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黄黄的苦菜花(九)

  

  人都说经历是一笔无比的财富,如果这财富能换成钱——很多的钱!我情愿阿傻不要!

  他的命运何止是钱可以就随便衡量的呀!

  是这个世界太冷漠、太陌生,还是我们自己太愚笨——不管怎样,当我们自己每天穿行在那拥挤的街头巷尾,看到那些身着朴素的打工仔,他们伸手拿钱要向摊主买东西时,请不要笑话他们——

  不要笑话他们的打扮

  不要笑话他们的言语

  不要笑话他们那为难的表情

  更不要笑话他们手中的钱——太少!褶皱太多,几乎都被手给揉碎了!

  ——

  因为

  因为正是他们的辛勤和汗水才是这个世界更美丽更精彩!

  ——

  人也都说自己的命苦!

  也有人说海水又苦又咸——

  那比海水更苦的又是什么呢……

  ——

  那天阿傻和他最敬爱的刘师傅在船上收鱼,就那次成了他一生中想抹都抹不掉的记忆!

  ……

  阿傻正双手紧紧的抓住那把小铁钩,与他的刘师傅一起相互照应的忙碌的工作着。就在这时一个鱼漂竟缠在油丝绳上,随着那大转轮的不停转动,迅速的跟了过来。一切都来的太突然、太意外,一旁的刘师傅看到后还没来得及向驾驶室里喊“停,”那鱼漂就已经到了。

  阿傻从未经历过这样的事,紧握的小手还没来得及松开,那鱼漂正好打在他的手上,速度太快再加上那鱼漂都是硬塑料做的很结实,一下打在人的身上是很疼的。阿傻被打疼了,惬意的松开了手,这一松手不要紧,在他的身后正好有一个大浪呼啸的撞过来,一下狠狠的撞在左右摇摆的大船上,大船顺势猛烈的一晃,阿傻就式没站稳身子一歪脚下一滑——失足掉进了海里……

  好大的海风!

  好大的海浪!

  狂风卷着巨浪一层又一层的压过船头,大船就像一枚枯黄的落叶,不停的左右摇晃将要倾翻的样子……

  “雪”

  一边的刘师傅再也顾不得什么,他疾步上前伸手抓起一根粗绳子就向海里扔。

  “老刘!别管他!他妈的这是个丧门星!有他我们都跟着倒霉!”

  那个东北的年轻人一边着急的大声向刘师傅喊着吵着,一边从后边船尾快步跑过来伸手拦住刘师傅刚刚扬起的胳膊。

  “滚!去你妈的!”

  刘师傅随口恶狠狠的骂了一句,抬腿就是一脚将那家伙蹬倒在船甲板上,那东北人再不敢做声。

  鱼——

  不能耽误收鱼!

  船长在驾驶室里继续开着船并没有停下。

  其他船员仍旧在船尾继续忙碌着!

  他们眼巴巴的望了一下大海里的阿傻!又望了望不顾一切的刘师傅——都似乎无奈的摇了摇头……

  ——

  水里的阿傻!他顾不得喊救命,求生的念头让他拼命的挣扎着。乡下的孩子从小就整天的泡在水里玩耍,没一个不会水的,并且阿傻的水性还极强。游泳——对他来说不难!可在茫无边际的大海里……他平生那经历过!更何况那天的风浪又是那么急。他害怕、他着急、他也担心也更不想死在海里,所以他拼命的向大船靠近,可就是靠不过去。

  好像是海浪把船给推远了!

  也好像是海浪把阿傻给推远了!

  阿傻与大船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

  小山一样的巨浪从他的背后不断压过来,一下把他狠狠的打了下去,他屏住呼吸又从下面浮上来,凭借着海浪的巨大冲力,使自己保持好总在海浪的上面,吃力的向大船靠近……他不敢呼救!他怕海水会灌进自己的嘴里、鼻子里、他就像一个被人玩够了的皮球——扔出去,就没人再管了!

  “雪!孩子!抓住他!”

  刘师傅抡圆了胳膊使劲的将那条绳子抛向阿傻,也是机会正好有一个海浪从阿傻背后冲过来,顺势把阿傻向前一推——他伸手便死死的抓住了那根救命的绳子!

  “老刘!使劲!”

  “刘师傅!挺住!我们一块过去!”

  船上的人们再也不顾收鱼,一起向刘师傅这边跑过来!

  而此时,船长也似乎悟出了什么似得停下了大船……

  “来!拉!”

  除去那东北的年轻人!大家一起努力的使劲拽着那根绳子。

  ——

  好难的!

  阿傻得救了!

  “刘师傅!快!把他抱进船舱!其他人赶快收鱼,收完鱼马上回航……”

  船长大声的向众人喊着。

  刘师傅和另外一个人抱起阿傻急匆匆的进了船舱,他们把阿傻的衣服脱下,把他平放在床上用被子盖好……

  冰凉的海水已把阿傻浑身冻透,他嘴唇发紫身子不停地直哆嗦,嘴里说不出半句话一会便睡着了。

  ……

  “刘师傅!我……我没事!”

  过了好一会阿傻醒了过来!他睁开眼一看,刘师傅静静的坐在自己的床前。

  “雪!好孩子!……唉!你的命好贵呀!没事就好!你还是再睡会吧!啊……”

  刘师傅边说便微转身偷偷抬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轻轻抽泣着。

  “嗯!……”

  阿傻望了一眼刘师傅又静静的睡着了。

  大船忽上忽下的摇晃着,此时活像一个大大的摇篮,阿傻则是那摇篮中乖巧的小骄儿,呼啸的海浪则是那催人心泪的摇篮曲,刘师傅父亲般的守坐在自己的孩子身边,静静的看着他甜甜的入睡。不知道当时的阿傻是不是做梦了,如果是他又会梦到什么呢?几天忙碌的海上生活他早已疲惫不堪,此时的他好乖、好听话……

  外面已经收完了鱼!

  人们纷纷的回到船舱!

  “不能让他在这,他在这我们都跟着倒霉!”

  还是那个东北人,他刚下到船舱便不满的大声咋呼着。

  “你他吗找死是不是!”

  刘师傅骂完豁得起身就要打那家伙。

  “老刘!别动手!他就这么个东西,没人性、别和他一般见识。好好看着小雪,等他醒来给他弄点吃的,现在我已经和头船老大说好,大船准备返航——不下网了!等船靠岸后就让雪下船吧,啊!老刘……你告诉他!啊……”

  “好!……”

  “**也真不是个东西!”

  船长也骂了句那个东北人,而后出舱去了驾驶室——

  开船往回返……

  

搜索建议:黄黄的苦菜花  苦菜花  苦菜花词条  黄黄  黄黄词条  黄黄的苦菜花词条  
小说玄幻

 异·邪天

 小词典:    QZR——职业,干这各职业的人会各种技能。只要你出的起价钱,那不管是做什么,他们都会去做,他们把自己的身份隐藏的很隐秘,如果他们没有亲自告诉你...(展开)

小说言情

 龙之吟(八 情系招工)

 盼星星盼月亮,总算盼到了年底,第二次探亲龙归心似箭。    “春已经回来了,你知道吗?”龙前脚刚踏进家门,龙母就劈头一问。    “不知道,她没告诉我。”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