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妈妈,你别走

  2016年暑假,方志强送妹妹方志华上了去山东的火车,恋恋不舍地看着火车从视线里消失,才感觉到有点饿了,于是,他大步流星地走进一家饭店,点了几个小菜、两瓶啤酒,在一个小包厢里坐下。此刻,饭店大厅里飘来了淡淡的轻音乐,像一缕清凉的夏风掠过他的心头,让方志强这一段时间以来紧绷的神经稍微放松了一下,想到以前爱哭爱闹的黄毛丫头,如今已成了山东大学一名漂亮的大二高材生,自己也从上海财经大学毕业了,已经在省城工商银行工作一年多了,他感觉好像这一切就在梦里一样,他没有想到自己从穷山沟里出来竟有如此美好的生活,但是妈妈走进监狱的情景,勾起了他痛苦的回忆……

  一、妈妈弃家

  在方志强的记忆中,妈妈经常跟爸爸吵闹打架,动不动就回娘家,一住就是几个月。在他的印象中,家里没有一天安宁的日子。志强六岁那年,妹妹志华出生了。有了妹妹以后,妈妈或许能安心过日子,可是世事难料,在1998年前后全村兴起了打工的热潮,妈妈就像打了鸡血似的,每天嚷着要去南京打工,爸爸无数次地苦苦哀求都没有阻拦住妈妈的脚步,妈妈态度非常坚决,于是收拾好行李,头也不回地去了南京,把刚满一岁的妹妹丢给了六十多岁的爷爷奶奶喂养,从此,他们兄妹俩和上了年纪的爷爷奶奶相依为命。从那以后,妈妈再也没有回家,仅仅在过春节时给他与妹妹寄一些衣裳,偶尔给家里捎点钱。爸爸忙完农活也到大城市里打工挣钱补贴家用,抚养妹妹和家里十几亩地的农活,全靠年迈的爷爷奶奶苦苦支撑着……

  让人倍感意外的是,2008年的春节前妈妈回家了,全家人听说妈妈要回来,都非常高兴。爷爷奶奶跑到菩萨庙祖坟烧香放炮,感谢他们保佑让儿媳妇终于回心转意,回来好好过日子。妈妈回来时,全家人大吃一惊,以前一个朴素的农村妇女一下子大变样了。一头像金毛狮王一样染成了棕色的卷发,嘴上涂得像喝过猪血似的,脸上抹得像驴粪蛋上落了一层厚霜,一进厅房就把那满是赘肉的屁股堆在破烂不堪的椅子上,压得老古董吱吱嘎嘎地喘息着。她满嘴拐着蹩脚的普通话,对一家老小吆三喝四的,吓得志华蜷缩在奶奶怀里大气都不敢出,她趾高气扬地翘着大象般的二郎腿,晃动着长满脂肪的水桶腰,好像要压断方家人紧绷的神经;她嘴里哼着走腔走调的流行歌曲,时不时叼一根香烟,别扭地吐着一串串死气沉沉的烟圈,摆露她在大城市的风光。回家没几天,她就要求跟爸爸离婚,只给志强和志华甩下几件衣裳,转头就回了娘家。

  一家人听到妈妈要离婚,简直像晴天霹雳,一下子不知所措。苍老瘦弱的爷爷奶奶老泪纵横,拖着8岁的妹妹颤颤巍巍地走到妈妈的娘家,哭诉了好几回,但是铁石心肠的她与娘家人离婚的态度很坚决。在那段日子里,方家人每天以泪洗面,在忐忑不安中过完了春节。

  2008年2月,爸爸接到法院的传票。没过几天,法院就开庭审判,判决的结果是允许妈妈离婚。当韩莲花洋洋得意地从法院出来时,爷爷奶奶战战兢兢地蹲在法院门口,志华在一旁哭泣。妹妹一看见妈妈就扑上去一把抱住妈妈喊道:“妈妈……妈妈……求求你……你别走……你别丢下我和哥哥,我们离不开你啊!”看到这一幕,提心吊胆的方志强走上前去痛苦地拉着妈妈的手伤心地哭了。“妈妈,你别走,好吗?我求你了!”志强说着“扑通”一声跪在妈妈面前,放声大哭。韩莲花此刻就像躲瘟疫一样,皱了一下画得像黑毛毛虫似的眉头,闪在了一边,接着又强行扯开妹妹的手,脸色一沉咬牙切齿地说:“志强、志华你们这是逼我死吗?别怪妈妈心狠,家里那个样子,我实在过不下去了!这几年,我在南京城里混惯了,这个鬼地方一天都不想呆了!不过你们放心,我会给你们按时寄来衣服和上学的钱。”韩莲花说完把妹妹推在了一边,扭动着企鹅般的身体头也不回地走了。

  爷爷奶奶在绝望之余拖着志华哭着回家了,爸爸不停地用拳头捶打着自己的胸口……妈妈的绝情,彻底击碎了志强的最后一线希望。那一刻,他只感觉到天旋地转心如刀绞,好像一下子掉进了万丈深渊,耳边一直回荡着妹妹的哭喊声:“妈妈……妈妈……你别走……”

  二、祸不单行

  方志强昏昏沉沉地回到家里,奶奶抱着妹妹嚎啕大哭;爷爷一进门就倒在炕上,一个劲儿地呼天喊地;爸爸垂头丧气地蹲在院子里,一声不吭地抽着闷烟,时不时地用手撕扯着他那脏乱的头发;瘦骨嶙峋的妹妹坐在奶奶怀里不停地哭泣……接连好几天方家连锅盖都没有揭,更谈不上做饭。过了一星期,爷爷吐了几口血,从那以后再也没起来,在炕上熬了几个月去世了,一家人在气愤与悲痛中送走了爷爷。

  日子刚刚平静下来,2008年发生了5.12大地震,志强家虽然离震中汶川好几百里,但是地震的余波还是把他们家的老房子震塌了。一家四口人坐在一片废墟上绝望地抱头痛哭。看到这一惨景,想到家里没任何收入,方志强暗暗决定放弃学业,虽然志强想到自己已经上高二了,并且是班上的尖子生,但看到年迈的奶奶下地干重活,妹妹也上五年级了,爸爸一天比一天苍老,整日沉默不语,再加上眼前的天灾,懂事的志强想到自己应该勇敢地挑起拯救家人的担子,他想着找一个合适的机会,向爸爸和奶奶说说他的想法。

  地震刚过的日子里,为了防余震,学校放假一月,在放假期间,方志强一边帮爸爸收拾倒塌的房子,一边等待着合适的时间,给爸爸和奶奶说说他放弃学业的想法。一天下午吃完晚饭,一家人坐在国家发放的救灾帐篷里休息,志强小心翼翼地对爸爸说:“爸爸,今天晚上大家都在,我想给你们说一个事儿。”

  志强爸关切地问:“啥事?你说吧。”

  “家里倒霉的事情接二连三,我不想上学了,这样可以减轻家里的负担,好让志华继续读书。”

  “啥!你这个没出息的东西,怎么能有这样的念头呢?你疯了吗?”志强爸听了儿子的话后暴跳如雷。

  在一旁的奶奶插嘴道:“你看你的驴脾气又犯倔了,给娃好好说不行吗?家里这个样子,娃心里不好受的。”

  “我没有其它想法,就是想给家里减轻负担。”

  志强爸在一旁狠狠地抽了几口闷烟,沉默了一会儿耐心地说道:“志强,天塌下来有我顶着,你的学习一直很好,只要你与志华争气,我就是砸锅卖铁甚至讨饭也要供你们上大学。我不想让你们走我的老路,初中毕业时,由于你爷爷身体不好,我不得不把书停了。你看村里当时比我学习差的几个人考了个中专,看人家的日子咋样,我过的这又是啥日子啊!我们生在这穷山恶水的地方,考学就是唯一的出路。你放心,你好好读书,房我不盖了,我们一家人在帐篷里将就几年,等你们上完学再说。忙完这一阵子,我出门打工挣钱,一心一意供你与志华上学。”

  “你走了,地里的活咋办?奶奶年纪大了。”志强担心地问。

  “志强,别怕,我这把老骨头还一时死不了,我干了一辈子农活,再干十年还不成问题。”奶奶在一旁焦急地说道。

  “志强、志华你们别担心,我们少种一点地,你们周末给奶奶帮忙,我们咬咬牙苦日子很快就会过去了。”

  听了爸爸的话,志强一颗担忧的心稍微有了一丝安慰,但看到满院倒塌的房子,想到家里没一分钱,心里的愁云无法消退。

  三、绝处逢生

  2008年“5.12”大地震刚刚过去的那段时间,志强家与村里人都忙着自救,国家的救灾物资也接二连三发放到村民手中,乡上、县上的领导一拨接一拨地来检查指导抗震救灾工作。全村子都疯传着国家要给重灾户出钱盖新房,志强家也属于严重的受灾户,奶奶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叹息着:“哪能有这样的好事啊,我活了七十多年了,从未见过国家给农民免费盖房的事。”当然志强与村上所有的人一样认为没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一天中午,一家人吃过午饭正准备干活时,村长领来一帮人,村长介绍道:“志强爸,这几位是县上与乡上的领导,他们听说你们家受灾严重,况且你们家是我们村出了名的困难户,领导专门来慰问你们。”那些人热情地跟爸爸奶奶握过手之后,认真地听村长详细地说志强家这几年的情况,他们听完村长的汇报亲切地对志强奶奶说:“老阿姨,你放心,国家很快就会下拨救灾款,你们只出人力,不出一分钱,给你们盖一院新房。”他们再三叮嘱志强爸,千万不要让孩子辍学,国家会尽力帮助解决目前的困难。在临走之前,他们还专门问了志强与志华的学习情况,一听两个孩子都是班上的前几名学生,其中的一个叔叔拍着志强瘦弱的肩膀说:“孩子,好好读书,只要你能考上重点大学,到时候国家一定会帮你完成学业!”志强听了那位叔叔的话,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他对生活又充满了信心!

  那些人走后的几个月里,志强回到了学校继续读书,国家的救灾物资一批批送到村民手中。2009年初,县政府把所有盖房用的材料送到村里,志强家也领到了一份。志强爸在邻居和亲戚朋友的帮助下盖好了新房,很快到了2010年农历新年,虽然志强家日子过得很紧张,但他们看到一院红砖青瓦的新房,个个喜笑颜开,过了一个他们家有史以来最开心的新年。年刚过完,志强爸爸就出门打工挣钱去了,而志强也投入到了高三紧张的学习当中,志华一边在附近的乡村中学读初一一边帮奶奶干活。

  四、妹妹逃学

  2010年五月,正当志强紧张的备战高考,奶奶突然来到学校找志强,火急火燎地说:“志华的老师捎来话,让家长去学校,我一个老太婆颠三倒四不会说话,没敢去,就来找你商量。”志强让奶奶自己慢慢回家,他就骑着自行车风风火火地赶到志华所在的中学。志强见到志华的班主任,才知道志华这一段时间经常旷课。听同学们反映,方志华在上学的路上跟其他人打架,今天又没来学校。

  志强了解清楚情况后,就急忙回家了,奶奶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在院子里不停地转悠。一进门,志强就把学校班主任说的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了奶奶,奶奶非常生气。下午六点多时,志华像个没事人一样回来了,她一进门,方志强就劈头盖脸地骂道:“你这个死丫头,为什么逃学?”志华支支吾吾一时答不上来,奶奶在一旁也数落着她。方志华见从来都舍不得说自己的奶奶也在帮腔,“哇”地一声哭了,随即就顶嘴:“不要你们管,我不想念书了!”“啥?你这个混账!”方志强一边骂着,一边给志华一个响亮的耳光。“哥,你也打我,我给你们死去!”说着发疯似的转身像一阵旋风一样跑出了家门。志强与奶奶愣在那儿,等他们回过神来,志华已不见人影了。“志强,我的小祖宗,谁让你打,还不赶快把志华找来!”奶奶在一旁催促着。“别管这个死丫头,死不了,过一会儿,她就会回来的。”方志强蹲在门槛上生着闷气。

  奶奶一边焦急地等待着志华回来,一边心不在焉地做着晚饭,很快到了吃饭时间,仍然不见志华的影子。奶奶在院子边上扯破嗓门呼唤着:“志华……志华……我的娃啊,快回来吃饭……”奶奶的声音都喊哑了,就是不见志华的人影。就在志强奶奶站在院头叫志华时,突然狂风大作,不一会儿天空阴云密布雷电交加,顿时大雨倾盆,这下可急坏了奶奶,奶奶埋怨道:“志强,你这个死娃娃,你看你干的好事,还不赶快找志华,你们两个小祖宗非把我气死不可!”奶奶气急败坏地跺着脚,咬得牙咯咯直响,紧握着拳头不停地捶打着炕沿。雨越下越大了,根本没有停的迹象,志强和奶奶心急如焚,顾不了滂沱大雨,一下子冲进雨中,到处寻找志华……

  路上的洪水淹过了小腿,年迈的奶奶呼叫着,哭喊着,在暴雨中踉踉跄跄,一步摔一个跟头,很快成了泥人儿。他们冒着大雨找了好一阵子,终于在打麦场一个角落里找到了志华,志华此刻就像一个落汤鸡似的呆呆地站在雨中一动不动,撕心裂肺地哭叫着:“妈妈……妈妈……你在哪儿?妈妈……妈妈……你生下我们不管,为什么又要生我们呢?”听着志华的呼唤,志强和奶奶的心都碎了。浑身淌着泥水的奶奶连跑带爬地赶到志华跟前,一把把志华搂在怀里嚎啕大哭……

  他们回家时天色已晚,雨也停了,一家人敷衍了事地吃了几口饭就睡了。凌晨两点多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了志强,志强睁开惺忪睡眼回过神来,听见奶奶在急切地叫着,他马上穿好衣服,来到奶奶与志华的屋子里,奶奶焦急地说:“志强,你妹妹发高烧,一直昏迷不醒。”志强一看志华满脸通红嘴里不停地叫着:“妈妈……妈妈……你别走,妈妈……我要妈妈……”奶奶泪如雨下,“志华,我可怜的娃啊,你咋了,你别吓奶奶啊!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求求你,保佑我娃平安无事!志强,你妹妹已经烧糊涂了,快去叫大夫!”此时,志强哽咽着,泪水顺着脸颊哗哗直淌,他二话没说拿着手电筒冲进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不一会儿,村诊所的大夫来了,给志华打了一针退烧药,渐渐地妹妹有点好转,慢慢地进入了梦乡。

  志强送走大夫已经凌晨四点多了,他没有一丝睡意,无意间翻了翻妹妹的书包,里面一个红色的日记本引起了他的注意,他本能地打开,认真地读起志华的日记,最后一篇日记,让志强弄清楚了妹妹逃学的缘由,那篇日记上写道:

  “……这段时间以来,我的心情糟透了,村里与我一起上学的李家兄妹俩,总是跟我过意不去,他们从小一直欺负我。自从妈妈走了以后,他们经常挖苦嘲笑我,并且给其他同学说妈妈嫁给了南京的一个八十岁的老头子,我妈是骚货,弄得我在班上抬不起头。前几天,我告诉他们别再说我的坏话。他们不但没有停止,反而在回家的路上找茬骂我,我顶了几次嘴,他们凭人多势众,兄妹俩一起打我。最严重的一回是,他们把我掀翻在泥水沟里,脚踢拳打,我哭天喊地,没人帮我。因为与我一起上学的其他娃都小,他们俩个是最大的,是一路的霸王,打乏了,他们才收手,那天我的声音都哭哑了。回家后,看见弱不经风的奶奶,我又不敢说,奶奶惹不过人家,爸爸远在天边,哥哥又准备高考,我怕影响他的学习。为了避开李家兄妹,我只能逃学,我已经断断续续逃了几周课了。我不想离开学校,但我又怕别人欺负,我该怎么办?妈妈,你在哪儿,我恨死你了!……”

  看到这里,方志强心如刀绞,泪水夺眶而出,他一下子咬破了嘴唇,真想把李家兄妹碎尸万段,但他很快冷静下来。第二天,他带着小妹来到学校给志华的班主任说明了情况,老师出面把李家兄妹批评了一顿,让他们保证以后不再欺负方志华。解决好妹妹的事情后,方志强返回学校投入到紧张的高考复习中。

  五、愁上心头

  方志强与高三其他同学一样,紧张而又忙碌的最后一月高考冲刺很快结束了。他迈着自信而坚定的步伐走进了2010年高考考场,作为全级文科班第一名的学生,老师和学校对他寄予了很大的希望,都盼望着方志强能摘得今年全县文科状元,方志强果然不负众望,高考揭晓时,以总分625夺得了2010年全县高考文科状元。

  在填报志愿时方志强犯难了,他知道报外省的好大学花费很大,家里根本承担不起,于是他打电话给爸爸说明了情况,他爸也拿不定注意,最后他决定报一个省内免费师范院校算了,可是班主任坚持让他报外省的名校,志强把家里的情况向班主任说明后,老师说:“志强,你别怕花费,现在国家有贫困大学生助学贷款,进大学后有奖学金和困难学生补助,只要你好好学习,靠助学贷款与奖学金,你完全能顺利地上完大学。”志强在犹豫不决中报了上海财经大学会计专业。

  过了半个月,上海财经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来了,方志强拿着通知书激动得热泪盈眶,他急切地打开一看,整个人就像挨了一闷棍,一下子晕头转向不知所措,光学费一年就八千,再加上其它费用,一次要交一万多元。这些钱对于非常贫困的志强家来说,那简直是天文数字。“这可怎么办?这几年,家里为了供我们兄妹上学,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爸爸常年奔波在外,已经苍老得不成样子了。况且,爸爸挣的钱刚好够家里花费。我该怎么办?”志强想到这里,泪水忍不住涌了出来。他打起精神找到班主任说明了情况,班主任安慰他别愁,他帮助先申请助学贷款,其它费用再想办法。

  一天,班主任突然打来电话,让他赶快去学校一趟,志强很快赶到学校,班主任带他去参加全县高考表彰大会,会上县政府给今年的高考优秀学生颁发奖金,志强拿到了两万元的奖金。当方志强接过沉甸甸的奖金时,他已经泣不成语,他简直不敢相信天下有这样的好事,他激动地谢过老师,急忙回到家里告诉家人这个好消息,奶奶高兴得到处烧香拜佛、磕头谢祖。

  全村人一下子炸了锅,都接二连三跑来道喜。那天晚上,方志强高兴得彻夜难眠,想十八年来艰难的岁月,尤其妈妈狠心地丢弃家人,爸爸日渐苍老,奶奶的唉声叹气,经常撕扯着他的心。多少次他想放弃梦想,但爸爸的坚持,身边一个个好心人的帮助,尤其国家帮他们盖了新房。这一桩桩感人的事迹,都无形地化成了自己前进的动力!这一片片人间真情,温暖了他那颗冰冷而又伤痛的心!他越想越激动,因而趴在炕上打开日记,写下了自己的感受:

  “……回想起这十八年的经历,我有过太多的悲伤,又有过太多的感动。我悲伤的是:我的亲生妈妈,因为家穷而抛弃了爸爸、妹妹和我……自从她走后,一直杳无音信。听说嫁给了南京的一个八十岁的老头子,连一个电话也不打,更谈不上给抚养费。当我们一家人身处困难中时,身边又出现了这么多的好人,他们与我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但他们毫不犹豫地向我们伸出了援助之手;当我们全家身陷绝境时,是政府给了我们温暖与关怀。感谢每一位善良的好人,感谢政府!我不知如何报答你们,我想我只有认真学习,将来用一颗感恩的心回报社会,报答好心人……”

  很快开学了,爸爸从外地赶回来送志强。他临走的那天早晨,院子里密密麻麻站满了前来送行的男女老少,老村长把乡亲们为志强捐献的六千多元交到了志强手中,同时说了不少鼓励的话。方志强被感动得热泪盈眶,谢过乡亲们,带着家人的期望,带着乡亲们的浓浓深情,踏上了新的人生征程……

  方志强来到上海财经大学,很快就投入到了紧张的学习中。学校领导了解到,方志强是学校里唯一一个来自西北偏远山区的贫困生,就免去了他四年的学费,并且每年补助五千元困难生补助费,志强再也不用为学费发愁了,再加上他利用周末与假期的时间参与勤工俭学,省吃俭用。况且他学习很勤奋,每年都能拿到一等奖学金,学费就足够了。解决了钱的问题,方志强对生活更有信心了,学习更加努力了。

  四年时间很快过去了,2014年六月底,方志强以优异的成绩从上海财经大学毕业,并且借西北贫困省人才引进的好政策,顺利地与省城的一家工商银行签约,成为该银行的一名会计。

  上班的第一个晚上,方志强激动得一夜合不拢眼,由于多年养成的写日记的习惯,那天晚上凌晨一点多,他挥笔写下了心中的感慨:

  “今天,我踏上了我们家祖祖辈辈渴求的工作岗位,成了一名正式的国家干部。在单位里我看到一张张可亲可敬的笑脸,回想起自己的大学生活,我此时的心中只有感动只有感恩,感谢我生在这个伟大的时代,这是一个让人奋进的好时代!当上帝关闭了我生活的大门时,是政府,是我身边一个个善良的人,给了我生活的勇气和力量,帮我打开了人生的另一扇窗,并且扶持着我一步步走出了生活的艰难险滩,让我登上了人生之巅。我会好好工作,用自己的行动来回报社会,回报政府……”

  六、妈妈回家

  方志强的妈妈韩莲花丢弃家人后,又回到了南京当保姆,她侍奉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这位老人的老伴十年前去世了,老人身体不好,儿女们都在外地工作,身边没有一个亲人照顾。韩莲花刚到这个家庭当保姆时,她骗老人说自己离婚了,也没有儿女。由于老人急需要人照顾,韩莲花又很有心计,久而久之,老人对她的依赖心越来越强,一时也离不开这个保姆。时间一长韩莲花要求跟老人结婚,但是老人要看她的离婚证。韩莲花为了实现梦寐以求的成为真正的南京市人的夙愿,在2008年回老家办了离婚手续,回来后跟老人结了婚。当然老人的儿女都不同意他们的这桩婚姻,结婚时亲戚朋友都没来,他们只简简单单地举行了个仪式。

  他们结婚之后,日子像破旧的水车一样转动着。韩莲花得意忘形地享受着城里人的生活,她早已把孩子忘得一干二净了。但在2014年四月,老人突发脑溢血突然去世,韩莲花与老人的儿女一起办完老人的丧事后,暗自庆幸,这套房子现在终于归她所有了,她正计划把房子的产权过寄在自己的名下,从此再也不用为找住处发愁了。忽然,搬家公司来人让她腾房,韩莲花生气地跟他们争论,但搬家公司拿出房产证,这套房子是十几年前老人的儿子给自己买的,让老爸搬进来住,所有权属于老人的儿子。

  韩莲花不服气,与老人的儿女争论不休,她拿出骂街泼妇的本领,见到老人的儿女又哭又闹,整日蓬头垢面霸在楼房里就是不走,闹得人家鸡犬不宁。无奈之余,他们让法院介入,经过法院调停人的详细解释,韩莲花才知道,老人一辈子是个普通工人,儿女小的时候,一家人挤在工厂分的宿舍里过着紧紧张张的日子,二十年前老两口下岗了,根本买不起房,自从儿女成家立业之后,老人的生活才有所改善。十几年前老伴去世了,儿子调到外地工作,把自己的房子让老爸住。韩莲花这才恍然大悟,她的黄粱美梦落空了!老人的儿女不忍心,给了韩莲花三万元的补偿款,她只好灰不溜球地卷行李走人。

  被人家扫地出门之后,韩莲花就像一条丧家之犬沦落在南京市的街头。当然,她的美梦破灭的事很快传开了。几个老乡劝她回老家跟志强爸过日子,韩莲花这时才想起了两个孩子,她的良心才发现,她觉得对不起方家,更对不起两个孩子。这时她多么想回到老家乞求一家人原谅她、接纳她,但是她也没脸见方家的老小,在忏悔中鬼混着,经常像一个鬼魂一样游荡在南京市街头……

  时间过得真快,很快到了年底,韩莲花看着一个个老乡高高兴兴地回家过年,回家的欲望时刻折磨着她罪恶的灵魂。她最终经不住几个老乡的劝说,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踏上了回家的归程……

  2014年腊月二十五日,方家人正在高高兴兴地准备年货,打算过一个最丰盛的春节,因为志强在省城已经上了半年班,一家人从今往后再也不用为钱的事发愁了。志强的年薪好几万,爸爸自从志强工作了之后,仿佛一下子年轻了许多,这几年他在北京当保安,也有了固定收入。志华已经上高三了,学习一直很好,奶奶的身子骨还硬朗。正当他们有说有笑时,韩莲花就像幽灵一样,突然降落在院子里,这一下惊呆了全家人。

  志强的爸爸生气地问:“韩莲花,你来干什么?”

  还没等其他人回过神来,韩莲花“扑通”跪在地上“哇”地一声大哭起来,这时的韩莲花像无家可归的流浪狗一样,再也没有往日骄气十足的劲头儿了。

  志强生气地说:“你走吧,我们家没你这个人,你回南京过你的好日子去,我们的穷日子你过不惯,也没地方放你这尊菩萨!”

  “志强、志华,妈求求你们,是我一时糊涂一时鬼迷心窍,其实每时每刻我都在想着你们啊!”韩莲花哭诉着。

  “你想我们,谁信你骗人的鬼话,你离婚时说给我们抚养费,你给的钱呢?我们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在哪儿?我们落难的时候,你又在哪儿?”志强气愤地说道。

  “志强,求求你原谅妈妈!千错万错是妈的错,我现在才知道你们才是妈的依靠,妈离不开你们啊!老天爷,你睁睁眼吧,让我马上死去,来还我欠方家的所有债!”韩莲花像一条发疯了的狗一样苦苦地哀嚎着。她一边哭诉一边从包里掏出她还没有挥霍完的一万多元,上前一把抱住志华,把钱塞进了女儿的衣兜里。

  “志华,你有点骨气,别要她的臭钱,现在我们不缺钱!”在一旁的奶奶气得脸色发紫。志华看到多年没见面的妈妈傻傻地哭着,不知如何是好。

  爸爸冲上前来,从志华兜里掏出钱随手撒在空中,一张张红红的票子在凛冽的寒风里纷纷飘落……韩莲花一下子瘫在院子里,她想一直跪着,直到方家人原谅她。志华看着妈妈可怜的样子,也跪下求着爸爸。

  志强爸一边面对女儿的苦苦哀求,一边是让他伤透了心的韩莲花,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他痛苦地哭着,不停地用拳头拍打着他的胸口,无助地呼喊着:“老天爷啊,我前世里造了什么孽?你为啥对我如此不公?”围观的左邻右舍劝道:“别急,志强爸,你有什么难处,慢慢说。”在大家的追问下,志强爸犹豫了一会儿,怒不可遏地骂道:“韩莲花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已经有人了,两年前我们认识的,准备志华考完大学,我们就去领结婚证。”

  听了志强爸的话,韩莲花傻眼了,她灰溜溜地回娘家住下,过完年又到南京去了。韩莲花的愿望接二连三地落空,这次她回南京没干一天活,到处鬼混,喝酒抽烟,后来又染上了毒品……

  七、兄妹救母

  2015年的高考终于揭晓了,方志华以578分的总分被山东大学提前录取。方志强已经工作一年了,他们一家人再也不愁志华上大学的花费了。从苦难中走过来的方志强在工作中非常卖力,深受单位同事与领导的喜爱,志华在大学里学习也十分刻苦,成为山东大学的高材生,并且拿到了一等奖学金。

  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到了2016年暑假,方志华回家时已经出脱成一个漂亮的大姑娘。志华和爸爸一起帮奶奶高高兴兴地收割麦子,志强给志华的银行卡上打来了两万元的学费与生活费,这让一家人欣喜若狂,他们的日子过得有滋有味,悠闲地享受新农村的美好生活。

  今年夏季,天逢大旱,太阳像红彤彤的大火球高高地悬在天空,毫无怜悯地炙烤着这块贫瘠的土地,已经一个多没月下一滴雨。一天中午,天气非常闷热,整个村子里热浪翻滚,空气焦灼得快让人窒息了,门外的狗耷拉着脑袋,吐着红红的舌头,流着黏黏的涎水,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趴在树荫下一动不动;平日里高歌的麦婵、蚂蚱,此时也销声匿迹;村子里的人都躲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山村一片寂静。他们三人正坐在屋檐下一边吃着西瓜,一边纳凉……

  突然,派出所来人,这可把他们惊呆了。警察说明来意,原来韩莲花在南京犯案,已经被警方逮捕了,通知地方公安局让家里赶快来人,配合警方调查。方志华听见妈妈进了监狱,吓得脸色发白浑身发抖,手中的西瓜不由自主地掉落在地上,鲜红的西瓜瓤四处飞溅,志华此时的心就像破碎了的西瓜一样,随即“哇”地哭了。她马上给哥哥打电话,志强接到电话后很快回来了,他带着妹妹和爸爸一起乘火车,去了南京。

  到了南京扣押韩莲花的拘留所,警方告知他们,韩莲花这一年在南京市经常偷盗,甚至合伙抢劫老年人,并且吸毒。经警方审问调查韩莲花犯案三十多起,给他人造成直接的经济损失好几万元。法院很快就会开厅宣判,警方希望家里人出庭,他们焦急地等待着,第五天法院开庭审判韩莲花,审判的结果是韩莲花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转到出生地服刑。

  第二天,警方允许家人探亲。当韩莲花戴着寒光闪闪的手铐拖着沉重的脚步步履艰难地挪动在他们面前时,方志强心中的仇恨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志强爸在内心深处也产生了一份对韩莲花从未有过的同情与悲怜,志华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悲痛,一下子扑过去抱住妈妈失声痛哭……

  韩莲花麻木地说:“你们来干什么?让我死在牢狱中算了,其实我找到了最好的落脚处。”

  方志强走上前去紧紧地抱住妈妈说:“妈,你不要破罐子破摔好吗?你好好服刑认真改造,把毒戒了,六年时间会很快过去。等服刑期满了,我们来接你回家。”

  “接我回家,简直是笑话,你把我接回去,往哪儿安顿?你爸已经有人了,你们方家有我落脚的地方吗?这是我罪有应得,我不怨任何人,你们也别管我了。”韩莲花绝望地说。

  其实,韩莲花的话提醒了两个孩子。是的,爸爸已经有人了,何况他们早已离婚了。把妈妈接到哪儿去?兄妹俩正为这事犯难时,蹲在一旁一直没有出声的爸爸开口了:“你们放心,我没有对象,我是骗你们的。这几年,我一直拼命打工挣钱,供你们上学,我哪有心思给自己找对象,况且我被你妈伤透了心,我这辈子再也不想跟任何一个女人过了。”

  志强与志华听了爸爸的话后激动不已,“扑通”一声兄妹俩不约而同地跪在爸爸面前,乞求爸爸原谅妈妈。

  “志强、志华你们起来,韩莲花,我看在两个娃的面子上,可以原谅你,但你必须在监狱中好好改造,必须把大烟戒了,否则,我们之间不会再有任何瓜葛!”韩莲花颤抖着跪倒在地,一边哭一边说:“谢谢你们!谢谢老天爷眷顾我这个千刀万剐的东西!为了还我这辈子欠你们的债,我一定好好改造,重新做人!只要你们原谅我,就是这辈子给你们方家做牛做马都行!”

  在探亲大厅里,志强一家人抱在一起哭泣着,久久不肯离去,在法警的劝说下,才依依不舍地离开。此后不久,韩莲花就被转送到地方监狱服刑,志强带着妹妹回到了省城,还有几天就要开学了,在那儿休息了两天,志华就告别了哥哥踏上了去山东的列车。

  ……

  这时,饭店服务员敲门的声音,把方志强从刚才的回忆中惊醒了,看时间已是七点半了,一抹金色的霞光射进了窗户,该上班去了。想到妹妹过两年就大学毕业了,妈妈几年后就可以出狱了,一家人就可以重新团聚了,他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在霞光的映照下,那么的灿烂。他精神抖擞地走出了饭店,迎着朝霞方向大步走去,从现在开始,方志强将重新翻开生活的新篇章,去谱写着他辉煌的人生……

搜索建议:妈妈,你别走  妈妈  妈妈词条  妈妈,你别走词条  
小说纯真年代

 续写《鹬蚌相争》

 渔夫一手拿蚌一手拿鹬,把两个可怜的小家伙扔进了自己的鱼篓里。  渔夫很高兴,说道:“今天的运气真好,竟然同时捉住了一只蚌和一只鹬,晚上可以好好地美餐一顿了!”...(展开)

小说都市言情

 惊魂一刻

 张武属虎,可是他的胆子却像兔子一样小。这一天晚上他步行着去朋友家玩,所经的一条狭窄的马路漆黑一片。  这条小路几年之前,还是一片老坟地,后来市里要修公路,这里...(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