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如影岁月 下部(一百二十三)

“云!人家那孩子多好,不管是家庭还是人品,那样都不比咱家差,可你咋就是看不上不愿意呢?啊?刚才你还没回来的时候我还和你爹在屋里说,这一会肯定能成可就是没想到你……你说你心里到底在想些啥?到底想找个啥样的?啊?想当那官太太去啊?别说那都没你的份就是有……你也得拿过那镜子来好好照照自个儿那副脏模样子再说吧!哼!……妮!你不小了……俺和你爸保不了你一辈子啊……唉!这么好的个孩子你就……唉!”

  西大寨村最西北角的紫云家,她的母亲连气带骂的数落了自己的女儿紫云一通之后,最后还是无奈的叹着气转身迈步慢慢的走出了女儿的房间。

  好好的她的妈妈怎么就发那么大火气呢?原因很简单紫云去相亲了,以失败而告终,也就是因为这个她的母亲才对她大发雷霆。

  面对着母亲对自己的责备,那紫云就像是没事一样坐在自己房间的床上,紧闭着小嘴微低着头一声不吭的听着,像是很认真的样子,又像是早已经习惯了的样子!

  “我说……你就是爱操那个心,她自己也不小了,往后像这样她自己的事就让她自个儿去处理吧,甭管她,再说了即便是你管又能管的了吗?她不还是照样?又不是一次两次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哼!反正只要她自个儿不知天高地厚,不嫌寒碜就行了!哼!不长子的东西!”

  还没等自个儿回到自己的屋里,紫云的父亲坐在他自个儿房间的那个精致的木椅子上,一边不断的抽着旱烟,一边便看似无奈的说出了那些感觉让人寒心的话!

  “瞧你说的那她还不翻了天?哼!我可由不得她自个儿胡闹,再说了她心里在想些啥你还不知道?哼!”

  前两句话就在自己右腿刚刚迈过那门坎的时候,便那么随口不在意的随着自己心中的那份生气难消而紧跟着一块蹦了出来,可那往下接到了那最后一句的时候,紫云的母亲忽然眉头一皱,一下意识到了什么似的把头使劲往老头子那跟前稍微一凑,声音压得好低好低,低的只有老两口两人才能勉强的听清!

  “哼……早就看出来了!王楼那千元二哥我认识,要是她小云敢在这个时候去给人家瞎搅合,我……我就打断她的腿,没这个女儿……哼!”

  男人——老爷们说话都是那么山响,即便是他把自个儿那纸糊的大嗓门有意识的压得很低,可在旁人看来那动静依然不小,多多少少惊动了西屋里自己那聪明的女儿紫云

  “你就不能小声点儿?你怕她听不见是吧?哼……没头没脑的!唉……这一桩桩的连着好几回了,我捉摸着八成她心里肯定是看上人家王楼那孩子了,不然她绝不会这么一波三折的闹腾,一个相不中就算了那个个都相不中啊?人家那几个孩子轮家庭条件哪一个是孬的?哼……可偏偏她都给辞了……你说她这心里不是有鬼还能有啥?可话也说回来了,咱孩子小云轮长相这拉到大街上管怎么说也还不顶她王燕五、六个好看?可……那老天爷就是偏心眼,咋就让她给王楼定了亲!唉!你这当爹的吧也是个没用的废物点心,既然你早早的就认识王楼,咋不就早早的去托那立根兄弟,提前跑在头喽让那孩子和咱家云定了亲事,它不也就没这些不利索了吗?真是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哼!那孩子啊……是真好……哎!”

  平时有事没事就爱喜欢自吹自擂的老头子,不说刚才那几句话还好,就是刚才那几句往自个儿老脸上贴金的话,才想不到的招来了老婆子那一连串催命似的质问,只问的平日里本不爱说话的他此时就是想压低自己那纸糊的的嗓门都难了。

  “咦!这种话亏你当娘的也能说得出口,咱家闺女没人要了?还得我当爹的自个儿腆着个老脸满大街的跑着上门去给自个儿闺女托媒人去?啊?真实的……老娘们头发长见识短,你知道个啥?懂个啥?除了大脑简单的出些馊主意你还能出些啥?砌……该刷锅刷锅该喂猪喂猪去!真是……老太太上鸡窝——笨蛋!哼!”

  这可真是破了天荒了,自从自己年轻时候就嫁给自家的老头子以来,这都一辈子了,自个儿可是第一次听见和看见自个儿的老头子,那么老爷们气概的冲着自己噼里啪啦连珠炮似的大发脾气,并且还是那么振振有词,句句在理!

  听了自个儿老头子的那番山响的话,紫云的母亲不但没生气,她反而嘴角上竟然微微的露出了那一丝从未见过的笑!

  “呦!这可是太阳从大西边出来了,今个儿这是啥日子啊?哎呀!一辈子啦!今天总算看见你像个老爷们了……哼!俺不懂,你懂……你老头子上鸡窝就不笨蛋了……哼!”

  那紫云的母亲毕竟事是个有文化的人,说起话来拐弯抹角就是能绕人,从开始那一丝笑意的慢言慢语,到最后的毫不客气一口气光光光把老头子的话都给顶回去,这中间的过程既漂亮又简单,谁见了听了都会不由的挑起大拇哥。

  “你……哼……!”

  看着说完话从屋里向着院子走去的老婆子的背影,紫云的父亲坐在那个椅子上,单手紧紧的拖着那个陪了自己一辈子的旱烟袋,气呼呼地瞪着双眼张着个大嘴巴,干干的嘎巴了两下本想再寻些新词儿回击老婆子,可他嘎巴了半晌也没找一个合适的词儿来,就像是那炮筒子一下给卡了壳,再也打不出一发炮弹。

  ……

  “燕儿!妮儿!还有几天就过年了,今天是阳信大集,你去赶个集买些菜回来开始准备些年货吧!过年之后初四王楼小君肯定过来,咱不得弄些好菜招待人家嘛?啊?你收拾收拾就快点去吧!呵呵呵!”

  王燕的母亲一边拿着个大扫帚站在偌大的院子里吃力的扫着院子,一边满心欢喜头也不抬的喊着屋里的女儿王燕

  “行啦!知道啦……瞎操心!该管的不管,不该管的瞎管!哼!”

  锋利的剑一样的回应还没有落地,王燕便早已经干干净净的收拾利索,肩上还背了那个漂亮的小挎包,双手推着那辆崭新的轻骑自行车从屋里仔细的走了出来,从母亲的跟前经过的时候,那副极不情愿又爱理不理一声不吭的表情,让谁见了都禁不住的寒心。

  “唉……!”

  慢慢的抬起头直起身,双眼昏花的看着女儿那走出院门的背影,王燕的母亲满心冰凉的摇着头轻轻打了唉声,再也说不出半句话来。

  “妈!那事……俺姐她知道了?生气了?”

  说话的是那王燕的亲生弟弟,看着姐姐确实走远了,他便赶紧的从自个儿房间里跑了出来,站在屋门口满脸担心的问着院中的妈妈。

  “没……她要是知道为那事生气还好了……唉!”

  在确认的回答完自己小儿子的问话之后,最后那句让人深思的话不知道是她故意的还是已经说完了,总之那句话真的好耐人寻味……!

  “燕儿!去哪儿啊?赶集去啊!哈哈哈!”

  “是啊!你不去呀?婶!俺有事先走了啊!”

  “好哇!你先走吧!我这家里的事多,还得等会才行,哈哈哈!”

  巷子里那邻家的婶子、嫂子那些热心的邻居,她们都和王燕熟悉又开心的打着招呼的同时,满心里都羡慕的祝福着,人家趟了个好女婿呀!

  就在人们那满心祝福的话里和眼神里,王燕骑着自己那辆崭新的自行车飞快的从那长长的巷子里闪了出去,那时的她真的像极了那一只留在冬季的“小燕子”。就那样走出巷子的她原本是要直直的顺着大街出村直奔阳信大集而去,可就在她刚刚走出巷子口的那一瞬,她心里的想法改变了,今天早上自己的老同学又是好朋友的紫云刚刚相了亲,闷事的她此刻忽然觉得自己好想知道那事到底是怎么样了,于是……

  “云!云!在家干啥呢?和我一块赶集去吧!啊!”

  车子往哪大门口外边一放,王燕只身一边小心的迈着步子往里走着,一边熟悉的喊着紫云的名字。

  “额……是燕儿啊!咋地了?妮!是来叫小云一块去赶集?她正在屋里呢,快去叫她吧!呵呵呵!”

  是紫云的母亲,她抬头见来到是那东头的王燕,便和颜悦色的一边笑着一边往屋里让着王燕

  “婶!你不去呀?”

  来到紫云的家里那王燕似乎要比在自己家里开心多了。

  “唉!我老胳膊老腿的去干啥?这不赶集呀我还一个劲儿的只腰疼,要是去呀?那还不得把我给挤扁喽哇!呵呵!不去了!不去了!呵呵!燕儿……眼下这也就要过年了王楼你那对象还没回家来看你吗?你们都已经到了年龄了,就赶快领证结婚嫁过去吧!也省的你两头的老人都操心,你说不是?呵呵呵!”

  聪明的人不管老幼他说话就是不一样,先是一通开心的热哈哈,之后便紧跟着那半遮半掩似笑非笑的试探。

  “额……呵呵呵!婶!瞧您说的……结婚……哼……还早着呢!让他等着吧!呵呵呵……我过去叫云啊!云……!”

  听了紫云的母亲那番真真假假的关心话,那王燕似乎真的是有点害羞,或者是干脆没有害羞,但不管怎的刚才那句不经大脑的话她真的不该说!

  “呦……傻闺女!这叫啥话?怎么叫早着呢?还让人家等着?你不着急你爹妈还着急呢!王楼那么好的孩子,今个儿也就是当着我的面儿,要是当着外人可千万不能说这样的话……记住了吗?啊?傻孩子!”

  紫云的母亲真的让王燕的那番不找边际的话给怔住了,她赶紧以一个长着的身份严肃的叮嘱着那正往屋里跑着的王燕

  “婶儿!你这不是想多了吗!没事……我自个儿的事我自个儿心里有数……呵呵呵!”

  站在房门口王燕头也没回的从自己的后脑勺里,甩出那几句不轻不重不软不硬的话之后,接着便依旧笑声阵阵的朝紫云的房间欢叫着跑去。

  “哦……唉……哼哼!”

  看着王燕那浑身得意的背影,再细细的品品刚才她那几句揉揉刚刚的话,紫云的母亲站在院子里即可的感觉到了自己的好心没好报,她慢慢的在嗓子眼的底部轻轻的哼了几声之后,接着回身无奈的低下头继续的收拾着自己那本就干净的小院子。

  “燕儿……你去赶集?等等我!我……一会就好!”

  母亲和王燕在院子里的谈话,坐在屋子里的紫云她早就听的一清二楚,可就是没有出声,原因是她根本就看不起自己这个嫌贫爱富的同学,自己和她根本就拉不到一块去,要不是为着看她王楼那个帅气十足的男朋友自己才懒得搭理她呢!在自己的心里她简直就是一文也不值,可是人家的命好哇!每每想到这里的时候紫云的心里就忍不住的难受,可就在刚才……怎么?早着呢?坐在屋里的她明明听到刚才王燕说的那番话,这下刚刚被母亲训斥过得她便立刻重新又来了精神,心里的那份委屈再也没有了,有的只是那挂在嘴角的开心和藏在心底的得意,她赶紧在那王燕还没进到自己房间的时候,急匆匆的从床上跳下来翻箱倒柜的收拾着。

  “呦!别打扮了够漂亮的啦!哈哈哈!云……咋地?早晨看的那对象怎么样儿?那男孩的家里好不好?是不是很有钱啊?啊?看你这通打扮一准是成了,不然那头发稍都笑的开了花,哼……美得你!唉!你可真有福气呀啊!再看看俺……哼哼……!”

  来到屋里看着紫云那忙着找衣服的身影,那王燕自作聪明的胡乱猜测着,这期间紫云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说,一切推断和结论都是王燕自己的!

  “唉!家庭有钱是有钱,人长得也说得过去可……我还是辞了!”

  一边穿着刚刚找出来的新衣服,一边吞吞吐吐的将那些是不是心里话的话,从自己那迷人的背后伤心无奈的慢慢传了出来。

  “呦!为啥?你傻呀?这么好的条件你嫁过去多好,就不用担心吃苦受罪了呀!哎呀!你……真是傻透顶了你……唉……说你啥好哇!真是……!”

  瞪大的眼睛里那王燕满是那数不尽的责备和埋怨,她怎么也不会想到紫云竟然会遇到条件那么好的男孩子,更想不到她又会给人家那么轻易的辞了,她怎么也想不明白怎么也想不通紫云的心里到底是在想些什么,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咋就遇不到这么好的人家呢?

  “可……我宁愿去吃苦受罪,也要找一个自己真心喜欢的!”

  简单的回答听起来那么冷冷的淡淡的,可……它却是真心话!

  “哼……你呀……就傻吧!换成是我早就答应了,这么好的条件……哼!唉!只可惜……命啊!”

  迫不及待还是再也无法忍受自己同学的那份傻乎乎,王燕终于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是呢……可不是命咋地!唉……!”

  似是非是的那句听似同情的话,隐隐的从那空洞的眼睫毛里悄悄挤出来,平淡的透过那漂亮又美丽的背后犀利的传满整个不大的小屋子,致使那站在身后的王燕听后,心里都开始那么微微的颤动。

  “云……唉!”

  王燕语气感伤的向劝慰几句那和自己一样遭遇的同学紫云

  “燕!好啦!走咱赶集去!不想那些了啊?呵呵!”

  忽的转身一副甜甜淡定的笑容,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的笑容,谁也看不透那到底是故意画上去的还是不是。

  “额……走!哼哼……!”

  被伤心感染了的王燕,满眼里也毫无保留的露出了自己那心底那份真正的酸楚。

  小小的房间里,那真真假假的对白让人听起来好心痛!

  冬日的乡村让那暖暖的阳光一照,到处都那么暖融融的洋溢着节日的气氛,就在那暖人的阳光里王燕紫云骑上各自的自行车,说说笑笑的出了村子顺着那条熟悉的公路直奔着阳信大集赶去……!

搜索建议:如影岁月 下部  一百二十  一百二十词条  下部  下部词条  岁月  岁月词条  如影岁月 下部词条  
小说

 如果不是爱(五)

 五 乘着爱远航    上午上班时间一到,邓一凡便硬着头皮去找科主任,问能不能请一天假回家有点事,主任说那不行,得你们单位领导打电话才行!没办法,邓一凡只好给科...(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