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故事

  老同学聚在一起总有说不完的往事,更何况我们摆满了一桌酒菜,其实我们都一致认为最主要的下酒菜是每个人的一张嘴。只要有一张嘴巴开始讲话,其他几张嘴巴只是眨巴眨巴地喝酒,很少看到筷子把菜送进他们喝酒的嘴里。

  

  那几张嘴说话的时候我是喝酒最少、吃菜最多的一个。他们说出来的话简直太老套了,我在类似的酒桌上已经听了无数次,他们刚开口我就大概知道下面说的是什么。我同时在心里暗自得意,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我要说的是小学语文老师永远羞于向人道及的一桩丑事。这桩我亲眼目睹并且铭记在心的丑事、这桩让我挨了两记耳光后值淌鼻血差点栽到水沟里的丑事。这足以让他们瞠目结舌,他们更想不到这个老师一直是大家心目中认为最英俊、最有才的语文老师。正如他的名字一样才貌双全。

  

  那几张说话嘴巴终于停下来了,其他嘴巴咧开嘴嘿嘿地笑,露出一对焦黄的门牙要掉下来似的在牙床上微微的晃动。我们举起酒杯轻轻一碰各自一饮而尽,然后他们一个个笑嘻嘻地把目光移到我的脸上,他们望眼欲穿的眼神使我更加得意。我拿起筷子夹起一块牛肉放进嘴里,闭上眼睛开始咀嚼,少顷,我像未睡醒一样慢慢睁开眼睛,筷子放到桌上时的动作跟古代县太爷拍惊堂木一样神气。尔后我意味深长地说:“小学时那个镇上来的郝老师,后来当了校长。”他们开始深思,尔后脸上布满了遗憾的晕云,但马上又消失了。他们大概在想郝老师的事迹在村里众所周知,早在三十年前就让河边洗衣服洗菜的妇女们咀嚼烂了。这样想着我更加得意,我甚至觉得今天晚上我要高人一等。他们的心思全在我的意料之中,他们只知道郝老师是学校唯一用一口标准又流利的普通话讲课的老师;他们只知道郝老师讲起课来声情并茂,到动情处甚至泪流满面;他们只知道郝老师带领的班级期末考试成绩在镇里拿了第一名,使全体教师都受到了镇上领导的表扬;他们也只知道郝老师刚调村里不到半年就接替了竹林退休的姑父当上了新一任校长,并让村里其他对校长职务蓄谋已久的老师心服口服。可他们知道的也就仅此而已,接下去我把郝俊才的那段丑事对他们巨细无遗的抖搂出来。在他们讲话的时候我已经组织好了语言,所以我讲地有条不紊、也有许多不失生动传神的地方。

  

  那是一个星期五晚上的故事,那晚月光像水一样洒在地面上。我在村街道里闲逛,路过李小青家后院看到围墙角下有一个鸭笼,鸭笼旁边有一颗雪白的牛奶弹珠。我试着翻墙进去捡,墙太高进不去,后来我急中生智从水沟里钻了进去,那条水沟像是给我量身定做的一般,我瘦小的身体嵌进去分毫不差。可我一进去里面的声音却叫我丧魂失魄。

  

  我清晰地听到:

  

  先是关门的声音。  

  郝老师说活的声音……  

  我躲到鸭笼后面头碰到墙的声音。  

  李小青说话的声音……  

  拥抱亲吻的声音……  

  脱去衣服的声音。  

  手在肉上抚摸的声音……  

  身体倒在床上的声音。  

  一段身体压上另一段身体的声音。  

  肉与肉摩擦的声音……  

  床摇晃咯吱的声音……  

  李小青呻吟的声音……  

  郝老师叫唤的声音……

  

  讲到这里我突然停顿下来,我用非常优雅的姿势端起酒杯,又用同样优雅的姿势把酒杯送到嘴边,还是用同样优雅的姿势轻轻地呷了一小口。他们终于反应过来我的嘴巴停止了说话,他们的眼珠子开始笨拙的转动,脸上的表情显得很陶醉。其中一个殷勤地给我斟满了酒,其他人将凳子挪过来把我围在中间。接着我重复了一遍刚才饮酒的动作,马上又有人给我满上。我故弄玄虚似的微微一笑,他们脸上立刻换上了急切的神情:

  

  “还有什么声音?”

  

  “后来呢?”

  

  “你他娘的快说!”

  

  “后来我听到的是自己心跳加速、气喘吁吁、身体发抖的声音,我裤裆里——好像是——湿了。”我羞涩地说:

  

  他们听后一个个望着我脸上只是个笑,其中一个说:“你他娘的三十年前就有性欲了。”

  

  他们笑起来时脑袋摇摇晃晃,我的脸也让他们笑红了,为了打破这个尴尬局面,我的嘴巴又开始说话了。

  

  正当他们共进高潮的时候我听到了敲门的声音……  

  里面手忙脚乱穿衣服的声音……  

  敲门声没有停……  

  急促轻微的脚步声……  

  李小青惊慌细小的说话声……  

  敲门声愈加激烈……  

  开后门的声音……  

  郝老师躲进院子里的声音……  

  踢门的声音……  

  开门的声音

  

  李小青老公一连串的吼骂声:

  

  ”死了,晚上不开灯,什么气味?把灯开开!你的裤子拉链没关,你错穿了我的内裤?不,我没有蓝色内裤,什么气味?你她娘的干了什么?”手打在脸上的声音如打雷一样响亮。李小青老公像明白了什么一样猛然甩开后门,冲过去把刚爬上围墙的郝老师拽下来,噗通一声巨响,郝老师的身体狠狠地摔在水泥地上。李小青老公像条恶狼一样朝郝老师生扑过去一阵暴打,我感到霹雳吧啦的鞭炮声开始不绝于耳。我从未见过如此漫长的爆打,也从未见过如此不知疲惫的人,我不知道这样的爆打持续了多长时间,事后我才知道是我惊恐的尖叫声结束的这场暴打。我卷曲在墙角的身体剧烈颤抖。不知道李小青老公什么时候停止了暴打,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被他提在空中,当他另一只大手重重的盖到我脸上的时候我才感觉到了疼痛,耳朵里面进了蚊子一样嗡嗡作响,鼻子热辣辣的痛,有两股热流直淌而下。我们都不知道郝老师什么时候爬起来逃走了,他发现后像扔掉一只死老鼠一样把我扔在地上,旋即穿过厨房顺手抓起一把菜刀追赶郝老师去了。我没站稳差点载进水沟里。我定了定神顾不得揭快要流进嘴里的鼻血便逃命似的从水沟里钻出来。

  

  说到这里我的声音戛然而止,我认为可以不用讲了,后面的事在村里已经是妇孺皆知,只是很多人不知道为什么会有后面的故事。

  

  他们没有因为我的停止而懊恼,而是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然后浮现在我们眼前的是李小青楚楚动人的婀娜身姿,白皙的脸,细腰长腿,还有她那两个走路时像两个灯笼一样晃动的大奶子。他们已经开始流口水了,或许有的还会在心里抱怨自己没有找到像李小青一样风骚漂亮的情妇。我们想起了李小青常常在戏台上扮演公主或者是大家闺秀,她在台上走起路来风情万种,时不时对台下的某个男人眼含春水、暗送秋波,于是这个早已对她垂涎三尺的男人到了晚上待她老公出去打麻将后就会爬到她床上去施展风流。可被当场抓获的只有郝老师一个。想到这里我们都嘿嘿地大笑起来。

  

  (于宁都2016年3月24日夜) 

搜索建议:故事  故事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