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如影岁月 下部(七十二)

  “喂!我说:坡崖前阵子闹的热火朝天,这秋后咋就没啥动静了?怪!”

  

  “这有啥怪的!你就不准人家有个别的事?真是的!”

  

  “我前段时间在村里风言风语的听人家说,小燕她那个小兄弟也订亲了,好像就是西庄村的很有钱的一个主家,这段时间小燕她娘正四处的跑着张罗着要给她的小儿子换号呢!你忘了?前阵子她上咱家来的时候,不还给你提起过这事吗?你都给忘了?还是小燕她娘亲自来的,按正说人家儿子订了亲再加上闺女又要忙着出嫁,这都应该是让人欢喜的大喜事,可……可我咋就觉着这事里里外外的不那么让人稳心呢!你想想……当初小燕来找你的时候可没给你提起过这件事啊!那次她娘亲自过来给你说,我看得出来她又是在给自个儿的儿子找个约媒人,可……你真没觉出来这里里外外的让人觉着可疑?”

  

  劳福海平生为人耿直热心肠很中交,凡事也从不会多加考虑的去想那么多,在他的认为当中就有一个一成不变的概念,更是不应该变的概念——那就是:只要自个儿实心实意的对别人好,别人自然也就会实心实意的对自己好,他的这种想法就像极了当年阿傻的父亲,这确实是人性最美的那一处,更是得到每个人嘴皮子口水最多的一处,它的纯洁本应无有任何瑕疵,可是在当前自己的这个脚跟底下,它还能固持自己的原有吗?他的老婆与此相比却又似乎是另外一个人,平时见不到她说几句话的她,只要是随便的往哪里一坐,两个充满善良的眼珠悄悄一转,那一个人人不知的心眼就出来了,别的不知道就刚才的那番话,劳福海你就是把他给打死他也不可能一下浮想联翩的想到那么多,可她一个天天围着锅台转的女人却给想到了,虽然她还并没有真正的猜透,那件让自个儿怀疑的事情的全部内外,可她终究是给让人意外的想到了,就这一点他劳福海不服就是不行。

  

  “你娘们们家就是事多,你管那么多干啥?你还当着不准人家小子找媳妇了?多嘴啦舍没个不管的事?真是!”

  

  自己的一番好话竟然惹出了老头子这一通的大呼小叫,劳福海的老婆子也不高兴了,总感觉着自个儿是拿着自个儿的热脸碰了人家的冷屁股,可是她却没有因此就悻悻地走开,反而更是有利毫不客气的回敬了老头子几句同样的话。

  

  “就是你老头子事不多?就是你老头子能耐?哼!俺还不是都为了你好?坡崖小燕和她娘都是人精,就你这种没脑袋瓜子的大傻蛋……俺不是怕你让人家给从头到脚的耍了吗?到时候弄得自个儿名声扫地不说还无辜的连累上人家别人……往后她家的那些事你就尽量的少管和不管吧!我就是觉着有点不对劲……哼!”

  

  不是自个儿的老婆能说出这样的话吗?可劳福海就是一句也不相信,一句也没听进去。

  

  “我看啊不是别人不对劲是你自个儿不对劲了,一天到头都是那么疑神疑鬼的,就像是人家都该你点啥似的……哼!”

  

  “哦?合着……我这还好心成了驴肝肺了?哼!有你哭的时候……哼!”

  

  “你……!”

  

  劳福海和自己的老伴也都已经是那么大的岁数了,按理说是应该天天安安静静的过日子等着养老的人了,可他们老两口呢?每天张口除了大吵就是小吵,没有一天不吵架的时候,左邻右舍的邻居从一开始的害怕他们会闹出啥事来,到如今的习以为常再也见怪不怪,如果那一天真的听不见他们老两口在小院子里吵吵,那才是真正的奇了怪了,老伴的感觉是对的,那是女人的第六感觉,可就是这种预见性的感觉,在那个当时却根本就没能引起劳福海的真正注意,因此也才有了后边那一连串的不应该和想不到!

  

  ……

  

  “小!我这也好的差不多了,我看你去给大夫说说咱出院吧!这都一个多月了……今天你哥可能来,他来喽你就给他说说让他去给人家大夫说说,咱出院吧!啊?”

  

  老父亲在病房里又来来回回的走了好几圈,最后在床边上慢慢的一坐,而后用那种孩子般渴求的语气和自个儿的小儿子阿傻细心的商量着。

  

  “嗯……等我哥过来之后再说吧!他的那个同学帮了咱这么大的忙,总的让他和他的同学打声招呼啊!要不然咱就这么一声不吭的走了,那往后俺哥咋和人家见面啊!你说不是?爹!”

  

  在大病康复的父亲面前,老父亲像个孩子而阿傻却越加显得像一个极为成熟的老者。

  

  “呵呵……好好好……呵呵呵!”

  

  看着自己从小养大的乖儿子,老人坐在床边会心的笑了。

  

  “老哥哥!你养下了好儿子了……呵呵!现在成亲了没有哇?”

  

  “是啊!长得这么标志,比那小姑娘还俊!哈哈哈!”

  

  “谁说不是呢!谁家的姑娘见喽哇不眼馋死才怪呢!哈哈哈!”

  

  “对!哈哈哈!”

  

  病房里一时间让那些开心的笑声给装的满满的,四个墙角到处都是。

  

  “原本打算这个秋后就马上给他操办着婚事来着,可……偏偏让我给那么耽误了,呵呵!”

  

  对儿子这种美美的称赞和夸奖,老人早已经听得不知多少遍了,可他还是喜欢听,喜欢人家当着自个儿的面,依旧那么笑呵呵开心的夸赞着自个的小儿子雪君也就是阿傻!

  

  “是啊?那可是大喜事啊!到时候俺们可是都一块赶去和您的喜酒呢!哈哈哈!”

  

  “好哇!到时候我就摆好了酒席专门的等着大伙啊!呵呵呵!”

  

  “那就这么定了……老哥哥!哈哈哈!”

  

  “哈哈哈……!”

  

  病房里祝福的欢笑声彼此起伏,只羞得坐在旁边那个小凳子上的阿傻,满脸通红紧紧地低着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

  

  “小君!”

  

  “哥!这都快中午了,你咋才过来?路上堵车了?你饿不饿?我去给你买点吃的!”

  

  就在这欢喜的笑声里,一个让阿傻听起来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从病房门口他的背后意外的袭来,致使的正好难于一句话也不好意思说的阿傻,一下赶紧的抬起了头,下意识的扭过身子定睛吵着门口处看去。

  

  自己的大哥早已不知道啥时候的站在那里了,刚才就是他在喊自己。

  

  “你不用去买,我不饿!这几天咱爹咋样?吃东西咋样?啊!”

  

  从阳信发往滨州的客车总是那个样子,一路上停停靠靠的本来半个小时就能到的路,它愣是给耽误上一两个小时,阿傻的大哥从家里在车站坐上车的那一会,时间很早,可就是因为那客车的随便在路上乱停乱靠招揽生意,他才回来的这么晚,已经都中午时分了!

  

  “小三!你这来的正好,刚才我还和小君说呢!我这已经好利索了,你去找找人家医院里给人家说说,咱出院吧!小!啊!”

  

  大儿子来的太是哥好时候了,这下自个儿的心里话可总算是有个可以好好说说的对象了,于是还没等自个儿的大儿子来到自个儿的床边坐下,阿傻的父亲便赶紧笑呵呵,语气平缓的把自个儿刚才对着小儿子说的那番话,再次又仔仔细细的说了一遍,他好希望大儿子赶快毫不犹豫的就那么答应了,所以,他说完话之后仍旧笑意犹存的看着自己的大儿子。

  

  “你别着急等会我去问问人家大夫,只要人家准许你出院那咱马上就出院,要是人家不准那就还得好好的养一段时间——啊!等会我过去问问大夫就是,你就不用那么着急了,现在好了就在这屋里慢慢的走走,和人们聊聊天说说话,今天我过来是还有个别的事要给小君说一声,小君他今天就得马上赶回去,因为老高传过话来,说是坡崖主动地提出来他要让小君去领结婚证,我给三叔商量了一下,就定住让小君回去,回去和小燕把结婚证先领出来,至于以后的事……那以后再说,当前就是先把结婚证给领出来,当他令人那结婚证领出来之后,你这头差不多也就出院了,到时候再好好的安排给他们结婚不就行了吗!是不是?小君你就别等了,这几天咱爹这头先交给我,你赶快收拾收拾坐车回去吧!啊!”

  

  “哥!你坐这歇歇!”

  

  “好哇!这可是个难得的好机会呀!小你就赶快回去吧!别等了!回去之后就找你三叔,这些事他会亲手给你安排好的——啊!呵呵!咋滴啊?我在早就说过人家坡崖不可能像那些人们传的那个样儿,闺女大了外向,谁愿意老是在自个儿娘家呆一辈子啊?就是她本人愿意人家她那娘家兄弟也不可能愿意呢!她能不给自个儿以后好好考虑考虑吗?再说了,即便是她自个儿不考虑她娘当老人的也不会答应啊!闺女大了嫁不出去那可是当娘的一辈子都伤心的事啊!呵呵!好了!好了!这下啥事也没有了,总算是放心了!呵呵!”

  

  一听说自己小儿子的亲事终于有了好回音,身为老人的他再也难以遏止住自个儿心里的那份,埋藏已久的高兴和开心,坐在床边上一口气的便说了那么多,最后还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着自个儿最初的那个看法是多么的正确无误。

  

  “额……小君!你赶快收拾收拾回去吧!家里咱三叔会给你安排好的!”

  

  大哥的表情很愉悦,可他那听似比较为难的话里,却像是故意的在隐藏着什么,不想对外说出生怕人们知道怎么的,在回答父亲的那些话的开始,他无意的那么犹豫了一下,这一下没有任何人在意和看在眼里,其中也包括年轻的阿傻。

  

  “嗯!那……咱爹这你就照顾好了,至于能不能出院你去问问大夫再说,可不能光听他的……哼!”

  

  害怕哥哥说不听自个儿的父亲,阿傻站在那里撅着个小嘴活活一个小孩子。

  

  “哦……呵呵!我知道了!没事!呵呵!”

  

  看着自个儿弟弟的那副生气的样子,当哥哥的他忍不住笑出了声。

  

  “啊……俺让你哥先去问问……呵呵!俺不是把那烟都给戒掉了吗?呵呵!”

  

  这是咋回事?老人坐在那里看着自个儿小儿子满脸很不高兴的样子,他满脸开心的笑呵呵,并且还前句不搭后句的说出了那么一句话。

  

  “哼……那只是戒烟和出院是两回事,还得听大夫的!不准你自个儿私自做决定!”

  

  “呃?呵呵……!”

  

  看着弟弟那一脸很是严肃的样子,阿傻的大哥再次忍不住的笑出了声,他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原来这是阿傻和自己父亲的一个决定协议,在自己来之后,看着日益好转的父亲,阿傻的心里甭提有多开心,可冥冥中他又开始暗暗地发起愁来,因为自己的父亲自年轻的时候就抽烟,抽了一辈子了,你怎么让他戒他就是戒不掉,现在看着他瘦弱的身子阿傻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他总向找个好办法让父亲戒掉烟瘾,终于有一天他想出来了,就是……只要父亲不吸烟,他就会让大夫早早的让父亲出院,就这命简单。父亲记住了小儿子的话,所以他变同样孩子般的照做了,一个月的时间他真的戒掉了陪了自个儿一辈子的旱烟叶,天天的盼着催着自个儿的小儿子,去那办公室里问问大夫,自个儿啥时候才能出院,可听到的却都是小儿子那如出一辙的回答,还得再养一段时间稳定病情之后方可出院,每每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老人便坐在那床边上抿着嘴会心的笑着,一句话也不说,好像他已经知道了小儿子的用心似的,但心里却因此而从内到外的那么开心高兴。

  

  “好了!这有你大哥在这守着俺,你就别等了快回去吧!收拾收拾让你哥送你出去,回去之后说给你娘我这没啥事都挺好的!啊?呵呵!”

  

  “好了!收拾好了我送你出去!走!呵呵!”

  

  面对自己那懂事的乖儿子,老人的那份心即便是他自己不说,那在场的每一位病号谁看不出来呢?那可是每一位父亲最最希望和盼望的大事啊!

  

  可是这种大事的成败,又仅仅是一句话两句话就能随便做到和达到的吗?

  

  难呐!

  

  “爹!我先回去了,你要听哥哥的话!”

  

  “知道了!快去吧!呵呵呵!”

  

  阿傻在哥哥的陪同下两人一块走出了病房,吵着医院的大门外走去。

  

  看着两个乖儿子一块走出去的背影,老人坐在床边上嘴角上的那份笑,比刚才更浓更甜了。

  

  “小君!当初在家的时候,你去坡崖看小燕没看出啥别的事来吗?”

  

  医院的大门口外边,阿傻的大哥终于可以比较放开了的,当着弟弟问出了自个儿心里最为焦虑的那几句话。

  

  “嗯……自从那辆三轮车之后,我当天夜里便去了她们家里,从她们娘俩的一言一行上来看,我是感觉着有点不对劲,就好像她们在刻意的向我隐瞒着什么似的,可我到现在也没猜透这究竟是为什么,如果是真的她们有必要这么做吗?我是要和她的闺女成亲结婚过日子的,不是闲着没事和她闹着玩的,这可是关乎着自个儿终生的大师啊!她们不会和大宅一样吧?”

  

  这些话在阿傻的心里其实也已经不知道埋了多久了,他一直的不想说出来,因为他实在是不想也不愿意去想那样的事情了,知道今天哥哥又突然的问起了这些,单纯的孩子阿傻这才如实的全部说了出来。

  

  “呃?嗯……女孩的心思都难猜的很,自己也多长点心眼别太实在了——啊?你不用想太多了,我只不过是随便问问,毕竟前边你不是有大寨那一处吗?你回去吧!先把结婚证领出来,至于咱爹这边……等会我过去问问,我想差不多也应该出院了,往后的事就等咱爹出院之后再说!去吧!”

  

  听完弟弟的那几句话,阿傻的哥哥先是意外的愣了一下,就像是他早已经想到或者是又完全没想到似的那个样子,脸上的表情很是复杂。

  

  “嗯!我知道了!哥!那……我就走了!”

  

  “好!去吧!小心点!”

  

  “嗯!”

  

  也许是在这里呆的时间太长,阿傻有点真的想家想自己的娘了,他根本就没注意到哥哥当时脸上那份异样的表情,就那样……他开心的转过身子拿着自己的行李走了。

  

  看着弟弟渐渐走远的背影,阿傻的哥哥紧紧地皱着眉头,浑身上下就觉得像是又快大石头死死地压着一样,连喘口气的机会都很难得……!

  

  “小!坡崖没再如外的提出啥别的条件来吗?要是有的话……就都答应她,只要到时候她和小君能顺利的结婚成了家就行啊!呵呵!”

  

  再也看不见弟弟的身影了,阿傻的大哥低下头微微的叹了一口气,轻轻的将自个儿心中的那份愁闷,往心灵别处移了又移,直到自个儿感觉再也没有别的啥漏洞了,他这才转过身子又朝着来路走了回去。

  

  “有啥事啊?老高没说,要是有的话老高肯定就对着我三叔说了,可我三叔一句也没给我说,这就表明她那边没有啥别的说法和想法,这事你就别操心了,都有我和俺三叔两个人呢!啊!”

  

  听了父亲这几句终生最大能力的慷慨,阿傻的哥哥嘴上那么不动声色的说着,心里却是别人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那一丝隐隐的不安……!

搜索建议:如影岁月 下部  下部  下部词条  岁月  岁月词条  如影岁月 下部词条  
小说小小说

 淇水汤汤兮,且绵且长

 淇水汤汤兮,且绵且长。  猗猗绿竹兮,斯人何往?  乃如之人兮,德音无良。  我思悠悠兮,曷维其亡?  丽人弹完最后一个音符,衣襟已然浪浪,那双柔如白茅之芽的...(展开)

小说武侠

 杀手

师傅,别的孩子都有娘,我怎么没有啊?因为你娘死了.哦,怎么死的啊?是一个叫柳余恨的人杀了她.哦, 柳余恨又的谁啊?他为什么杀我娘啊?等我长大后,我一定杀了他,替...(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