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我所知道的她

  我所知道的她,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女人。她和我一样,经历了离婚,然后,再婚到了这个城市。她和我一样的遇到一个让人头疼的嗜酒如命的丈夫。她唯一和我不同的是,她没有放弃做母亲的权利。她比我美丽,起码比我高出很多。我刚刚过一米五,而她却过了一米六。她和她的情人,生了个儿子。而我却托朋友领养了个女儿。她每天和情人开着汽车去狂欢,孩子却扔给了婆婆。她的丈夫人很蔫,我见过他几次面。他心情坏时喝酒,心情好时也喝酒。他每天在酒馆,醉醺醺地提着酒瓶子,唱着哀伤的歌。只要老婆不提出离婚,他就由着她去。我的丈夫也是这样,身体也变得越来越糟。我不知道酒精依赖的苦恼,但我看了,却在心中怒火中烧。

  

  那个女人,向我炫耀情人买给她的华丽衣服,还有名贵珠宝。我总是笑笑,不发表任何言论。但我还是有意抑或无意地躲着她。她好像并不在意,见了我,依旧拉着我的手不放。我有时陪着她发疯发狂,心里莫名惆怅。我知道她并不开心,她的情人下个月结婚,就要和她分手。她做不了他的妻子,尽管他们有个孩子。可她是有婚姻的,她的丈夫不肯离婚。我抚着她的头,把她拥入怀中,她的泪水,湿了我一大片衣襟。我无法安慰她,只有借一下自己的怀抱,让她失落的心暂时有个依靠。

  

  我有何尝不孤独,有苦向谁倾诉?网络那头不熟悉的面孔,成了我倾诉的对象。我却在现实里,不能哭泣,还要笑着面对。自从领养了孩子,我们就已分床。我早就忘记了最后接吻的日期,也有好久没有人再碰过自己的身体。我不比她更孤独?只不过,我心里没有她痛苦。她离不开男人,她已经陷入情网。我拥着怀里的人儿,心底无限悲凉。

  

  第二天,我又见到了她。她依旧大包小包地回来。这次开车送她回来的是个老头。宝马开走后,我还站在那里像个呆子。宝马车已经开走了,她不好意思朝我笑笑,还要送我一件作为礼物。我摇头没有接受,有些惊异她的转变。“人应该为自己活着,得过且过”。我有些佩服她的洒脱,我不知道自己该这样正视自己的生活。

  

  就这样,我见证着她的生活,她的苦乐。她走马灯换着情人,我就这样看着她一次次伤心。我无法用语言安慰,也知道她用放纵买醉。我只是在不能前,敲击着键盘,其实和她没什么两样。我用自己的方式发泄,只不过她在发泄的同时,也付出了情感。我有些庆幸自己没有卷进情感的漩涡,还在岸上冷冷地看着。我是不是有些无情,甚至有些冷血。我还在心里念着阿弥陀佛,看来菩萨还是保佑着我。我起码不会受伤,我早已没了欲望。

  

  “你还是女人吗?没人疼,没人爱,那还是女人吗?”面对她的指责,我呆愣在那里,久久地没有回过神。心里也在问自己,我究竟还是不是女人……

  

  我有好多天没有看到她。她的酒鬼丈夫住进医院,肝硬化。没多久就死了。她只是呆坐在家里,什么也不做,任由家里人忙着丧事。她没有泪,也不喜。我知道,她有些无措,过几天就会好的。也没去安慰她,任她一个人呆坐着。

  

  她的丈夫火化不到一个月,她又结婚了。婚礼办得风风光光,临上车时,她把手里的花束塞给了我,应且吻了我的额头。细声地在我尔比昂祝福。我流泪了,有些舍不得她走。看着花车远去,我的心失落的塞满石头,沉沉的,不知道自己明天还会和谁交流。

  

  她终于争取到了自己的幸福,因为她的丈夫的远走。而我,依旧过着了无生趣的日子,和我的幼女每天走在小区的街头。我有些心怀地盼她不幸,那时,她还会回来。我知道自己又陷入了孤苦,我无法把泪凝住……

搜索建议:我所知道的她  知道  知道词条  我所知道的她词条  
小说言情

 我的爱情售价三十万

 杨紫在一个晴朗的下午在税务局办公室里收到了男朋友柳辉寄来的大红的请柬,新娘却不是她,而是一个她听也没听说过的女人。    她抬起头看了看日历,5月8日,她确信...(展开)

小说言情

 花开的岁月(10)

 岳佳佳一进教室门,就冲严梦蕾叫上了。    “梦蕾,昨天我的信息收到了吧?”    岳佳佳没有看见陈斌,严梦蕾向她摆手,已经来不及了。    “什么信息?能让...(展开)