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杏坛魂》(上)之四

尊敬的编辑先生:您好!    今寄上《杏坛魂》(上)之四,恭请审阅。

                  四、  春游

冬去春来,万物苏醒,迎来的是一个鸟语花香、景色丽人季节。

下午的政治学习时间,陆自为正在强烈要求学校组织学生去春游,振振有词地数着春游的好处:“其一是让学生们去领略大自然的秀丽风光与祖国的美好河山,了解自己祖国的名胜古迹与历史文化,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其二是可开阔学生视野,丰富学生阅历,增加学生课外知识,对学生的学习也有促进作用:不去亲身体会那金色油菜花飘逸出的阵阵香味,那清风吹拂青苗而泛起的阵阵麦浪,那险峻雄伟的高山气势,那一望无际的深蓝色大海,则是写不出真情实感的好文章的。目前学生们类同、干巴巴的作文,就是缺少活生生的生活经验而造成的。所以春游也有利于学生写作等能力的提高,是提高写作水平的重要措施与方法;其三是能培养学生的吃苦耐劳精神,锻炼学生坚强的意志与毅力,体会革命先烈们的艰辛生活,更加珍惜今天来之不易的美好时光,达到加强思想道德教育的效果;其四是提高学生实际生活能力,学习野外生存、适应自然环境,增加生活经验等,得到教室里所得不到的知识,为将来走上社会打好基础;其五是可增进同学间、特别是师生间的感情。当今师生关系日趋紧张,犹如警察与小偷一般。通过春游过程中的共同生活,互相帮助,团结合作,便可拉近相互间的距离、消除以前的某些隔阂;其六,也可调节一下学生的心情,缓解一下紧张的情绪。磨刀不误砍柴功么!以便学生有更充沛的精力投入到今后的学习中……综上所述,我强烈要求学校在这个季节组织学生进行一次春游活动。”

“可这安全是个大问题。”校长一脸苦色说,“前年邻乡学校有一班级去小青山野餐,一学生不小心掉潭溺水死亡,该校的校长写检讨、作检查,家长到校闹,弄得一塌糊涂。自此至后,上面对学校春游等管得十分严格,事先要实地勘察,提出申请,经过审批,签订责任状等等,所以这几年没学校愿意搞这项活动了,免得惹事。”

“那邻省去年一客机撞山坠毁了,也不见得今年的所有民航飞机都停飞。”陆自为反唇相讥道,“真是因噎废食!那学生的死亡正说明我们在这方面的活动搞得太少,学生缺乏经验与能力:一到陌生地方,便茫然不知所措,不辨方向,不知危安,当然要出事。最说一个初二的学生,也是不算小了,却淹死于一些个不大不深的水潭中,太冤枉了不?每年夏天全国各地会有好些小孩溺水而亡,政府、学校,新闻媒体虽一再强调要加强安全教育,可就是‘君子动口不动手’。玩水是小孩子的天性,要小孩不碰水也是很难的。所以光耍嘴皮子讲上百遍‘加强安全教育’又有何用?不如教他(她)们自救的本领。假若大家都学会了游泳,那溺水而亡的事件肯定会大大减少。英国数百年前就把‘游泳’作为绅士教育的必修内容之一,如今也有好些国家把学会游泳作为小学毕业的条件之一……”

“谁跟你谈美国、英国的!我们只讲眼前。”施校长打断了陆自为的胡扯。

“是呀,我校的学生并不比邻校强,谁能保证出去不发生意外?”朱奉升边说着边给校长倒满茶。

“按理是该搞一次春游了,都三年没出去过,以前我校可每年春游的。”陈老先生说起了老话。

“那出了事你负责?”校长立刻顶了回去。

“你怎么可以这样,把责任推给提建议者呢?以前我校每次春游也未见出事。不久前校长你还给我们学了报上的一篇文章,谈到一夏令营活动中,中国学生与日本学生的种种差距。试问这种状况的出现是学生的责任吗?不!是教育部门,是学校,是老师的责任。为了省事、少麻烦,规避责任,整日将学生关在教室里便心安理得?这是作为教育工作者应有的态度吗?你们能关学生一辈子于教室?现在不把某些能力培养好,将来他们终有一天要走上社会的,到那时出的安全事故更多!对于这些安全事故学校真的是毫无干系,问心无愧吗?”自为有的火冒,叽里呱啦“胡说”起来。

“难道社会上的事故也要学校来负?”

“如北方那旅社火灾中烧死了那么多本国人,而日本客人无死亡,不正说明我们小时候的学校教育没有做好吗?学校当然是有一定责任的。”陆自为不甘示弱。

“我不跟你争论,要去你自己去,后果由你陆自为负责!”校长知道跟这“刺头”是争不过“古今中外”的,便祭起了杀手锏。

“我负责就我负责,这春游又不是洪水猛兽,有什么可怕的!关键是安全教育抓到实处,准备工作做得充分,是出不了事的。”不撞南墙不回头的陆自为当然是不会被吓退的。

“同学们,本周是大礼拜,周六我决定带大家去春游。”陆自为在班队课上宣布说。

“Yeah!”学生们高兴得跳起来。

“你们先别高兴,到时候走不动了,便哭鼻子。”

“No!”

“我们这春游可是要走好多路的!”

“不怕!”初生牛犊是不怕虎的。

“那我们早上六点钟在学校上汽车,先到八里桥小镇下车,再步行14华里到山脚下,然后进行登山比赛。你们可吃得消?”

“吃得消!”孩子们现在的嘴当然还硬得很。

“这次春游我可是在校长那儿立了军令状的。可千万不能出什么差错的。”自为严肃地对大家说,“这骆驼山我已去过好几回了,那里虽没有毒蛇猛兽,也不是崇山峻岭,最高处骆驼峰也不到500M,但有几个危险处我们还得非常小心。以前我在班队课上给你们讲的旅游安全知识可还记得?”

“记得!”

“那下面我考考你们。”

“好!”

学生们争着发言,七嘴八舌的说了一大堆。陆老师分吃、穿、行、观、玩等几个个方面,把重要的整理在黑板上,让学生记下来。

“接下来请大家分成三个春游小组,选出各小组长。这组长可得身强力壮、能吃苦耐劳者任之。”陆自为朝管卓颖说,“你这个女班长,若当春游组长恐怕不够格吧?”

“我一到高处腿发软,一到海边就害怕,当然不行。”女班长说道,建议先选定组长后再分组。大家觉得合理,便推选起组长来。最后确定由体育委员陈达飞及詹天强、张超三位小伙子任组长。陆自为又把学生按体质强弱、男女搭配等均匀分好组。大家在一片雀跃声中蹦跳着放了学。

蔚蓝的天空中飘着几朵白云,东方天地相接处露出一缕晨曦。下过阵雨的清晨空气格外新鲜,微风轻轻亲吻着孩子的脸庞。四周的柳树抽着新枝,吐着嫩芽……孩子们心情也格外开心,才五点四十分都已经早早来到了学校的操场上。

“我一定第一个登上山顶。”副班长李奋杰口出狂言。

“你别作梦吧!考试你拿第一,确是十拿九稳的。可这爬山,你这敲枣子杆儿似的身材,不成倒数第一已不错了。”号称蛮牛,一向被老师们训斥,这下平生第一次当官的张超不知有多高兴,冲着同学嚷道。

“天强哥,待会儿爬山时帮我拿东西。”

“小莉,就一天时间,你带这么多吃的东西干吗!”堂兄接过一大袋食物说,“现在我就帮你拿”。

“吃那么多,怎么仍长不大?小鸡一只。”吹号手王益民凑过来说。

“关你什么事?去你的!”小姑娘汹汹道。

“别吵了,大家快上车吧!”陆自为老师招呼着说。

“Yeah!——上车!”

乘了一个多小时的汽车,来到了八里桥小镇,大家下了车。

“同学们,考验我们的时候到了!”老师对大家说。

“保证完成任务!”回答声十分响亮。

“下面我们必须在一个半小时之内步行到山脚下,有没有信心?”

“有!”

“好!姚春梅,你这文艺委员,领一下,大家唱支歌,出发——”

“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继承革命先烈的光荣传统……”大家跟着这被称为“百灵鸟”的文艺委员唱起了团歌。李奋杰高举自制的班旗走在最前面,一条长龙向前缓缓游去……

“到了。”大家望着前面的骆驼山叫道。

“哇!这么高!”一女生惊叹说。

“从未走过这么远的路,腿胀死了。”领唱的姚春梅一屁股坐到地上。

“我的腿快断了。”詹小莉仍下背包,躺了下来。

“你们这些花蝴蝶今天怎么不嫌脏了?平时体育老师要你们做仰卧起坐,你们老是嫌这脏那脏的。”陈达飞取下水壶喝了一口说。

“我现在只想躺下,哪管脏不脏的。”女班长也有气无力了。

“你们平时太缺乏锻炼了,两条腿细得麻棒似的,能走多远路?”陆老师走过来说,“现在我们休息半小时,喝点水,食物不能吃得太多,接下去还要进行爬山比赛呢!刚才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更艰苦更伟大的工作正等着你们。”

“上面的山顶真象骆驼。”几个男生拿着望远镜正在看。

“待会我们就要向它发起冲锋。”陆老师说道。

“我们组肯定再先攻上顶峰。”

“你别吹牛,一定是我们组拿第一”天强与张超又顶起牛来。

“别吵嘴了,养点精神吧。”老师招呼他俩坐下来。

“时间到。王益民,吹集合号”陆老师叫起号手。

“嘟嘟——哒哒——嘟——嘟——”王益民在小学里练就的吹号功夫今天可显露出来了。陆自为让学生们按小组排好队,分左、中、右三路,给各小组指定了登山路线。随着冲锋号的响起,三条小龙迅速往山顶奔去,响起一片“乌拉”声。

“这么个冲法,能坚持多久?”陆自为望着孩子们摇了摇头,跟在队伍的后面,向山上爬去。

“陆老师,快点呀。”张超回头朝后面的老师嚷道。

“是呀,你可得为人师表、身先士卒呀!”女班长也尖着嗓子高叫。

老师,我跟你比一比,看谁先登上山顶。”吹号手居然发起挑战。

“我在山顶等你。”天强更是狂妄。

“好,谁先上山顶,我把这八宝粥奖给他。”小莉也凑起了热闹。

“你们放心,我不会输给你们的。”陆自为抬头笑道……

“好好的石级路不走,偏偏从那小路爬上去。真叫自讨苦吃。” “他们是在野营训练。你我小时候也不那样?只不过现在这种做法极少见了。”——几个游客议论着……

半小时过去了,开始时的冲劲早已没了。在山腰处,陆自为追上了小号手,笑道:“王益民,要不要帮你拿军号?”。

“去你的!”王益民擦了把汗,说“这爬山确是跟平地不一样,看上去这么近,可爬起来却那么远,真累!”

“那我在山顶等你了?”

“我认输,我还得喝口水,歇会儿。”小号手在腿上做起了自我按摩……

最后的詹小莉也终于登上了山顶。陆自为看了看表:“好险啊,差点儿超时。”

“都是你不好,否则我们组决不会比蛮牛组慢。”詹天强埋怨起堂姝来。

“可我实在是爬不动了。”小莉瘫到在地上,脚上已磨出了几个水泡。

“总算不错,大家都能按时到达顶点。”陆老师安慰大家,示意同学们坐下来好好休息。

“是呀,我们组的小文平几乎是靠蛮牛拖上来的。”副班长说道。

“小莉在几处陡峭处全是天强给举上去的。”号手诡秘一笑,“他俩要不是是堂兄妹,这次爬山不知会培养出什么感情呢!”

  “哈哈!”大家又来劲了。

“你眼红了,谁叫你没本事去帮她,拉在后面。”文艺委员说道。

“百灵鸟,好几处你也是靠达飞抱上去的。你俩贴得可紧了,比元旦汇演时紧多了!感觉怎么样?好不好?”一胖同学插嘴道。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姚春梅拔起一颗草朝他扔了过去,可脸觉得热热的,心里甜甜的,偷偷地看了陈达飞一眼。

“文、体本是一家亲么!”大家又一阵哄笑。

“别吵了,大家都坐下来。”陆老师示意同学位们安静,接着说,“说不定我们班四十多人中将来真的会出几对小莺鸯,到时不要忘了请大家吃糖就是了。不过现在为时过早,大家还是先来谈谈这登山的体会吧。”

“这爬山,就跟长跑似的,一开始不能冲得太快,要留些后劲,快到终点时再发起冲刺。”体育委员总结道。

“倒底是参加过县里长跑比赛的。天强、张超你们要好好吸取教训哟。今天我们虽比不上三大红军主力会师,可也得留个纪念。把我的照相机拿来,大家在这骆驼峰上照个像。 ”陆老师说。

“好!”同学们一片欢呼。

吃过自带的午餐,老师带大家到山那边去看大海。

“哇,这么大!”

“不然怎么叫大海呢?”

“我害怕。”女班长望着下面的大海有点晕。

“平时在教室里凶巴巴的气势哪里去了?”男生们取笑着说。

“要是你真掉下去,我们十八勇士会争着跳下去救你这小美人的,放心吧。”一男生说

“你们想得美。”女班长朝他们啐了一口。

“这里有几处是比较危险的,大家可要小心点!”陆老师指着不远处海边的一块大石头说,“这叫‘称砣崖’”。

“是象个大称砣”同学们和声道。

“这崖边的那棵松树处风景独好,让人知道什么是‘咬定青山不放松,扎根原在悬崖中’;听下边惊涛拍岸之声,观海浪撞崖之状,见识‘巨大的翡翠’,雄哉壮哉;登斯山崖,远眺碧波,大有范仲淹登岳阳楼之感慨:晴则心旷神怡,阴则忧国忧民……”陆自为老师大发感慨。陆老师又指着那些挤在松树边拍照的人说:“不过正如毛主席所说:‘无限风光在险峰’,这么多人挤在崖边是很危险的!我们现在不去凑热闹,先到下面海边去捉小蟹吧。”

“好!”学生们跟着老师朝下边海滩走去。

真的有好多小蟹、贝壳!大伙儿可有劲了。男生们比着谁抓的蟹大、多;小姑娘们在比谁捡到的贝壳漂亮。

“海水真咸。”胆大的跑到了海里。“泼水了!”几个调皮鬼追逐起来,陆自为也被他们弄湿了……

“哎呀!”那边传来一声惊叫。

“有人掉海里了!”大家朝左边看去,称砣崖上的人指着下面在大喊。

“我先过去,你去把我包里的绳子拿来。”陆自为立刻向那跑去,边甩脱衣服边朝后面的天强喊道。几学生也紧跟过去。

“海里与河里不同,水性不好的呆在岸上,别过来!”老师回头大声说道,接着一蹬腿跳入水中,向前面游去。

“就在你的右前方!”上面的人指喊着。陆自为也见到了海面上的一个人影。一个海浪打过来,把自为打翻了。自为从水里冒出来,抹去眼上的海水,看准落水者,猛扎过去,刚抓住了落水妇女的衣服,又一个海浪打过来,又把自为给冲散了。

“咦,怎的不见了?”自为想着。

“在你背后了。”正游过来的学生喊道。自为忙转过身一把抓住妇女的胳膊,将她托在水面上。

“绳子, 陆老师。”天强拉着绳子游了过来。

“好,你一手攥紧她,一手捏紧绳子,让岸上的同学拉我们。”老师指挥道。

“前面还有一个小姑娘!”上面的人急急地喊道。前面是有个花花裙子忽隐忽现,几个学生抢了过去。学生们将小女孩围在中间,猛地扎到水下,把她托在海面上,似蚂蚁搬虫子似地往岸边游去。

二十来分钟后,母女俩被大伙儿拖上了岸。陆自为单腿曲膝跪地,将妇女的肚子靠在腿背上,并用手其后背上拍了几下。妇女吐出了好些水,缓过气来,脸色也由慢慢由白泛红了。张超也学着老师样把小女孩弄醒了。

“都活过来了!”大家开心地喊起来。

老师,你们身上在出血。”管卓颖叫道。陆自为与几位学生这才感觉脚子、胳膊、脸上等隐隐作痛,想必是刚才被海里的噍石划破的。便接过姚春梅递来的餐巾纸,按在出血处。

“真是命大!要不是这群学生,两条人命恐怕又没了”,一些游客也从称砣崖那边赶了过来。

老师,真不知怎么谢你们,我……我……”一位老板模样的中年男子蹬在母女傍,对师生们结巴着。

“你便是女孩的爸爸了?”

“是!是!”

“这娘俩真是命大,掉在水里,没掉在礁石上,否则恐怕早没命了。”陆自为对不知所措的男子说,“先别说了,我看还是快送医院检查一下,有没有被海里的礁石碰伤。”

“噢,噢,我的车就在山下。”老板站起身说。

“你还能开车?”陆自为望着还有些发抖的老板问,“叫了救护车没有?”

“刚才你们救人上来时我已经打了120。”副班长李奋杰答道。

“那你们帮着把母女俩抬过山去,估计急救车马上就会到。”陆自为朝高大些的男生说,“我们几个也得休息一下再过来。身上湿辘辘的,看来这春游也只好结束了。”

母女俩被学生们抬往山那边的停车场。几位女生开始收拾东西。

“李奋杰,你去山上服务部再打个电话,让旅游车开到山脚下来接我们。再若要走回到八里桥镇,我也吃不消了。”陆自为与几位学生躺在沙滩上累极了。

过了一会,陆自为坐起身问:“刚才你们谁想出来把皮带接到绳子上?”

“你们的离山崖的垂直距离约20M,可我们这到你们处是斜边,可能有50M,你的绳不够长,我让大家把皮带接上去。”女班长说。陆老师满意地她笑了笑,又朝在仔细“研究”贝壳的小女生说道:“小莉,你们帮其余几个男生的东西也带上,我们要翻到山那边去乘车了。”

“她呀,能保自己就不错了。还能帮人家拿东西?”胖学生说道。

“怎么不能?下山我可比你快!”小莉冲着胖子噘了噘嘴说,“敢和我比吗?死胖子!”

“好哇!你过来。”胖子回叫道。

小莉站起身正想追过去,皮带还没拴上,偏大的裙子掉了下来。“哈哈!”大家都大笑起来……

周一下午三点,是学校行政领导们商讨一周工作安排的时间,会议室里正开着会。

“这三(2)班不知出了什么事,几个学生好象受了伤,谁知道不?”施校长问道。

“自为的脸上也划了道疤,活象个乌龙山上的土匪。上周六的春游肯定出了事。”朱奉升紧跟着说。

“校长,明天教师会上一定得强调再也不能自行组织去什么春游了。出了事让上面知道了那还了得!影响学校声誉的。”吴吉定也在一旁帮腔。

“象这种人出点事也好,给他的教训,这自以为是的家伙!”奉升似乎与老同学有仇似的。

大家正议论着。陈因礼老师带着一个老板模样的进来找校长。老先生指着校长说,“这是我们的施校长”。

“施校长,真感谢你们了,这锦旗,这点钱,是我的一点心意,你们一定得收下!”老板边说边拿出一面锦旗和一个红封袋。

“这……”校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噢,我太性急了。是这样的:上周末我一家三口到骆驼山游玩,在称砣崖的那棵松树旁,我给她母女拍照时,女儿脚一滑掉了下去,她妈妈想拉住她,结果一块儿被带到了海里。幸亏你们学校的一位老师学生们,跳到海里拼命给救了上来。”老板激动地说着。

“你贵姓?请这儿坐,慢慢说。”教导主任苏老师给老板倒了杯茶。

“我姓方。今天人是特意来感谢救命恩人的。要不是他们,我这一家可就完了。所以这锦旗、钱你们一定得收下。”老板接过茶杯说,“那位老师在哪里?我得当面谢谢他。”

“校长,我去叫自为过来。”朱奉升也来了劲。

“助人为乐,舍己救人是我们应该做的,这没什么。”校长接过“勇义救人”的锦旗挂到墙上的一个钉子上说,“这锦旗我代表学校收下,可这钱我们是不能要的。”

“两条人命是无价的。可这一万元钱只是意思意思,否则我心里是过意不去的。”

“你的心意我们领了,但这钱肯定是不收的。”校长与老板推了好几回,硬是给退了回去。

这时陆自为走了进来。“咦,你怎么找到这儿的?”

“啊,老师,恩人!”老板一把握住自为的手激动地说,“我当时是吓蠓了,也没问你们是那所学校的,是与我一起去旅游的朋友记得你们的旗子上写着‘大路初中三(2)班’,我便找到这里来了。”

“她娘俩个可好?”

“好!好!只是擦破些皮,没有内伤,到医院检查完当晚就回家了。要不是你们,我家可真的就完了。”

“真可算万幸了,下次千万小心那!”

“是, 是,你班的学生们在哪,我要见见他们,当面谢谢。”

“他们在东边的操场上上体育课。小陆,你带方老板去吧。”校长也长了精神。

“哎。”自为答应着,从墙上取下锦旗,回头朝校长笑道,“校长大人,对不起,这锦旗上写的是敬献给‘初三(2)班全体师生’,所以我只好把它挂到教室里去。”

“这……”校长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一下。

搜索建议:《杏坛魂》之四  杏坛  杏坛词条  《杏坛魂》之四词条  
小说

 终身大事(第三章 婚事)

 第三章 婚事  该吃饭了,洗过手,赵海彬他们一家人围在案前开始吃饭,午餐很简单,馍筐内是黑色的杂面馍,碗里是漂着几点菜叶的又咸又稀的咸汤,菜是夏天加工的酱豆菜...(展开)

小说连载

 圆(三十 柏拉图式的暗恋)

 三十、柏拉图式的暗恋    寻求救助,却有排斥救助,说不出懵懂的颜色,也没有任何心思去嗅任何香味,书房里的气息,仍然是很普通,并不是很浪漫,只有心里臆想的暗香...(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