床单,棉衣棉裤,绒衣绒裤,左右肩上叮叮当当挂满挎包,水壶,脸盆,口缸,饭碗等日用品。整个人显得狼狈不堪。看面相十八岁都不到,纯粹就一中学生,大小孩。

  后来才知道,鲁滇生这种情况属于所谓“后门兵”。在当时无书可读无事可干的年代,一些有权力或者有关系的家庭,纷纷把子女直接送到部队当兵,不经过地方武装部征兵入伍的正式手续,所以时间有前后,年龄有大小。

  晚上,照例举行欢迎会。班长说:“从今天起,咱们班又增添一位新战友,就是这位鲁滇生同志。鲁滇生同志是城里人,大家要多帮助他,共同进步。也希望鲁滇生同志尽快适应部队的紧张生活,溶入革命的大家庭。”

  班长说完开场白,大家依次发言,无非是一些欢迎和鼓励的老话。

  在大家发言的过程中,鲁滇生恭恭敬敬端坐在小板凳上,一双手放在膝盖上,仿佛一个守纪律的小学生在课堂上专心致志听老师讲课。

  李胜勇注意到他那双手,指头又尖又细,白皙如葱,一看就柔弱无力。这要在他们村里,肯定被人讥笑为女人的手。

  大家发完言,班长转向鲁滇生,微笑着:“鲁滇生同志,你也说几句吧。”

  点的是鲁滇生的名,李胜勇却莫名地紧张起来,心跳陡然加快。三个月前,他也曾经历过同样一幕。当班长点到他的名让他发言时,他惶恐得不知怎么开口,初来乍到,一无所知,说什么好呢?吭吭哧哧没几句,脸憋成猪肝色,窘迫得无地自容,至今想起来还心有余悸。

  全班人的眼晴齐刷刷看向鲁滇生,李胜勇更是怀着复杂的心情看他将如何应对。鲁滇生表现出与他年龄不相称的沉着冷静,似乎丝豪不怵这样的场面,轻轻清了一下喉咙,一开口声音悦耳好听,不高不低,不紧不慢,真正算得上人们常说的侃侃而谈。

  “此时此刻,我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情,我的心里充满了喜悦和不安。说喜悦,是因为当兵是我父母对我的愿望,也是我从小的理想,今天这个理想终于实现了。为什么又会不安呢?因为我被分到二班。我早就听说,咱们二班是一个具有光荣历史的英雄集体。在抗日战争时期,前身还是区小队时一次为掩护县委机关转移,与数倍于己的鬼子激战4个小时,不仅保证县委机关安全撤离,还消灭几十个敌人,这一仗曾闻名整个晋察冀解放区。解放战争时期,上党战役咱们连负责打阻击,二班驻守的主阵地打退了敌人一个连的轮番进攻,战后荣立一等功。淮海战役,渡江战役,挺进大西南等二班更是屡立战功,在军师首长那儿都是挂了号的。就连咱们现在的团长,当初参加八路军时,也曾经是二班的战士……”

  一番话把所有人震住了。连队的历史大家知道,连队荣誉室里都挂着呢。二班的光荣历史,说真的,连班长都不甚清楚。象什么“与日本鬼子激战4小时,消灭几十个鬼子”这样的战绩,更是闻所未闻。尤其是当大家知道原来团长都曾经是二班的战友时,惊讶之余顿觉连身价都提高了许多。很遗憾之前竟不知道还有如此荣耀。

  “……所以分到二班这样光荣的集体,我更不安,我能感到身上的压力,需要有更高的标准,付出更多的努力,绝不能给这个集体抹灰。同时,我也希望班上的老同志们多帮助,对我严格要求,让我早日成为一名合格的战士,无愧于这个光荣集体的一员。”

  短短一个欢迎会上的发言,层次分明,有情有理,引人入胜。竟说得大伙心里热乎乎的,效果一点不亚于指导员的政治课。别说是李胜勇这些口讷的新兵,就是班上那些习惯了开会发言的老兵,甚至班长,恐怕都望尘莫及。

  不得不承认,鲁滇生这个亮相惊艳无比。真没看出来,他孱弱的身躯里隐藏着这么大的能量。让人清晰无比地预感到:这个象大孩子一样的新兵,不可小觑!

  与班长暗暗庆幸当初没有拒绝指导员不同,李胜勇心里酸溜溜的,隐隐笼罩了一层不祥的雾霾。

搜索建议:墓碑上的眼睛  墓碑  墓碑词条  眼睛  眼睛词条  第三章  第三章词条  墓碑上的眼睛词条  
小说

 请原谅我的粗鲁(一)

 一    江流天地外,山色有无中。看着滚滚而去的嘉陵江,我的心有点悸动:为啥浑浊的江水不把我带走,我干了这么多不是人的勾当。就在昨晚,我睡了一个高中妹,不对,...(展开)

小说玄幻

 古城之恋

 清风萦绕,唤起沉睡的神话。    记忆过往,复原迷失千年城池。    游走街道,灯火勾回了思绪。    翻飞衣带,隐没在华美边际。    清泉水,映出倾城模样...(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