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如影岁月 下部(三)

  

  俗话说得好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

  从古到今不管是啥时候,凡事儿你只要碰上了那样的人,还能有什么可抱怨的呢?自己唯一能做的也许就只有那默默地忍受和苦苦的经历着,经历着那些那样的人给自己带来的那些那样的真实的伤心往事。

  在甜辣椒那一字一句着急的话里,老高最后终于明白了今天她到底是为什么对自己这么热情的原因,原来就在前几天的时间里,她……也就是甜辣椒家的那个大女儿和西装村的哪门子婚事离了,好在两人都还没有孩子,话是人家男方家庭主动提出来的,至于为啥会提出那样的要求来,那天心眼多的甜辣椒并没有对老高说实话,因为她担心自己话说多了那老高可能就不给管了,要是他这个老媒人游子再不给管了,就凭自个儿在村里的为人,自个儿就算是低着个头豁出自个儿那张老脸不要,去挨着家的给人家磕头作揖,整个村里有给自个儿说话管闲事的吗?没有哇!自己只能依靠着人家老高头,可自个儿闺女到底为啥和西庄村离婚的真正原因又不能都说出来,可不都说出来吧……自己这次又非离了人家不行,自己闺女也都那么大了,这离婚的事儿要是再传出去再拖得时间更长了,别说孩子心里觉得难堪,就是自个儿这当大人的也是颜面无光啊?在那个时候的乡下离婚这毕竟不是啥光彩事儿啊?更何况这一次离婚的真正原因还不在于人家男方?所以为了自个儿的打算能够更加长远,那倒霉男方也就只能依次的给自个儿背黑锅,自个儿也就只能闭着眼的满嘴跑胡说了。于是想到这一层她便小眼睛微微一眯缝,这才对着老高笑呵呵的说了完完全全那些不是人话的人话。当时蹲在那里的老高他一句话也没吭,只是静静的伸着两只耳朵仔仔细细的听着,听着甜辣椒一个人在哪里尽情的表演着,直到最后甜辣椒口干舌燥的说完了他仍是一句话也没说,只是弯着腰伸手开始慢慢的收拾着自己摊位前的那些工具,看到这甜辣椒更是着急了,自己嘴巴子巴巴巴的说了老半天,竟然连老高的一句话也没换出来,你说她能不着急吗?因为自从这婚事离开之后,人家西装村的男孩那头没过几天便又重新找了个更好的,并且没过几天人家便办理了结婚手续,现在早已经是法律上受保护的正式夫妻了,可再看看自己的大闺女呢?从哪到现在都多长时间了?还没有一个媒人主动的跑上门呢?你说这让一生精明的她能不着急吗?当初自个儿可是守着人家西装村胯下的海口:离了你西装村俺闺女照样找那更好的婆家。可如今呢?她是整天的在家里坐也坐不稳站也站不稳吃又吃不下晚上睡觉又睡不着,真可谓是为了闺女的亲事她费尽了心思绞尽了脑汁。今天原本她不想出来,可家里没菜了闺女又不想出来,于是她便在家里想出去换换好心情似的拿那温水洗了个头,顺便换了件好衣裳,这才挎了那个小篮子从家里走了出来,原本想买点菜就接着回去了,可让自己做梦也没想到的是,竟然一眼无意中看到了正在自己家院墙根底下摆摊做小买卖的老高,这一下她那本来是愁眉苦脸的心情一下子便豁然开朗起来,前后几个村子凡是认识他的没一个不知道的,那老高可是有了名的媒人游子啊!自个儿刚出门便碰上了他,这不是明摆着老天爷给安排好了的吗?自个儿闺女的婚事这下可终于有着落了,自己再也不用愁眉苦脸的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了,想到这她这才满脸春风那么让人让人捉摸不透笑呵呵的朝着老高走了过来。

  “老高哥!不管咋地你也得给俺帮帮这个忙啊!哪怕就一句话也行啊!俺一家人也一辈子都记得你老的大恩大德呀!啊?老高哥!”

  老高越是不说话,甜辣椒越是死磨硬泡的缠着不放松。

  “呵呵!就您娘俩那眼光那比人都聪明的心眼子,还用的着上这来求我?再说了我一个糟老头子能帮上你啥忙?我都八十多了,不光腿脚不利索就是坐在这里光凭嘴说那么几句话说多了还都感觉着累,你说我这样能给你帮啥忙?大妹子啊!你还是另外的再找个别人吧!啊?呵呵!”

  话是从哪随口吐出的烟雾里悠悠传出来的,让人听着显得是那么沉着冷静又老练,并且那起初自己的想法至今丝毫也没有半点改变。

  “哎呦……我的老高哥呀啊!俺就求求您了!这十里八村的谁不知道您的那两下子啊!那还有您办不成的事啊?没有哇!再说了我今天说的这一切还不都是为了那个苦命的好闺女啊!唉!自从和哪村离婚之后,眼看着她一天比一天的瘦下去,说实话我这当娘的心疼啊!哪个孩子不是娘的心头肉哇?拿嘴咬咬那手指头那一个不疼啊?老高哥呀啊咱都是当老人的,别看嘴上说她们的事再跟咱没关系,孩子们长大了自己的事自个儿慢慢的学着解决去,可……咱能放得下吗?能眼睁睁的看着她一天天在那活受罪吗?自从这事出了以后,我是整天的睡不好吃不好哇!说出来你都不相信我真就是像那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心里头那个着急……唉!简直就……就没法说了,这不今天碰上您了我这才不管您愿听不愿听的把自个儿一肚子话都倒出来了,我现在不求别的只要人家那头的孩子,能够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的知道干点活给家里挣点钱,往后两口子结婚之后能够和和美美的过日子就行了,我就心满意足了,至于长相……不管那些!就算是他长的再好可就是不过日子那又管啥用啊?你说不是?老高哥!您就别再推辞啦!就帮帮大妹子这个大忙好不?我求您了!”

  甜辣椒就是甜辣椒,她眼瞅着老高蹲在那里听了自己这一连串的吐沫星子,可他自个儿仍是一声也不吭的连那眼皮也都懒得撩起来看自个儿一眼,于是她便在心理暗暗地想,是不是老高在故意的要等自己的什么话?想到这儿精明的她这才脸色神情突然一变的来了个集体大更换,刚才还是谈笑风生的那张脸此刻便一下子来了个大转弯,转脸便换成了那么极度伤心难过让人谁看了谁都止不住伤心落泪的样子,你说她是变色龙也好说不是也好,反正当时甜辣椒真的是那么做了,当着老高的面就像是耍猴一样的耍起了攻心战,并且还一个劲儿把那些无形的高帽,一顶接一顶的往老高头上扣着,这一下还真是了不得,她果然收到了自己最终想要的那个奇效。

  “唉……我还是那句老话,不一定就有那么合适的,到时候不成你可不准埋怨我,再就是你闺女到底是为啥和人家西装村散的离得我不问,但是要是以后我真的给你闺女找了亲戚,人家那头要是问我我咋给人家说?并且要是为这事再闹出别的叉子来你也不准怨我,因为你压根就没给我说是不是?我只是负责给你们两家的孩子们搭个桥,剩下的还得你们两家自个儿走动,中间要是原本好好的再因为你们的走动闹出事来,你们一家也不能找到我头上,再就是人家男方那头的钱不到时候我肯定不会给你,为啥?你自个儿去想,最后一个就是,做亲戚就是做亲戚,你可不能在中间给我耍出啥别的花活来,不然别说人家男方不答应,我老头子也更是和你没完,因为你自个儿在你村里到底是个啥位置你自个儿应该知道,对吧?”

  老高像是心里终于有了底,他坐在那里照样眼皮抬也不抬一下的,在那慢慢吐出的烟雾里很是稳重的说着,让人听起来又像是在给甜辣椒叫板。

  “哎呦!看您说的?老高哥!那……那能啊?大妹子我是那种人吗?您好心好意的给俺帮忙俺一家人感谢还来不及呢?能干那种不是人干的事吗?您放心就是从大妹子我这头保证村里人说不出别的二话来,行不?呵呵!”

  甜辣椒一看事情已经办成,她心里头那个开心高兴啊!说话简直就跟大锅炒蹦豆一样颗颗开花!

  “嗯……!”

  老高又深深的吸了一口烟,坐在那里依旧没动,那随口飘出的烟雾慢慢的散开,直到将他那张原本就很苍老的脸全部的笼罩住,让人看上去总是那么模模糊糊的感觉好神秘。

  “哎呀!那……那可真是感谢您了老高哥!呵呵呵!”

  听老高这几句话以出口,就像是平底捡了一个大元宝似的,刚才那些愁眉苦脸立刻再也找不见了,那嘴角咧的都快到腮帮子了,笑的那个开心简直就没法再形容了。

  “你先去忙吧!我再等会也就回去了!”

  从开始到现在当着甜辣椒的面老高就没笑过,只不过说这句话的同时他又低着头,重新给自己满满的装了一锅子烟。

  “额……好!好!好!老高哥那俺就在家里等着您的回音了好不?渴了就去家里喝水,转过身去就是俺家呵呵呵!”

  刚才还是弯弯哈着的腰,现在早已经没有弯直直的站在了那里,随口说出的每一句话都不难看出甜辣椒成功了,既然成功了至于老高是不是真的很渴,跟自己似乎也就没多大关系了,自己也就用不着像刚开始的那样那么苦口婆心的热情了,把那些礼节当成几句客套话随便的笑着在嘴里说说也就行了,当今社会都这样儿,老高经历了那么多的事肯定也知道,所以甜辣椒她心里的那份开心和高兴真的是难以形容。

  “嗯!”

  眼角的余光轻轻的斜了一眼甜辣椒那喜形于色的表情,老高再也没说话他只是又低着头深深的吸了一口烟,而后又重重不断咳嗽的吐了出来,透过那呛人的烟雾,老高坐在那里依旧斜着眼睛的余光,静静地看着甜辣椒美滋滋离去越走越远的身影,不由的他便在鼻孔里很是讨厌的哼了一声。

  “哼……没想到她也有个求人的时候?哼哼!”

  他一边低头喃喃的自语着,一边将手中烟袋锅里那已经燃尽了的烟灰,拿在手里向着地面上轻轻的磕着。

  “老高哥!她家的事你可千万少管最好别管啊!万一惹上一身骚到时候你就是洗都洗不净——真的!”

  “就是啊!看刚才他娘的那个臭模样子,真够十五个人轮着班的看半拉月的,一家人都没个正经东西,到现在为止她家的那个大闺女到底是为啥和人家西装村离得,俺们都在一个村里还离着这么近,却没有一个知道真相的!你说说她家的事你能关吗?别管!她愿意找谁就找谁去,闺女没人要两字——活该!不用管啊!”

  “老高哥!你就相信俺们老哥俩的话吧!没错!刚才你看看她跟你说实话来么?没说——溜溜到底她自个儿闺女好好的,为啥人家西装村就主动提出来不要她了?我可听说西装村人家那头可是村里响当当的好户啊!不光家里有钱在村里的人际关系那是更没的说,你想想像这样的户那娶进门的儿媳妇不还都是好样儿的啊?可偏偏为啥她就……别管!千万别管!真的!”

  “依我看这里边还指不定又藏着他娘的啥心眼子哩!可千万别着了她的套哇!”

  老高身边的哪两个当村的半截小老头,看着甜辣椒已经走远了,他们这才都依次的转过脸来,对着老高一五一十的说着自己所知道的那些真心话。

  “嗯……哼哼!我压根就没想给她管,不过在中间里听听他那些话,不由得这心里又忍不住,她就是再人事关系不好,就算是再该死,可……她的闺女不应该吧!这个世道上哪有当娘的拿着自己的闺女当买卖做的?那……不成了禽兽了吗?所以说那些话我还是相信她说的是她的心里话,可……就是让我给她闺女找个亲戚这事……哼哼!再说吧……!”

  听了那两人的真心话,老高不动声色的慢慢说着自己刚才心里所想的那一切。

  “唉……老高哥!不管咋地我老哥俩还是不希望你给她管这事——真的!我感觉有点悬乎!”

  “是啊!我觉得也是……!”

  “呵呵!再说吧!不过我还是那个想法,她闺女肯定不能跟她娘一样,不然的话她就是真的傻了,因为她下边还有个小兄弟,你说是不?她能以跟着这个男的过上一阵,再跟着那个男的过上一年,回过头来再另找……那不……那不成了……呵呵!所以我说她和西装村的事离了肯定那原因是两方面的,不能单纯的光怨一个,你想想等到这头她娘家兄弟成家以后,她要是再嫁不出去那她娘家兄弟一家人家能容得下她吗?她娘不是东西那是她娘,她个人我觉的肯定不能像她娘那样,不然的话我刚才说过她就真的傻了!”

  “老高哥!你说的是那么个理儿,可是……我就是觉得这事悬乎,自从她家和西装村离了以后,到现在整个村子都猜不透到底为啥离得,光听人说当时人家那头还心甘情愿的一下陪给了她好多钱,人家男孩子情愿不要那些钱就那么样和她离得!”

  “不光这一个呀啊!前边还有多少个呢!都是这么离得,人家男方情愿多给她两儿钱把婚离了再另找,都不愿和她过一辈子,你说这不让人感觉着蹊跷吗?”

  “一个闺女跟这个过一年,跟那个过一年,恨不得一年里就能改上好几回,这样的闺女……哼哼!真难找哇!”

  “这是咱坡崖村的骄傲!哈哈!”

  “骄傲?……也是!哈哈哈!”

  借着老高的话两边的两个老人有边说边笑起来。

  “……天不早了,我早点回去啊!你们在这多待会吧!”

  老高看起来好像是累了,他听完两个老兄弟的话之后,低着头闷了好半天才慢慢的抬起脸,让人意外的说出了那些话。

  “这么早就走?再啦会吧!”

  “老高哥!我还是那句话,就算是给她闺女管这事,也得各方面的想好喽哇!万一她闺女就是和她娘一样,那不就完了吗?”

  见老高要走,两位老兄弟站起身还真是不放心。

  “嗯……你们再待会吧!都已经大中午头的了——不早了!天又太热我感觉着有点受不了还是早点回去吧!回去歇会——累了!”

  两位老兄弟的那每一句真心话,可老高听了却并没有多大的反应,好像是因自己心中的那份坚持而故意的躲避着,仍旧是那么神情默默的从马扎上站起身来……虽然已经是初夏,但天气已经很热了,可大集上的人却依旧那么多,人来人往说说笑笑依旧热闹的很,整整一上午的时间,老高的生意还算是不错,到了中午十分天气更加炎热了,他上了岁数怕自己真的受不了,于是这才一边似有若无的随口三三两两的说着甜辣椒一家的那些事,一边伸手慢慢的收拾着自己的摊子,准备回家去好好的睡上一觉……!

  

搜索建议:如影岁月 下部  下部  下部词条  岁月  岁月词条  如影岁月 下部词条  
小说

 骗局

 有一户人家很老实,总是被人算计,总是被人骗。    父亲是做木工的,他的家族很大,堂嫂经常让他做事情,堂嫂喜欢吃鱼吃肉,木工家一直吃素,舍不得花钱到镇上买好吃...(展开)

小说言情

 绯色缠绵(第二章 赴约)

 窗外,晴朗的天空湛蓝,透明调皮的阳光星星点点的透过随风飞扬的的窗帘,在地板上跳着美妙的舞步。    千陌翻了个身,将头蒙在被子里,总觉得昨天发生的一切就像是一...(展开)

小说连载

 真言汉子

 “封建”旧中国,半夜三更可升堂问案,“法治”特色国,一年多不立案伸冤。—— 换了人间。—— 各国正负“拼经济”,还会掩盖他们背后的肮脏交易和行为。  舅家女儿...(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