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第十九回 辽东大地遇旧部,守土抗日志不朽

  

  第十九回辽东大地遇旧部,守土抗日志不朽

  中国少年铁血军伏击黄土坎,奔袭秦家店,收复龙王庙,打了几场漂亮仗,让端木厷一的日军和赫慕侠的皇协军闻风丧胆,中国少年铁血军逐渐从低谷中走出,又精神抖擞地杀向了抗日战场。在战斗实践中,中国少年铁血军领导阶层清醒地看到,在敌我力量悬殊的情况下,运动战、游击战更能消耗敌人的有生力量,这种集中优势力量打歼灭战的战法更适合中国少年铁血军。基于此,中国少年铁血军坚持多点开花的战略思想,给端木厷一以以沉重打击。为扩大战果,邓铁梅感到非常有必要和李波和战东见面,研讨一下下步行动计划。

  早晨,凤城街里死一样寂静,偶尔传来的低沉、无力的狗吠,多少能烘托出这座城镇还有点活气。邓铁梅化妆成一个商人,头戴礼帽,干净的蓝布长衫,雪白的布袜,崭新的平底布鞋,看上去沉稳、洒脱,不卑不亢。他来到城门口,哨兵好像刚刚从睡梦中醒来,打着哈欠,挂着眼饬,在哨位上晃悠。邓铁梅挺胸抬头,大摇大摆地往里走,那个无精打采的哨兵不耐烦地拦住邓铁梅:“走城门哪,挺胸叠肚的,检查。”

  邓铁梅笑了:“啊,是走城门呀,怎么了?”

  哨兵:“我不是说你走城门,我是说……嗨,我说不明白。”邓铁梅把一块大洋塞给哨兵:“吃点早饭,辛苦。”

  哨兵死死地把大洋握在手中,笑容可掬:“先生,您请。”

  邓铁梅顺利地进了城,直奔皇协军司令部而去。当他来到司令部门口的时候,把帽檐往下拉了拉,对哨兵说:“劳驾通报参谋长一声,他的表哥来了。”

  哨兵拿起电话:“参谋长吗,您的表哥来找你,现在就在大门口。”

  李波三步并作两步,从院里出来,见是邓铁梅,就急忙把邓铁梅拉到一边:“老局长,你怎么亲自来了?”

  邓铁梅:“情况紧急,我不来谁来?”

  李波:“走,吃点早饭去。”

  聚客饭店里冷冷清清,太阳都一杆子高了,还不见顾客上门。李波和邓铁梅挑个僻静的桌子坐了。

  邓铁梅迫不及待地说:“我要见战东。”

  李波说:“行,他每天早晨都在南门那里打拳,你等着,我去叫他。”

  不一会儿,李波领着战东挑开门帘进来了。战东只穿了一件白色短卦,脸上还流着汗水,他疾步上前与邓铁梅握手:“邓……”

  邓铁梅摆手阻止了战东说话:“嘘,别提名道姓的。”

  战东:“您怎么来了?很危险的。”

  邓铁梅:“顾不得了,我找你是想让你多给我提供点端木厷一的情报,最好是他的行动情况,我有用,行不行?”

  战东:“这有什么不行的,只不过端木厷一这几天情绪特别糟糕,整天窝在家里不出来,没有什么行动呀。”

  邓铁梅:“怎么,光剩伤心了,我捅到他的痛处了?”

  战东:“那当然,你把田岛秀夫给灭了,把原田干掉了,你是大佐、少佐一块干,你说端木厷一能不伤心,能不害怕吗?”

  邓铁梅:“灭了大佐、少佐是轻的,我还要把他的两万人马一口口吃掉呢,我今天来就是要和你亮低的,你得帮我。”

  战东:“这没说的,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其实我挺向往你们部队生活的,横刀立马,驰骋疆场,舍生忘死,铁血男儿,你知道吗,你们的每一场胜利,都让给我激动万分,都让我扬眉吐气。”

  邓铁梅:“小战,你要知道,我们的每一场胜利都有你的一份功劳,你一人可顶千军万马呀!”

  李波:“是啊,战东是个优秀的战士,在抗日的战场上,无论是前台的还是后台的都是剧种主角,我们都在为同一个伟大目标浴血奋战,你的情报作用是不能低估的。”

  这时,几个人吆三喝四地进屋。

  李波和战东赶紧把邓铁梅推进里屋。

  一个领头摸样的人对老板说:“给我们兄弟几个炒几个好菜,我们要出征了,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回来,先犒劳犒劳肚子再说。”

  “这几个人是干什么的?”邓铁梅问。

  “便衣队的,端木厷一来了之后,老是害怕中国人收拾他,特意选了几个死心塌地为日本人卖命的人,组成便衣队,实际就是贴身护卫,这些人拿着端木厷一的俸禄,专门踅摸杀中国人,二十来个人,个个头顶冒水,脚底冒浓,坏透了。”战东说。

  邓铁梅说:“刚才那小子说要出征,是不是端木厷一有什么军事行动?”

  战东:“我去问问。”

  李波:“行吗?别惹麻烦。”

  战东:“没事,他们在我面前就是狗,是三孙子,没有什么麻烦可说。”

  战东说完,就挑帘出屋。

  外屋的人见了战东急忙站起,点头哈腰地说:“吆,战翻译官,您亲自吃饭哪。”

  战东:“什么屁话,吃饭还要亲自,这叫恭维人吗?哎,几位,大早晨就喝酒吃肉的,干嘛呢?没日子吃了?”

  领头的说:“不是,战翻译官,今天端木厷一要到葫芦头沟围剿李春润义勇军,俺哥几个得跟着去,早晨吃点好的,抗饿。”

  战东:“嗷,吃吧,吃吧。”

  战东回到屋里,对邓铁梅说:“李春润是谁?”

  邓铁梅说:“李春润?辽南的一支抗日义勇军哪,怎么了?”

  战东:“我跟你说邓司令,端木厷一大受挫折之后,出于复仇的心理,更加疯狂地报复抗日力量,他加快了对抗日队伍的讨伐步伐,筹划着尽快绞杀抗日军民的具体部署,只要是抗日的队伍,他就派兵进剿,估计他是闻到了李春润的部队的行踪了。”

  李波:“这帮穷凶极恶的家伙,不知李春润能不能抵挡的住。”

  邓铁梅:“不对呀,李春润死了,死在山东青岛,这怎么蹦出个李春润的部队?难道他没死?要真是李春润,我倒是了解一点,苗可秀认识他,还跟我说过要联合李春润一起抗日,把辽东和辽南的抗日烽火连成一片,我听苗可秀总参议说,李春润是个有情有义的人……”

  李春润字滨浦,凤城县四区大李家堡子人。1912年李春润由家乡的私塾考入凤城高等小学,4年毕业后,考入设在凤城的省立第二师范。时值“五·四”运动,受民主爱国思想启蒙,与同学刘克俭、惠玺先等人组织街头抵制日货的宣传活动,受到学校当局的申斥,险遭开除。1920年毕业后回本村当小学教员。当时日本侵略东北势头日益嚣张,中国内部军阀各据一方,互相角逐厮杀,民族危亡使他无心从事教育,于是便投笔从戎。1922年春,经友人介绍到锦州投入奉天陆军暂编第四混成旅一团任秘书。第一次直奉战役后,考入东北军士官学校教导队。毕业后,被派到于芷山的第五旅一团任作战参谋。第二次直奉战役后提升为上尉,调旅部任副官。1925年10月郭松龄反奉,他协助于芷山率第五旅离开郭部,绕道先期回到奉天,在张学良指挥下,立即参加巨流河对郭作战,受到嘉奖。1926年春,张作霖率兵入关,控制北平政权,为扩大军事势力,下令选拔中下级军官,进讲武堂(第6期)培训,他被选进步兵科第一大队,没等毕业就被分配回原军部任作战副官,8月,他又考入中国陆军大学第八期,继续深造。1928年6月3日,张作霖返回东北途中被日军炸死,随之东北军撤回关外,他放弃了学业回到奉天。1929年3月被调到东北边防司令长官公署任参谋,1930年6月又调任东边镇守使署任少校副官。九·一八事变时,他在沈阳公出,亲眼看到,一夜之间日军以武力占领了沈阳。引起了他对蒋介石不抵抗主义更加不满,回到驻地立即向东边镇守使于芷山提出四条监狱:

  一、联合从沈阳退出的第7旅共同进行抗日

  二、收容东北讲武堂学员,使之编练民团、警察,半年可练精兵20万。

  三、组织各县大刀会和民团武装,成立敢死队。

  四、联络和接济自发的抗日武装,利用辽东南山区有利地形,和日本侵略军作战。镇守使于芷山对这些正确而又充满爱国热情的建议的答复是:敌强我弱,只手擎天,以卵击石,无补大局。故而按兵不动,坐失战机。

  九、一八之后,驻凤城东北军一团团长姜全我投敌,于芷山不但不采取讨伐措施,反与日本侵略军交往更加密切。李春润见协助于芷山抗日已不可能,决心离开镇守使署,自己拉队伍抗战。他与驻桓仁的第一团副团长唐聚五密议,亲赴北平面见张学良请求指示,张学良赞许唐聚五和李春润等人的抗日活动,提升唐聚五为团长重建第一团,并给于芷山写了长信,劝他坚持抗日。当于芷山执行张学良指示命唐聚五到桓仁重建第一团时,李春润借机要求到一团任第三营营长职务,亲自掌握了一个营的武装实力。

  始终在摇摆中的于芷山,在1931年10月15日,发表独立宣言公开投敌,把东边镇守使署改为自治保安司令部,宣布与蒋介石、张学良政权脱离关系,忠诚为日寇效劳,此举让李春润伤心至极,决定同昔日的老上司决裂,专心奔赴抗日前线。

  1931年11月,李春润到桓仁积极协助唐聚五联络各界人士组织起义。郭景珊是桓仁县公安大队长,有心抗日,但恐孤掌难鸣,得到唐聚五和李春润的支持后,利用新民同泽储才馆警察班的同学关系,积极串联辽东警界同仁,使辽东十几个县的警察大队长表示响应,抗日队伍越聚越大。1931年12月,北平救国会先后两次派黄宇庙为联络员,来到辽南发动武装抗日,并带来张学良给唐聚五和李春润的手谕,指示相机起义。于是,唐聚五、李春润、郭景珊、张宗周等人决定,趁国联调查团到沈阳之际,组织辽东南14个县联合召开起义誓师大会,成立东北义勇军。此次大会开得很成功,东北义勇军当时组成19路军,李春润的原3营扩编为第一方面军,统辖第六、九、十、十一、十二等五路军共2万余人。他直接指挥的第6路军下辖7个旅,李春润在宣誓就任第一方面军兼第6路军司令时,发表了激昂而又振奋人心的誓词,他说:“我们身为军人,守土卫国有责,只要一息尚存,决不放弃反抗手段,誓与日寇周旋到底,不光复故土,绝不罢休!”

  “辽南抗日义勇军包括中国少年铁血军吗?”李波问。

  邓铁梅:“不包括,那时我们中国少年铁血军已经成立多日,但辽东的桓仁、宽甸等地的抗日武装有的加入了李春润的抗日义勇军。”

  战东:“嗷,是这样,后来呢?”

  邓铁梅:“后来呀……”

  日本驻安东领事馆探知辽南义勇军誓师的消息,大为震惊,日本关东军急令辽南保安司令于芷山出兵讨伐。于芷山为拉拢李春润投敌,给他发去电令,令他接替唐聚五任辽南新建一团团长职务,并共同攻打唐部。李春润阅过电令十分气愤,立即回电:“抗日救国,义无反顾,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当于芷山引日伪军进攻抗日区时,李春润率第6路军独挡一面,与日伪军厮杀半年之久,身经大小百余战,打死打伤日伪军千余人。由于蒋介石继续执行不抵抗政策,对艰苦抗战的东北义勇军不支持、不援助,与日军奋战中枪支弹药和军需物资得不到补充,到1932年10月,形势发生了急转直下的态势,日军在黑龙江打散了马占山、苏炳文等部抗日军后,取道辽西回师南下,以三个旅团,两个守备大队和万伪军共5万正规部队,50余架飞机配合,对辽南义勇军进行全面围攻。1932年10月19日,日军秋波旅团沿营口、大连大举进犯,首先攻击的目标就是第6路军防地。唐聚五事先没有防止敌人大举进攻的思想准备,仓促率兵向安东北部退却,李春润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率部队在熊岳境内奋战三昼夜,最后弹尽粮绝,率300人杀开一条血路,转移移到凤城南部的大东港一带。到了大东港后他重整旗鼓,收集余部和其兄李春光部合并一起共2千人,合编两个师,李春光为第一师长,敖锡山为第二师长,另编一个卫队和3个游击队,化整为零,坚持游击战争。这时,辽南义勇军面临着严峻的考验,辽南义勇军有的被打垮,有的投降了日寇,总司令唐聚五也只身化装去北平。在这种情况下,为取得东北军的支援,坚持长期抗日李春润把队伍交给李春光和敖锡山指挥,冒生命危险带家属和几名副官,扮成小学教员和商人,乘渔船偷渡黄海抵北平,晋见了张学良,报告了辽南抗日义勇军的情况。张学良非但没有责备李春润,还责成朱子樵将军以辽吉黑抗日后援会名义,任命李春润为东北抗日义勇军总指挥。李春润在北平成立总指挥部,委任参谋长孙斗南,副参谋长刘克俭以下20余人,潜回辽东重整队伍,不幸于大连、本溪两地,分别被日军逮捕,其中19人遇难,只刘克俭一人逃脱。日本关东军把胸前挂着委任状的死难人员照片登在报纸上夸耀胜利。李春润不甘心失败,又派副总指挥刘崇模率数十人出关,但在大连相继被捕,也全部牺牲。这些不幸消息触动着许多人的心,抗日救国会和东北军中的一些人,劝春李润暂时不能再回辽东,东北军的元老们也希望李春润在东北军中谋个职。为了不辜负东北父老希望,李春润对这些好意都婉言谢绝。这时,他又接到不少胜利的消息,如敖锡山、阎生堂等率部重占大孤山,开辟辽南抗日区;原6路军7旅旅长周保中率部进入大连,偷袭猴石岭,打死日伪东边剿匪司令部日人横田大佐以下30余人;那凤祥、邢凤久在金州大东村打死日伪军10余名,辽东南不少失散的抗日队伍,也纷纷重新组建队伍,庄河县伪警察大队长刘同先率部参加抗日,并一度占领县城;王殿忠、李寿山两部伪军先后有两个连哗变,先后投入抗日区。李春润受到这些胜利消鼓舞,一面在平津筹建办事处,为前方筹措抗日物资另方面多次给南京政府写信,要求对日宣战。这些代表东北人民意志的活动,南京政府根本不予理睬。长城抗战失败,榆关失守后,张学良被迫下野,南京政府当局与日军签订《塘沽协定》,何应钦下令取消东北抗日义勇军活动,解散平津一切抗日团体,大肆逮捕抗日爱国人士。李春润对这些倒行逆施行为,极为悲愤。他不顾国民政府的反对,决心抗日到底。他把筹备到的武器弹药秘密运至威海,并雇用了惠通行的汽船——宁海号和3艘帆船,将这批武器秘密运往东北。一切准备完毕,他回到住处双膝跪在母亲面前说:“儿重返故里,继续抗日,终日枪林弹雨,生死难料,望老母保重,自古以来,忠孝实难两全。”

  老母擦干脸上的眼泪,鼓励李春润说:“你前去抗日,对国家是尽了忠,对娘来说,也算尽了孝。”妻子白氏,在一边含泪说道:“您去吧,家里事有我照料。”他辞别慈母贤妻,带领志愿抗日的爱国志士,重返辽南。临行前,向北平军事当局致书:“春润身为军人,惟有矢志报国,必达目的而后己。”翌日,从山东荣城湾启锚,历时8昼夜,到达安东窟窿山登岸,随船运来迫击炮4门,重机枪3挺,手提式机枪8挺,步枪2000余支,其它军用物资甚多。

  李春润返回辽东南后,立即整训部队进攻红旗街,攻打老虎洞,转战谢家岭,向日军展开激战。后被日军赤城部包围,经十余次激战,打死打死日伪军500余名,军威大振,但由于战斗频繁,子弹愈来愈少,部队不断减员。17日这天,大雨倾盆,李春润探知敌人来劫武器,亲率200余人拦阻,部队在红旗西北的塔沟与日军相遇,日伪军3000余人,从四面包围。义勇军营长郑安钧以下牺牲数十人,日军少佐小林指挥官以下百余人被击毙。这时日伪军已接近李春润控制的山头,李春润遏制不住心中的怒火,端起机枪向扑上来的日军猛扫,十余名鬼子应声倒地。同时,日军的机枪和迫击炮同时向他射来,子弹和炮弹落在身旁,炸得烟尘滚滚,李春润身后两名副官和警卫员中弹身亡,正当他奋不顾身的向敌群射击时,一颗子弹打中左腿上部,复被日军抛出的手榴弹所炸,骨折肉裂,血流不止,当即昏倒,营长赫贵修将他背起冲出重围,‘阎王团’团长阎生堂派兵护送下了山。经指挥部决定:部队由敖锡山代行指挥,李春光率十余名武装人员护送李春润去烟台治疗,船起行后,途遇逆风,帆船在海上飘流八昼夜,始由烟台上岸,住进中华栈,在一家外国人开的医院里求医。经过检查,医生决定截肢,李胡润自知临危,在施行手术前把李春光和其他同志找到床前说:“余伤势日趋险恶,虽施离断术,亦不过做万一之想,倘有不测,葬仪当力求简密,切勿影响外交,现敌气日炽,国难未己,务须精诚团结,继续奋斗,以期取得最后成功,则余为国家民族而牺牲,死亦何憾。”

  李波:“好悲壮的故事,真是个忠义之士!”

  战东:“李春润不是受伤了吗,怎么回来了?”

  邓铁梅:“我听苗可秀总参议说,他到山东治伤去了,但没治好,死了,死了之后,他把部队交给了他的哥哥李春光,呀!这支部队是不是李春光的兵?”

  李波:“我看这个消息是准确的,不妨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准备一下总有好处。”

  邓铁梅:“对,管道李春润还是李春光,只要是抗日的队伍我们就要联合,就要帮助,总而言之,这场战斗是打定了。”

  

搜索建议:辽东  辽东词条  守土  守土词条  旧部  旧部词条  不朽  不朽词条  抗日  抗日词条  
小说言情

 美丽城市(五)

五    晚上,高林拿起日记本,开始写东西。高林从初中便开始写日记。日记成了永远陪伴他的知心朋友。写日记之初,他只记一些...(展开)

小说

 大东路(第017章 英雄频繁天下...

 第017章 英雄频烦天下计  1  母亲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自家的“媳妇”是拣来的,并且没有与儿子成婚。妹子的身世很苦,举世无亲,没有一个亲人。母亲想起自己当年...(展开)

小说

 熏芷汀岚(第六章 梦中的信笺)

 第六章 梦中的信笺  破晓前的空气在寒风中凝固,清冷的月光透过后窗照在莘熏浸满汗水的脸上,憔悴,苍白。梦里是熟悉的房间,一如多年前的布置,分不清是暮色还是晨光...(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