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若似月轮(长篇小说 连载 7)

  第七章 七棵树酒吧

  天下着凉凉的雨,几场大雪过后的岩池越来越寒冷。光秃秃的法国梧桐上跳跃着几只灰色的麻雀,雨水弥漫。这样的天气,谁都不愿出门找地方宵夜。时间已经很晚了,路上的行人稀少。春安拿出吧台抽屉的订餐名片,一个个拨过去,都说太晚了打烊了,也有说下雨天路滑不好送,最后看到了“青记瓦罐汤”,拨了一个电话过去,他并不抱有什么希望。

  接电话的是青麦,她漫不经心地说了句:“请稍等,半个小时后送到!”

  青麦放下电话,大声地对在后厨打盹的母亲说:“七棵树酒吧,五份汤。”

  母亲熟练地打包好五份汤,三份鸡汤,两份排骨汤。青麦将快餐盒装入送餐箱,穿上雨衣,骑着电动车出门了。冰凉的溪水浇在身上,让人不停地哆嗦。

  穿过两条小巷,过一个十字路口,远远地看到了七棵树酒吧的招牌,绿灯亮起,她穿过马路,车“嗤”地一声停在酒吧门口。摘下头盔,拎着餐盒走进酒吧

  推开旋转门,里面很温暖,湿漉漉的雨衣滴着水,她一进来,将外面的寒气和湿气带了进来。

  向吧台走去,春安正低头核对账单。她微笑着说:“您好!‘青记瓦罐汤’,一共一百三十四元,请签收。”

  春安抬起头看了看正在工作的同事说:“大家饿了吧,先过来喝汤取暖,天气怪冷的。”说完将一沓钱放在吧台上,又低下头看账单去了,至始至终都没有青麦。

  青麦说:“您好!麻烦您签个字。”

  春安放下账单,拿过她手中的账单,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好久都没有看到你来听她弹钢琴了。”青麦望了他一眼,继续说道,“原来你在这里工作。”

  “我的事,你是怎么知道的?”说完抬起头定定地看着她,一脸平静地说,“你是青麦。”

  “记性不赖啊!你在这里工作,难怪跟个隐形人似的见不到人影。”她拿起账单,字迹苍劲有力,龙飞凤舞,“你叫春安?”

  “已经很晚了,天又下雨,车不要骑太快。”他不想多事,小心翼翼地打开汤盒,清亮亮的排骨汤,里面还有一小截玉米。

  “你几点下班?”

  “早上八点。”

  “欢迎下次光临。”

  他喝了一口汤说:“你们家的汤不错。”

  青麦戴上头盔,走出了七棵树酒吧,开心地骑车回家。

  栀夏一直在找工作,走过七棵树酒吧的时候,里面有音乐流泻,在这样一个午后,浅浅的音乐声,像一碗温暖的姜汤,温暖人心。太阳照在梧桐树上,树垂下深深浅浅的影子。栀夏蹲在酒吧门口,看风格各异的鞋子进进出出。对面的蛋糕店,售货员忙得手忙脚乱。最终她还是推开了酒吧的旋转门,进门左转是吧台,上面挂了琳琅满目的高脚杯,酒柜上摆满了酒,白色的墙壁上挂着一把木吉他,她定定地看着那把吉他,看了很久。

  柜台后面的调酒师拿着摇酒罐在工作,她坐在吧台下的高脚椅上看调酒师气定神闲熟稔地摇动摇酒罐,那张脸她很熟悉,只是忘记了他的名字。

  “请问您需要来点什么酒?”他走了过来,一脸微笑地看着她,“我,春安!你是栀夏。”

  栀夏微笑着,一脸的不可思议:“春安,岩池还真是小啊,你在这里工作。”

  春安往摇酒罐里倒酒,拿了一个千杯,将蓝色的调酒倒了酒杯,加入冰块,端到她面前说:“你是来找工作的吧!”

  “你怎么知道?”

  “喝了它。”他放下摇酒罐,隔着吧台站在她面前,“我请你,一杯蓝色夏威夷。”

  她拿起酒杯,又放了下来说:“我不喝酒。”

  “这里缺一名服务员,明天过来试试吧!”说完他喝了一口蓝色夏威夷,微笑着看着她。

  在这个寒冷的冬季,她终于找到了工作。走出酒吧的时候,寒风吹起了梧桐树叶,她裹了裹身上单薄的衣服,消失在寒风中。

  长夜是漫长而寂静的,午夜过后的酒吧里基本上是门可罗雀,春安往影碟机里塞了一张碟,坐在吧台后睡了过去。

  门,突然开了,带来了陌生的气息,淡淡的烟草味,春安突然睁开了眼,微笑着说:“对不起,这里不允许抽烟。”

  标千青拿过春安递过来的烟灰缸,摁灭了烟,在吧台前坐了下来:“一杯烈焰红唇。”

  “那酒太烈。”春安并不打算调制,继续静静地看着这个午夜唯一的顾客。

  “一杯,就一杯。”她趴在吧台上,两颊通红,一看就知道喝了不少。

  “你不会是一家酒吧接着一家酒吧买醉吧!”

  “怕了?哪有酒吧不卖酒的。”她头脑还算清醒。

  春安打开冰箱,拿出酸奶盒,给她倒了一杯酸奶,推到她面前说:“抽那么多烟,喝点牛奶,酸的,养胃。”

  标千青笑着说:“我没醉,这个酒吧我第一次来,其他酒吧到这个点都打烊了。”

  “喝完牛奶找个角落放心睡,天亮我叫你。”春安端着一杯黑咖啡,一边搅动,一边闻着,要不然熬不到天亮。

  一觉醒来,太阳已经透过厚重的窗帘缝隙照了进来。春安安静地坐在她对面,悠闲地翻看书架上的图书。

  “你不怕老板扣你工资?”标千青脱口而出。

  春安笑了笑:“酒吧下午才开始营业,我下班了。你认得回家的路吧,我就不送你回家了。”说完起身朝门口走去,那辆蓝色的单车静静地靠在梧桐树下,车篮子里落满了枯黄的落叶。蹬上单车,走过红绿灯,朝小巷里驶去,身后是满天的朝霞。

  青麦刚起床,站在凉台上俯瞰岩池,远远地看见一辆自行车过来了。她在风中喊:“春安!”

  春安疑疑惑惑地停下车,往后看了看,依稀听到有人在喊自己。

  “在这儿呢!喂!”青麦将手卷成喇叭状,接着喊。

  春安抬起头,看到了青麦。他有些费解地看着楼上那个穿着白色羽绒服,蓝色牛仔裤的女孩子,重新蹬上单车,骑到她家门口。

  “你下来!”

  两分钟之后,青麦下来了,靠在门梁上,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你家住这里啊?”春安好奇地打量青麦家的汤店,“你会煲汤?”

  “对啊,我十五岁就会了。”青麦依旧笑着,指了指对面二楼,“好久都没听对面弹琴了。”

  “她已经走了。”

  “去哪儿了?”

  “不知道。”

  “春安,我请你吃早餐怎么样?”

  “我妹妹在家做好了早餐。”

  “这样啊!”青麦脸上有些挂不住,但还是客套地笑着,“你真幸福。”

  说完背后传来母亲的呼喊声:“青麦,吃早餐了!”

  “好嘞!”她朝春安挥挥手,“时常招呼我家生意,快回去吧!”

  春安有些费解,只见了三次面,就热络得跟一家人似的。在她家店门口站了一会儿,望了望那家乐器店,叹了口气,走了。

  那位弹钢琴的女孩是他的同事,以前在七棵树酒吧里弹吉他,她只想赚钱买一架钢琴。后来她来到了乐器店,店主说她每天可以来他店里弹两个小时的免费钢琴。春安每天骑车经过乐器店,都会在青麦门口驻足听一会儿。

  他并不知道弹钢琴的是她,工作之余时常看着挂在墙上的吉他发呆,她已经好久没来酒吧了。辞职是她先提出来的,她握着电话说:“再怎么累死累活,我也凑不到一架钢琴的钱。”

  他说:“我们见一面。”

  她说: “下午一点半,青记瓦罐门口见。”

  她脸上挂着眼泪说:“我有男朋友了,每天可以弹琴。”

  春安说:“我喜欢花自己的钱,而不是不劳而获。你爱他吗?”

  她摇摇头。

  他不再拉扯,说:“你是在作践自己,女孩子要爱惜自己。”

  她抬起头,扇了他一耳光:“你知道吗?我喜欢的是你,可你给不了我想要的生活。”

  春安低下头,眼睛红了:“你可以一直在酒吧弹吉他的。”

  她抹着眼泪转身走了。

  气消了以后,春安打她电话,是空号,来乐器店找她,那个大男孩正在调琴。

  他用讶异的眼神看着春安,轻描淡写地说:“她走了。”

  春安一拳打了过去,他从来没打过架,那一次他被打得鼻青脸肿,踉踉跄跄地走出乐器店,可是他并不觉得痛。

搜索建议:若似月轮  月轮  月轮词条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词条  连载  连载词条  若似月轮词条  
小说连载

 物情物义

 物情物义  你会干什么?似问非问,是定不定,有疑无疑,一句千古评价,纯粹的评语,公开的评判,不屑一顾的眼神,近乎嘲讽的口气,心魂忐忑的情态,欲罢不能的嘴。我的...(展开)

小说言情

 梅(之八十)

 八十、夜茫茫  横江一中的知青们立即安排人,把梅远的妈妈和舅舅、舅母送到医院抢救,他们继续与横江市革命委员会谈判。  于此同时,关于梅远被害至死的大字报,要求...(展开)

小说

 爱

 看到女儿芸雯发在朋友圈里的那张照片,纠结几天后,老王还是买张火车票,决定赶往女儿所在的城市。尽管手头很忙,老王和女儿所在的城市又相隔几千公里,但老王还是决定去...(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