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八月十五月儿圆(1)

  一

  来福哥是我二姨家的老二。

  老二嘛,据我观察,一般不像老大那样作为头生子受器重,也不像老幺那样因为最小而受全家疼爱。

  老二就总是处在那么边缘的一个位置,或多或少地受到忽略和冷落。

  二姨父年轻时师范毕业,当过乡长,镇长,县长,大表哥来祥继承了他眉宇间那股凛然正气,脊背直直的,一脸郑重的神气,从不随便嬉笑;来祥哥甚至重复了二姨父的人生之路,也上了师范,现在是一中的团委书记。当然,如果他文凭上的“学校”二字改为“大学”,恐怕他就是县委书记了。也说不定呢!时代不同了嘛!

  来福哥下边就是我来凤姐,二姨的掌上明珠,心肝宝贝!

  因为是闺女,她可以不必用功学习;因为是闺女,她不用写不会的作业。不写作业怕啥?叫你爹跟老师说说去!

  因为只有这一个闺女,那就得跟儿子不一样对待!不是说闺女是她娘的贴身小棉袄么?

  哥哥们在深秋还穿着秋裤,来凤姐已经穿上薄棉裤。

  哥哥们穿上薄棉裤,来凤姐已穿着厚棉裤。

  亲戚邻居看不下去——不都是亲生的吗?!

  来祥哥不说什么。他从小理想远大,胸襟阔大,才不计较这些琐琐碎碎的事儿和别人的闲言碎语。

  来福哥更不介意。天下就有这种孩子——冻得淌鼻涕,打哆嗦,也不知道冷,也不觉得难受,心里该怎么乐呵还怎么乐呵。班里同学们都穿上了棉袄,就他还没穿,他还觉得自己挺英雄哩!他永远开心,因为他从小只有一个心眼儿,那就是玩的心眼儿。他来这世上一遭,就是来玩的!不论到哪儿,不论干什么事儿,跟人说不上三句话,他保准忍俊不禁,嘿嘿嘿地笑起来!

  看见一片落叶,以天下为己任的来祥哥一言不发,把它拾起来,扔进垃圾桶——一叶不扫,何以扫天下!

  但对于来福哥,这片落叶嘛,一抛,就是飞机;举起来,就是红旗;团成一团,就是手榴弹,就是足球!

  一进高中,来福哥便断定:上学这档子事儿,实在不好玩。比如说这大脑吧,明明已经背下来了,也就是说已经往脑子里装进去了,可是到考试的时候,这大脑就是不承认这回事,就是空空的,嘛也不肯掏出来!

  来福哥心里很明确,他想当兵。当了兵才能当战斗英雄!那多来劲儿!也不用背书做题更不用考试!

  幸福的人啊!来福哥居然如愿以偿,体检过了!他可是1。55的个儿啊!还是个雷达兵哩!

  三年下来,直到来福哥转业,国家偏没有跟越南再干起来,来福哥也就没见着他向往的前线。

  不过也够将来跟孙子吹唬的啦——爷爷年轻时玩过雷达哩,你会修雷达不?

  二

  来福哥转业到了银行工作。

  来福哥既然成天乐呵呵,脸上成天一片阳光,同事无不喜欢。领导也喜欢,因为他的字儿也写得好,还能帮领导写东西哩!打算盘啦,点钞啦,在这些业务比赛中,他连连得第一,真没给咱当兵的丢人啊!市银行系统评选十佳青年,居然有他!跟人家站一块儿,来福哥昂首挺胸地看人家,反倒觉得人家脸上似乎有谦卑之色——人家在对他俯首嘛!

  来福哥在柜台后面坐着没事儿的时候,那俊朗自信的神情,活脱脱像中央台播音员罗京。只是罗京那张国脸从来不笑,来福哥随时都会咧开嘴,嘿嘿嘿!

  到年龄了,战友们一个个都娶媳妇了,来福哥也娶了,是来祥哥同学的姐姐。二姨父在她那个村儿当乡长时,跟她爹关系挺好。一改革开放,她爹就开了个锯木厂,挺有钱的。

  娶了媳妇成了家,就得养家,养家需要钱就得挣,想挣钱就得先有钱,于是天天有战友来福哥。

  今天这个找他借钱。他要是有,没有不给的。反正住的是老爹在县委的宿舍,又不用花钱买房盖房。

  明天那个找他贷款。他二话不说,给战友担保。到期还不了,他替战友还。

  战友这种关系比亲兄弟还亲!亲兄弟之间还会有个利益冲突,战友之间不会,从来都是有难同当!

  每次来个战友来福嫂都得弄一桌饭菜不说,还得大把大把地掏钱!

  这日子可怎么过?

  “这辈子挣钱都为了你那帮狐朋狗友!”

  “不交朋友还算人?!”来福哥最恨狐朋狗友这个词!他们是他亲爱的战友

  吵着吵着就会升级。

  打?好男不跟女斗。

  砸?电视机岂不太贵?

  那就摔!摔得一地狼藉,无处插脚!然后来福嫂哭着回娘家去,来福哥找人喝酒去。

  最后还是来福哥去丈母娘家,三请四请地求她回心转意——“唉呀,就我这海拔,就我这三等残废,你要是跟我离了,我上哪再找一个去!求求你跟我回去吧!”

  三

  到了公元2000年,我们这儿的银行改革,大批员工下岗,自谋生路。

  来福哥拿到17万,也走了。他用这17万开了个店,卖家电。

  来福嫂的弟弟,就是来祥哥的同学,是个电子工程师,他从某电子厂停薪留职,在省城开了个店,是某品牌的一级代理商。来福哥从他那里提货,并获得技术支持。

  来福哥自己当了老板才知道,天呐,那些看起来热热闹闹红红火火的店并不是都赚钱的!

  来福哥认识的人多,单位找他安空调的也多。一开始他很开心。呵呵,不愁没买卖!

  安好了,来福哥去要钱,人家却请他吃饭喝酒。下次再去要,人家还是请他吃饭喝酒,就是没有空调钱给他!

  上店里来买电视和VCD的倒是多,但他们贼精,比哪个卖家都精!他们货比三家还使劲压价,不卖就走人——附近有个更大更老货更全的店。你不得不以极低的价钱卖给他,给他送货到家,还得给他安上天线调试!

  来福嫂守着整整一层楼的店面——上百台电视全部开着,闪闪亮着,同步唱着——她像不像一个海军司令看着他的无敌舰队一样骄傲?不,一点儿也不。黄黄的脸,一根可怜巴巴的马尾巴辫子在脑后无精打采地耷拉着,她一点儿也不骄傲,一点儿也不神气,因为她知道,这个店不赚钱…

搜索建议:八月十五月儿圆  八月  八月词条  五月  五月词条  八月十五月儿圆词条  
小说连载

 落雪无痕(二)

 二    时间的闸门缓缓开启,12年前,是童话的开始。    这里是北国的小城,这里是雪乡。    即使是纬度很高的北国,在无雪的夏天,温度一样会很高,八月末...(展开)

小说连载

 弗洛伊德自述(31 论焦虑)

 首先,焦虑是我们能感觉到的一种情感状态。作为一种感觉,焦虑一个明显的特征是不愉快。但这并不是它的全部性质。并非所有的不愉快都可以称之为焦虑,还有其它一些感觉如...(展开)

小说小小说

 彩虹

   雨过天晴,清新的空气中弥漫着闷热,世界是崭新的,一尘不染。夏日的黄昏宛如丹青妙手绘制旳一幅彩画,美丽而动人。  她一个人静静地坐在河堤上,双手托腮聚精会神...(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